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今生,缘未了》(Afterwards)畅销原著小说

书摘:然后呢…(4)

作者:纪优.穆索
  人气: 14
【字号】    
   标签: tags: , , ,

纳森更仔细地检视这位客人的简历,就他记忆所及,自己从来没有去过盖瑞‧古德瑞奇医师服务过的任何一间医院,为什么会觉得他有点面熟呢?

他一面思索这个问题,一面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好吧,盖瑞,你刚才在跟我谈死亡,对吧?你不介意我直接叫你盖瑞吧?”

“我是在跟你谈人生,戴拉米寇,是人生,还有飞逝的光阴。”

一听到他这么说,纳森便刻意大剌剌看了自己的手表一眼,以暗示“光阴”确实正在“飞逝”,而且他的光阴很宝贵。

“你花太多时间工作了。”古德瑞奇简短地说。

“竟然有人关心我的健康,我很感动,真的。”

他们之间再度只剩一片沉默。这种沉默既私密又沉重。然后气氛变得紧张。

“古德瑞奇先生,我最后一次请问你,到底有什么需要我效劳的地方?”

“纳森,我想是我能替你效劳。”

“到目前为止,我看不出有哪里需要你效劳。”

“你慢慢就会知道,纳森,你慢慢就会知道。有些考验可能很不容易,你之后就会知道。”

“你究竟是指什么?”

“我指的是事前一定要作好准备。”

“我不明白。”

“谁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事?任何人都不应该弄错人生中的轻重缓急。”

“这番话很深奥。”纳森嘲讽说。“算是一种威胁吗?”

“不是威胁,纳森,是讯息。”

讯息?

古德瑞奇眼中仍然没有任何敌意,但他依然令人不安。

纳森,把他轰出去。这家伙有问题,别中了他的圈套。

“或许我不该这么说,但要不是你是艾熙礼‧乔登介绍来的,我一定会请保全进来,叫他们把你轰出去。”

“我想也是。”古德瑞奇笑眯眯地说。“提供你作参考,我并不认识艾熙礼‧乔登。”

“你不是说你是他的朋友吗!”

“这只是为了能见到你。”

“等等,既然你不认识乔登,是谁告诉你我离婚了?”

“你自己脸上写得一清二楚。”

这是最后一根稻草……纳森猛地站起来,粗暴地把门打开。

“我还有事要忙!”

“你说得真是太对了,所以我也就不吵你了……暂时啦。”

古德瑞奇从椅子上起身。他壮硕的轮廓在背光下显得特别清楚,看起来就像个所向无敌的粗壮巨人。他走向门口,头也没回就出了办公室。

“你到底为什么来找我?”纳森挫折地问。

“我以为你知道,纳森,我以为你知道。”已经在走廊上的古德瑞奇说。

“我什么都不知道!”纳森大吼。

他甩上办公室的门,随即又打开,朝走廊大喊:“我不知道你是谁!”

但盖瑞‧古德瑞奇的身影已经走远。◇(节录完)

——节录自《然后呢… 》/皇冠出版公司

视频:改编自 纪优‧穆索 畅销小说《然后呢…》的电影《今生,缘未了》片段

责任编辑:李昀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古德瑞奇没等别人邀请,就径自安坐在真皮办公椅上,仔细打量起办公室内的摆设。四周墙壁的书架上摆着一排排古老书籍,办公室的中央矗立着办公桌,旁边有一张胡桃原木的会议桌,和一张别致的小沙发,整体呈现出一种奢华的风格。
  • 由于是大清早,天气又冷,公园里的人寥寥可数。一阵从哈德逊河吹来的刺骨寒风,扫向公园中央人工湖周围的慢跑步道。
  • 当拥有的一切都将不再拥有,当熟悉的事实都不再可靠,当挚爱都将离去,然后呢?我们该怀疑上帝、埋怨命运,还是更相信自己的心?
  • 而我选择加入资策会团队,是希望能有机会将发展“关怀科技”的想法在台湾扎根落实,一方面提供现阶段的障碍使用者更好的协助,另一方面提前因应老年化社会来临的冲击,于公于私考量障碍者的实际需求,是我责无旁贷该努力的领域。
  • 培养语文能力与写作能力,不是看到有没有七十五级分的顶尖成绩,而是培养学生一生写作的素养!
  • 我在自媒体耕耘几年,并侥幸获得实验的正向回馈后,发觉自媒体品牌的成功离不开五个要素:品牌(brand)=利他(benefit)+重复(repetition)+ 艺术(art)+简洁(neat)+正派(decency)
  • 若生命不曾堕入无边黑暗,就无法循着心中那道光,勇敢向前走……
  • 今世物质满溢,更是我们取之不尽的良材,如果执笔仍觉万缕情思,无一物可寄,就表示在生活中太粗心了。
  • 这几年,我发现学生总是厌倦在“纪律与模仿”中蹲点,写诗的不读好诗;写小说的,人物可以不需要任何铺陈就拥有飞翔的能力。
  • (大纪元记者张东光编译报导)关注全球重大新闻和专家意见的《World Affair》杂志报导,《失去新中国》一书作者、前美国智库研究员伊森•加特曼(Ethan Gutmann)在2012年7月出版的新书《国家器官》(State Organs: Transplant Abuse in China)中写道,“当王立军在2月6日晚上突破重围来到成都美国领馆时,他带来了一系列重创他上司薄熙来的故事:薄与英商海伍德被谋杀有关、挪用重庆公共资金、勒索当地的犯罪黑帮。”“身为前重庆公安局长,王对薄知之甚详……暗指薄与江派大员周永康密谋……夺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