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国针灸热起源的神奇传说和真正史实

美国加州中医历史文献馆 陈大仁教授

尼克松总统与夫人(图|大纪元)

人气: 55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6年09月08日讯】七十年代初发生了一场源于美国、波及全球的“针炙热”。这场历时数年、影响了整个西方社会的“医学盛事”曾经引起许多人的兴趣。特别是由于事件与当时极度封闭的中国,以及与若干知名的美国大人物,诸如尼克松总统、基辛格国务卿等有关,它的突发性和神秘性,更成为许多媒体追逐的热门传奇故事。

有关针炙热的起源,民间比较普遍的说法是:当年尼克松总统访华时的随行记者、《纽约时报》记者罗斯顿(或译赖斯顿),在北京患了急性阑尾炎,在针灸麻醉下做了手术,非常成功。而他在《纽约时报》发表的有关他接受针灸治疗的报导引起美国公众的极大兴趣,因而掀起了美国的针炙热。

我在1999出版的《光辉的回忆》一书中曾对美国针炙热历史也有过如下一段叙述:

针灸医术重新传入美国

是现代西方主流传媒对东方传统医学所作的第一次正式报导。 罗斯顿一九七一年七月二十六日在《纽约时报》发表的这篇特别通讯(见档案 1971a),立即在美国,随即也在西方世界,掀起了一股强烈的“针炙热”,古老的中国针灸医术受到美国公众的热烈欢迎,它也标志着美国近代中医历史的正式开始?

纽约中医针灸师李永明(图|大纪元)
纽约李永明医师(图|大纪元)

但是随着近年来有关美国中医历史的新资讯越来越多,中美之间医务人员的交流越来越普遍,特别是纽约李永明医师翔实的考证研究报告,说明我以上的介绍并不正确。通过收集到更多历史资料后发现:实际经过并非如此。事实上在七十年代初,中美关系还相当对立,一位和高层政治人物有关的美国人在中国北京接受针灸治疗,这毫无疑问是西方媒体极为关注的事件。当时正值中国文化大革命高潮,中外资讯交流完全闭塞,在第一手资讯很难获得的情况下,西方记者发挥了丰富的想像力对这一划时代“突发事件”加以过度热情而又偏离事实的夸张报导,结果误导了许多百姓。

james reston 美国著名记者詹姆斯·罗斯顿(图|大纪元)
James Reston 美国著名记者詹姆斯·罗斯顿(图|大纪元)

1.罗斯顿先生是美国最知名的重量级记者之一(纽约时报华盛顿分社社长、政治新闻专栏作 家)。1971 年夏天,罗斯顿夫妇应中国总理的单独邀请到北京去参观访问。他是第一个应中国政府邀请访华的西方记者。

2.罗斯顿先生1971年7月8日到广州,12日到北京,15日突然患急性阑尾炎,7月17日入住北京协和医院,外科主任吴蔚然医师当晚给罗斯顿进行阑尾切除术。

传说中广泛提及罗斯顿先生的手术是在针刺麻醉下进行的。其实,当时正是热烈宣传针刺麻醉的高潮,罗斯顿先生自己也提出要求针刺麻醉,但是术者吴蔚然医师还是谨慎地决定给这位外国贵宾患者采用了常规的药物局部麻醉进行手术。

3.罗斯顿先生的手术虽然很成功,但术后反应(腹胀腹痛)比较严重,中医科李占元医师给罗斯顿施行了针刺和艾灸治疗,症状当即得到明显缓解,以后也没有再发。针灸术的神奇疗效给罗斯顿以深刻印象,并为此为报社写了报导。

4.美国国务卿基辛格当时(1971年7月9日至11日)刚刚秘密访问北京,而他到北京就是为尼克松总统随后访华做有关准备。因此有记者误传罗斯顿是尼克松总统的随行记者。

5.罗斯顿先生和基辛格先生几乎同时到达中国(罗斯顿7月8日经香港到广州、基辛格7月9日 经巴基斯坦到北京),但是为了避免基辛格秘密访华的消息被泄露,中国政府有意让罗斯顿先 生在广州滞留了四天,待基辛格离开中国后(7 月 11 日)才让罗斯顿先生来到北京(7 月 12 日)。两人甚至没有在中国见过面,罗斯顿先生访华与基辛格先生为安排尼克松总统访华之 旅无关。

6.罗斯顿并非尼克松总统的随行记者。罗斯顿在北京治病是在1971年7月,而尼克松访华发生在 1972 年5月,两者相差将近一年。因此,罗斯顿先生访华与尼克松总统访华之旅完全没有关系。

7.七十年代初,正值中国兴起针刺麻醉运动的高潮。新华社1971年7月18日正式向全世界宣布“针刺麻醉获得成功”的消息。针刺麻醉成了当时非常受人关注的热门话题。记者可能自动将针刺麻醉和罗斯顿先生针灸治疗联系了起来。

针灸治疗的神奇疗效让罗斯顿先生印象深刻、大为惊喜,促使他在7月25日写了一篇题为“关于我在北京的手术”的特别通信,文中还特别就自己接受针灸治疗的亲身经历作了生动的描述。该文于次日(7月26 日)在《纽约时报》头版发表。这是第一个亲身尝试了针灸治疗的知名美国人在美国最大的主流媒体发表文章,正面而又翔实地介绍针灸,史无前例。他的报导立即在美国引起轰动,美国公众争相寻求针灸治疗,声势浩大,从而开始了烧遍西方世界“针炙热”。

罗斯顿先生作为美国当时极负盛名的大牌记者,亲身接受了针灸治疗,并对其神奇疗效做出了十分可信的评论,这在西方人士对针灸还有“神秘感”的当时无疑是一种极为可贵的信用支持。他点燃了这场轰轰烈烈的针炙热是毋庸置疑的。

但是这场轰动全球、历时多年的“针炙热”是不可能因为罗斯顿先生的一篇通讯而长久发展下去的。 应该说“针炙热”是一段顺应历史潮流发生的大事件,那段时期许多因素共同推动了针炙热的发展: 中国媒体当年对针灸麻醉的大量报导,有时是过度夸张的宣传、美国公众对针灸的强烈好奇、美国公众对西医的某种失望、基辛格国务卿和尼克松总统相继访华、多位著名美国医学家到华考察针灸、 美国媒体对中医针灸的大量报导、美国中医和西医的理念和利益的冲突、有关中医立法的成功和波折等等,这些历史背景都对针炙热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针炙热无疑是一段值得载入史册的重要历史,因为它对中医药有效地、大规模地、公开地在美国乃至全球的传播具有重要意义。

本文作者陈大仁教授
本文作者陈大仁教授(图|大纪元)

责任编辑:海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