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神居书店:幻本之夏(2)

作者:三萩千夜(三萩せんや)
《神居书店:幻本之夏》(皇冠出版公司  提供)

《神居书店:幻本之夏》(皇冠出版公司 提供)

      人气: 11
【字号】    
   标签: tags: , ,

读美满脑子都是乱七八糟的念头,她继续往前走,一直走到绿色拱门的尽头。

视线范围内瞬间变成白茫茫一片——直到慢慢地习惯强光。

然后,读美瞠目结舌。

“好壮观……”

蔚蓝的晴空下,有栋在夏日艳阳的照耀下,如教堂般闪闪发光,金碧辉煌的小巧雪白建筑物。抬头一看,只有高处有一扇窗,不踩在梯子上,就无从得见里面的部分。

读美不由自主地将纸条握紧在胸前,没想到在这种地方竟然会有这么漂亮的建筑物。

读美提心吊胆地走向门口,在门边看到一块小小的招牌挂在墙上。深咖啡色的木制招牌上,以银色的文字标示出这个场所的地址和名称。

“里道通三番地 桃源屋书店”

“请问有人在吗?”

读美戒慎恐惧地推开门,往屋子里张望。

这时,有股令人神清气爽的沁凉微风,以及在图书室或书店里感受到的独特味道扑鼻而来。读美很喜欢这个味道,就像置身于糕饼店里一样散发的甜甜香气。对读美而言,这股二手书散发的香味,总能让她感觉自己有地方容身。

屋子里井然有序地陈列著无数个书架,但是没有堆满了书的平台,比起书店,更像是比较时尚的二手书店。

“咦?没有人在吗?”

踏进去一看,屋子里开着凉快的冷气,黏答答地贴在身体上的汗水一下子就冷却下来,感觉好舒服。

读美砰地一声关上门,重新转向室内……

“哇!”

读美花容失色地往后弹开。

因为脚边有只小狗。

不仅是柴犬中特别小只的豆柴,还是只幼犬,它正兴高采烈地哈哈喘气,尾巴摇得像螺旋桨,毛色有如枯草,毛茸茸又圆滚滚的。

好可爱,可爱到快要爆炸了,活像是令人爱不释手的绒毛玩具。

不过在把玩以前,读美的目光锁定在小狗的头顶。

“书……?”

小狗头上顶着一本墨绿色的书,而且也是用指尖就可以捏起来的小书,正是俗话所说的“袖珍书”,从下巴用绳子绑在小狗的头上。

“为什么头上会有一本书……不过,很可爱就是了。”

“汪!”小狗仿佛要回答她这个问题似地,精力充沛地叫了一声,兴高采烈地加快了摇尾巴的速度。读美蹲下来,想摸摸小狗的头。

可是,手才刚伸出去,读美便愣住了。

手扑了个空。

应该要摸到小狗的头,却像什么都不存在似地,读美的手只抓住一把空气。

“这、这是怎么回事……!”

读美轮流看着自己的手和被手穿过去的小狗,陷入混乱。

刚才明明应该要摸到的啊!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为了再确认一次,读美慢慢地伸出手去,把掌心放在小狗的头上。

指尖先碰到袖珍书。

书是可以摸得到,但小狗本身却像空气一样,没有存在感,宛若幽灵。

眼前一旦出现无法理解的现象,人类好像会停止思考,读美当场就当机了。但是小狗又“汪!”地叫了一声,让她回过神来。

她顿时双腿一软。

“哇!”她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汪!汪!”小狗在读美身边闹着玩地叫个不停。

“豆太,你怎么啦?有谁来了吗?”

读美茫然地看着小狗时,有个男人从里头走了出来。深棕色的头发亮度染得恰到好处,咖啡色的眼珠子看起来很温柔。短袖的白衬衫上一丝不苟地系着紫色的领带,还系上了皮带。年纪看上去跟读美的姊姊英子差不多大。

“哎呀,有客人来啦?你不要紧吧?豆太有没有吓到你?”

“没、没有,不是那样的!”

男人露出柔和的微笑,把手伸出来,读美赶紧站起来,端正姿势,偷偷看着身旁的小狗。

“……不是那样的,这只狗……的身体……”

“哦,你摸了豆太啦?”

男人不慌不忙地蹲下来,把手伸向他口中名为豆太的小狗,用指尖轻抚袖珍书的部分,于是小狗兴高采烈地左右摇著尾巴。

“这才是本体,所以像这样摸它,它就会很开心。很乖很乖。”

“是、是噢……问题不在这里!”

男人一头雾水地抬头仰望读美,小狗也一脸不解地歪著头。

“这只狗是怎么回事?身体为什么是透明的?”

读美指著小狗惊声尖叫。

她从没看过这种生物,这种事怎么可能发生?害她的脑袋都快要炸开了。再不给她一个答案的话,她就要疯了。

“咦?你没听说过‘幻本’吗?”

男人眨了眨眼睛,一副没想到她居然不知道的模样。读美反问:“幻本?”她还真的没听过这两个字。

“呃……是有人介绍你到这里来的对吧?”

“是、是的。是个名叫事原典子的人……她是我们学校的老师。”

“哦,事原老师啊!请进请进,让我来告诉你幻本和这家书店的事。”

“好的……”◇(待续)

——节录自《神居书店幻本之夏》/皇冠出版公司

责任编辑:陈孟凤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这一天…》/皇冠出版公司)
    眼前的祥和风景,俨然如明信片上的印象派画作,醒来时却大吃一惊,赫然发现身旁有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两者形成强烈对比。她小心翼翼稍微向前倾,想看清楚他的长相。这名男子年约三十五到四十岁,一头棕色头发乱糟糟的,脸上开始长出胡碴子。这张脸孔,她一点印象也没有。
  • 《羽翼女孩的美丽与哀愁》(皇冠出版 提供)
    一开始只是我这年轻女子的简单研究计划,也就是一九七四年的某个周末,我在西雅图中央图书馆搜集我出生时的资料,这个举动后来却带领我跨越一片又一片的大海,穿越一块又一块的大陆,接触一个又一个不同的语言,且花上许多时间理解我到底是谁,而造就我的一切因素又是为何而来。
  • “汉娜!亲爱的!”她有美国南方人独特的缓慢腔调,说话时会拉长母音,柔和而久久不散,就像美味的焦糖。她摸索著找到我的手臂,然后把我拉进她怀里,我胸口浮出熟悉的痛楚滋味。我闻到她擦的香奈儿香水,感觉到她的手在我背上画圈。这样的碰触,一个没有女儿的母亲碰触一个没有母亲的女儿,我永远都不会厌倦的。
  • 《巴黎小书店》(皇冠出版 提供)
    蹬著时髦高跟鞋的顾客摇摇晃晃,佩赫杜非但没有伸手扶她一把,还递了一本《刺猬的优雅》(The Elegance of the Hedgehog)给她。
  • 《巴黎小书店》(皇冠出版 提供)
    但他对蒙塔纳路二十七号住户怀着奇异的感情,知道他们平安无恙,他不知为何觉得比较心安──以低调的方式尽自己的一份心力,用书帮忙他们。除此之外,他留在背景中,做画里的小人影,让生活在前方演出。
  • 《巴黎小书店》(皇冠出版 提供)
    我究竟怎么会让他们说服我做这件事啊? 蒙塔纳路二十七号公寓的两位将军──房东博纳太太、管理员萝莎蕾特女士──在两人位于一楼的公寓中间包抄男士。
  • “解忧杂货店”的书本封面。(皇冠出版 )
    静僻的街道旁,伫立着一家“解忧杂货店”。只要在晚上把写了烦恼的信丢进铁卷门上的投递口,隔天就可以在店后方的牛奶箱里拿到回信解答。跨越三十年时空,杂货店恒常散放着温暖奇异的光芒……
  • 香港终审法院首席大法官李国能(大纪元资料图片)
  • “红色恐怖”这颗从毛泽东的权力私欲和共产党专制政治理论中垂落下来的巨大血滴,很快就在中国政治的台布上扩展开来,染红了社会生活的每一个角落。许多人在红卫兵惨绝人寰的酷刑下死去,更多的人在精神和肉体的折磨下,走上了绝望的断崖。人性在肮脏的血污中受到践踏,而兽性则披上了共产主义的金色长袍,在太阳上作魔鬼之舞。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