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神居书店:幻本之夏(3)

作者:三萩千夜(三萩せんや)
《神居书店:幻本之夏》(皇冠出版公司  提供)

《神居书店:幻本之夏》(皇冠出版公司 提供)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 , ,

读美心惊胆颤地跟着站起来的男人和小狗走进书店。

男人说他的名字叫作“棚冲并”,今年二十六岁,是这家书店的老板。兴趣是从日本各个角落收集书——而且还是那种人称“幻本”的书。当这个兴趣继续升级,最后便开了这家书店。

然而,读美心里有个难以理解的大问题,几乎让她对他的自我介绍左耳进、右耳出。

“那个,请问这里是书店吗?”

读美走进店里,一边脸部肌肉有些痉挛地问道。豆太在脚边“汪!”了一声。

“是啊。”

“……那怎么会是这种状态呢?”
架上的确陈列著书本,看上去都是些二手书。

而且那些二手书的书况还不错,看样子都有记得定期拿出去晒太阳,被好好地保存着。

问题不在这里。

“书店里充满了动植物,不会很奇怪吗?”

读美看着周围大叫。

各式各样的植物爬满从脚底延伸到天花板的墙壁上,各式各样的动物在墙上跑来跑去。不只是像豆太这样的狗,还有鸟、老鼠、猫、兔子,甚至连蝙蝠及爬虫类都有。这些动物在店里昂首阔步,吓得读美握紧了拳头。这里到底是植物园还是动物园啊!而且这样不会把书弄坏吗?湿气可是书的大敌!

读美不由得有些火大,并却只是平静地微笑着说:

“陈列在书架上的全都是幻本喔!”

“……这句话完全没有回答到我的问题。”

读美狐疑地瞪着笑咪咪的并。

“那我就从头说起好了。”并耐心回答:“所谓的幻本,指的是有生命的书。”

“有生命的……书?”

读美鹦鹉学舌般地反问,并,干脆地点头。

豆太露出“我来带路!”的表情,摇著尾巴,走在读美前面。书店的最里面有个L型的柜台,并,走进柜台里,要读美坐在柜台外侧的椅子上。

“没错,灵魂本来应该像这样栖息在肉体里。”

并,指著自己说。

“但是偶尔也会有灵魂栖息在书里,这种书就叫做幻本。”

有只猫坐在柜台上,并,轻抚著猫背上的书。

“对于栖息在幻本里的灵魂而言,书是肉体的代替品。我们看到的是它们的灵魂本来应该要有的样子。所以就算想抚摸它们,也摸不到书以外的部分,就像立体影像那样。就拿豆太来说好了,袖珍书才是它的本体,这只猫的本体则是它背上的小型书。”

“喵……”猫回应了一声。读美目不转睛地观察那只猫,不论从哪个角度看,除了背着一本书这点比较奇怪以外,就只是只普通的猫。但是当她伸手去摸,却只抓到一把空气。猫咪逃也似地从柜台上飞奔离去。

“还有,至于灵魂为何会依附在书里,有人说是因为书这种东西里头有个自成一格的世界,但事实如何没人知道。毕竟知道有幻本这个存在的人本来就很少了,所以也无从研究……”

“真不敢相信……”

读美对并的解释有听没有懂,无法坦然地接受发生在眼前的事。是在作梦吗?还是有什么巧夺天工的立体影像装置安装在哪个角落呢?读美不禁疑神疑鬼地四下张望。

“没有那种装置喔!”

“并、并先生,你会读心术吗?”

并苦笑着摇摇头,读美被堵得说不出话来。

“不是的。只是每个初来乍到的客人都会有同样的疑问,读美小姐也露出了同样的表情。但一切就只是我说的这样,当然也没有什么立体影像装置。”

心中所想完全被看透了,读美有些尴尬。或许他也看穿自己认为他在说谎的想法,读美只好道歉:“对不起。”

并微笑着说:“别放在心上。做我们这一行的,这种情况见得多了。而且也难怪你不相信。因为就连我,一开始也跟你一样,认为世界上不可能有这种梦幻般的书。”

这句话让读美稍微卸下几颗压在心上的石头,也对他产生一股亲近的感觉。

“更何况,我很可疑对吧?”

“咦?”

“经常有人这么说我。”

欸嘿嘿——并,笑着打哈哈。从他的表情看不出这句话曾让他感到受伤,反而有些窃喜的模样。

读美再次巡视书店。

了解“个中玄机”之后,这里就成了一个充满魅力的场所。书是有生命的。光是想到自己可以待在这种地方,就觉得不可思议到了极点,心情十分雀跃。

如果在这里,或许真的办得到——向书本报恩。

“所以呢?在事原老师的介绍下,你就找上门来了?看来你并不知道幻本的事,应该不是来买书的吧?”

并询问双眼放光地看着陈列在架子上的书和动植物们的读美。读美回头看着站在柜台内侧的并回答:

“不是,是我对老师说‘我想向书本报恩’,老师才介绍我来这里。她说这里正在召募打工的人手,问我愿不愿意利用暑假的时间在这里打工。”

“打工……啊,打工!我想起来了,我的确不经意地跟事原老师提过这件事。”

你这个人也太漫不经心了吧!读美心想,但还是默默地听他说。要是这件事就这么不了了之,她可受不了。

“我经常要出去寻找幻本,所以店里时常唱空城计,正在召募可以在我出门的时间帮忙顾店的人。没错没错,是有这么回事。我也跟事原老师提过这件事呢!”

啊哈哈——并的笑声让读美感到十分不安。这个人不仅漫不经心,似乎还很健忘。这种人当老板,这家店不要紧吗?

“所以你是想利用暑假过来打工对吧?这是间特殊的书店,你可以接受吗?”

“当、当然可以!我只是吓了一跳……能被这么不可思议又神奇的书本们包围,好像在作梦一样。”

“这里是个好地方吧?”

“是的,真是家‘世外桃源’般的书店呢!”

读美的回答让并有些另眼相看地挑眉。

“哦,你知道这个店名的由来吗?”

“桃源……意思是指‘美好的地方’对吧?印象中好像是《古事记》里倭建命所吟诵的〈思国歌〉里出现的名词。”

“你说得没错。不过,这个店名还有另一个意思喔!”

“另一个意思?”

“是的。”并微微颔首。“写成梦幻场域的‘幻域’。”

听闻这个说法,读美恍然大悟。幻域,这两个字的确也很适合这家店的气氛。

“不过,这是我自己想出来的解释就是了。”

“是你自己想出来的吗?”

读美一下子全身没力,她还以为真的有这个单字。

“不是我老王卖瓜,自卖自夸,这里真的很棒,就算不领薪水也能工作得很开心吧?”

“咦?呃,这就有点……”

“开玩笑的啦!”

并笑着说。但读美还是搞不太清楚,他到底是在开玩笑还是认真的。

“你想向书本报恩吗?”

“是的……那个,很奇怪吗?”

读美脸上浮现出不安的表情,并摇摇头说:

“不会啊。读美小姐,你很喜欢书吧?”

“对、对呀,那当然!我最喜欢书了!”

“你被录取了。”

“什么?”读美发出状况外的高音。

并笑咪咪地说:“如果是喜欢书的人,应该就能和这里的书本相处融洽吧!你被录取了,读美小姐。可以从明天开始上班吗?”

“好、好的!”

急转直下的发展令读美喜出望外。居然能在这么美好的地方工作,这不是在作梦吧!

“那就请你多多指教了。”

“我、我才要请你多多指教!”

就在读美满口答应,正要握住并伸向她的手时——

有人推开书店的门,走了进来。

读美发出“啊!”的一声。

是刚才在庭院里看到的金发男子,只见他正抱着那本美丽的书走过来。豆太欢天喜地地冲上前去。

“朔夜,你又跑出去啦?为了你自己好,最好不要让门开开关关的。还有,外面太阳很晒。”

“有什么关系,这是我的自由。”

名为朔夜的青年跟着豆太走到柜台前,直勾勾地盯着读美看。冷冰冰的灰色瞳眸让读美“唔!”地全身紧绷。好可怕,她果然很不会应付这种人。

“……客人?”

“不是,她从明天开始在这里打工。”

“打工?”

直勾勾的视线变成恶狠狠的眼神,朔夜观察似地打量著全身寒毛倒竖的读美,从鼻子里发出“哼!”的一声冷笑。

“店里有我就够了。不需要这种小丫头吧。”

……小丫头?不需要?

“朔夜,我告诉过你几次了,要你讲话客气一点。对读美小姐太失礼了吧!”

“是谁失礼啊?想也知道肯定是受到好奇心的驱使,才会想要在这里工作吧?我最讨厌这种抱着刘姥姥逛大观园的心态来工作的人了。”

读美坐在椅子上,咬紧下唇。

金发男毫不客气的话深深地刺入她没有防备的心。冲击来得太过于突然,就像走在路上突然被捅了一刀。

同时,受伤的心也开始反抗。

对他的恐惧和避之唯恐不及的感觉正一点一滴地转变成怒气,读美握紧膝盖上的拳头。初次见面的人凭什么这样说她?凭什么对她说出这么过分的话?

“……那你又是什么东西?”

读美忍不住反唇相讥。只见朔夜的眉头打了个死结。

“并先生,这个人也是店员吗?如果是的话,那我不做了。因为我没自信和个性这么差的人当同事。”

这里的确是很美好的地方,但是她可受不了整个暑假都要和这么没礼貌的人共度。

“好啊,不喜欢就给我滚。像你这样的小丫头,愿意滚蛋我还真是求之不得。”

“住嘴,朔夜!读美小姐,别担心,他不是店员。”

“……那他是干嘛的?”

读美轮番瞪着朔夜和并。

并以满面的笑容回答:

“他也是书。”

这句话让读美发出目瞪口呆的惊呼声:“什么?”她滴溜溜地眨著双眼,轮流看着并,和朔夜……◇(节录完)

——节录自《神居书店:幻本之夏》/皇冠出版公司

责任编辑:陈孟凤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另一个人的心》(宝瓶文化出版公司  提供)
    心脏到底有没有记忆? 心若封存着原主人的回忆,当它移植到了另一个人身上,是冲击或相融? 而当别人的心脏在自己身体里跳动,又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全欧洲最畅销女作家——《莎拉的钥匙》名家力作!
  • 《守望者》(麦田出版)
    “在二十世纪美国,《梅冈城故事》大概是最被广为阅读的种族相关书籍,而小说主角则塑造了种族正义最不朽的形象。”——评论家Crespino, Joseph
  • 我拉开束袋的绳子,有两颗普通、小巧鹅卵石这就滚进我的掌心。我以手指轻抚著石头,一颗是灰色带着黑色条纹的石头,一颗则是象牙色的。丝绒布料发出了沙沙声,我拉出折了又折的纸条,就像幸运饼干里的签诗。
  • 我花了几秒钟才认出这确实是我的笔迹。我十四岁的花俏字迹。看来我是写了一张愿望清单没错,虽然早已不复记忆。在某些目标旁边,我看到母亲的手写评语。
  • 《巴黎小书店》(皇冠出版 提供)
    蹬著时髦高跟鞋的顾客摇摇晃晃,佩赫杜非但没有伸手扶她一把,还递了一本《刺猬的优雅》(The Elegance of the Hedgehog)给她。
  • 《巴黎小书店》(皇冠出版 提供)
    我究竟怎么会让他们说服我做这件事啊? 蒙塔纳路二十七号公寓的两位将军──房东博纳太太、管理员萝莎蕾特女士──在两人位于一楼的公寓中间包抄男士。
  • 热情的土耳其朋友,是我在当地的家人。情同姊妹的邻居哈缇婕,陪我上山采野菇、野花和野生茶;昵称“老石头”的喇铬溥是建筑师兼考古学家,带我溜进古迹看彩排,独享星空下两千年古剧场的音乐盛宴……
  • “解忧杂货店”的书本封面。(网络图片)
    静僻的街道旁,伫立着一家“解忧杂货店”。只要在晚上把写了烦恼的信丢进铁卷门上的投递口,隔天就可以在店后方的牛奶箱里拿到回信解答。跨越三十年时空,杂货店恒常散放着温暖奇异的光芒……
  • 美国作家琴.韦伯斯特Jean Webster畅销小说《长腿叔叔》(野人文化出版公司 提供)
    或者我该称你为“亲爱的有钱先生”,但那又侮辱到你了,好像金钱是你唯一重要的特质 ……。所以我决定称你为“亲爱的长腿叔叔”,希望你别介意,这只是我对你的昵称──我们都不要告诉李蓓特太太。
  • 纳森更仔细地检视这位客人的简历,就他记忆所及,自己从来没有去过盖瑞‧古德瑞奇医师服务过的任何一间医院,为什么会觉得他有点面熟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