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冠军夺60金 死于无钱治病 禁女儿举重

人气 6544

【大纪元2017年01月30日讯】

(大纪元记者洪昀综合报导)才力,于1990年打破亚洲举重纪录,被称为亚洲第一大力士,曾拿过六十余个冠军,为保持运动员的竞技状态,造成过度肥胖身患重疾,退役仅5年,因无钱治病而悲惨离世。据报,他离世的当天,家中仅有300元人民币,女儿只有3岁。

身患重疾 无钱冶病

近日,网络上一篇文章《拿60金却死于看不起病 要饭也禁女儿举重》,再次引起民众对昔日世界冠军退役后悲惨生活的关注。

文章说,才力的人生巅峰是在1990年的第11届亚运会上,他一举夺魁,并且打破了亚洲纪录。由于身体原因,23岁时他便早早退役。

叱咤赛场的才力退役后,没想到自己会落入生活的困境。

才力大大小小共拿过六十多个举重冠军,但获得的奖金却寥寥无几,就算亚运会冠军也不过才有2万元。由于满身是伤,加上高体重,使得才力硕大的身躯早早就患上了重病。

更大的问题在于,才力没有能力做很多工作,最终他到辽宁省体院做了一个门卫,每个月只有1,000元左右的收入,维持着家庭生活。对于满身疾病且食量惊人的一家人,这点收入只能算是杯水车薪。尽管他只有23岁,却患上了“睡眠呼吸停止综合症”。

才力临终前重症发病之时,正值大陆SARS盛行。2003年5月的一天,才力感觉咳嗽严重、呼吸困难,一个人去了医院。结果,就再也没有回来,他因肺部感染造成的呼吸衰竭离世。

妻患癌 女儿遗传爸爸的疾病

才力的离世对他的家庭无疑是一个致命的打击,那时她的女儿才金月只有3岁。女儿身上有遗传自爸爸的很多疾病,例如支气管哮喘、呼吸困难,至2012年时,她已有153公斤。

才力的遗孀刘成菊,也曾是一名举重运动员,靠着摆地摊、送奶养活自己和女儿,但在2012年,刘成菊被查出了乳腺癌,这个家庭彻底塌了。刘成菊说自己就算是去要饭,也不会再让孩子搞体育这行了。

大陆运动员退役后疾病缠身 穷困潦倒

才力的遭遇具代表性,是中共治下体育界的冰山一角。近些年,不断曝出运动员在退役后面临失业、伤病、贫困等问题,引发外界关注。

1. 吉林女子举重运动员邹春兰,曾获得过9块金牌,退役后因生活无着落,去公共浴池帮人搓背维生。更因连吃六年禁药使得身体男性化,无法生育孩子。

她透露,从她刚满16岁进入体工队起,就开始服用“大力补”,每天1粒,直到1993年退役,达六年之久。

当时,教练说这都是营养药,补身体的。但她发现,自己和女队友均出现汗毛变长、嗓音变粗。教练说,长胡子正是因为吃了“大力补”,这种药属于男性激素。

2. 赵咏华,曾经是1997年全国高山滑雪冠军赛的4枚金牌得主,严重伤病退役后,又不幸患上严重肾病。因父亲患有脑血栓,哥哥也因为交通事故残废,赵咏华只能靠微薄的低保费生活。

3. 艾冬梅,14岁进入火车头体工队,在八年的运动员生涯中,她先后夺得包括北京国际马拉松、大连国际马拉松和日本千叶公路接力赛冠军在内的19枚奖牌。

2007年4月,因训练导致双脚残疾,退役后靠在街边摆地摊卖杂货度日,之后她又在铁路系统内做了一名锅炉工。为养家糊口,艾冬梅表示愿将自己所有的奖牌出售。

4. 李朝辉,第一届城运会男子自由式摔跤冠军。退役后,李朝辉被检查出身患癌症,为了冶病,他卖掉奖牌,还欠了10万块钱的外债。

5. 刘菲,世界技巧锦标赛女子三人项目冠军。刘菲于2000年选择退役后,由于长年坚持刻苦训练导致伤病缠身。一直无法找到正式工作,刘菲只能居住在狭小的房间里,而她的父亲则要搭折叠床住在小走廊里。

刘菲一再后悔自己走上了体育之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当我退役的那天,就是我艰难生活的开始。我没有房子住,没有工作干,没有基本的生活费,甚至连户口都不知道该放到哪。”

6. 身高2.16米的黄成义,曾经是名职业篮球运动员,和姚明在全国篮球训练营较量过。因球队合并和受伤,黄成义退役。2000年,黄成义在山东一个小医院进行了腰伤手术,结果手术失败。之后,他只能坐在轮椅上消磨时光,由年迈的母亲照顾。

中共系统性地强迫运动员服兴奋剂

中共前国家队医务监督组组长薛荫娴,因多次向海外媒体曝光中国运动员被强迫大量使用兴奋剂的内幕,自己及家人遭受中共的排挤和打压。

薛荫娴透露,中共国家体委自1979年初,就派人到法国学习兴奋剂的使用方法,1979年下半年,国家队开始从上至下系统推广兴奋剂。1986年汉城亚运会上,中国羽毛球选手李玲蔚曝出使用兴奋剂丑闻,体委以“误服感冒药”为借口搪塞过去,并将责任推到随队医生黄美玉身上,导致后者差点自杀。

在大陆,泳坛是兴奋剂重灾区,屡屡曝出丑闻。孙杨、叶诗文等人均被查出服用违规药物。

在上世纪90年代,中国就有将近50名游泳选手被查出服用兴奋剂。1994年广岛亚运会上,多达11名中国选手因服用兴奋剂被取消12块金牌,其中7人是中国游泳队员,外媒称作“体育史上最龌龊的造假”。

2011年曾经大红大紫的宁泽涛因卷入兴奋剂丑闻,遭到国际泳联的禁赛处罚。

2012年伦敦奥运之前,曾经在世锦赛帮助中国女子接力队破世界纪录的李哲思被证实服用了促红细胞生成素EPO。

关于兴奋剂,最臭名昭著的莫过于“马家军”事件。

在《马家军调查》一书中,有3万字是“马家军”队员控诉马俊仁的,指马俊仁长期让其率领的辽宁省田径队女子中长跑组的队员服用兴奋剂。

举重等项目也频频曝出丑闻,震惊世界体坛。

2017年1月12日,国际奥委会宣布,中国3名女子举重运动员,在先前北京奥运会和伦敦奥运会进行的大规模药物复检中对禁药呈阳性反应,故取消她们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取得的金牌,中共可能因此面临被禁止参加国际举重比赛一年的处罚。

3名中国运动员是:刘春红(女子69公斤级金牌)、陈燮霞(女子48公斤级金牌)、曹磊(女子75公斤级金牌)。

一次次丑闻的曝光,不但没有遏制中共为在国际上争得一席之地疯狂利用运动员在赛场上捞金,强迫运动员服用兴奋剂等问题反而愈演愈烈。

运动员成中共换取政治形象和利益的牺牲品

中共的一名体育部门的官员在受访时曾说,奥运会是文化战的一部分,在中国与美国的文化战中,单就文化而言,中国是非常弱的。中国唯一能与美国较量的就是在体育领域中。

前河北广播电台的编辑朱欣欣表示,体育已成了利益和政治形象的牺牲品,当体育成为各级官员晋升的一个跳板或运动员谋取私利的一种手段,体育不可能健康地发展。

“卸磨杀驴,人走茶凉,吃了中共喂的狼药,最后落得人生光景更凄凉。”民众气愤地表示。

有网民痛斥:中共将运动员培养成拚命争夺冠军的机器人,以运动员的身体健康提前透支为代价,不让上学,不能恋爱,连父母生病甚至离世都不知道,这些运动员们为了中共的面子金牌,身心潜能被中共压榨干了就抛弃了,中共这也是在变相杀人。#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高天韵:奥运背后--从孙杨痛失金牌说起
前中共体委医生:兴奋剂是专制副产品
曹长青:中国赢多少金牌也不受尊敬
关乐:兴奋剂乃中共狼药添加剂
最热视频
【罗厨寻味】蘑菇烤比目鱼
【一线采访视频版】中共借疫情割韭菜
【新闻看点】中共封关3目的 湖北人仍受歧视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