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思净:慧眼看历史 尘尽光生

夏夜星空(Getty Images)
人气: 1052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7年10月10日讯】我是一个对于过去历史有深刻眷念的人。相信很多的人都有这样的情怀,想像一下,我们对于过去的经论教义,礼仪伦理,诗词歌赋,建筑服饰,生活习俗等等,难道只是为了以不相干的路人的身份去向往或者质疑吗?先人为了让下一代能了解到相对真实的历史,做出了足以令后人骨血都无法磨灭的印记。

明确的说,我无法承认达尔文进化论中将人类远祖归结为猿的这一谬论,我无法想像我们努力修持自己,使自己返本归真的结果,是毁灭我们的神性,而认可我们所谓的动物性。我更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在过去五千年里,先人结缔出的正知正见,善念善觉,比如对神佛的敬仰,对神迹的信念,对生命的认知,会大举灰飞于两百年前的一个英国人身前。其实不必旁征博引,有无数能打开脑洞的真例,正逐渐揭开低垂的烟幕。

不断发展的地质学,考古学,人类学以及古生物学等正说明了人类在地球这颗星球上的普遍孤独与无归宿感,使我们每个人都有着“我是谁,来自哪里,去向何方?”的终极困惑,于是就有一众人等推出了一个饮鸩止渴的毒果,让你得知,你其实来源于 40亿年前地球上最早出现的原生单细胞生物,之所以能发展到今天,是因为你通过了“物竞天择, 适者生存”的丛林法则,才得以成为地球上的主人。

深究一下,既然经过了40亿年的进化,自然不是一夕之间的蜕变,理应存在大量半人半猿之间逐渐替换的存在化石,而这种过渡性化石迄今为止并未找到!

连达尔文自己也说,这只是一种“假说”,希望能得到证实。进化论是在二 次世界大战时期,由统治者靠武力强制推开,并非人类自主的选择。《全球通史》的作者斯塔夫里阿诺斯言之凿凿的在他的书中写到:几乎所有的科学家都认同这种说法,“人类属于动物王国,更明确的说,属于灵长类。”

可事实是,许许多多的大科学家最后都走入了宗教,神学。爱因斯坦更是直言:“如果将来有什么理论能代替科学的话,那一定是佛法,因为佛法太完美了,已经达到了至善的境界。”

且不问历史发展了多少年,只说那么久远的年代里,为什么不同的民族都留下了相似的故事,且代代相传?在西方宗教中,说上帝造人;而在我们的历史中,有着女娲与盘古;古希腊人则认为是天神造了人;另外如爱斯基摩人,古印第安人,玛雅人,古巴比伦人,古埃及人,无一否认自己的天生神性。

我曾与孩子们打交道,我讲给孩子的第一个真相,一定是“人类是由神造的”。孩子们相信是盘古大神开天辟地,女娲娘娘抟泥造人,置于大地之上。当我想到我生活的这个星球,他或许是神的一个指甲盖中的一颗粒 子,我的心会一下子安然起来。因为与浩瀚宇宙以及佛道神的连接,是地球上的我们最会心的幸福。曾经有一个孩子问我:“如果地球不在了,神还在吗?” 一个人,包括孩子,在没有建立正确的宇宙观与生命观之前,人类的局限总是限制着他,只会将地球作为宇宙中的唯一。

在分子构成物体的这个认识体系里,我们接受了无数的分子细胞构成了物质身体这一概论,但我们还不太习惯去打开另一种思维模式,比如地球亦是构成更高级生命的一个粒子。

我们追溯着人类的历史到了5000年前,更久远的到了七千年前,然后开始思维卡壳 进入断层。直到有通达之人提出“史前文明”的概念,才逐渐接活了历史,可口径依然是小,只能往前一点再往前一点缓缓的移。

当那些研究古代生物,古代历史的人,在三叶虫的化石上看到一只穿着鞋踩上去的脚印时,他一定震惊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甚至会为了过去的自己流下悲痛的眼泪。 外行人看不明白,他们这些内行是再清楚不过的,三叶虫生活在迄今5.6亿年前的寒武纪时期,至2.4亿年前灭绝。那时怎么会有人了呢,竟然还穿着鞋,并不是原始的毫无文明的状态。

再比如非洲的加蓬共和国发现的20亿年前的大型链式核反应堆,南非发现的28亿年 前的金属球,在美国佛罗里达州,佐治亚州及南卡群岛一带海底,人们发现一条 路面宽阔的平坦大道,潜水艇安上轮子以后可以像公共汽车一样在大道上行驶。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如今多数被纳入世界未解之谜。

这些穿过黑幕而来到世间的远古真相,让人一次一次颠覆对于地球,人类,宇宙与神明的认识。

而我们的星球上,自古就不乏参透天地造化,可代天述言的圣者, 透过那些智慧的人,我们知道地球是一颗有一亿年周期的星球,她按自己的轨迹以每小时6500公里的速度运行在太阳系中,又如一粒细尘跟随银 河系的运转。从太空中拍到的银河系,壮观有序,形如佛家“卐”字符,四臂轮转,日月星辰各居其位,亿万年中,在苍穹的虚怀里承载万有。

即使是人间最精良的机器,用最优秀的系统,最精致的零件,最完美的匠心打造, 也不可避免坏死淘汰。那么,是谁在主持宇宙,使其如此精确,有序,天衣无缝?

庄子有云:“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也不知这上古的大神树是生长在怎样的时空里,他的生死之间,竟然能经历整个时长约2.6万年的银河文明。在一个银河文明的时间里,往复著4次人类文明,每期约6500年。所以这神树的一个春天,竟然要长于一个上下五千年了。

圣贤们都在说,人类的历史是重复的,地球的历史是重复的,连银河系也在周而复始的大道里转动。我们有什么理由将我们的灵魂掬在这一生一世的一百年中?我们的灵魂甚至走过了尧舜禹汤,秦楚汉唐。如果以接近神的眼光来看待人类以及人类的历史,就一定能看见人类的终极意义,绝不是舞台上的一幕悲欢一幕离合, 一把功名一把情仇。

我们一个舞台赶赴另一个舞台,从一个朝代迁徙到另一个朝代,丰富并锻造着我们生命的质地,洗净并升华出我们生命的意义。

宋代柴陵郁禅师有偈云:我有神珠一颗,久被尘劳羁锁。今朝尘尽光生,照破山河万朵。

谁能看透历史,谁将把握未来。

责任编辑:朱颖

评论
2017-10-10 11:2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