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叙事性非虚构文学系列《大法徒的故事》之十二

回荡在大海上的甚高频电波(上)

不明眼疾影响工作 学法轮功不治自愈 甚高频无线电台海域上广传真相

1998年孙录操当大副时和妻子、儿子的合影。 (孙录操提供)

人气: 548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1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施萍报导)2000年冬季的一个凌晨,从天津到日本的渤海海面上,静静地行驶着一条集装箱货轮。突然,在船只间通讯用的甚高频无线电台(VHF)的16频道上,响起了一个清澈、坚定的男声。这声音与其说是呼叫,不如说是播报。他让方圆120海里内的所有船只驾驶台上的值班人员都竖起了耳朵,抬起了头。

此时天还黑著,但能见度很好。不时有亮着灯的船只靠近,又远离。周围只有海浪声和机器的嗡嗡声。只听那电台中传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各报纸、电台、电视台停止污蔑法轮功!”“还法轮大法清白!”“还我师父清白!”……在这样的一串字句后,一切又归于寂静。

“怎么回事?”“什么情况?”“哪个船喊的?”“是法轮功?”船员们像炸开了锅似地互相询问。但是,那个声音没有回答他们。

另一头,集装箱货轮上的实习船长孙录操,关掉了无线电麦克风。刚才的法轮功真相,就是他喊出的。此时,中共政府对法轮功的迫害已经进行了一年零四个月了。孙录操本人和他认识的所有法轮功学员都是受益者。他觉得,恢复大法名誉是他必须做的事情。

“过一会再打开麦克风广播真相!”孙录操盯着面前的雷达显示屏心里想,“是啊……没有大法,我怎么能当船长?”曾几何时,孙录操连雷达都看不了,一看眼睛就像针扎一样疼。

孙录操的烦恼

孙录操是大连人,1987年从大连海事学院中专部毕业。干了几年水手之后就当上了三副。烦恼就是从那个时候来的。

三副的职责除了船上的消防、救生和设备的保养,还需要值航行班。但他发现值班时他看不了雷达屏幕,一看眼睛就疼。那一次,他上船三天就下了船,实在没法干活儿。

大连的医院、上海的医院、俄罗斯专家、西医、中医,能看的大夫都看了,就是查不出毛病。每个医生都对他说“你的眼睛没有毛病”。

那个时候他快把利眼的动物肝脏都吃遍了,甚至一看到羊肝、鸡肝就想吐。可是双眼仍是不能看东西,最后连声音也听不了了。

在96年初要考大副的时候,他的妻子特地在考场外给他搭了一张床。因为他已经虚弱到考前最后一刻才能从床上起来进考场,答完卷出来后,必须马上躺回床上休息。

8月底的时候,他的妻子拿回来一本书,问他:“你看不看这本书?法轮功的,对身体好。”当时他想都不想地说:“不看,我对气功不感兴趣。”

“那我可要炼了?”妻子问。孙录操看着妻子,不置可否。他想,她这个人忒实在,别让别人骗了吧?于是,他就在妻子白天上班的时候偷偷看起了《转法轮》,目的是给妻子把关。

两天之后,他看完了书。总觉得哪里不一样了,仔细一想才猛然发现:“我的眼睛怎么没有疼啊?”隔天,他就拉着妻子到附近沙河口刘家桥的老人活动房学起了法轮功。

随着双眼得康复,孙录操又能看雷达、上船干活了。当时他就在心里说:“这个大法太好了!”便下定决心一修到底。

当孙录操看到《转法轮》书上写着,人们修炼之后道德回升,有的针织厂的工人都把以前拿的毛巾头送回工厂时,他想起了家里的一大包工具。那是有一次去欧洲接船的时候,他顺手从船上拿回来的欧洲货。他决定把工具送回去。

“对不起,”他跟机务经理说明,“这是我当二副的时候,从船上拿回家的好工具。现在我学法轮大法,用‘真善忍’要求自己,知道这是不应该的,我就送回来了。”

当时,机务经理和一旁的人事经理愣愣地看着孙录操,脸微微泛红,不知说什么好。他们知道,这船上的工具人人都拿,哪有往回拿的?哪有承认偷工具的?经理都觉得,这炼法轮功的人也太老实了。

修炼后,孙录操白天领着水手们在甲板上干活,晚上还主动值班。遇到矛盾也变得心平气和,就是在别人因为误会指著鼻子骂他的时候也不吭声。一次,他的船长跟公司总经理介绍了他的情况。公司总经理说了一句:“要都像孙大副这样,公司就好了!”

孙录操休息的时候就看书,没有风浪或者船抛锚的时候他就炼功。船上开始有人跟他学习法轮功。

一位船上的厨师刚一炼功天目就开了,有一天他悄悄告诉孙大副:“我看见海面上尽是佛、菩萨,一眼望不到边。”到青岛的时候,厨师的妻子上船,也学了法轮功。看书看到第五讲的时候,她的天目看到一个菩萨端来一盆清水。她于是想到:“这本书就像清水一样,能洗掉我头脑中不好的东西,教我怎么做好人。”

孙录操也在船上成立了学法小组。他的小组很特殊,这些一起学法的人大多只有一个航程的缘分,到港了就各奔东西。就这样,他介绍了不少人入道得法。

1999年4月25日那天,孙录操正在从日本回大连的路上。他向船长请假要下船,上北京为法轮功上访去。船长问他:“为什么突然请假?”

他跟船长解释,法轮功教人做好人,可媒体却黑白颠倒,“那让好人怎么做?我要去中南海跟他们评理去。”船长一听吓坏了,更不给他假了:“你太年轻,那中南海是随便去的?共产党杀起人来可不认识你是谁!”

大海上的甚高频电波

因为所有反映情况的渠道都被堵死了,孙录操就开始在船上利用甚高频各频道讲真相。

他知道,附近海域中的无数条商船、渔船、军用船、公安船、海关船,都在听着他的播报。他每隔三个小时就播一次,用公用频道、港口调度频道、引航员频道、港务监督频道……他从渤海播到黄海,又从黄海播到南海。

有一天在从上海到香港的旅途中,他忽然感觉很疲惫,不想再继续播了。当天晚上做了一个梦。梦中一条大蟒蛇,张著大口,吐著芯子。这时有个像哪吒一样的小孩跳进蛇口,抽出芯子。蛇一下子就蔫了。

第二天醒来后他回想起这个梦,便联想到自己,感觉自己就像那个哪吒一样,正在拔除中共喉舌的毒芯子。他对自己说:“不行,这事可千万不能懈怠。”

2001年新年,中共中央电视台上演了天安门自焚伪案。孙录操打开麦克风,告诉海上的人们:“自焚是假的!我们师父在书中明确指出:自杀是有罪的。”他还把从日本和香港华语广播中听到的自焚案疑点、分析都及时地播报给大家。

有一次,他广播完之后没有关机。就听见一个人用质问的口吻说:“你为什么在公用频道说这些话影响大家工作?!”

孙录操回答:“中央电视台能向全国人民造谣,我为什么不能在公用频道上辟谣?”

他话音刚落,电台中就传来叫好声:“说得好!”

就这样,在这条船上当实习船长的三个多月里,孙录操天天用甚高频广播法轮功真相。◇#

(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艾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