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大陆监狱良心犯食物遭下毒

(网络图片)

人气: 251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01月14日讯】(大纪元记者叶枫综合报导) 中共在对法轮功长达17年多的迫害中,除了对法轮功修炼者施行近百种酷刑,还大量使用非治疗性药物,甚至是在食物、饮用水中直接下毒,以此来强制他们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食物被下毒三步倒”狱警扬言:回去也活不长

明慧网报导,内蒙古赤峰市法轮功学员耿秀兰,2001年被警察绑架,后在内蒙古女子监狱非法关押7年半。在狱中,她不但遭到强行“转化”、精神迫害、做奴工,还被狱警指使犯人下毒药。

有一次,耿秀兰把家人邮寄虾皮晒在监号的窗台上。晒好后耿秀兰吃了虾皮,之后就觉得舌尖发麻、头沉、心慌。后来耿秀兰从包夹犯人的对话中得知,虾皮被邮寄到监狱后被下了毒性药剂“三步倒”;“三步倒”是狱警指使犯人放的。

狱警肖梅还对耿秀兰说:“咱俩打赌,回去你也活不了多长时间了,你活不了15年。”

耿秀兰于2008年出狱回家。直到现在耿秀兰都头脑发沉、发木,走路都不利索。

天津优秀教师张玉兰的饮用水遭下毒

2002年,天津优秀教师、法轮功学员张玉兰被警察绑架。后被非法判刑8年,关进天津女子监狱。

天津市法轮功学员张玉兰(明慧网)

在天津女子监狱,警察指使犯人在她的饮用水、食物里下药。

有一次,张玉兰要喝水,看到一个包夹倒完水后,另一个包夹张玉凤正往她水杯里倒东西。

张玉兰看到后大喊:“张玉凤,你往我水里下药!”

张玉兰随后起身冲出监号,闯入警察李虹的办公室,对她说:“你长期残害我,两年坐凳子,长期饥饿迫害。现在又用药来整我,这不是往死里害我吗?”

李虹说:“死不了活受罪,上边逼我们。”

张玉兰又说:“从今天开始不许你们往我吃的、喝的东西里下药。”

李虹说:“我们有的是办法。”

过去十多年来,张玉兰经历多次的酷刑、不明药物的毒害,使得张玉兰双眼失明、双腿致残,8年的工资被非法扣发。亲弟弟由于无法承受姐姐的被迫害而悬梁自尽。

除了对成年法轮功学员下毒,中共对怀孕的法轮功学员也不放过。

孩子出生后离奇死亡 医生:体内有毒

王丽华是河北邯郸国棉二厂职工、法轮功学员。2009年3月,当时王丽华已怀孕3、4个月了,被公安国保大队警察绑架到邢台洗脑班。

洗脑班连续多日不让睡觉,逼迫她放弃信仰,平时喝的水呈黄色,屋内也有难闻气味。王丽华当时没在意,事后感觉他们往食物中下了药物。关押一个月,王丽华有感冒症状,洗脑班当时就害怕了,释放了她。

王丽华的孩子出生后,浑身长水泡,多方医治无效死亡,医生说:“看不出什么病因,体内有毒。”

王丽华本人在生产期间差点死亡,花光了家里的全部积蓄,才保住一条命。

王丽华在洗脑班的遭遇不是个案,据明慧网报导,中共在全国各地设置黑监狱--洗脑班,这些黑监狱使用多种手段来转化法轮功学员,包括在食物中下毒。比如四川省新津洗脑班迫害手段之一是用药物破坏人的中枢神经,该洗脑班直接受时任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和中央“610”办公室的指挥。

洗脑班先在饮用水、饭菜中下药,甚至把药注射到水果里面,法轮功学员食用那些下了药的食物后,半个小时,就会有药性反应,主要症状有:头发胀发昏、眼睛肿胀、眼球往外突出、困乏、嗜睡(有的一天睡十几个小时还觉得没睡够,无精打采)、呼吸困难、心脏绞痛,情绪异常烦躁、易怒,由此导致全身出现各种病状。

四川谢德清遭下毒死亡

谢德清,四川成都勘测设计研究院退休职工、法轮功学员。2009年4月29日,谢德清被警察绑架,劫持到所谓“新津洗脑班”。

所谓“监管人员”殷得财、包小牧、王洪强等采用毒药、毒水及下毒方式对谢德清进行迫害。在被非法关押的短短20多天中,原本身体健康、红光满面的他被迫害得骨瘦如柴,不成人样、小便失禁,滴水难咽,并伴有严重的心绞痛。

为推脱杀人害命的罪责,洗脑班于5月23日晚上让人将谢德清从洗脑班拉回,扔到家里。

在随后的4天内,谢德清多数时间处于昏迷状态,稍微清醒时又因心绞痛难忍,满脸痛苦,在床上艰难地想转动身体。5月27日晚上10点15分左右,饱受折磨的谢德清含冤去世。终年69岁。

被绑架前身体健康、红光满面的谢德清。(明慧网)
谢德清从黑监狱洗脑班回来后心绞痛发作,满脸痛苦。(明慧网)

此外,2008年6月被新津蔡湾洗脑班迫害致死的双流县67岁的法轮功学员李晓文,是胃被毒药严重损坏、痉挛吐血而死;2008年5月5日被新津蔡湾洗脑班迫害致死的双流县70岁法轮功学员邓淑芬则是神经、心脏被毒药严重损坏而致死。

还有的法轮功学员遭直接强制灌食有毒药物。

刘晓莲生前遭灌食毒药 成哑巴 肚子肿大如孕妇

2006年4月26日,湖北赤壁法轮功学员刘晓莲被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在赤壁市蒲纺精神病院,遭灌食毒药和注射不明药物,致哑。

刘晓莲写下了这段经历:他们“使用毒药灌食、吊针注射,一天一夜吊注毒药水10斤。这次注射后,我整个身体发黑。这次我被毒昏了两天两夜。待清醒时,我突然不能说话了,成哑巴了。”

刘晓莲(明慧网)
刘晓莲生前肚子肿大如孕妇(明慧网)

在以后两年多时间,刘晓莲在蒲沂精神病医院受尽折磨。2008年9月,医生确信刘晓莲只能活20几天后,当局才将她放回家。

回家后刘晓莲不排尿,全身浮肿;肚子肿大如孕妇。刘晓莲上医院做彩超时,医生忍不住说,真是太惨不忍睹了。

2008年10月26日,刘晓莲永远合上了双眼。#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7-01-14 5:3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