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海外曝光大陆至少109所监狱使用酷刑

真善忍美展画作:《身陷囹圄的法轮功学员》(明慧网)
人气: 310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1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叶枫综合报导)在江西省女子监狱历经7年刑期后,52岁的夏季萍女士白发苍苍、神情呆滞、思维迟钝。

上海市的孙卓英,初到上海市女子监狱遭“封箱(胶)带层层捆绑”。结果,身体大出血,大小便失禁。

原海军航空兵某部军士长、山东莱阳市古董店老板张盛齐,2014年5月13日被劫持到山东济南监狱,被判刑5年。

他们是2016年遭到中共监狱酷刑迫害的3位法轮功学员。据北美明慧网不完全统计,2016年,473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非法判刑;明慧网2016年发表揭露中共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文章491篇,证实至少有109所大陆监狱曾经或正在使用暴力、酷刑,强制“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

17年多来,在江泽民“打死算自杀”、“杀无赦”等密令下,中共看守所、劳教所和监狱警察对不愿放弃修炼的法轮功学员使用了近百种酷刑,包括毒打、电刑、火刑、开水烫、烙铁烙、“束缚衣(带)”、“吊瓶”、逼坐“老虎凳”、铁椅子、强奸、强迫堕胎、吊刑、铐刑、强制灌食、灌浓盐甚至粪便、长时间剥夺睡眠、枪击、虐杀等等。

酷刑,导致大批法轮功学员致伤、致残、致死。目前至少有4,056位已知姓名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离世。

夏季萍揭江西省女子监狱黑幕

夏季萍,原江西省抚州市土产公司的失业职工。她早年患上一种怪病:喉咙不能发声,不能咽口水、吞食艰难,常年咳嗽、呼吸困难,虽经多年吃药打针,却不见好转。那时她整个人很现实,只知道追求吃喝玩乐。

1999年底,夏季萍在海南打工,女房东见她身体状况很糟,就热心地向她推荐法轮功。夏季萍为了改善健康状况,也试着开始修炼法轮功。出乎意料,炼功时间不长,多年喉疾就有了好转,能轻松吞咽食物,全身也有了力气。随着不断炼功,健康状况有了根本改善,走路干活感到身体轻飘飘的。

2012年8月9日,江西省抚州市国保警察以夏季萍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为由,将其绑架。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的8个月里,她曾经被强行戴上40斤重、死刑犯才戴的俗称“牛镣”的镣铐。

2013年4月3日,夏季萍被非法判刑4年,被送到江西省女子监狱。

4月中旬至8月底的5个月时间内,夏季萍被严重剥夺睡眠。每日白天一整天在车间罚站,回监号后要到凌晨2点才由值班犯人用床单拦腰捆绑在窗台上睡觉。在极度困倦、疲乏的昏睡情况下,夏季萍的上身不由自主地近乎180度弯折,头部完全垂落,夹在两腿之间。

这种痛苦的睡姿致使她头部剧烈疼痛。长期缺乏睡眠使得她昏沉、迷糊,多次(平日里)栽倒在地、摔得鼻青脸肿。

南昌市被誉为“四大火炉”之一。2014年7月炎热盛夏时,夏季萍所有的洗漱用具及换洗衣服被狱警没收。3个月内,夏季萍无法洗漱、换衣,全身都是汗臭味,刺鼻难闻。

而从2015年11月5日至20日的半个月时间里,女子监狱还成立了“夏季萍攻坚小组”。

夏季萍(明慧网)

这半个月内,夏季萍被长期不停地罚走队列;不间断地被用束缚带固定绑在铁椅里丝毫不能动弹;还被束缚带反手吊挂在窗户上,过程中只能脚尖着地。

(明慧网)
酷刑演示:用束缚带固定绑在铁椅里(明慧网)

2016年8月9日,夏季萍刑满出狱,出狱时头发全白了。

上海女子监狱的非人折磨

孙卓英, 因挂法轮大法真相横幅,于2011年5月13日被上海浦东新区国保警察绑架。后被非法判刑5年,关押在上海女子监狱。2016年5月出狱。

由于公开喊“法轮大法好”,监狱队长指使看管犯用最脏的抹布塞进孙卓英口中,然后用封箱带把她的嘴、耳朵、整个头部一层层都封起来,双腿、双脚也用封箱带层层绑住,手也被封箱带反绑……

“她们用重物不断砸我的头,边打边骂,持续了大约2小时左右,直到我几乎晕过去倒地时才放开我,此时的我已经大出血,大小便失禁,他们只好将我送至上海市监狱医院抢救。”

狱中,孙卓英每天睡在存留大小便的痰盂旁。

有时让睡在木板上,但手脚全部用封箱(胶)带与身体绑在一起,脚上、大腿上一段段地用封箱(胶)带绑紧,人一动也不能动,然后再用厚厚的棉被盖在她身上。因为是大夏天,孙卓英全身大汗淋漓。后来听她们说:“她快不行了,脸色苍白,满脸大汗。”

酷刑演示:遭封箱胶带捆绑。(明慧网)
酷刑演示:遭封箱胶带捆绑。(明慧网)

每天早晨4点起床。每天早晨一个拉着我的手,扶着写她们要写的东西,不写,拧劲,她们就把我的手往台子上用力摔。另一个把我的另一只手反背着。”

2015年,孙卓英写了正式声明,声明之前写的“认罪书”作废,于是又被关禁闭室:

坐的凳子是特制夹臀部肉的。“大冬天也要坐到半夜12点,稍有瞌睡就重重地打我、用冷水浇我的脖子;零下十几度的温度,她们夜里每隔15分钟就把我的被子掀开一次;每天不停逼我在监房里来回走、来回奔跑,要不就不断要求我在有限的时间内写出几张思想汇报,天天如此;每天要我挺直腰背看‘天安门自焚事件’,反反复复逼我看,还要写感想……我实在受不了,精神上太痛苦了。”

张盛齐遭山东济南监狱“吊瓶”折磨

2014年5月13日,张盛齐入狱当天即被关禁闭。张盛齐每天晚上喊“法轮大法好”,整个十一监区楼大部分人都听到了。警察吓得要命,不断加重迫害。

被关禁闭3个多月后,犯人杨洪受指使把张盛齐带到封门封窗的房间,实施了“吊瓶”酷刑。

“吊瓶”酷刑,即将椅子倾斜后仰45度左右,固定于空床的床帮沿上或其它物品上,再用绳子将头上部捆绑住后,在头的后面下垂的绳子一端吊上一个装满水的可乐瓶子。瓶子可随时加重,小可乐瓶可更换为大可乐瓶子。

这种酷刑使头部倾斜的同时,颈椎又承受下坠的可乐瓶子的重力,导致头抬不起来又挺不住,时间一长,呼吸困难,颈椎痛苦至极。人承受这种“吊瓶”的极限不超过半小时。

据悉,“吊瓶”酷刑被称为“紧箍咒”,大量使用在法轮功学员身上。

他们的现况

张盛齐,目前依然被关押在山东济南监狱。

出狱时,孙卓英一只耳朵已经被迫害得几乎听不到声音,浑身疼痛难忍。后来,情况越来越严重,走路走不动,睡不能睡,坐不能坐,吃不能吃,全身无力。

夏季萍出狱了。一天,她的儿子陪母亲到银行去开户。排队等待,当银行营业员呼叫“夏季萍”的名字时,夏季萍竟条件反射,如在监狱里回答狱警般地大声回答:“到”。

一旁的儿子看见母亲冤狱迫害造成的失态,不禁心酸落泪……#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7-01-09 2:5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