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铃木商店的当家娘(2)

作者:玉冈 薰(玉冈 かおる)

《铃木商店的当家娘》(野人文化出版公司 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霎时间,那道比围墙还要高的人影,竟在我的眼前倏然消失了,令我的心脏突地险些停止了跳动。难不成,那是惣七哥吗?

不会吧……。自从离婚二十年以来,我们相隔神户和姬路两地,连现况都未曾听闻。一个早已断了讯的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不过,也不是全无可能。岩治郎的骤逝,想必已是街谈巷议的热门话题,只要惣七哥出门洽商,一定略有耳闻,即便来探望我是否安好,问一声失去丈夫以后的日子该怎么办,也没什么好奇怪的。也许令人难以想像,可他就是这样一个男人。他不在意体面、不故意赌气、不讲求虚荣,从小就一直陪在身边保护我。或许他原先没打算要做什么,只是无法眼睁睁扔下我不管,但在打烊的店门口前等我的时候,忽然发现还是不应该见面吧。

惣七哥。我嚅嗫着这个思念的名字。

守寡的我,往后只能在神户的某个角落,静悄悄地过着小日子,扳指数算着孩子的一天天成长,偶尔回一趟姬路,回忆着过去的岁月点滴。或许上了岁数以后,还能够重拾童心,和惣七哥在护城河畔喝着茶、钓着鲫鱼,笑看着一旁的孩童们嬉戏……。哎,我想得太天真了。

失去了能够庇护我的丈夫以后,无助的孤独使我立刻想起了他。我们俩早没了缘分。纵使拆散了我们姻缘的公公已不在人世,但我心底很清楚,即便两人都恢复了自由之身,可覆水早已难再收回了呀。

忽然间,船运商后藤屋老板那张皱纹满布的脸陡然出现在我的面前,打断了我的联翩浮想。他的店面和铃木商店之间只隔着一户邻居。

“嘿,阿米太太呀,您怎么啦?我想和大家一起诵经,是不是来得太早了呀?”

我连忙挤出笑容,“哪儿的话,请进。”说完,忍不住叹了口气,方才真是胡思乱想呀。

我带着后藤屋老板进去里面。店里后方挂着学徒们从门口收下来的店帘,染成赤褐色的布招上有个留白的辰字。这饱经风吹雨打的店帘处处可见斑驳,布质也变得稀薄,宛如岩治郎的人生写照,令我一阵悲从中来。

“辛苦您了……”

我低低地感谢他一声,却仿佛看到岩治郎满脸不高兴地俯视着连前夫也放心不下的我。

我绝不能让大家担心!我绝不能让惣七哥忧心如焚,赶来这里探望!即使未来的日子充满艰辛与苦涩,也必须把这一切全藏在店帘后面,不可以被外人瞧见。这幅店帘似乎如此告诫着我。

当我回到亲友们齐聚的客厅时,已经在心中挂起了染有“阿米”的布帘,挺起胸膛,告诉自己一切都没问题了。

“让各位久等了。”

正当我环视在座亲友,准备向各位致词的那一刻。

所有人都低着头,料想我即将宣布收起这家店。我赫然发现人群中唯独有一个人坐直了身子,眼神坚定地望着我。

那个人是直仔。他简直像从黑暗的硬壳里伸长了脖子渴求着希望之光的乌龟,浑然不觉自己的模样滑稽,凌厉的目光十分坚决。

我看到了那双躲在厚重镜片后面的眸光湿润,泪水几乎要夺眶而出。那专注眼神仿佛深怕漏听了我即将要说出的一字一句。

你的眼泪为谁而流?——我从远处的上座,无言地质问直仔。

向来被岩治郎瞧不起的直仔,总不可能是为了思念故人而淌下了感伤的眼泪吧。

下一秒,我恍然大悟了。

他悲伤的不是岩治郎的死去,而是与他们休戚相息的这家店即将要关门了。

接着,我看到了富士仔的脸。富士仔虽然没说什么,可这家店毕竟是他父亲一手奠下了基础后,再交给了别人的分店。店帘上的辰字商标,正是父亲用生命投注心血的证明,他应该不忍见到由别人之手卸下这块店招吧。还有,不能忘记我收藏在库房里的那身破烂衣物。还记得那一天,富士仔毅然来到店里,决心从此要与铃木商店生死与共。此刻的我更应该深切体会到他的这番赤诚。

一幕幕情景交替浮现在我的脑海里:小学徒们大清早拿抹布擦拭店面的模样、二掌柜搬运货物的身影、大掌柜就着小灯记账到深夜的面庞……。他们别无所求,这家店就是他们人生舞台的全部了。

直仔以眼神责备了我——说什么必须由你把老百姓还买不起的昂贵砂糖和樟脑降价普及,由商人来贯彻真正的文明开化社会的,不正是老板娘您吗?可以现在就收掉生意吗?卸下店帘真的好吗?

当初我远赴土佐,亲口说服直仔的话语,此时此刻重重地打在了我自己的心上。

我不能收了这家店!

这股坚定的决心,连自己也感到不可思议。

我窥探着已经化为一座小牌位的丈夫。

不行吗?——我悄悄地问了他,可当然听不到他的回答。

我抬起头环视了店里,岩治郎的一辈子都奉献给这家店了。倒不如继续守着这份家业,即便是惨淡经营,也比关门大吉来得让他更高兴。没问题的!我们一定会继续守护你留下来的这家店,这家你一手建立起来的店!

想一想,这正是老天赋予我最大的“补缮任务”。这一块失去了主人、破了一个大洞的布帘,得由我想办法像往常一样缝补起来。女人手里的针线,就是这个功用。我下定了决心,这就是我人生的正确目标,再也不要让惣七哥担忧了。

我重又望向在座的亲友们。

“望请各位往后同样大力襄助铃木商店!”

众人听到我竭诚的恳求,顿时面面相觑。◇(待续)

——节录自《铃木商店的当家娘》/野人文化出版公司

责任编辑:陈孟凤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当然也有些人以为在病房用移动式X光感觉比较尊爵,照相不用下楼,由专业放射师亲自把X光机推到病床面前一对一服务,其实并不是这样的。
  • 培养语文能力与写作能力,不是看到有没有七十五级分的顶尖成绩,而是培养学生一生写作的素养!
  • 而我选择加入资策会团队,是希望能有机会将发展“关怀科技”的想法在台湾扎根落实,一方面提供现阶段的障碍使用者更好的协助,另一方面提前因应老年化社会来临的冲击,于公于私考量障碍者的实际需求,是我责无旁贷该努力的领域。
  • 当拥有的一切都将不再拥有,当熟悉的事实都不再可靠,当挚爱都将离去,然后呢?我们该怀疑上帝、埋怨命运,还是更相信自己的心?
  • 或者我该称你为“亲爱的有钱先生”,但那又侮辱到你了,好像金钱是你唯一重要的特质 ……。所以我决定称你为“亲爱的长腿叔叔”,希望你别介意,这只是我对你的昵称──我们都不要告诉李蓓特太太。
  • 我究竟怎么会让他们说服我做这件事啊? 蒙塔纳路二十七号公寓的两位将军──房东博纳太太、管理员萝莎蕾特女士──在两人位于一楼的公寓中间包抄男士。
  • 安娜的父亲努力让她远离城里正在发生的事,但战争终归是战争,不可能让孩子永远不受世态的打扰。街上有穿制服的人,有叫喊的人,有狗,有恐惧,偶尔还有枪声。一个男人如果喜欢说话,她的女儿终究要听见有人偷偷说出“战争”两个字。“战争”,在每一种语言,都是沉重的字眼。
  • 这一天我已经等了二十五年。以全新身份、跟着新家庭在地球另一端成长生活的我,不晓得是否还有机会能与母亲、兄弟姊妹再度重逢。此刻,我就站在幼年成长的地方——印度中部一座荒烟漫土的贫穷小镇上,一幢倾颓建筑的转角门边,但里面已无人居住,眼前所见尽是一片空荡。
  • 刚升上大四的建筑系学生坂西彻,不得不面对即将就业的残酷现实,鼓起勇气向心中的第一志愿─村井设计事务所递出履历。
  • 她想要消失;她想要她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消失,让她整个人都化为无形,再也找不着。因为我对她这么了解,或至少我觉得自己了解她,所以我自然而然地认为她已经找到让自己消失的方法,在这个世界上连一根头发都不留下。她把“痕迹”的概念扩大到不成比例的程度。她不只希望自己消失,在六十六岁的此时,她还要把她抛下的整个人生完全抹除殆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