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专访】英人权委员会副主席入境香港遭拒

英保守党人权委员会副主席罗杰斯被香港遣返回英国后,在伦敦接受大纪元/新唐人记者采访。(新唐人视频截图)

英保守党人权委员会副主席罗杰斯被香港遣返回英国后,在伦敦接受大纪元/新唐人记者采访。(新唐人视频截图)

人气: 129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10月14日讯】(大纪元特约记者舒雅、文沁英国伦敦报导)曾多次声援香港雨伞运动的英国保守党人权委员会副主席罗杰斯(Benedict Rogers)周三(10月11日)上午前往香港探望友人时,在机场被拒入境。对此罗杰斯感到震惊,认为香港的“一国两制”正步向死亡。回到伦敦后,他接受了大纪元报纸和新唐人电视台的联合采访。

罗杰斯表示,香港入境处没有解释拒绝其入境的原因。在被送上回程飞机时,他曾问一名香港入境处官员“一国两制”是否已死,对方神情哀伤,仅表示同意罗杰斯说的“这是悲哀的一天”,他“不便评论”。

英国政治家赴港前受到中共威胁

20年前下半年,当时刚刚大学毕业的罗杰斯来到香港,开始了他人生中的第一份工作-当一名记者。他自述在那里度过了非常愉快的五年,从来没有想到过,20年后,他会被香港当局拒绝入境

2002年离开香港后,罗杰斯曾多次去香港,都没有问题。让其没想到的是,这次他以私人身份前往香港,却被拒之门外。

去之前,罗杰斯曾通过正式渠道询问港府,是否可探望在狱中的黄之锋(Joshua Wong)和另外两名抗议领袖罗冠聪(Nathan Law)和周永康(Alex Chow)。

香港民主运动的这三位知名领袖于2014年领导大规模街头示威,争取更自由地选举香港领导人,今年8月被判处六到八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

罗杰斯的问询引起了中共当局的注意。他说:“赴港前的几天,中共驻英大使馆给一名英国议员打电话,让他转告我,我想探望三位民主人士的意图可能‘对中英关系构成重大威胁’。”

罗杰斯请这位议员转告中共使馆,他未打算在香港尝试去监狱探望这三人,也未打算在香港从事任何公开活动或接受媒体采访,而只是以私人身份与在港的民主人士朋友、泛民议员及人权组织见面聚旧,并非以英国保守党人权委员会副主席的身份访港。但大使馆依然威胁他将被拒进入香港。

两个原因让罗杰斯仍坚持去香港

周三上午,罗杰斯仍然登上了从曼谷转道去香港的飞机,他表示,有两个原因让他决定按计划去香港。

他说:“第一,我认为,如果连试都没试,就对中共使馆屈服,是错误的作法。我经常批评那些对中共政权卑躬屈膝,屈服的人。我也不认为我应该向中共使馆屈服。”

“如果我这样做了,我如何能问心无愧地对待我在香港的那些被打压迫害的朋友们?”

第二个原因是:“中共大使馆通过第三方,用一种非正式的方式私下对我进行威胁。如果他们拒绝我入境,那么我希望他们能够用一种正式的方式来执行,让全世界都知道这件事情。如果中共当局一威胁我就不去了,那么就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件事情,中共还会对别人采取威胁手段。”

2017年9月28日,英国议会大厦前,罗杰斯在香港雨伞运动三周年集会上发言。(舒雅/大纪元)
2017年9月28日,英国议会大厦前,罗杰斯在香港雨伞运动三周年集会上发言。(舒雅/大纪元)

“一国两制已名存实亡”

罗杰斯表示,这次事件又一次证明香港出入境管理已经被中共操控,香港公民的自由权利被侵犯,法治被破坏,香港的自治权在瓦解,“一国两制”已经名存实亡。

罗杰斯说:“‘一国两制’意味着香港应该由香港人来治理,但拒绝我入境的决定很显然不是香港当局做出的,而是中共当局。中共方面和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也已经在声明中承认。”

“‘一国两制’意味着保护香港人的基本权利,比如言论自由和结社自由。拒绝我入境,就是不许我和香港人交换他们的看法,这不仅剥夺了那些计划和我见面的人的自由权利,也剥夺了我的自由。”

“我不知道‘一国两制’是不是已经完全失败了,但是事态如果没有大的变化,‘一国两制’将会很快消亡。”

“我没有对中英关系构成威胁,而是中共”

罗杰斯表示,对中英关系构成威胁的不是他,恰恰是中共当局的作法,尤其是他们在香港的作法,“才是对英中关系的威胁”。

事发第二天,英国外相约翰逊发表声明,对英国公民被拒入港表示担忧,并向中共政府寻求合理解释,但被拒绝。

罗杰斯表示,虽然他很赞同约翰逊的这个声明,但他“仍希望英国政府不仅仅满足于发布一个声明,而是还在不同层面推进。”

“这次事件更让我和在中国受迫害的人站在一起”,罗杰斯说:“让我和香港努力维护自己权益的人站在一起。我将会继续发声,尽一份力。”

罗杰斯希望国际社会也能意识到“一国两制”正受到挑战,并声援香港。

香港和大陆的人权斗士“并不孤独”

被拒入境后的24小时之内,罗杰斯得到了来自香港以及英国和世界其它地方的声援,这让他深受鼓舞,他说:“我想对香港以及中国大陆的为人权、法制以及人类尊严而奋斗的人士说:你们并不孤独。”

“我会继续为这件事情发声,我会加大对你们的支持。我和香港以及中国大陆的人们站在一起,现在我在更深的层次感受到了我们是在一起的。”

罗杰斯曾经多次批评中共拒绝给予香港更多民主,早前也曾参与撰写信件,声援黄之锋等三名被判监的香港学运领袖。

香港入境处官员:“这让人悲伤”

周三落地香港后,仅仅两个小时,罗杰斯就被送到回程飞机上,连律师都没有来得及见到。

登机之前,他问一位香港入境处官员:“‘一国两制’已经死了吗?已经变成了一国一制了吗?”

从这位官员的眼睛,罗杰斯看到了他内心的悲伤,他回答罗杰斯说:“我只是在做我的工作,我不能对此做出评论。”罗杰斯对他说:“这是悲伤的一天。”他回答道:“是的,这让人悲伤。”

香港入境处黑名单已有十几年历史

香港拒绝持英国护照人士入境,这并非第一次。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四日,北京奥运闭幕日当天,英国莱斯特城德蒙特福德大学(De Montfort University)教授、英籍华人邵力到达香港,在机场被扣留十个小时后被遣返。

邵力教授受英国中蓝卡郡大学(University of Central Lancashire)邀请,为该校和香港的城市教育顾问中心(CityEdU Consultants Limited)合作开发的海外学位课程担任第三方独立考官。没有他的审核签字,100多名香港学生将不能正常毕业。

香港入境处未给出具体拒绝入境原因,仅表示可能与邵力是法轮功学员有关。

过去十多年来,港府曾多次非法遣返台湾法轮功学员,包括2001年的黑名单事件、2003年暴力遣返80人,以及2007年发生的最大规模遣返事件,至少800人在香港机场遭暴力遣返。

今年赴港参加在7月23日举办的反迫害集会活动的台湾法轮功学员中,至少24人遭香港入境处强制遣返。

台湾人权律师表示,这些台湾的法轮功学员持合法证件去香港参加合法集会,却被非法遣返,表明港府以黑名单手段违反基本法,破坏“一国两制”。

2010年,美国神韵艺术团应邀到香港演出,其中六名技术人员被香港入境处拒绝发出签证,入境处指他们在舞台工程、灯光等专业知识,在香港普遍有专才。

神韵主办机构后来申请司法复核,次年3月,香港高院裁定申请人胜诉,香港入境处应给神韵艺术团成员发签证。

多名海外民运人士也曾经被香港拒绝入境,其中包括六四民运人士王丹、中国公民力量主席杨建利、民主中国阵线副主席盛雪、民主中国阵线主席费良勇、纽西兰自由民主党主席潘晴等等。#

责任编辑:文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