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习近平清算“天津帮” 指向张高丽(完整版)

天津副市长尹海林档案照。(网络照片)

天津副市长尹海林档案照。(网络照片)

人气: 115009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5月27日讯】编者按:5月27日,中共前天津政协副主席、公安局局长武长顺犯“贪污、受贿、挪用公款、单位行贿、滥用职权、徇私枉法罪”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在其死刑缓期执行二年期满依法减为无期徒刑后,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

武长顺在天津公安系统任职44年,其中担任过11年的天津市公安局副局长兼公安交管局局长,担任11年的天津市公安局局长,在天津“红白两道”可谓根深树茂,关系众多,在天津有“武爷”之称。下文为大纪元2016年9月4日报导的文章,披露了习当局清算“天津帮”势力的内幕。

(大纪元记者李思缘报导)8月22日,天津副市长尹海林落马,30日尹海林被免职。尹落马后,其与时任天津市委书记张高丽的多重关系也被曝光。

有分析认为,习当局抓捕尹海林,一方面是习近平打击“天津帮”;另一方面,此举还有可能是习为废除常委制,针对张高丽做的部署。

一、落马天津副市长与张高丽隐秘关系

8月22日中纪委官网消息称,天津市副市长尹海林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调查。尹是“十八大” 后继中共前天津市政协副主席、市公安局局长武长顺之后落马的第二名省部级官员。

现年56岁的尹海林长期在天津市国土规划城建领域任职,2000年1月起先后任天津市规划设计管理局(市土地管理局)、市规划和国土资源局副局长;2007年12月任市规划局局长;2012年5月起,任天津市副市长、市委政法委副书记、市规划局局长。

现任常委张高丽曾在2007年3月至2012年11月担任天津市委书记,这期间尹海林从市规划局副局长职位被快速提拔,直至副市长。

尹海林落马 张高丽浮出水面

据悉,尹海林任规划局长期间,天津市撤销了塘沽、汉沽、大港三个区,设立滨海新区。尹海林被指深度介入滨海新区的规划和建设。

据报导,张高丽到天津后,重点开发滨海新区,并担任滨海新区开发开放领导小组组长;副组长除了传被调查的戴相龙,还有已落马的杨栋梁和黄兴国。

据悉,张高丽大力推动滨海新区开发留下了无数烂尾项目,砸下600亿兴建的滨海新区总部经济的核心区──响螺湾商务区,被媒体形容“到处是空房如鬼城”,承担开发建设的滨海新区建设投资集团已背负巨额债务,原天津泰达投资公司董事长刘惠文于2014年4月自杀。

2014年7月9日,中共中央巡视组在天津巡视两个月后向天津市反馈“问题清单”,其中包括“国企大案要案频发,城建领域腐败突出”等问题。

同月28日,天津城投集团原董事长、水务局前副局长马白玉落马。马白玉植根天津城建系统近30年,执掌天津市政投资公司和天津城投集团十余年,手握千亿巨资,被指是张高丽主政期的城建大总管。马白玉被公布涉嫌“滥用职权罪”,但据信其问题应不止于此。

港媒曾披露,2015年中共“两会”前夕,王岐山抵天津调研天津开发资金的流失、负债近3万亿元(人民币,下同)的问题。王岐山要求天津当局必须完整保护、保留好自2007年以来天津“党政领导班底”会议记录、政府工程开发资金借贷等原始单据,“不准有人干预”等。

当局多次批评天津

有报导称,2015年12月28日,中共政治局做出决定,宣布时任中纪委副书记黄树贤为组长,率调研组进驻天津进行“考察、调研、指导有关工作”。

同时,王岐山、赵乐际还会见了天津市的高层,当面下达了习近平的相关“指示和要求”。其中对天津市高层提出,包括要“贯彻中央八条”、认真总结天津在建设发展中 “偏离科学、实际承受能力”所积压的问题等三大要求 。

王岐山提及天津存在的问题之一是,天津市处于其债务达3.6万亿元破产状况。

报导披露,据资料反映,王岐山是上届国务院总理、副总理、国务委员中,唯一反对天津发展模式的成员。王岐山又提出,天津港口码头爆炸案的处理工作尽管复杂、有阻力,但一定要对社会、民众、受害人及其家属有个清晰交代。

也有传闻称,2014年2月,国务院副总理汪洋在主持国务院部委主要负责人会议上称,天津市已欠债务5万多亿元,实际上已经破产。

天津爆炸 尹海林被责成检查 传张高丽也涉案

张高丽主政天津时“最大政绩”的滨海新区,在去年8月12日发生特大爆炸,该事件震惊全球。

巧的是,天津爆炸案当天恰逢习近平执政1000天。

今年2月,中共国务院批复了天津港“8·12”瑞海公司危险品仓库火灾爆炸事故调查报告,建议责成天津市分管建设规划的副市长尹海林向市政府作出深刻检查。

爆炸涉事企业瑞海国际,外界传是由张高丽亲家在背后操控。

2014年8月23日,《苹果日报》引用北京消息人士的话说,习近平当晚(8月12日)通宵召开常委会议,涉案的瑞海国际物流有“特坚”保护伞。中办主任栗战书等要搞清楚此事有没有针对习近平的“特殊政治意图”。

在 爆炸刚刚发生的第二天,即8月13日,海外茉莉花网站发表署名刘刚的文章《天津大爆炸是针对习近平的恐怖袭击》。文章称:“根据阴谋论,天津大爆炸也必定 就是中共权斗的副产品,是中共在野一方所制造的人间惨祸,其目的就是向中共当权者进行威胁、恫吓及制造危机麻烦,进而要挟习近平妥协、就范,甚至是以此灾 祸来弹劾习近平。”不过,该消息并未得到证实。

当时多个分析认为,天津爆炸涉及习江斗。

天津爆炸案前,有报导曾披露:中共“一部分高规格、保密性极强的会议可能会在天津滨海新区召开”。

就因为其中四个关键的字“滨海新区”,这个消息在天津爆炸事件发生后,成为各媒体转载报导的热点。

时至今日,天津爆炸案内幕依然未能被完全揭开。但是尹海林的落马和张高丽的传闻结合在一起,更给这个爆炸案披上神秘色彩。

此 前的报导称,张高丽还涉天津私募大案,涉及资金数千亿。张高丽掌权天津时,在张的呼吁倡导下,各路私募股权基金在天津全面开花,而从2010年初至 2012年,有数十家公司被查封,给几十万家庭带来灾难。大陆各地不断有受害者到天津上访、报案,甚至打出“张高丽还钱!”的口号。

分析:习部署废除常委制 首先对准张高丽

这次尹海林落马后,时事评论员石久天分析认为,习很可能以此抓住张高丽的软肋,部署推动废除常委制。

现今的中共政治局七常委中,张高丽、刘云山和张德江是江泽民的亲信。三人都因积极追随江泽民镇压法轮功而在“十八大”被江硬塞入常委,并与习近平作对。

在当前习不断打击江泽民派系之时,这三名江派常委与习之间的矛盾也不断激化。

2002年江泽民交权前安排出每个常委各自分管一摊的模式,令其他常委几乎不能干涉。其中最关键的是政法委。从2007年起周永康成为政法委书记,并进入政治局常委会。此后周永康的政法政策,其他常委几乎都无权干涉。

中共政法委也一度成为江泽民、周永康控制的“第二中央”,维持对法轮功和民众的迫害政策,并使得江免于被清算。

“十八大”之后,九常委恢复为七常委格局。虽然政法委书记不再是常委,但是常委们的其它“独立王国”依然被继承。

今年以来,不断有消息称,习近平当局正在研议总统制的可能性,以及是否取消中共的常委制。中共体制内的专家在不同场合也多次公开谈论总统制。

海外媒体曾报导,习近平早就对常委制不满。虽然拥有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这些职务,习仍然去担任包括深改组在内的各种小组组长,这就是一个他对常委体制极端不满的信号,也是他对现今中共整个机构体制极为不满的例子。

今 年8月港媒刊发题为“习近平的‘颠覆性’动作: 要废除政治局常委会?”一文。作者杨光分析说:“在江胡时期,政治局常委头衔是中共党内除总书记之外最尊荣、最显赫的头衔,即将退休的政治老人对亲信的最 高奖赏,就是把他提拔为常委;老核心、前常委干预后届政事的主要途径,就是把他信得过、靠得住的人安插进常委。”

张高丽是江泽民亲信 试图保护江

曾经主掌天津的现任政治局常委张高丽,是江派重量级人物。张从深圳市委书记到广东省委副书记、山东省长、山东省委书记、天津市委书记,再到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在仕途上一路都有江泽民的扶持和提拔。张也对江大拍马屁,极力回报。

江退位后,2006年5月1日,在主政山东的张高丽陪同下上泰山,张下令封山,并指令8人抬着为江泽民特备的大轿上山,自己则紧跟其后“护驾”。

张高丽一直追随江泽民残酷迫害法轮功。

2015年6月24日,“追查国际”调查员以江泽民办公室秘书的身份,就江泽民下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对正在哈萨克斯坦访问的张高丽调查取证。

张高丽面对“江泽民下令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这一点,没有否认,也没有任何因不知情而惊讶;而且对江要求他“在政治局讨论的时候一定要阻止追究这件事”的要求,积极承诺“我一定”,并请江“放宽心”。

有报导引用分析认为,张高丽的言辞表明,海内外上万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已对中共高层造成了相当大的压力。张高丽作为江泽民的台前死党,正积极利用手中的权力掩盖罪行,保护江派残余势力,做最后的顽抗。

二、习当局继续清算“天津帮”

尹海林涉天津城市规划利益链

陆媒报道称,尹海林在天津国土规划城建领域工作多年,号称“津门土地爷”。

财新网援引天津一名当地消息人士的话披露,尹海林的出事,多半与城市规划有关。

报导称,尹海林在官场上的上升期,也是近年来天津土地快速扩张期。2014年曝光的“官二代富商”赵晋房产腐败案、2015年8月的天津港爆炸事件,都与城市规划有关。此后坊间陆续有传言,说天津的规划部门要出问题。

《新京报》微信公号“政知圈”8月22日援引天津一名普通官员的消息披露,尹海林要落马的消息已传了好久,而且可能与某楼盘的土地规划审批有关。

报导称,被认为“毁了一条路”的某楼盘,当地人认为与尹海林脱不了干系。

这个楼盘是由江苏省委原秘书长赵少麟之子赵晋旗下的地产公司开发的,楼盘建成后就陷入维权纠纷,业主们发现,合同承诺的29层实际建成了33层、47层实际 盖到了52层,通过“加盖”,该楼盘的总建筑面积增加了近5,000平方米。原则上,这种“加盖”是不予批准的,可是天津市主管部门却在官网挂出了一则公 告,称该楼盘的“加盖”通过了审批。“业主们第一次见识到赵晋的神通广大”。

赵晋被坊间称为“最牛开发商”。据报,赵晋倚仗其父赵少麟的政治权力和裙带关系的庇佑,以空手套白狼的方式“攻城掠地”,打造了一个庞大的房产帝国。

2014年6月中旬,赵晋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同年10月赵少麟落马。

与赵家父子落马几乎同步,天津城建规划领域官员也接连出事。2014年7月28日,天津城投集团原董事长、水务局前副局长马白玉被立案侦查;同年12月29 日,天津市委城乡规划建设交通工作委员会原书记沈东海被调查;2015年4月2日,时任天津市河北区政协主席、分管城建的崔志勇落马。

尹海林和武长顺共事两年多

此前的报导指,赵晋和武长顺的亲属也有合作,且关系密切。武长顺还帮赵晋摆平了一些事情。

以房地产为纽带,武长顺和尹海林通过赵晋构成了一个互通有无的隐秘三角关系。

习近平掌权后,在2014年7月抓捕了被称为“武爷”的武长顺。武是“天津帮”重要成员之一。

尹海林与武长顺之间还有另一重交集。

原本建筑规划科班出身的尹海林,毕业后曾在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短暂工作,之后一直在天津市规划系统工作,2000年起历任天津市土地管理局副局长、市规划局副局长、市规划局局长等职。

2012年5月,从无政法工作经历的尹海林突然“跨界”,出任天津市副市长的同时,开始担任天津市委政法委副书记,自此直到2014年7月20日武长顺被宣布调查,他与武长顺在天津市政法委共事2年多。

尹海林也是近10年来,天津市政法系统第4名落马高官。

尹海林落马前 3名“天津帮”政法成员遭清算

尹海林落马前,“天津帮”多名隶属天津政法系统的成员此前已经落马,包括李宝金、宋平顺等人。如果算上尹海林,2006年后天津共有1名政法委书记、3名政法委副书记被查。这些人都曾追随江泽民残酷迫害法轮功。

2006年6月12日,时任天津市政法委副书记、市检察院检察长李宝金被“双规”,2007年以受贿罪和挪用公款罪被判处死缓。

1年后的2007年6月4日,前天津政法委书记、天津市政协主席宋平顺在办公室“自杀身亡”。62岁的宋平顺曾长期掌控天津政法系统,是李宝金的“老上级”。

关于宋平顺自杀的方式,一度传出多种版本:“抹脖子”(割喉)绝命、上吊断气、堕楼而死、服毒身亡、遭枪杀等。后来又有媒体称他是用塑胶袋紧紧套住自己脖子,窒息而死。甚至有说他是被灭口了。

未经证实的消息称,6月4日傍晚,时任中纪委书记吴官正找宋平顺谈话两小时,希望他“说清楚”。吴官正走后不久,宋即被发现在政协办公大楼内身亡。

宋 平顺自杀后,其亲信武长顺曾遭到有关部门调查。武在天津警界深耕40余年,被曝曾“受周永康赏识”,李宝金、宋平顺案发后,周永康曾以北京奥运安全为由保 下了武长顺。此后武长顺仕途不仅化险为夷,且青云直上,自2005年开始一直担任天津市政法委副书记一职,且于2011年升任天津市政协副主席。

武长顺落马后,据官方通报,武涉案金额达74亿多元人民币,贪污4亿多元,家人名下有70余家企业,武长顺被指“白天当公安局长,晚上当董事长”。

“(天津)有个武爷,天津的停车场都成他们家的了,无法无天⋯⋯‘十八大’后还这么疯狂,前所未闻。”习近平在中纪委一次会议上谈及武长顺案时曾这样说道。

“天津帮”是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的重要人物

“天津帮”从最早就追随江泽民和罗干迫害法轮功。天津市政法委涉17年前的一桩震惊中外的大事——法轮功“4‧25”万人大上访。

1999年轰动国际的“4‧25”万名法轮功学员上访事件,成为了江泽民7月20日正式发动迫害法轮功的导火索。上访事件起因是天津市公安局对当地法轮功学员的暴力抓捕。

“4‧25”事件发生时,宋平顺是天津公安系统的当权人(天津市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局长),武长顺是市公安局副局长,李宝金任天津市检察院检察长。宋、武等人与在此事件中给法轮功学员设陷阱的幕后总黑手、时任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都有勾结。

曾有分析认为,以镇压法轮功中的“卖力点火”表现作为线索推之,加上周永康对天津的特别“眷顾”,天津市政法高层的大塌方也就找到了一致的源头。

此外,天津第一中心医院东方器官移植中心因涉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被“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列入追查名单。该中心是目前亚洲最大规模的器官移植中心。

明慧网:尹海林遭恶报被抓

8月30日,海外明慧网报导称,尹海林2012年5月任天津市副市长、市委政法委副书记,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成为天津市迫害法轮功的主要责任人之一,最终遭恶报被调查。

事实上,即便在前年武长顺落马后,天津政法委也没有放松对法轮功的迫害。

2014年7月武长顺被调查后仅4天,时任湖北武汉市公安局长赵飞“北上”接任天津公安局长的职务。

2015年中共“两会”前,在赵飞等的指使下,仅3月2日至3月4日,统计到的就有涉及全市8个区内的37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被绑架抄家、入户骚扰,而从公安内部传出消息,至少有六七十人被抓。

2015年5月1日,北京最高法院发布了“有案必立,有诉必理”的通告后,在海内外掀起控告江泽民的浪潮,至今已有至少20万名法轮功学员及各界民众参与。

从当年5月底开始,天津市法轮功学员有数千人向中共最高检、最高法邮寄了控告江泽民的诉状,要求惩办迫害元凶江泽民。在张高丽、天津市政法委及赵飞的指使下,“610”、公安国保及下属的100多个派出所警察参与,大面积抓捕、拘留甚至庭审判刑诉江的法轮功学员及家属。

2016年,有3名参与诉江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

赵飞与尹海林除了迫害法轮功外,另存的一个相似点是:2015年8月天津爆炸事故发生后,两人都作出“深刻检查”。#

责任编辑:林锐

评论
2017-05-27 5:1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