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工开物》冶铸第八卷──钱(附:铁钱)

《天工开物》古代通货 铜钱的铸造方法

作者:宋应星 译者:汪水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266
【字号】    
   标签: tags: , ,

【编按】《天工开物》初刊于1637年(明崇祯十年)。是中国古代一部综合性的科学技术著作,作者是明朝科学家宋应星。书中记述的许多生产技术,一直沿用到近代。先后有日、英、德、法、俄等译本。全书分为上中下三篇十八卷,并附有一百二十三幅插图,描绘了一百三十多项生产技术和工具的名称、形状、工序。特分节刊登,以飨读者。

冶铸第八卷──钱

铸铜钱

将铜铸成钱,是为便于民用。钱的一面铸有年号“某某通宝”四字,工部有专门机构掌管此事。通行的铜钱十文等于一分银的价值。其中的大钱相当于五分、十分银,缺点是便于伪铸,反而害民,故中央和地方发行后又不通行了。

每铸十斤铜钱,用红铜六或七斤,锌(京中叫水锡)四或三斤,这是大致的比例。锌每遇高温,必损耗四分之一。本朝(明朝)通用钱成色高的,只有北京宝源局的黄钱和广东高州府(今茂名)的青钱(高州钱通行于福建漳州、泉州地区),其面值一文等于南直隶(今江苏、安徽)、浙江的二文。

黄钱又分二等:用四火铜所铸的叫金背钱,二火铜所铸的叫火漆钱。

铸钱熔铜的坩埚,是用绝细土末(打碎的干土砖最好)和木炭粉做成的(北京炉用牛蹄甲,不知道有何作用)。每十两坩埚原材料中,土末占七两,木炭粉三两,因为炭粉能保温,与土末配合使铜易于熔化。

坩埚长八寸,口径二寸五分。一埚约装铜、锌十斤。先将铜装入熔化,然后投入锌。熔炉鼓风,倾注熔液于铸钱模内。

铸钱的模,用四根木条作成空框。木条长一尺二寸,宽一寸二分。用筛选极细的土末、木炭粉填实于框中,上面微撒些杉木炭粉或柳木炭粉,或用松香与菜子油的烟熏模。然后把一百个母钱(钱模,用锡刻成)。按有字的正面或无字的背面铺排在框面上,再用一个木柱按前法填实土末、炭粉,对准盖在此木框之上。盖合之后,便构成钱的面、背两个框模,随手翻转过去,则钱模尽落于后框之上。再用另一木框填实,合盖在后框上,照样翻转。这样反复作成十多个框模,然后将其以绳捆定。

木框上边原留有注入铜的眼孔,铸工用鹰嘴钳把熔铜坩埚从炉中取出,一人用另一铁钳扶托坩埚底,逐一将熔液注入模的孔中。冷却后解绳打开框,则一百个铜钱像树枝上的花果一样呈现出来。模中原刻出流铜液的空沟,铜流动冷却后成树枝形状,夹出逐一摘断,以待磨锉成钱。

钱要先锉边沿,方法是用竹、木条将数百个铜钱直串起来一起磨锉。然后逐个锉平钱表面不规则的地方。

钱的成色高低,以含锌多少来区分。其厚重与轻薄,是显而易见的。由于锌贱而铜贵,私铸者甚至将二者对半配合铸钱,将钱扔到石阶上,声音像木石的是成色低的钱。如含铜十分之九、含锌十分之一的成色高的钱,则掷落在地上有金属声。

用废铜器铸钱,每熔化一次要损耗其十分之一,因锌先行跑掉,剩下的铜成色逐渐提高,胜于用新铜初次熔化的钱。

至于琉球诸国铸的银币,其钱模就刻在铁钳头上。银熔化时,用钳头从坩埚里夹取银液,在冷水中淬火,则一块银便落水中,见插图。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附:铁钱

铁这种原料很贱,自古以来不用以铸钱。铁钱起于唐代藩镇的魏博等地,因买不到铜,遂开始冶铁铸钱,这不过是权宜之计。

王朝盛时则冶银为银豆作娱乐,藩镇各霸衰落时,则铸铁为钱,就记此以表博物者之感慨。

原文

《天工开物》冶铸第八卷──钱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凡铸铜为钱,以利民用,一面刊国号通宝四字,工部分司主之。凡钱通利者,以十文抵银一分值。其大钱当五、当十,其弊便于私铸,反以害民,故中外行而辄不行也。

凡铸钱每十斤,红铜居六、七,倭铅(京中名水锡)居四、三,此等分大略。倭铅每见烈火,必耗四分之一。

我朝行用钱高色者,唯北京宝源局黄钱与广东高州炉青钱(高州钱行盛漳、泉路),其价一文,敌南直、江浙等二文。黄钱又分二等,四火铜所铸曰金背钱,二火铜所铸曰火漆钱。 凡铸钱熔铜之罐,以绝细土末(打碎干土砖妙)和炭末为之(京炉用牛蹄甲,未详何作用)。罐料十两,土居七而炭居三,以炭灰性煖,佐土使易化物也。罐长八寸,口径二寸五分。一罐约载铜、铅十斤,铜先入化,然后投铅,洪炉扇合,倾入模内。

凡铸钱模,以木四条为空匡(木长一尺二寸,阔一寸二分)。土、炭末筛令极细,填实匡中,微洒杉木炭灰或柳木炭灰于其面上,或熏模则用松香与清油。然后,以母钱百文(用锡雕成),或字或背布置其上。又用一匡,如前法填实合盖之。既合之后,已成面、背两匡。随手覆转,则母钱尽落后匡之上。又用一匡填实,合上后匡,如是转覆,只合十余匡。然后,以绳捆定。其木匡上弦留入铜眼孔,铸工用鹰嘴钳,洪炉提出熔罐,一人以别钳扶抬罐底相助,逐一倾入孔中。冷定,解绳开匡,则磊落百文,如花果附枝。模中原印空梗,走铜如树枝样。挟出逐一摘断,以待磨锉成钱。凡钱,先错边沿,以竹木条直贯数百文受锉;后锉平面,则逐一为之。

凡钱高低,以铅(按﹕倭铅)多寡分,其厚重与薄削,则昭然易见。铅贱铜贵,私铸者至对半为之,以之掷阶石上,声如木石者,此低钱也。若高钱铜九铅一,则掷地作金声矣。凡将成器废铜铸钱者,每火十耗其一。盖铅质先走,其铜色渐高,胜于新铜初化者。 若琉球诸国银钱,其模即凿锲铁钳头上,银化之时,入锅夹取,淬于冷水之中,即落一钱其内。图并具右。

附:铁钱

铁质贱甚,从古无铸钱,起于唐藩镇魏博诸地,铜货不通,始冶为之,盖斯须之计也。皇家盛时,则冶银为豆;杂伯衰时,则铸铁为钱。并志博物者感慨。

【注释】

铸钱模:此处叙述实体模型铸造技术。实体模型为锡质钱模(或叫母钱)。

烟熏模:在模型腔表面撒一层木炭末,或燃烧松香、清油(菜籽油)使烟熏模,目的是当液态金属流经这些材料时,炭末燃烧,使铸件与铸模分离。

冶银为豆:宫内将豆粒大的银豆撒在地上,让宫女、宦官去抢,藉以取乐。#

──转自《新三才》

点阅【天工开物】相关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不明的疾病对人类发动攻击,医疗资源的崩溃;不断焚烧尸体的火葬场,到底是什么导致了瘟疫?为什么只发生在这里,而不是发生在那里?背后是否有我们应该思考的原因呢?
  • 江浙一带有一个人叫郑夷甫。他少年有为,令人羡慕。嘉祐年间,在高邮做官。后来遇到了一个有功能的人,可以推算人死的时间,没有不准的。郑夷甫叫他一算,原来自己只能活35岁。他一下子就开始感伤起来。有人劝他学一学《老子》或是《庄子》来给自己宽宽心。后来听说有一个和尚,坐在那里和别人谈笑中而圆寂。郑夷甫听了感叹说:“我不能长命百岁,那也要象这个和尚一样,也就没有什么可遗憾的了。”到了那个日子前十天,他四处走亲访友道别。到了那一天,他沐浴更衣,来到屋外的一个亭子里,亲自叫人打扫烧香。就在挥手指画之中,突然就死了。
  • 中国的学术界对于梦溪笔谈评价极高。或是“知名度最高,影响最大,传播最广”,或是“我国古代科学的杰作,是世界科技史上的一份宝贵遗产”。然而,对照学者的评论与梦溪笔谈原文,我们不难发现,学者们一律对梦溪笔谈中记载的神秘现象避而不谈。其中原委,这里先不论。我们将整理出梦溪笔谈中记载的一些神秘现象,和一些现代科学置之不理的科学方法。
  • 《梦溪笔谈》中详细记载了中国四大发明之一的活字印刷的工艺过程。活字印刷的出现比西方约早400年。以下是书中所述的活字印刷工艺过程。
  • 当今有一个叫巴格思特的美国科学家发现牛舌兰花象人一样有感情。一千多年前,沈括在《梦溪笔谈》里讲述了一个虞美人草闻乐起舞的动人故事。
  • 阿胶
    编者的话:现在的人都认为现代科学很发达,是古人难以想像的。但从宋朝沈括所着《梦溪笔谈》中记载的宋朝以前在天文学、数学、物理学、地理学、地质学、气象学、生物学、医药学、考古、语言、史学、文学、音乐、绘画以及财政、经济等等的发现和成就来看,事实并非如此。通过介绍《梦溪笔谈》,我们与读者分享中国古代科学的成就。
  • 北宋科学家沈括在其巨著《梦溪笔谈》第二十一卷《异事异疾附》中描述了一件奇事,其中所述的湖上明珠不由得不让人想起今天被广泛关注的飞碟。
  • 《帝鉴图说》插图《望陵毁观》,描绘唐太宗体从魏徵劝谏,拆毁了台观。(公有领域)
    唐太宗尝言:“至如隋炀帝暴虐,臣下钳口,卒令不闻其过,遂至灭亡,虞世基等寻亦诛死”。如果有这样的一个暴政,不仅“防民之口”,官员们还肉麻的为暴政歌“功”颂“德”,这样的政权又能维持多久呢?
  • 多方会医的局面,因此造成医者的对立与竞争。尤其当医者的诊断与治法时而南辕北辙,医疗场面遂变成众医者的唇枪舌战。有次吴楚就抱怨,每投一次药,就要跟其他医生辩论一番,“几欲呕出心肝”。
  • 岳飞写这篇文章时,年仅25岁,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军官,但位卑未敢忘忧国,在文章中,他纵论国家大事,显示出对时局有较全面深入的了解。尤其可贵的是他敢于仗义直言,指斥权贵,正如古人云“忠肝义胆,流溢行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