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珍事】升官请客先讲明白 预诫杜绝私情

作者:罗真

中国象棋(fotolia)

  人气: 102
【字号】    
   标签: tags: ,

严讷,字敏卿,号养斋,明代常熟(今属江苏)人。他于嘉靖二十年(1541)考中进士,入朝做官,一直做到礼部尚书、吏部尚书。嘉靖四十四年,又兼武英殿大学士,并入参机务。他为官能关心民生疾苦。因为江南屡遭倭寇之患,又逢天灾,百姓死的死,迁的迁,他请求朝廷减免赋税,以纾民困。又因为朝廷选用人才,太拘于资格,不能尽行录用,更请求朝廷放宽选拔人才的途径,主张凡有出众的政绩者,均应破格擢用,量才授官。

严讷性格谨严,连平时家居的一言一行,都不肯有丝毫的随便,总要按他的固有章程办。有一次,他请江苏金坛县的王宇泰太史为他治病。王宇泰到严讷家中时,太阳才偏西。可一直等到上灯时分,严讷才从里屋出来相见。王宇泰感到十分惊讶,问严讷为何如此?才知道严讷平时一向要到这时候才见客。这天即使是请医生来为自己看病,他也丝毫不肯破例。尽管如此,严讷对家中的仆佣等人,却非常宽厚,所以家中仆佣,在他面前都无所顾忌。他坐在厅堂上会客,下人们在一旁嬉笑打闹,有时甚至撞到他的身上,他也只是闪避开,从来不责怪他们。

后来,他被朝廷任命为吏部尚书。这时候,正是大奸臣严嵩在当宰相,吏治很是腐败。严嵩倒台后,吏治才有所好转,但仍有不少不良现象。严讷在任时,能洁身自律,努力做到廉洁奉公。《明史》本传记载,严讷曾“与朝士约,有事白于朝房,毋谒私邸。”他之所以跟朝臣们约定:有公事在朝廷办公的地方谈,不要私下到家中谈,实际上是为了杜绝请托、走后门的营私舞弊现象。

严讷在接到朝廷授予他吏部尚书的任命后,认为这是大官要职,必须特别警戒!就吩咐家里人备办酒席。家里人毫不知情,以为严讷要请什么客人?待到酒席准备妥当,问起:“今天请的客人是谁?”严讷对家里上上下下的人说道:“今天并没有别的客人,我备办的酒席是特意请你们的。我受朝廷的深恩,被委任为吏部尚书,那就绝不能辜负朝廷对我的信任。我仔细考虑过,如想要彻底杜绝走后门、通关节等营私舞弊的行为,必须首先从你们开始!所以我今天特地邀请你们作客,趁此机会先把话给你们说说清楚!”讲完这一番道理,他又拿出事先准备好的麻将、棋子之类,送给自己的家人们,说道:“你们平时如果空闲无聊,可以用这些玩艺儿自己娱乐娱乐,千万不可出门去惹事生非!”亲属和佣人们听了他这番正气凛然的话,一个个都深受触动。家中的仆佣们,则更是诚惶诚恐,都恭恭敬敬地表示:愿听主人的话!于是家中的人一道入席,欢宴一场。

后来,一直到严讷从吏部尚书任上退休,他的家属和仆佣等人,都始终循规蹈矩,没有一个人做过接受请托、代通关节之类的营私舞弊的事。

(《明史‧严讷传》、《柳南随笔》卷六)@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母亲黎氏说:“俗话说:一世买书三世读!我们家境贫困,就只剩下了这一大批书。能教给你知识的,也就是这些书。书是读不尽的,但能从一卷书中,学到一句两句,就受益不浅了!”
  • 鲁班教子可说是有理有节,他极有耐心地等待了一个时期,然后选取适当的时机加以教育。该抓紧的时候,便丝毫不肯放松,因此才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 王吉性清廉,一生过着清苦的生活。到他的儿孙辈,虽已较为讲究车马服饰和饮食,但家中也没有金银锦绣之类。当他不做官后,照样布衣蔬食,过着和普通百姓一样的生活。
  • 尽管王溥一直在朝中担任宰相之职,家中每当有客人来,王溥总是恭恭敬敬地站立在旁,小心待候父亲王祚和客人,不敢有一丝一毫的马虎。
  • 李晟性格嫉恶如仇,治军尤为严明。他对部下的每一件小功劳,都能牢记不忘,随时说出哪一个有什么功劳,哪一个有什么能耐。即使是地位低下的奴仆,只要有小善,他也必定记下其姓名。
  • 王翱的妻子听到女婿的话,觉得很有道理,便有心找了一个机会,对丈夫说起将女婿调进京城之事。不想王翱为此大怒,猛地一推桌子,把他一贯敬爱的夫人的脸也击伤了。王翱的女婿贾杰,始终没有能够调动职位。
  • 岳飞坚决辞谢说:“为国家效劳,是我们父子份内的事。如果这样受封,岳云就有可能居军功而沾沾自喜,那我也就难以率领部将了,这实在是有害于国家啊!”
  • 如果一个人,既没有可以炫耀的祖先,又没有值得一提的宗族姓氏,而最终却能够名播四方,并且传之后世,不也是做学问的结果吗?所以,君子是不能够不学习的!
  • 寇准俸禄虽多,却不肯建造宅第。隐士魏野,为此特意赠送给他二首诗,其中有句道:“有官居鼎鼐,无地起楼台。”称赞寇准虽位居显要,却不肯建造宅第。
  • 柳公绰治家历来谨严,对子弟要求相当严格,其家法深为士大夫们所钦佩。柳公绰的舅舅薛能、薛从都是朝廷要员,一个继舅和他一样也担任节度使,而岳父在朝廷中官职也很高,可说是一门显赫。但柳公绰从不因官位高而傲人,依旧谦恭守礼。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