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念长滨

作者:卿子
台湾台东县长滨乡长滨渔港。(Eric850130/Wikimedia Commons CC BY-SA 4.0)

台湾台东县长滨乡长滨渔港。(Eric850130/Wikimedia Commons CC BY-SA 4.0)

      人气: 35
【字号】    
   标签: tags: , ,

(编注:长滨乡是台湾台东县最北方的一个乡,北临花莲县丰滨乡,东滨太平洋。)

自从挥别20年的工作岗位,再度成为菜鸟新人的日子,难熬的不是一切全新的流程、同事与会议模式,而是十多年来每年固定时程如候鸟般飞去花东小隐的日子,一下子断了节奏,小小怅然由生,念念又念念在长滨的小日子。

单纯地奔向自己

早年总是惯于“沙漠风情”的遗世独立,这两年不是落脚在长滨的“灰黑橘黄”,要不就是“小绿的愿望”民宿,对于陈冠华建筑师的设计,总是很容易像呼吸一样地自然呼应向往著……矗立在太平洋岸线,既独立又傲然的存在,还有一片鲜少人烟的海边可以漫步发呆,对于一段时间需要短暂隔绝人声车声的我,十分入心。

习惯在花莲火车站稍作停留用完午餐后,再简单采买、搭上客运。两个多小时的车程启动,当城市的喧嚣已经逐渐远去,巴奈的歌声自然哼起来:

你知道你自己是谁吗? 你勇敢的面对自己了吗?

你也想要一个答案吗? 会不会没有人能回答?

这个世界是你所想像的吗? 所有的改变你都能承受了吗?

你会不会也常常觉得害怕? 你会不会也常常想不出办法?

每回临靠,不单只是疏离人群,而是期待能更清楚贴近自己。无论白天或夜晚,海潮声时时在耳。总在清晨与傍晚到海边散步或静坐,看树看海看天,或只是望海听海,独自一人往海靠去,凉凉的海水漫在脚边,能拥有这样一段只属于自己的时光,好幸福。

忆起,入住“灰黑橘黄”时,深夜里画下民宿管家揉面团、烤面包的迷人背影,以画换面包这般以物易物,作为旅行的开始。聊起每年为自己庆生固定往返花东的小隐旅行,管家立刻驱车,摸黑带我到长滨的“伯朗大道”,在连片的稻浪与满天的星子作伴下,为我大声唱生日快乐歌。两个大龄女子摸黑散步于大道上,说说唱唱,那份单纯的祝福,既浪漫又难忘。

20171009-paihui-Changbin
海边风景。(《停泊栈》期刊)

有时旅程遇上雨天,便坐在民宿石阶上,看着远山与群云秒变姿态,身边的仙人掌迎著雨珠煞是好看。偶而一两只小螃蟹爬过,慵懒的猫走过,都无视我的存在,等待雨稍停,忽见仙人掌上将开的红蕾,取出画具,为兀自美丽的自然之景,记下片刻的凝望。

旅人独享的小日子

若是需要更安静与无扰的料理和居住独栋空间,便入住“小绿的愿望”。长滨镇上短短的一条主街道,便是平日居民生活重心。至店铺买食材,回到民宿打开音乐,低头料理,不时远望蓝天蓝海白云,忧烦尽涤。若三两好友作伴,便多了自在说笑读书的调剂。海边散步,夜里观星,长滨的小日子就是回归到一方朴质、一方富裕的愉悦之境中。

长滨总是有很多小路可以探幽。有回见一男子辛勤除草,四目交接之际便笑意满满招手送上自种番茄,原来是来自香港的新移民,谈起夫妻俩因为自助旅行到此,无任何务农经验的城市人,到中年一心向往自耕自乐的乡居生活,于是开始卖房、买地、盖房、种菜,虽苦却甘。长滨街上有家巨大少年咖啡馆,来自高雄的主人翁在脸书写着:

您到长滨来,或者可以试着从时间开始抛弃,抛弃规划、丢掉行程、忘记所有好像该办的事情、该拍的照片、该去的地方;只有自己跟自己,自己跟海岸山脉,自己跟太平洋,自己跟星星、月亮,在长滨的生活,我会好好的烘豆子、好好的一杯一杯的冲煮,用我所有对于咖啡的认知与喜好,端出一杯实践理想生活的咖啡。

就这样,长滨小居少不了饮一杯道地的“长滨特调”咖啡。曾经遇上“阳光布居”民宿的主人─念阳大哥,爽朗道出移民长滨的故事后,在我画簿上写着:

人生,没想像长

筑梦,没想像难

在长滨,总在单纯之余,多了前进的底气。

仙人掌。(《停泊栈》期刊)

@#

──转自万海航运慈善基金会《停泊栈》期刊67期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图:张晓芳)
    新疆地域广袤,汇聚47个民族,蒙古人仅约15万,一说是准噶尔部落后代。图瓦族主要过着游牧生活,喀纳斯禾木村是族人聚居地,有着数百年历史,烟翠联翩、静谧脱俗,入选为中国最美的六大村落之一,房子全由原木接榫搭建,不用一根钉子,木头间隙塞入苔藓,过个几年,小木屋还会长出植物,充满了原始风情。
  • 台湾台东县池上乡的油菜花田和中央山脉。(公有领域)
    “无论拥有多少物质财富,凡是不知道自己拥有‘宝藏’的人都是乞丐。这‘宝藏’就是本体的喜悦和不可动摇的内在和平。”
  • 生命各有不同的际遇,把失去的或求不得的愤怒、失落、哀伤等负面情绪舍去,以充满阳光的姿态,向人生的下一站出发。  (《停泊栈》期刊)
    生命各有不同的际遇,把失去的或求不得的愤怒、失落、哀伤等负面情绪舍去,以充满阳光的姿态,向人生的下一站出发。
  • 我们的心本来就很单纯,但在外在环境的影响下,不自觉地一直为自己增添需求,加到最后也习惯了,误以为都是生活所需。(《停泊栈》期刊提供)
    也许我们的心本来就很单纯,但在外在环境的影响下,不自觉地一直为自己增添需求,加到最后也习惯了,误以为都是生活所需。
  • 元介饰演的王政忠一开始也不清楚如何和同学相处,但逐渐摸索出一套方法。(《停泊栈》期刊)
    王政忠老师循循善诱、不屈不挠帮助孩子复学,透过许多有趣方法吸引孩子学习,又能细心兼顾家长的心情,在资源匮乏的情形下,仍致力深耕文化教育。
  • 珀斯美食 Furusato秘制照烧三文鱼。(田珊/大纪元)
    回想起小时候,吃的食物很简单。偶尔外出用餐,想吃好一点,就选择排骨饭、鸡腿饭、牛肉面;想便利些,蚵仔面线、阳春面也是一餐,记忆中的美味不曾消失。现在品尝一些极尽讲究的食物,似乎也没比过去更享受和满足。人类因社会活动越来越复杂,欲望也越来越多,许多行为不再出于单纯的基本需求,原来饿了吃饭、渴了喝水、冷了穿衣,只求维生,现在显然要得更多。
  • 一旦心里有了尘埃,往往不自觉,唯有如阳光般觉照内心才能清除。(《停泊栈》期刊)
    儿时的春天,只要接连几天大太阳,妈妈总会把家中的棉被都拿到院子里摊开来晒。当有一家晒起了被子,左邻右舍的被子也都陆续出笼,仿佛每家的妈妈早已约好要在同一天一起晒被子。
  • 文 / 卿子 图 / 卿子
    对于竹崎的记忆,开始于一个遗憾的故事:总听好友提起,他与挚友20多年前热血青春环岛台湾,经历无数白天、夜晚的促膝长谈,幸福于人生知己难觅的满足,然后学校毕业分开数年,突然被急促的电话召唤,一场意外让他来不及再与挚友欢叙,只见到加护病房既熟悉又陌生的病患不再苏醒,更来不及道别⋯
  • 世界很大,没有理由退缩。  (《停泊栈》期刊)
    爱,不是因为我的不同而需要被特别处理、隔离对待。爱,是让我的不同能与他人息息相关,能与世界紧紧相扣。
  • 我们也曾经是这样的快乐小人儿。(《停泊栈》期刊)
    旅画中总是有迷人的风景与故事。拍照是一瞬间的完结,画画总可以多挣些时间,把当下空间中的气味、人情⋯⋯深刻地印在心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