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钟革:朱毛红军使国人成人血馒头(五)

我了解的中共魔像之六

人气: 3127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10月01日讯】

分裂北伐军,投机枪杆吞。

井冈魔乱舞,血肉朱毛饨。

北伐严重受挫。一九二七年八月,为顾全大局,蒋介石辞职下野,促成“宁汉复合”,汪精卫迁都南京。

是时李宗仁的桂系暂时主导军事,与汪精卫不睦。国军失去主帅,北伐停步,败将孙传芳竟卷土重来,对北伐军施以“南伐”,几乎攻下南京,局势严峻。

蒋介石的盟友和政敌这时认识到,领导北伐,统一中国,非蒋莫属。在各方督促下,蒋介石于一九二八年一月五日复职,出任军委主席兼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重整旗鼓,挥师渡江,继续北伐,集中打击张作霖。

四月,蒋总司令启动二次北伐,迅速瓦解张宗昌、孙传芳部,在北上途中避开日本阻截,直捣北京。张作霖眼看大势已去,于六月四日撤出北京,在沈阳皇姑屯车站被关东军炸死。六月八日,北伐军和平进入北京,北伐大功告成。十二月底,蒋介石劝降张学良,东北易帜,归顺民国。辛亥革命十七年后,中国大陆(除蒙古外)终于实现了统一,青天白日旗飘扬在东四省的天空。英、美、德、意、日、法、西班牙等世界大国纷纷承认国民政府为中国合法政府。

中共朱毛红军在以上历史背景之下,得以在井冈山一带存活。井冈山是罗宵山脉的中段,周围二百多里,横贯江西之宁冈、永新、莲花、遂川、和湖南的酃县、桂东、汝城相毗连。地形最为险要而复杂,在军事上,易守难攻,利于东西转移作战,而不易包围。山上有五个较大的村庄,村前都有水井一个,故称之为大小五井。以大井、小井、茨坪为最大。每村各有数十户人家。小井和茨坪还有十多间小商店,经营一些农村的日用品。罗霄山,北自湖北南部之九宫山,沿湖南、江西两省边界,南至广东边境之诸广山,由北至南绵延八百余里。

罗霄山苏维埃政府祸乱中华民国

自朱、毛两部军队会合后,军事实力加强了很多,野心勃勃的毛泽东,自然要把握这一个良好机会,建立这个以井冈山为中心的苏维埃政府,以加强他对内的领导和对外的号召。

一九二八年五月下旬湖南省委曾派袁德生来宁冈,他亦赞成罗霄山脉中段政权的计划(毛泽东说的)。

毛泽东自娱自组选民成为山寨苏维埃主席

龚楚在宁冈砻市住了几天,红四军整编完竣之后,因敌情不紧张,即率领廿九团开赴酃县,团部驻于十都。在这期间毛泽东曾召集宁冈、遂川、永新、酃县等县区苏维埃政府代表及红四军士兵代表,在宁冈县举行了一次工农兵代表大会,选举罗霄山脉中段苏维埃政府委员及主席,毛泽东就在这次大会被选为主席。从此,毛司令就变为毛主席了。待至一九三一年后,闽赣边区中共苏维埃中央政府成立,毛泽东也就顺理成章的充当了主席。以后中共革命的过程中,毛泽东的权力有时虽曾遭到严重打击,但公开的地位始终没有动摇过。龚楚认为:毛泽东的地位是奠基于以井冈山为根据地的罗霄山脉中段苏维埃政府主席之时。也可以说他的兴起是从这一个主席职位为起点的。由此可知毛泽东当日为什么要建立这个山上苏维埃政权了。

朱毛合作之始就极不融洽

中国红军前敌委员会,自一九二八年五月下旬军队分散以后,就没有开过会。一切决策均由毛泽东以红四军党委会、边区特委、地方县党委书记等联席会议的名义处理一切问题,实际上他此时已集大权于一身了。遇有军事问题,他只和朱德、陈毅谈谈,便由军部发布命令,他的独裁作风,从那时起已充分表露出来了。

朱德在当时亦已看得很清楚,有一次军队转移,龚楚和他见面,他对龚楚说:毛泽东对我们总有点隔膜,凡事都不事前商量,等到立即行动时才通知我,使我连研究和考虑的时间都没有,现在各县送来的情报都先经过他,真是有点麻烦。本来他个人要独裁,我没问题,事情总要有点时间准备才成。他的表情已表现出对毛极为不满。龚楚问他:陈毅是军的党委书记,毛泽东的联席会议,他总有份参加的,难道他没有对你说吗?朱德说:或者他有时也不知道吧!龚楚听到这种情形,已明白朱、毛之间的感情已极不融洽了。

中共湖南省委反毛内哄

毛泽东自一九二一年中国共产党正式成立后,即被派赴湖南担任中共湖南区委书记,他在中共党内算是早期少数人物之一,在湖南来说,他是湖南中共的创办人。应该是极受湖南中共党员所爱戴,才是正常的现象。可是事实并不如此,而且刚刚相反。原因何在?为了解答这个疑难问题,龚楚首先追溯两件事:

一、是一九二七年龚楚在武汉时期,因湖南农民不顾中共中央的指示,杀死李立三父亲的事。那时武汉的中上层党内,人人都知道。龚楚曾就此事询问过湖南籍的陈东日,据他说:李立三与毛泽东的宿怨,早在一九一七年,毛泽东筹组“新民学会”时,曾登报征求学生会员,李立三见报后即按址前往查询新民学会的入会手续,当时毛泽东亲自接见,在谈话时毛泽东非常傲岸,俨然以一个领导者自居,李立三那时又是个血气方刚自命不凡的青年,对于毛的说话态度大为不满,遂不欢而散。后来李立三参加中共后,被党中央派到湖南做工运,冤家路窄,毛泽东又适任湖南区党委书记,处处受制于毛。李立三曾屡次报告中央指出毛的错误,于是更加深了双方的恶感。此次李立三的父亲被杀之事,当然是毛泽东向李立三的一种报复。他还说:湖南中共除了几个老毛的死党外,都对他不满。此次国共关系由恶化走向分裂局面,亦与毛泽东领导湖南农运过火有很大关系。

二、一九二七年五月,龚楚率农军到湘南,因许克祥发动“马日事变”逗留在耒阳时,湘南特委书记夏正民亦曾对他说:湘中、湘东的农民运动,事实是有点过火,农会以穷凶极恶的手段对待军官家属,致使军人反感。许克祥这次行动,全因军人反感而向共产党和工农会反击,造成这次恶果,毛泽东应负责任。我问他:毛泽东的为人如何?夏正民说:毛泽东的聪明才智,倒是不亚于三国时代的魏武帝曹操,但他是唯我主义,且缺乏人情,却没有曹操能知人善用及有容人之量的襟怀。

毛泽东当时和湖南中共省委的争辩,龚楚认为有以下几件事实:

一、当毛泽东于一九二七年十月成立工农革命军第一师的同时,并组织了工农革命前敌委员会,他自己兼任书记。他所到的地方,就以前敌委员会名义指挥地方党部,如湖南各地区特委及各县县委等。各地特委以其越权指挥,干涉地方党务等专横作风,表示极之不满,便将他领导上的各种错误事实;如抛弃群众,逃跑主义,专搞武力,干涉地方党务,破坏组织领导,毫无组织观念等等罪名,呈报湖南省委,转报党中央当局;致中央向他提出三次严重警告,促他立即纠正错误。卒于一九二八年三月,中共中央明令将他自组的前敌委员会取销。

二、湖南省委主张他除以少数地方赤卫队留守井冈山外,主力应到湘东领导工农斗争,并创造湘、鄂、赣边区根据地。但毛泽东以湘、鄂、赣边区之地形不如井冈山,当地反动力量又比罗霄山脉中段附近地区之反动力量为大,且在政治影响上,湘、鄂、赣边区亦不如罗霄山脉中段,可影响湘赣两省为大……等理由驳斥湖南省委。

三、湖南省委派杨开明到宁冈建立边区特委,毛泽东即把持着他一手组织的永新、宁冈县委及酃县、遂川之地方党,不与杨合作,致使杨开明无法展开工作,迫得跑回湖南省委。毛即自组边区特委,自兼书记职务,后来为了敷衍省委,才由杨开明代理特委书记。但毛仍在幕后操纵,于是湖南省委就骂毛泽东为新军阀,并支持耒阳、郴州赤卫队脱离毛泽东掌握,只继续保持与朱德红军的联系和配合红军作战。

这都是反毛内哄的情形,仅记其荦荦大者,而且都是一九二八年六月以前所发生的事。但他们相互间的指责仍不休止,而且还继续发展下去,没有了结。

曾抢过银行的斯大林选择毛泽东

朱德上井冈山的时候,莫斯科已决定停止乱烧乱杀的政策。它喜欢用“主义”这个词儿,给这一政策戴的帽子是“盲动主义”、“烧杀主义”。莫斯科说:“恐怖宜有系统。”这正跟毛的所为不谋而合。毛的精明使他重新获得莫斯科的青睐。

尽管毛的自行其是曾使中央愤怒到把他撤掉,但此时斯大林亟需在中国有个不亦步亦趋的人,自己有主意,有能力,能让中共成功。尤其是这时候,莫斯科难以对中共直接指挥。由于苏联使馆的人在企图夺权的“广州起义”中被当场抓获,中国当局关闭了一系列苏联领事馆,苏联人失去了用外交官身份在中国活动的机会。

毛此时没有任何党的职位。他曾累次写信给中央,要求成立一个由他领导的管辖井冈山一带的特别委员会,都未获明文批准。朱、毛会师后,毛又于五月二日再次给中央写信。不等中央答复,毛就指定代表,召开“代表大会”,自己当上了书记。

毛要党授权的信,由秘密交通员揣著,从上海千里迢迢送到莫斯科,在六月二十六日递上了斯大林的办公桌。中共正在开“六大”,地点就在莫斯科郊外,是唯一一个在苏联召开的外国党代表大会。斯大林把一百多名中共代表极机密地,不远万里地,耗费巨资地运来莫斯科,足见他对中共的期待有多高。(这时朱毛红军刚完成会师不久,二位在井冈山没参加中共六大)

斯大林看好毛泽东。毛有军队,有根据地,又是老党员,在中国知名度也最高。当然,毛不听话。但正如斯大林后来对南斯拉夫共产党人说的,毛“不听话,但是个成事的人。”而且,不管他怎么不听话,斯大林有办法控制他:毛离不开党,离不开莫斯科,离开了,他只是土匪一个。

于是,毛的要求完全被满足。十一月,中央通知到达,重新成立“前委”,由毛任书记,管辖朱毛红军。前委之下组织军事委员会,以朱德为书记。在毛泽东的上升史上,这是个历史性的时刻。毛与党离心离德,与莫斯科离心离德,结果党和莫斯科是要啥给啥,他大获全胜。

(未完待续)

参考资料:

1.大纪元系列文章《千古英雄人物:蒋介石》
2. 龚楚《龚楚将军回忆录》
3. 张戎《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7-10-02 2:0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