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横河:全球人权问责法和反外国宣传法对中共的影响

人气: 66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01月08日讯】【按语: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卸任前签署了2017年的国防授权法案,其中包括《全球马格尼斯基人权问责法案》与《反外国宣传和虚假信息法》。时事评论员横河先生就此事接受了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访谈,分析法案对中共的影响。】

主持人:听众朋友好!欢迎您收听《横河评论》,我是杨光。

横河:我是横河,大家好。

主持人:我们首先祝大家新年愉快!在2016年的最后一期节目里,我们讨论的什么问题呢?圣诞节前夕奥巴马总统签署了2017年的国防授权法案,使之成为了法律。一般人没有注意到的是,这个法案里面包括了另外两个几乎是独立的法案,一个是《全球马格尼斯基人权问责法案》,另外一个是《反外国宣传和虚假信息法》。

那么我们可能要问说这两个法案和国防有什么关系,怎么会在一起签署?这个法案的性质显然都是针对外国的,那么对中国会不会有什么影响?因为随着新总统的上任,大家都会非常关心这个新的国际关系的格局会怎么发展。我们今天就请横河先生来讨论一下这个法案。

在差不多一年以前,就是2016年年初的时候,我们第一个节目谈的就是这个《全球马格尼斯基人权问责法案》,我们讨论的时候就说那个法案已经通过了,那么这次怎么又通过了?横河先生,您能不能给我们介绍一下,怎么会又通过一次法案?美国的立法过程它到底是怎么样的?

横河:这个《全球马格尼斯基人权问责法案》,严格说是前年年底在参议院通过的,但是没有拿到众议院去投票,所以它不是法律。美国立法是这样的,它必须是在参议院和众议院都通过以后,交给美国总统去签字成为法律的。

这种立法有几个类型,一种就是属于单独立法,就是这个法案就是这个法案。

还有一种是捆绑立法,捆绑立法就是把一个或几个法案放到另外一个大的法案里面去,讨论的时候就是一个包裹,你一起去讨论,通过就都通过,不通过就都不通过。这种情况往往是为了使一个难以通过的法案加到一个必须通过,而且必须总统签字的法案里去,这种情况就使得一个本来不大容易通过的法案通过这种方式通过,这种是一种策略;那有的时候也是为了方便,把几个法案放在一起。大部分是第一种情况。

这次他是把《全球马格尼斯基人权问责法案》放到了《国防授权法》里面去一起表决的,因为这个《全球马格尼斯基人权问责法案》在众议院没有通过过,所以这次就放在《国防授权法》里面一起去表决。总统不能签两个不同的法案,不能说众议院的放在《国防授权法》里面,参议院的是独立的,那不就是两个不一样的法案?总统签的必须是参议院和众议院通过的同样的法案。

所以众议院通过了以后,参议院要再通过一次包装了的法案。众议院是在12月2日通过的,参议院就是12月8日通过的,总统在23号签署,就成为了正式法律。这个是美国的立法的程序所决定的。

主持人:您觉得这次他把这两个法案放在一起,就是把这个不相干的法案放到国防预算里头,是因为这个法案很难通过吗?还是说他就为了一起表决方便?

横河:这个法案因为是在奥巴马的任期要结束的时候,也就是说这个法案执行的很可能是川普的政府,就是觉得这个法案可能会很难被签字通过,因为上一次《马格尼斯基人权问责法》,就是不是全球的,上一次通过这个法案以后,奥巴马政府就一直很勉强去执行这个法案,理由是不能影响和莫斯科的关系。当时是希拉里做国务卿,她也是很不愿意去执行这个法案。考虑到这个法案因为是他最后签署的几个法案之一,可能怕不通过,所以由于这个考虑把它捆绑在一起去通过的。你这个《国防授权法》不能不通过的,因为这牵涉到美国的国防预算,太大的事情了,必须通过。我想立法机构是这个考虑。

主持人:我们上次虽然是已经介绍过了这个《全球马格尼斯基人权问责法案》了,但是毕竟已经一年了,听众朋友找起来可能会有一点困难,所以您能不能再简单的介绍一下这个法案的内容?

横河:上一次其实我们没有介绍具体内容,我可以介绍一下。这个法案它规定是由国务院的一个民主人权和劳工局来执行的,就是由他们来确认哪些是需要被制裁的。制裁的执行是由财政部的一个机构来负责,因为它牵涉到财产冻结的问题,这样的话他要求国务院考虑从其他国家,或者是那些监控人权侵犯的非政府组织那里得到可靠的信息,以及某些国会委员会提供的信息,这是要求国务院确定哪些人,要从这些地方去得到信息去。

现在讲一下制裁对象,它这个比较拗口,他说很长的句子,他说:对于那些寻求曝光政府非法活动,或者是保护和推动国际承认的人权和自由的人们,进行法外杀害、酷刑和其他违反国际人权的那些人,就是针对这些人。

第二个是针对严重腐败的政府官员,或者他们的高级助手。第三个是针对那些对严重腐败的官员,或者他们的高级助手提供物资帮助的人。所以这里实际上是两类,一种是直接侵犯人权,还有一种是严重腐败,就是美国把严重腐败也认为是侵犯人权,因为那钱不是你的,是老百姓的,也是侵犯人权。

制裁措施,他有四个制裁措施,第一个是拒绝发放美国签证;第二个是作废已经有了的美国签证;第三个是冻结在美国管辖下的资产;第四个是冻结被制裁个人有份的在美国管辖下的财产的交易。这两个不一样的,一个是资产,还有一个是财产交易,这两个在美国的法律上可能是不一样的。

注意的一点就是讲到美国管辖下,他也许也会包括那些美国银行在国外有分行的,国外分行它的总部在美国,仍然是属于美国法律管辖的。还有一个就是国际银行,但是在美国开了分行的,这个也有可能,这个在美国以前的执法,对其它类似的执法的过程当中,是有这样的现象的,美国都把算做是美国法律管辖范围之内的。大概主要的内容就是这些。

主持人:那要是讲到人权和腐败的话,大家就不能不想到中国,因为中国是人权纪录最恶劣的几个国家之一,现在更是腐败遍地,那现在这个法案已经成为了法律,您觉得对中国,或者说中国那些贪官、人权侵犯者他们有什么意义?

横河:这有很大的意义,因为具体执行是下一届总统和国会的事情了。刚才讲了,美国舆论普遍认为,这个法案给了川普政府一个有力的武器来支持美国的国际人权原则。

这个法案和以前类似制裁人权侵犯法案的不同点是,这个法案完全是针对个人的,而过去的类似法案都是制裁政府或者是组织的,这个是个重大的原则的改变。像以前对北朝鲜,那制裁的是北朝鲜政府。这个法案也有人认为可以作为财政部的一个办公室,就是我刚才讲,它的办公室叫做外国资产控制办公室,作为这个外国资产控制办公室的一个延伸。

它的意义对中国来说是相当深远的,我认为至少有这么几个意义,第一个就是,中国在加入世贸组织之前,克林顿总统就取消了每年一度的最惠国待遇必须审查的一个中国人权问题,以前最惠国待遇它必须每年审查一次,然后是不是给它延续这个最惠国待遇呢?要看中国的人权问题。

克林顿就把这个人权和贸易脱勾了,就是说最惠国待遇就自动给了,不需要审查人权问题了,这是在加入世贸组织之前。所以加入世贸组织,中国就没有了这个人权问题。以后西方主要国家对中国的人权就失去了一个发言的手段,抗议的手段。

川普政府对中美贸易的一个重要的观点,就是说中美贸易的不平等,在相当程度上是由中国恶劣的人权状况造成和维持的,那么这个毫无疑问,就对川普调整中美贸易政策提供了一个武器。

第二个就是,中共侵犯人权的官员他们挟带资金外逃的情况相当严重。这个针对个人的法律一旦实行以后,毫无疑问的会影响到这些人的生计,就是说如果他人到了美国以后,他自己的签证受影响了;第二个,他的财产受影响了,那就会影响他的生计了。所以这个就会对于一些有计划挟带资金转移的中共高官,在他们以后侵犯人权的时候会考虑一下他的退路。

第三个就是对现在已有的针对人权侵犯者的法律和执法有一个互补和加强的做用。和中国有关的我们以前讨论过,现在已有的禁止他们入境的、禁止给签证的法律至少有两个方面,一个是强制流产堕胎的,一个是强制摘取器官的。那现在这个侵犯人权就比强制堕胎流产和强制摘取器官要更广泛了,牵涉面就更广。

对已经有的执法来说,它也会有加强的作用。比如说,美国国土安全部下面有一个移民海关局,移民海关局设了一个叫做人权侵犯者和战争罪中心,他们执行一个计划,叫做“无安全天堂”计划,就是美国不是你的安全天堂,到了美国以后,美国仍然要抓你们。

他们一直在做这项工作,也要求民众帮助。前几个月,这个中心公布他们逮捕了36个嫌犯,其中有三个是中国人,当然具体没有公布他的案情,但是根据对这三个中国人的描述,包括了计划生育官员和宗教迫害的官员,很显然就是这些人被人认出来了,然后举报了,这可能性很大。所以这对中共侵犯人权官员,如果他们想跑到美国来安度晚年的话,可能这个计划要泡汤了。

主持人:我想这个信息是非常重要的,特别是对在中国的普通民众,你可能觉得在中国没有辨法去制裁这些官员,就是你只有被欺负的份,这个电话号码大家记住一下:866DHS2ICE,就是你按这个字母可以在电话键上找到相应的数字,就是如果你知道某一个官员逃到美国来,你也是有辨法去制裁他的。

我们下面问一下,这个《全球马格尼斯基人权问责法案》是授权于总统的,当然我们都知道奥巴马总统他在这个人权问题上是比较软弱的,如果下一届总统川普他不去执行,这个法案也没有用啊!

横河:这个概念在中国和美国是不一样的。首先,这个法律通过以后,它就要执行的,不是总统来执行,它是政府机构来执行。像《全球马格尼斯基人权问责法案》是授权给国务院的,财政部来具体执行,而且他们要向国会报告的。

这是法律,不是总统的行政命令。总统的行政命令,新总统可以把它废除掉;但是法律,总统是不能废除的,行政当局必须执法。所以我刚才讲的最早那个《马格尼斯基人权法案》,奥巴马总统是不太想执行的,但是仍然确定了几十个个人,而且执行了制裁,是法律就必须执行,这没有辨法的。

第二个,我们现在没有理由认为川普政府比奥巴马政府更不关注人权,如果说真正要关注美国利益的,关心美国利益的,他仅仅就从促进制造业回流和提高美国产品竞争力的这个角度出发的话,他也必须去关注中国人权,因为这时候关注中国人权是符合美国利益的。

就像我刚才讲的中美不平等贸易,无非就是中共操纵汇率、破坏环境、侵犯人权而抢走了美国的制造业和工作,就是抢走美国的制造业和美国人的工作,一部分是由侵犯中国的人权完成的,这里不存在说川普政府不去执行这个法律,不存在这个问题。

主持人:好,我们用下面的时间来讨论一下另外一个法案,另外一个法案就是《反外国宣传假消息法》,这个法案以前没有听说过,您能不能给我们简单的介绍一下这个法案的内容?

横河:这个内容是要求在这个法案总统签署生效以后的180天之内,那我们知道肯定就是川普政府了,因为还有20天川普就要上任了,这个新的国务卿需要和国防部以及相关的联邦政府机构在国务院里面设立一个中心,这个中心的名字叫“全球应对中心”。有人把它翻成“全球作战中心”,这个不是很准确,应该叫“全球应对中心”。

这个中心它去领导和同步协调联邦政府各个部门去识别、理解、曝光和反制外国政府,或者是非政府的,旨在削弱美国国家安全利益的宣传和假信息。简单的说,它就是整合联邦政府和美国的非政府组织、民间组织的所有的资源和新技术,对外国政府进行伤害美国利益的宣传和不实信息进行识别、曝光和反制。

这个法案最早的时候是参议院一个共和党籍的参议员波特曼议员提出来的,3月份提出来的,民主党籍的墨菲参议员跟他共同提出来的。根据波特曼参议员在网站上的解释,他就说要发展一个整体的政府策略,对抗来自美国敌人的那些针对美国以及美国盟友的外国的宣传与造谣行为。

所谓“造谣行为”就是我们讲的不实信息,有人把它翻释成“反外国宣传与造谣法案”,不实信息或者是造谣,是一样的。它针对的目标在法案里面没有直接说,但是这个参议员自己的网站说,包括俄罗斯、中国等国家,那是点了名的,也包括一些非国家级的,国家以下、不在国家层面上的宣传。这个中心要发展整合同步整体政府的行动,就是刚才我讲的那些。

另外,这个法案还要寻求非政府的专家来协助,能够制定出一套有用的,能够回应的美国的策略选项,它有很多具体措施,我们就不具体说了。其中有一条就是要创立一个基金来训练记者,提供经费和合同给那些能够鉴别和分析外国政府造谣手法的机构。

因为美国人很天真的,不知道外国人讲的那些信息,为什么这是假的那是真的,他不知道,关于美国的可能识别的好一些,但对于外国的可能识别差一些,所以他要进行训练;还要训练美国政府之外的非政府组织、公民社会组织、智库、私人企业、媒体,要训练这些专家。从目前情况来看,虽然法案没有针对具体国家,但很明显的,首当其冲的是俄国和中国。

主持人:那如果讲到俄国和中国,一般人现在马上能想到的就是这一段时间传得沸沸扬扬的,说俄国网络的假信息对美国大选的影响。那么说到中共,中共有做过什么样的假信息的宣传吗?

横河:中共的假信息其实最多了,中共的宣传没有真信息,都是假的。另外,其实这个法案针对的是两个方面,一个宣传、一个是假信息,没有把它混在一起说是同一件事情。

其实俄国人的宣传、(俄国)政府的宣传,对美国的影响根本就不大;但是中共的宣传对美国的影响和威胁其实要更严重,但往往被人忽略。具体的说,中共有个大外宣,这个大外宣最主要是针对美国,它对美国的宣传当然也就包括假信息,我刚才说中共的喉舌宣传根本就没有真信息,它是全方位的。

大家注意到假信息都觉得是网络假信息。其实中共它包括网络的和非网络的,传统的媒体和非网络的,是全方位的。像在国家层面,几乎所有国家级的、中央级的喉舌在美国都有记者站,都有它的传播工具,包括报纸、网络、广播、电视。其实不仅是中央级的,省一级现在在美国也有很多,省一级直接到美国来办媒体。

至少官方喉舌在美国公开的记者就有600到700名,而美国政府在中国的记者只有2名,就是美国之音,其它的媒体是私人的,这不对等的。中共的喉舌媒体,还不包括其它面貌出现的代言的喉舌,就比如它收买的一些其它中间的喉舌,表面上是私营的,但其实主要的资金来源是中共政府。

还有一种作法是在美国英文的主流媒体上付费版面,这个上面虽然写的是付费广告,但是很小很小的字,而排版的方式和主流媒体是一模一样的,不当心的人根本就不知道它读到的实际上是中共的喉舌宣传,根本就不是美国媒体。

在美国的历史上,没有一个外国政权曾经对美国的价值观和对美国的国家安全通过宣传形成过这么大的威胁,中共政府是第一个。现在至少美国立法机构、美国的有识之士已经开始认识到这个问题,而且有了立法。这样的话,以往对中共的宣传有认识而且有警觉的人权活动人士和人权组织就有了一个武器。以前没有这方面法律没办法,现在有了这个法律就有办法了,这样就可以通过推动美国政府去认真地执法。

这里还有一个潜在的问题,实际上是一个附加的,就是中共的喉舌它是代表政府的,这些喉舌比如说新华社,它在美国有没有注册成外国政府代理人?我相信它们是注册的。也许中央级的喉舌都注册了,但是地方喉舌和一些隐蔽的,它一旦被认定为外国宣传,因为现在要求国务院执法的时候要去认定这是不是一个外国宣传,如果一旦被认定这些机构发出的信息是属于外国政府宣传的,那么它们是不是要注册成外国政府代理人?如果不注册的话,是不是就是违法了?

这一些对于中共的喉舌代言人来说的话,不是喉舌直接,就是它们的代言人来说的话是很不利的。因为中共制造了非常多的议异人士,这些人会非常关注,就盯着这些机构,看你们有没有违反美国的法律。

主持人:那这里面涉及到一个概念,就是什么叫“宣传”?我想在中国人脑子里跟在西方人脑子里这个宣传的概念是不一样的,这也是我们到国外以后才发现的。在中国因为它只有中宣部,它觉得新闻就是宣传,所有的媒体应该去做的事情就是宣传。但是在国外它可能觉得新闻就是新闻、媒体就是媒体、宣传就是宣传,它这个有不同的概念。

横河:这完全不同的概念,所谓宣传的话,这是一个政府利用媒体一类的工具,报纸啊、广播啊、电视啊去推动它的政策和它的观点,这就叫宣传。所以只要是替中国政府站在一条线上去说话的,而你并没有其它消息来源,你的消息来源就是中共的政府的话,那么这个就是宣传。

主持人:那我想这样子的一个法案出来,可能中文媒体,就是在美国的一些中文媒体,哪怕它表面上是民间办的,它可能一下都会感觉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样办报纸了。

横河:因为他们长期以来已经完全被中共控制了,所以它实际上一直起的是中共宣传工具的作用。

主持人:那我再讲另外一个问题,中共官媒前一段时间的宣传就给在大陆中国人一个概念,觉得川普政府对其他国家的家务事其实不感兴趣,他不想当世界警察。一个是说这个里面有没有一个误会?如果川普他真的只关心美国经济的话,为什么他要制定这两个方案?虽然这个法案不是他制定的,他在执行这两个法案的时候会怎么样去做?

横河:首先,我觉得川普并不是说他不想管世界事务。他所谓不想当世界警察是觉得世界各个国家要想保持他们那个地区的和平的话,他也要有一点贡献,只是说美国以前把所有的责任和经济方面的支援都承担下来了,对于美国来说这是不公平的。比如对北约组织、对于欧洲的安全、对于东亚的安全,他认为欧洲国家,还有东亚的国家,像日本、南韩也应该对他们自己的防务出一点钱。实际上美国的责任还在,只是说让别人也增加一点责任。

主持人:就是说不是只有美国一家的事情,要大家都共同来做。

横河:对,这事实上是大家的事情嘛,就是美国不当这个冤大头,只是如此而已。另外,这两个法案其实都是管美国自己的利益的,因为它不是在外国执法,它实际上是在美国执法。比如你这个贪官违反人权,你要到美国来了,他才来管你。这是一个能不能在美国执法范围之内保证美国的价值观和美国人权价值能够执行,在美国法律的管辖范围之内执行美国的人权价值观,是这个意思。

如果说真正要关心美国利益的话,他就一定会参加国际事务,他不可能放弃国际事务,只是参与的方式和原来的建制派,不管是民主党或共和党,会有所不同,这个我相信肯定会不一样。而且因为价值观和出发点的原因,也许这种方法的效果会更好。

我们肯定的知道过去20年,美国在内的整个西方国家对中国的人权政策基本上是失败的,不可能比那个更糟了。而且川普政府整体上,他对美国传统价值的回归和认同会更关注这些人权问题。

而且外国的人权,刚才我们讲了,包括中国的人权,会直接、间接的影响美国的利益。这一点在纳瓦罗(Peter Navarro)的《致命中国》这本书和同名影片当中表达得非常清楚,而且也分得很清楚。他其实是关注中国人权、关心中国人民,而且把“中共政府”和“中国人民”分得非常清楚。有人替他套个帽子,说是强硬反华。其实不是的,他是反对中共的独裁,正是因为他关注中国人民,他才会去关注中国人权,他才会去反对中共侵犯人权。

主持人:好,这次节目的时间已经到了,关于这个话题我们先讨论到这里。其实从川普当选,还有选他的内阁班底,我们就能看得非常清楚,他的方针、政策是跟前任政府是非常不同的。那么再加上这个新法案的通过,我们确实相信他有可能会对国际格局做一个全新的改变。我们在以后的节目中会跟您随时分析。好,这次节目就到这里,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时间再见。

横河:好,谢谢大家。再见。

——转自希望之声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7-01-08 5:3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