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遇不良中介 加寄养家庭收中国留学生陷两难

人气: 14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1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平多伦多编译报导)为赚点外快贴补家用,加拿大多伦多一名叫伯尼(Suzanne Burnie)的单身母亲接受两名寄宿中国高中生,却被输送寄养学生的留学中介公司拖欠总计6,000元(加币,下同)的寄宿费,陷入两难境地。一方面因费用被拖欠,她还要抚养两个自己的孩子,经济陷入困境,另一方面又不忍因没收到钱将寄宿生赶到街头。

事情经过

据CBC报导,伯尼看到邻居收寄宿生,比出租房屋赚钱更容易更简单,便和一家多伦多留学中介公司(Canada’s  International Student Support Services,CANISS)联系。2015年9月,双方签署寄养合同,伯尼收了两名中国留学生,均为男孩,年龄分别为17岁和18岁。按合同规定,伯尼为两名男孩提供食宿和上网,每月每人收取1,000元。

伯尼透露,头一年中,CANISS每月都会如实汇款,一切正常。2016年9月,CANISS通知说要调整支付方式,将原来的每月月初汇款改成月中汇款。但接下来的10月份,对方汇款支票被退票,伯尼将退票凭证拍照发给对方理论,对方数周内都没回复,突然有一天对方突然派人上门将2,000元现金交给她,算是10月份的寄养费。此后,对方汇款干脆停止。

伯尼自去年12月份后给CANISS一名叫卡斯特罗(Lucy de Castro)的主管发的短信和邮件,均无回复。最后一次联系到对方时,对方不是说有事忙,就是要赶飞机,或在外地,叫她耐心等。

即使这样,伯尼也不忍心将两个中国孩子赶到外面流落街头,仍用自己一个人的收入养活自己的两个孩子加上两个中国孩子,经济非常紧张。在联系不到CANISS情况下,最后她联系到了两个中国孩子的父母,希望他们能直接汇款,却发现原来家长已经将所有费用提前给了CANISS,只是CANISS扣着不给钱。

两个中国学生还表示,出事后,他们就将情况告诉了在中国的父母,父母现在很担心他们会被赶到街头。伯尼称,现在她和两个中国孩子像一家人,不会将他们赶到外面,只是希望CANISS最后能付钱。

CBC记者试图联系卡斯特罗,甚至还上门找到她公司注册所在地址,但无人回应。后来又通过邮件多次联系,上周卡斯特罗终于回复记者,称她在马尼拉有急事,她会告诉律师联系CBC,并尽一切可能,即使卖掉房子,也要如实给寄养家庭付款。

上周三,卡斯特罗律师在给CBC邮件声明中说,他的客户正在联系寄养家庭,努力解决此事,保证最后所有问题都能得到妥善解决。伯尼上周三晚称,自卡斯特罗离开加拿大后,就再没收到她任何回复。

不在教育局推荐名单

CBC调查发现,投诉CANISS欠钱的寄养家庭,不止伯尼一家。多伦多天主教公立教育局(TCDSB)透露,CANISS不在教育局寄养中介机构推荐名单上,教育局以前就和CNAISS有过不愉快经历,今年1月初又有几户寄养家庭投诉说几个月都没收到CANISS付款。

TCDSB教育总监伯左塔(Vincent Burzotta)说,教育局也没权力勒令卡斯特罗给寄养家庭付款,但他本人很关注此事,会密切关注此事。此外,教育局已经要求卡斯特罗赶紧解决此事,并联系了与其合作的中国留学机构。

目前,与TCDSB有关联的共有22个寄养家庭通过CANISS提供寄养生源。通过CANISS接受寄养留学生的斯宾斯(Olive Spence)女士说,她也有支票被退、付款拖延的类遭遇,卡斯特罗在今年1月10日的一封邮件中曾诉苦,她的合作伙伴Victor Castillo携巨款跑了,留下她一人收拾残局。但CBC调查发现,CANISS注册法人是卡斯特罗,安省企业注册人身份报告数据库中,根本没有Victor Castillo这个人。

伯尼称,她打算联系其他寄养家庭一起联名上诉。

责任编辑:文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