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这些历史照 你见过如此逼真的版本吗(上)

亚伯拉罕‧林肯。(Courtesy of Marina Amaral)

人气: 222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6年09月06日讯】(大纪元记者Petr Svab报导,陈洁云编译)你对这些照片可能并不陌生:亚伯拉罕‧林肯,丘吉尔,肯尼迪……但它们这样的栩栩如生,估计你还是第一次看到。在这里,古旧沧桑被代之以俗世气息,或许这就是玛丽娜‧阿马拉尔(Marina Amaral)这批上色照片的力量所在。此间她付出了巨大努力,让观者获得了审视重大历史事件与名人的新视角。

温斯顿‧丘吉尔。(Courtesy of Marina Amaral)
温斯顿‧丘吉尔。(Courtesy of Marina Amaral)

令人吃惊的是,阿马拉尔没有艺术或设计方面的专业背景。她是一名国际关系专业的大学生。给老照片着色可说是她两种兴趣的交集。

“我一直对历史很着迷,而Photoshop(处理图片)一直是我空闲时间最喜欢做的事。我把所有时间都用来探索这种软件的功能,也试着拓展出自己的技巧。”在接受大纪元电邮采访时她说,“有一天,我意外在互联网上发现一些上色照片,我的两大爱好可以变成一个事,这种可能性把我迷住了。”

诺曼底登陆的美国部队。(Courtesy of Marina Amaral)
诺曼底登陆的美国部队。(Courtesy of Marina Amaral)

但仅只是爱好,不意味着她会敷衍了事。“这会花去几小时以至几天。”她说。

 亚伯拉罕‧林肯。(Courtesy of Marina Amaral)
亚伯拉罕‧林肯。(Courtesy of Marina Amaral)

“最重要的部分是研究的过程。工作之前,我需要投入几个小时以找到尽可能多的信息。为了尊重图像的原始气息,保有所有的历史细节是非常重要的。”阿马拉尔说,“不过有时候我无法找到足够的信息,因为有些照片太老了。那样我就不得不基于我所学的东西采用猜的办法。”

最难的部分则是细节。“我不能在大家都知道是红色的地方用绿色。我尽我所能忠实于原来的色彩,保留尽可能多的信息。”

当然,也有些人更喜欢原照片不上色的样子。“我不时收到不理解我创作意图的人发来的信息,”阿马拉尔说,“我就向他们说明,我不是想要取代原来的图像。我只是想提供另外一个视角。”

她的下一步计划是制作一本书,并办个展览。“我只是在等待有人邀请!”

上色老照片。(Courtesy of Marina Amaral)
上色老照片。(Courtesy of Marina Amaral)
美国“垮掉的一代”代表小说家杰克‧凯鲁亚克(Jack Kerouac)1943年在海军入伍时的档案照。(Courtesy of Marina Amaral)
美国“垮掉的一代”代表小说家杰克‧凯鲁亚克(Jack Kerouac)1943年在海军入伍时的档案照。(Courtesy of Marina Amaral)
刺杀肯尼迪总统的李‧哈维‧奥斯瓦尔德(Lee Harvey Oswald,1939—1963)。(Courtesy of Marina Amaral)
刺杀肯尼迪总统的李‧哈维‧奥斯瓦尔德(Lee Harvey Oswald,1939—1963)。(Courtesy of Marina Amaral)
杰奎琳‧李‧鲍维尔‧肯尼迪‧奥纳西斯(1929-1994)。(Courtesy of Marina Amaral)
杰奎琳‧李‧鲍维尔‧肯尼迪‧奥纳西斯(1929-1994)。(Courtesy of Marina Amaral)
 二战中美国制造的B-26“劫掠者”(Marauder)轰炸机。(Courtesy of Marina Amaral)
二战中美国制造的B-26“劫掠者”(Marauder)轰炸机。(Courtesy of Marina Amaral)
李‧哈维‧奥斯瓦尔德头像。(Courtesy of Marina Amaral)
李‧哈维‧奥斯瓦尔德头像。(Courtesy of Marina Amaral)
李‧哈维‧奥斯瓦尔德头像(警方原始照片)。(Dallas Police)
李‧哈维‧奥斯瓦尔德头像(警方原始照片)。(Dallas Police)
艾尔方斯‧加百列‧卡彭(Alphonse Gabriel Capone,1899-1947,昵称艾尔‧卡彭)美国黑手党成员,曾是芝加哥犯罪集团的首领。(Courtesy of Marina Amaral)
艾尔方斯‧加百列‧卡彭(Alphonse Gabriel Capone,1899-1947,昵称艾尔‧卡彭)美国黑手党成员,曾是芝加哥犯罪集团的首领。(Courtesy of Marina Amaral)
 1944年6月12日,法国圣奥诺里讷镇的民众在三色旗下欢迎三名盟军(美国)大兵。(Courtesy of Marina Amaral)

1944年6月12日,法国圣奥诺里讷镇的民众在三色旗下欢迎三名盟军(美国)大兵。(Courtesy of Marina Amaral)
 1911年美国麻州的小矿工们。(Photograph by Lewis Wickes Hine/Courtesy of Marina Amaral)

1911年美国麻州的小矿工们。(Photograph by Lewis Wickes Hine/Courtesy of Marina Amaral)
1944年6月6日,纽约时代广场上的人们正仰头阅读关于盟军诺曼底登陆的滚动新闻。(Courtesy of Marina Amaral)
1944年6月6日,纽约时代广场上的人们正仰头阅读关于盟军诺曼底登陆的滚动新闻。(Courtesy of Marina Amaral)
 二战中曾为日本皇军、苏联红军和纳粹党卫军打仗的朝鲜裔军人杨景钟(Yang Kyoungjong,1920—1992,左)。(Courtesy of Marina Amaral)

二战中曾为日本皇军、苏联红军和纳粹党卫军打仗的朝鲜裔军人杨景钟(Yang Kyoungjong,1920—1992,左)。(Courtesy of Marina Amaral)
盟军最高统帅艾森豪威尔将军(1890—1969)。(Courtesy of Marina Amaral)
盟军最高统帅艾森豪威尔将军(1890—1969)。(Courtesy of Marina Amaral)
艾森豪威尔将军乘坐吉普车驶过德国一小学时,向三个德国小学生微笑。(Courtesy of Marina Amaral)
艾森豪威尔将军和部下乘坐吉普车驶过德国一小学时,向三个德国小学生微笑。(Courtesy of Marina Amaral)
肯尼迪三兄弟。(Courtesy of Marina Amaral)
肯尼迪三兄弟。(Courtesy of Marina Amaral)

(待续)#

责任编辑:茉莉

评论
2016-09-06 12:4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