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余英时期勉学子追求真理 理想主义很重要

史学泰斗暨首届唐奖汉学奖得主余英时(左2)与唐奖执行长陈振川(右2)交换意见,他勉励年轻人追求知识、真理与高层次精神文明,并强调理想主义的重要性。(中央社)
人气: 5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10月13日讯】史学泰斗暨首届唐奖汉学奖得主余英时,10月12日与唐奖执行长陈振川在美国交换意见,他勉励年轻人追求知识、真理与高层次精神文明,并强调理想主义的重要性。

据中央社报导,陈振川12日拜会余英时。余英时建议唐奖发挥影响力,提升台湾的文化精神层面,让社会重回理想主义,而台湾有潜力成为汉学研究中心。

余英时同时推崇刚逝世的哥伦比亚大学国际汉学权威狄培理(William Theodore de Bary),撑起中国学术研究,让西方社会了解东方文明与思想,撒下许多学术种子,让现代文明与传统思想相遇融合。

余英时期勉学子追求真理 理想主义很重要
首届唐奖汉学奖得主余英时勉励年轻人追求知识、真理与高层次精神文明,并强调理想主义的重要性。(中央社)

他十分忧心现今社会充斥现实主义及功利思维,台湾年轻一代出国留学少了,钻研汉学的人也已不多。欧、美研究皆已定型,汉学还未定型,大陆仍陷极权制度,未走到现代化。

余英时认为,台湾有很好的人文社会科学基础,包括中文根基好又有西方学术训练,有观点、看法、创见,条件绝对比大陆好,潜力非常大,可以成为国际汉学研究中心。

余英时期勉学子追求真理 理想主义很重要
唐奖执行长陈振川(右)拜会首届唐奖汉学奖得主余英时(左),就台湾成为汉书研究中心交换意见。(中央社)

余英时强调,人类要追求知识、真理,追求高层次精神文明,理想主义很重要,尤其现今大陆社会特别现实,理想主义没有了。

他说,年轻人求学念书不是为了做官或追求物质报酬,那是低等的人,不是有志气的事。他勉励学子大量广泛阅读,不要把自己很快限制在某一小范围,那是当了专家之后的事,应尽可能多涉猎各式各样书籍,自然与人文科学都要兼顾。

2014年余英时获选为唐奖汉学奖首届得奖人后,将奖金中的1,000万元(新台币,以下同)研究补助费做为奖助金,成立“余英时先生人文研究奖”,自2015年起为期5年,每年评选在人文学研究领域深具潜能的研究者,提供“专书写作奖”及“博士论文写作奖”2个奖项的奖学金,每人可分别获得奖助金新台币36万元及24万元,期望鼓励台湾年轻学者投入人文研究领域,为中华文化投注更多生命力。

2014年他应唐奖基金会邀请来台领取唐奖汉学奖,反共立场鲜明的余英时接受媒体采访,他强调,“共产党不代表中国文明,完全不是”。他非常重视台湾,因为台湾是中华文明几千年来,第一个出现的民主自由体制,可以靠选举取得政权。他谈到中共在大陆的统治时提到,它现在暴力不断升级,稍微有异议的人就抓起来。不过,从古至今,还没有政权能靠暴力长久维持,“秦始皇、斯大林政权都是这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