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今生,缘未了》(Afterwards)畅销原著小说

书摘:然后呢…(3)

作者:纪优.穆索

法国作家纪优.穆索畅销小说《然后呢……》(皇冠出版 提供)

  人气: 2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古德瑞奇没等别人邀请,就径自安坐在真皮办公椅上,仔细打量起办公室内的摆设。四周墙壁的书架上摆着一排排古老书籍,办公室的中央矗立着办公桌,旁边有一张胡桃原木的会议桌,和一张别致的小沙发,整体呈现出一种奢华的风格。

“所以,古德瑞奇医师,请问你有何指教?”沉默片刻后,纳森问。

医生翘起二郎腿,身体在沙发上轻轻摇晃了一下才回答说:“我对你没有任何指教,纳森……我可以直呼你纳森吧?”

他的语气听起来比较像在告知,而不是疑问。

纳森也不是省油的灯:“你是为了专业上的业务来找我的,不是吗?我们事务所也有提供服务给被病人控诉的医生……”

“幸好我没有这方面的困扰。”古德瑞奇打断说。

“我若多喝了两杯,就会尽量避免上手术台。万一原本是左腿有毛病,却把右腿锯掉了,岂不是很可惜吗?”

纳森勉强挤出笑容。

“那么古德瑞奇医师,请问你有什么问题?”

“关于问题嘛,我身上是多了几斤肉,不过……”

“……这恐怕并不属于律师的服务范围,相信你也同意。”

“没错。”

这家伙在耍我。

虽然办公室里的气氛不算紧张,却弥漫着一片沉重的沉默。纳森并不是个容易自乱阵脚的人。他的专业素养把他锻炼成一个很厉害的谈判高手,别人从言语上很难说得过他。

他直盯着对方看。他以前到底在哪里见过这个又高又宽的额头、强而有力的下颚,和这对靠近的浓密眉毛?古德瑞奇的双眼中没有任何敌意可言,但纳森心里仍备感威胁。

“你想要喝点什么吗?”他以尽量平静的音调问。

“非常乐意,方便的话,我想要一杯圣沛黎洛气泡水。”

“我们这里应该有。”他一面说,一面拿起电话指示爱琵。

等待饮料送来的同时,古德瑞奇从沙发上站起来,好奇地浏览书架上的书籍。

是啦,你最好把这里当成你自己家一样,纳森不悦地想。

这位医生回到沙发后,仔细端详了摆在他面前办公桌上的纸镇,那是一只银天鹅。

“这种东西简直可以拿来杀人。”他掂量着它说。

“没错。”纳森僵着笑容说。

“古代克尔特文的文章里常常提到天鹅。”古德瑞奇仿佛在自言自语。

“你对克尔特文化也有兴趣?”

“我母亲祖籍爱尔兰。”

“我太太的祖籍也是。”

“你是说你的前妻吧!”

纳森狠狠瞪了对方一眼。

“是艾熙礼告诉我你离婚了。”古德瑞奇一面平静地解释,一面让自己在舒服的沙发办公椅上转来转去。

你活该把自己的事告诉那个王八蛋。

“克尔特古文里说,”古德瑞奇继续说,“另一个世界的人常化身为天鹅来到凡间。”

“很诗意,但你能不能告诉我,你……”

这时爱琵用托盘端着一只玻璃瓶和两大杯气泡水走进办公室。

医生把纸镇放回桌上,缓缓把杯里的东西喝得一滴也不剩,仿佛对他来说,每个小气泡都是享受。

“你受伤了?”他一面问,一面指了指纳森左手上的伤痕。

纳森耸了耸肩。“这没什么,晨跑时勾到铁丝网而已。”

古德瑞奇把杯子放下,以一种教授般的口吻说:“就在你现在说话的当下,你皮肤上有上百个细胞正在重组。一个细胞死了,另一个细胞就分裂取代它,这就是所谓的皮肤体内平衡作用。”

“多谢告知。”

“同样地,你每天也有许多脑细胞死亡,而自从你二十岁起……”

“我想天底下所有的人都是这样的吧。”

“没错,这就是交替不息的诞生与毁灭。”

这家伙有毛病。

“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

“因为死亡无所不在。每个人在人生的每一个阶段,都承受着两股对立力量的拉扯:生的力量和死的力量。”

纳森站起来指了指办公室门外。

“失陪一下好吗?”

“请便。”

他走出办公室,走向秘书室里一张无人使用的电脑桌。他很快接通网路,连上纽约各大医院的网页。

坐在他办公室里的这个人并不是冒牌货。他既不是传教士,也不是从疗养院逃出来的精神病患。他确确实实叫作盖瑞‧古德瑞奇,是肿瘤外科医师,曾担任波士顿总医院住院医师、史泰顿公立医院助理医师,后来更晋升该院安宁中心的主任。

这个人是个赫赫有名的大人物,是如假包换的杏坛权威,不可能有错,网页上甚至还有附他的照片,那张细致的六十岁脸孔,确实就是坐在隔壁办公室里等候的那个人。◇(待续)

——节录自《然后呢… 》/皇冠出版公司

视频:改编自 纪优‧穆索 畅销小说《然后呢…》的电影《今生,缘未了》片段

责任编辑:李昀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由于是大清早,天气又冷,公园里的人寥寥可数。一阵从哈德逊河吹来的刺骨寒风,扫向公园中央人工湖周围的慢跑步道。
  • 当拥有的一切都将不再拥有,当熟悉的事实都不再可靠,当挚爱都将离去,然后呢?我们该怀疑上帝、埋怨命运,还是更相信自己的心?
  • 培养语文能力与写作能力,不是看到有没有七十五级分的顶尖成绩,而是培养学生一生写作的素养!
  • 当然也有些人以为在病房用移动式X光感觉比较尊爵,照相不用下楼,由专业放射师亲自把X光机推到病床面前一对一服务,其实并不是这样的。
  • 若生命不曾堕入无边黑暗,就无法循着心中那道光,勇敢向前走……
  • 今世物质满溢,更是我们取之不尽的良材,如果执笔仍觉万缕情思,无一物可寄,就表示在生活中太粗心了。
  • 这几年,我发现学生总是厌倦在“纪律与模仿”中蹲点,写诗的不读好诗;写小说的,人物可以不需要任何铺陈就拥有飞翔的能力。
  • 山缪坐在法庭的被告席,面对谋杀妻子的罪名,开始回想他完美的婚姻到底是从哪里开始偏离了轨道?此时山缪才赫然惊觉,这一切似乎都是精心安排的算计,是桑德琳用自己的生命对山缪所进行的报复。
  • 对许多人来说,富有慈悲心(或言同情心)的管理之道,这一理念说好点是太煽情,说得不好听则是管理不善。但新的研究表明,善良的品行并不会让管理者显得太软弱,反之,利他的品行会在团队中增加领导者的威信;某些情况下,会转化为一种很强的竞争优势。
  • (大纪元记者张东光编译报导)关注全球重大新闻和专家意见的《World Affair》杂志报导,《失去新中国》一书作者、前美国智库研究员伊森•加特曼(Ethan Gutmann)在2012年7月出版的新书《国家器官》(State Organs: Transplant Abuse in China)中写道,“当王立军在2月6日晚上突破重围来到成都美国领馆时,他带来了一系列重创他上司薄熙来的故事:薄与英商海伍德被谋杀有关、挪用重庆公共资金、勒索当地的犯罪黑帮。”“身为前重庆公安局长,王对薄知之甚详……暗指薄与江派大员周永康密谋……夺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