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玉清心:从知青“七人轮奸案”看如何制造假案

人气: 143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1月19日讯】知青历史上,冤假错案不少。云南兵团知青“七人轮奸案”就是典型的一例。

1974年8月,云南边疆发生知青“跑地震”事件。事发后惊动了北京,住在医院的周恩来下令:出动部队、公安、民兵对外逃知青围追堵截,务必尽快制止知青大规模外逃。

事件起因于一则外电报导,说云南边疆将发生八级以上大地震,震中在“外五县”一带。“外五县”是指滇西德宏州的潞西、瑞丽等五个县。因其北、西、南三面都被缅甸包围,故俗称“外五县”。

大地震消息引起这一带知青的恐慌,为躲避地震,他们一批批集体向缅甸跑。全副武装的军人和荷枪实弹民兵全线出动围追堵截。最终,十几个领头的知青被抓捕判刑,同时查出数以百计偷听“敌台”广播的人。

10月,在处理“跑地震”领头人时,宣布了一起“七人轮奸案”:四连7名知青在8月25日深夜曾对一女知青实施了轮奸,为逃脱罪责,他们在8月28日借“跑地震”为名集体外逃,而且,“跑地震”的绝大多数知青是被他们威胁、蒙蔽、煽动、裹挟着参与的。

“没有那些事,真的没有,根本就没有轮奸案,我是被冤枉的,那些男知青也是被冤枉的……”,这是几个月后,被“轮奸”的女知青哭着向四川日报记者何光珽反复说的话。

回川后,何光珽把在瑞丽采访期间的意外收获,写成内参报告递交给了四川省知青办负责人,继而转到了云南省知青办、省领导。最后由云南省革委会同昆明军区进行自上而下的调查,冤案才得以平反。1975年10月,被关押在瑞丽县监狱里受尽刑讯逼供的5名知青被宣布“教育释放”而非无罪释放。 即便如此,知青们也知足。如果没遇上良心记者,那么李久元、张绍荣将被判处死刑;邓伯新、肖炳元分别是12年和15年……

二十多年后的2010年7月,又有记者在成都采访了“轮奸案”中的她。她说:1974年9月初,我们好多参与跑地震的知青都被送回到团部。第二天一早,团部的段干事(现役军官)把我叫到他办公室谈话,在这之前我根本不认识他。他说了很奇怪的一段话,“你就是W?我们知道你,你受了这么大的冤屈,组织上是了解的,所以一定要为你昭雪”,说了好半天我才明白他指的就是轮奸案,而我是这个案子中的受害者。我很诧异,说根本就没有这事。但段干事就一再说要我放心,组织上会为我撑腰,并且一定要严惩罪犯。我还是说根本就没有发生过这件事。但段干事根本就不听我说,一再表示组织上都了解清楚了,而且清楚到在轮奸实施过程中,谁是第一个谁是第二个谁又实施了几次等等。听他这么说,我一下就急了也慌了,赶紧反复强调说根本没有这事。那七人里有她的男朋友,“这怎么可能呢!”

她在团部招待所住了十多天,被人监视。段干事每天上午、下午和晚上都要找她谈话,反反复复的要她说出实情,一直反复询问她被轮奸的细节。“记得是在1974年9月中下旬一天晚饭后,在团部的一间会议室里,坐满了人,可能主要都是团党委的领导,好像是党委扩大会。段干事把我带进去,开始审我。那天我怕极了,全都是领导啊。那晚审我一直审到凌晨,我早就支撑不住了。恍惚中,段干事拿出一份准备好了的文字材料要我签字,里面的内容我也没看,但我坚决不签。于是段干事就威胁我说:‘这个字你签也得签,不签也得签。’在万般无奈之下,我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在签字那一刻,我觉得我已经快要崩溃了,忍不住的大哭起来。”

那年十月底,她被调到团直属三连。到1975年8月底,他们几人被教育释放出狱,也没有任何人告诉过她此案的平反。“我那时好像已经成了罪人。返城后,她也再没见过男朋友。

当时“跑地震”,引起了海外关注,“造成了国际影响”,所以北京震怒。如果上面知道起因是“偷听敌台”,“被美国之音蓄意煽动”,那么云南兵团各级管理层的责任就大了,尤其是捅出漏子的三师十一团。要想自保,就要有新的“跑地震”诱因。于是,“七人轮奸案”出笼了,推出一群知青做他们的替罪羊。由此可见,“七人轮奸案”完全是云南兵团三师十一团党委为推卸责任凭空捏造,集体撒谎制造出来的。

这是四十多年前的一起冤假案。从假案的制造过程,不难看出,中共无论是地方还是军队,党组织撒谎、造谣、构陷,制造冤假案,轻车熟路;陷害无辜的人,心安理得,体现了党性。前不久中共警方处理雷洋案的手法,就如出一辙。中共本性不会改,它存在一天,就要继续害人。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7-01-19 2:2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