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王岐山十九大前的去留迷雾(完整版)

习近平的“打虎干将”王岐山,可能在中共十九大后担任与中共国务院平级的中共国家监察委员会负责人。(Feng Li/Getty Images)

中共十九大前,中纪委书记王岐山是否留任,成为各方揣测的热点。(Feng Li/Getty Images)

人气: 5829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10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古清儿综合报导)作为习近平反腐打虎的关键人物,中共中纪委书记王岐山的去留问题,牵动着未来几年中共政局。对于他的未来去向有多种解读。最近召开的中纪委八次全会的异常现象引外界关注。有英国媒体说王岐山“会”留任,而日本和香港媒体则说“不”。

几个月来,中共高层围绕王岐山的去留展开激斗,其政敌不断地在海外爆料,也使得王岐山陷入政治搏弈的漩涡。有分析认为,在中共的体制下,人人自危,包括习近平在内的所有人,都没有真正的安全。如果动真格地反腐,等于是在向中共的体制挑战。

中纪委全会的异常

10月9日,中共中纪委第八次全体会议在北京举行。这是中共十九大前,十八届中纪委举行的最后一次全会。中共官方发布会议公报称,该会审议并通过中纪委向中共十九大的工作报告,同意将报告提请七中全会审议。并确认对三名身兼中纪委委员的高官处分:撤销刘生杰中纪委委员职务,前澳门中联办主任李刚、中纪委驻民政部前纪检组长曲淑辉分别留党察看一年、两年。

外界发现,此次中纪委八次全会有几个不寻常之处。按惯例,该会议会期一般为两三天,此次在一天内结束。此外,全体130名委员中仅119人与会,是今届历次全会中缺席人数最多的一次。

按以往是先开七中全会,并在会期内召开中纪委八次全会。但此次全会却早于七中全会(10月11日)两天召开。另外,发布的公报非常简短,仅308字。而第五至第七次全会公报都在三四千字以上。

之前历届中纪委工作报告,只需单独征求内部意见,中纪委全会审议后,就可直接上交审议。而这次中纪委的工作报告,是先提交七中全会审议,为数十年来首见。

中纪委官网10月10日说,审议程式发生了两个重大变化,一是中纪委工作报告稿先经中共政治局常委会会议、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后,和中共十九大报告稿、党章修正案一同在党内征求意见;二是中纪委工作报告稿在中纪委审议通过后,先提请七中全会审议,再由七中全会提请于10月18日召开“十九大”审查。

在此次公布的两个新的变化中加入了“中共政治局常委会”“中央政治局会议”“十九大报告稿”“党章修正案”“七中全会”等关键词,和中纪委工作报告之间似乎拉上了关系。

就在中纪委八次全会的前一天,10月8日,中纪委的专栏《学思践悟》宣布结束,“今天要同大家作别”。此专栏自2014年8月18日起推出,一直被认为是中纪委,特别是王岐山的重要代言者,其评论文章均需要王岐山过目或首肯。

由于王岐山的去留问题,一直为外界关注,该专栏停刊也惹来不少猜测。今年10月11日,中共党媒《人民日报》海外版的新媒体《侠客岛》发文直指中纪委重磅专栏告别,“意味深长”;同时又引用文中诗句:“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

外界认为,“侠客岛”刻意在文末提及“人事有代谢”,似要暗示王岐山在“十九大”后退下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的职位。

王岐山办案处理超百万贪官

从央视新闻联播显示,王岐山在中纪委全会上发表了讲话,但未公布讲话内容。

台媒联合新闻网10月13日透露,王岐山的讲话是一份告别讲话,重点感谢跟了他五年的纪委队伍,又要求他们未来“以强烈的使命担当监督执纪问责”。

报导表示,这不只意味着王岐山告别中纪委,还意味着他将告别中共政坛。报导提及,七中全会召开之际,又传出王岐山不在中共十九大常委的提名名单中。

报导还说,五年来王岐山领导一个最强硬的中纪委,“打虎”逾百只,办案处理党员超百万,反对他的力量有多大,不言而喻。

中共十八大以来,习、王强力反腐“打虎”,有235名省部级(含副省部级)以上高官落马。包括周永康、苏荣、令计划、孙政才、徐才厚和郭伯雄等副国级以上官员。

时政评论员夏小强表示,习、王反腐触动了中共既得利益集团的利益,得罪了中共内部上上下下的一大批贪腐官员。江泽民集团和面临清算的贪官们对王岐山恨之入骨,王岐山也因此成为这些势力报复和打击的首要目标。

王岐山不会留任?

此前,8月24日,日本《读卖新闻》引述中共消息人士的话称,中共高层和元老在刚结束的北戴河会议上达成妥协的最新政治局常委7人名单。这份被披露的名单中,被认为有可能打破“七上八下”获得连任的王岐山并没有在其中。

香港《明报》9月18日引用多名北京消息人士透露,这5年来,王岐山已将原先的“权力反腐”逐渐构建为“制度反腐”,加上年届69岁的王确有退意,“十九大”后,王岐山将选择“功成身退”。

有接近王岐山的、具有军方背景的红色后代指,与王岐山相熟的“红二代”近期曾委婉探问关于王在“十九大”后的职位变动,王笑称“不可能一直工作,也该好好休息了”。

此外,近一个月内,中纪委内部已有多人调动职务,这也是王即将离开中纪委的强烈信号。消息人士称,王岐山近期提拔了数名在反腐中表现突出的纪检监察室主任;按中共官场惯例,主官在离任前,通常会提拔亲信及有功人员。

9月21日,日本《朝日新闻》援引了解中纪委情况的消息来源报导,习近平可能让王岐山在中共十九大上卸任;此外,好几个中共消息来源说,王岐山也很可能退出政治局常委。

王岐山在9月8日出席中共全国纪检监察系统大会时讲了“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长征路”的话。此语也引发部分媒体的解读,认为王是在释放退下的信号。

不过,这句话并非王岐山首创,习近平在2016年10月也说过,“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长征路,每一代人都要走好自己的长征路”。

外界分析认为,王岐山的话有勉励在场人员继续积极作为的意思。与习近平同处一代的王岐山,会否再接再厉,与他再次共事五年,走完这一代人的长征路?

有分析人士认为,这种可能性的妨碍主要有三个,一是王岐山本人的年龄与可能存在的“七上八下”潜规则的冲突,二是反腐遭遇的反弹与争议,三是王岐山本人的意愿与身体条件。

今年以来,江派对王岐山不断发起舆论攻击,甚至还在海外放风称习近平对王岐山展开调查等传言。

不过,接近中南海的消息人士披露,习近平重用的人要经得起考验,王岐山帮助习拿下过百名江派贪官,有一定威信。尽管有人在海外散布王岐山的负面消息,但习、王政治盟友关系并未发生变化,王仍然得到习的信任。

今年7月26至27日,中共省部级高官专题研讨班在北京举行,罕见不准与会官员记录。台湾《上报》报导,此次会议的重点之一,就是习当局针对“十九大”政局,口传下达了“四个不惜代价”的指令。

据北京消息透露,包括中央将不惜代价,保护陷入风口浪尖的高层领导;不惜代价清洗中共党内反对势力等所谓“四个不惜代价”。上述的首个“不惜代价”,外界解读为,这是习近平力挺主掌反腐工作的王岐山。

王岐山会留任?

69岁的王岐山已到退休年龄。不过与不留任的消息相比,让王岐山连任或担任其它要职的理由则挺多。

就在外界指王岐山身体出问题之际,一向低调的王岐山以不同的方式多次高调现身,特别是他罕见高调接连接见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及班农后,更是显得颇不寻常。

英国《金融时报》9月22日报导,对华持强硬立场的前白宫首席策略师史蒂夫‧班农在香港发表演讲后,上周飞抵北京,与王岐山进行了90分钟的秘密会晤。

文章说,王岐山与班农的会晤再次催生了王岐山,这位习近平的左右手可能会在接下来的五年继续连任的揣测。王岐山已过不成文退休年龄,但仍会在“十九大”留任政治局常委。

据两名了解会面情况的人士称,在京期间班农还会见了另外两名中共官员,其中一名负责为中共领导人从《人民日报》挑选文章。他们说,会面的目的是讨论经济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的崛起。

王的支持者也认为,王可能留任,他在金融方面知识渊博、经验丰富,应留下帮助习近平推进陷入停滞的金融和经济改革。

北京时政观察人士章立凡认为,王岐山与班农会晤的理由貌似和他的工作没有关联。王岐山被外界称为“反腐沙皇”,但他是公认的经济、金融领域专家。章立凡对香港《南华早报》说:“他的政治生涯可能会延续,但或许是在不同的领域。”

此外,9月26日,王岐山在中南海紫光阁会见柬埔寨人民党中央常委、副首相兼议会联络与监察部大臣梅森安。中纪委副书记、中央追逃办主任李书磊等人陪同会见。

而在国内,9月3至5日,中共媒体高调报导了王岐山在湖南的视察活动。当时,有港媒评论说,王岐山此次出巡规格极高,有中央政治局委员赵乐际陪同,这说明行程不是私人安排,这显示他在高层权斗中是胜利的一方。

9月6日,北京当局高调纪念王岐山的岳父、中共前政治局常委姚依林冥诞100周年。外界认为,北京力挺王岐山的用意明显,同时也为王岐山留任做了铺垫。

大纪元获悉,因为王岐山打击江派、反腐有功,习近平力保王岐山留任“十九大”。不过,因为王岐山的年龄问题,习近平能否改变“七上八下”的制度使王岐山留任,中南海内部仍有争议。

华府乔治城大学外交学院前讲座教授林中斌撰文表示,一年前,习近平大权在握但尚非全握。目前,他已彻底翻修了军方组织和人事,更接近大权全握。十九大王岐山去留,全看习近平,其它因素,如民意、官意、“派系平衡”皆非关键。

香港《南华早报》曾引述消息人士说法报导,去向仍不明的王岐山即使未留任政治局常委也不太可能完全退休,习近平仍会“为他塑造一个新职务”。

王岐山去留众说纷纭 高层博弈激烈

多数人臆测,习近平为了延续反腐力道,即便王岐山超龄,“十九大”之后,也不无留任的可能。也有人认为,如果王岐山真的获留任,也可能转换跑道。

英国《经济学人》9月发表题为“强大领袖,艰难决定”的报告中曾直言,习近平有很多理由留下王岐山:王岐山能够有效地执行他的反腐政策,找一个有权威的人替代这位“救火队员”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王因反腐得罪了很多人,但习会克服中共内部反对的声音。

该报告认为,习近平将会打破“七上八下”的惯例,使得王岐山留任政治局常委。

路透社10月采访了与中共高层有联系的16人,包括前中共官员和现任与前任高层的亲戚、幕僚和密友。它在11日的报导中说,其中12人表示,王岐山在“十九大”后可能保有领导位阶,但不清楚他的头衔,也不清楚王岐山是否会留任政治局常委。

报导指,王岐山“十九大”后的四种可能:接国安委副主席、中共副主席、国务院总理或出掌国家监察委员会。不过,有四名受访者认为王岐山将“裸退”,还有消息人士说,王岐山本人也可能想退休。

就在此时,有日媒、港媒报导说,中办主任栗战书或接替王岐山,任下届中纪委书记。

台湾中央社10月9日报导则说,王岐山将卸下政治局常委转任它职,以非常委身份出任中共国家监察委负责人,拥有比只负责中共党内纪律的中纪委书记更大的权力。

不过,港媒《明报》的评论文章表示,王岐山在“十九大”退休的可能性愈来愈高。至于他会否退而不休,暂时不得而知,但他发挥余热的位置,肯定不是监察委。因为,新设立的国家监察委员会是非独立于中纪委的一个新机构,而是两块招牌,一套人马。因此,明年国家一级监察委的主任,只能是中纪委书记兼任。

就王岐山一人的去留问题,外界就有如此多的猜测和不确定性,可见中共高层内部博弈非常激烈。出现这样的局面,估计在五年之前中共的“十八大”上,包括王岐山本人在内的所有人,都不会料到。

一党专制如何能自我监督?

时政评论员李林一表示,如果这次王岐山不能留任,以及遭到海外流亡商人抹黑的事件,都是习当局受制于中共体制的结果。因为,中共这个体制决定了不可能让王岐山公开出面辟谣,也决定了不可能真正公布高层的财产。

由于中国特殊的政治体制,中共依靠中纪委的这种一党专制的自我监督,永远都起不了真正的效果。有人质疑反贪腐只不过是中共内部权斗排除异己的手段,有人质疑这种自我监督是否有效,更有人断言一党专政不可能解决贪腐问题。

对此,王岐山曾不止一次地对访客表示,中共自我监督、自我净化的做法,相当于一个人给自己开刀动手术,属于世界性难题。

2015年4月,王岐山在会见美籍日裔著名政治学者福山(Francis Fukuyama)和著名经济学家青木昌彦等人时,对反腐发出感叹,“难啊,自己监督自己啊。我自己也在考虑这个问题。医学上有自己给自己开刀的唯一例子,可以在网上查到,俄国的西伯利亚的一位外科医生给自己割过阑尾。这是唯一的病例,说明自我更新、自我净化很难”。

2016年4月初,中共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社会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于建嵘在谈到广东省委常委、珠海市委书记李嘉落马一事时,不无感慨地说:“这些不受民众监督的权力,会使他变得不认识自己。在这种意义上,李嘉等人,是这种体制的受益人,又是这种体制的受害者。”他呼吁,(中共)该反省那些制造腐败的制度了。

这种“自己监督自己”如何奏效?众所周知,中共官场几乎到了无官不贪、无官不淫的地步,落马官员涉贪人数之多、级别之高、数额之巨,民愤沸腾。事实上,出现层出不穷的中共贪官的现象说明:中共组织彻底溃烂,自内部改良已无可能或转机。

今年9月20日王岐山会见了外宾。据陆媒报导,王岐山说,解决中共内部的腐败问题是“世界性难题”,反腐败“一旦开了头就永远在路上”。

中共腐败到骨髓 不可救药

时政评论员夏小强表示,其实,在任何一个正常的国家和政治体制中,如果出现像王岐山这样的大力惩治贪腐的官员,一定会受到体制内外人们的支持和拥护。但是,王岐山面对的,却是中共这个腐败到骨髓已经不可救药的体制。

这样的一个体制,五年的时间,王岐山就抓出了200多万贪官,这还是在主要针对江泽民集团“有选择的反腐”下的成果,其真实情况则是,在中共内部要找到一个不贪的官员,难度很大。

以江泽民家族为代表的中共内部多个贪腐集团,几乎掌控了中国社会的全部资源,贪腐则成为中共官员在官场生存和晋升的首要条件,与此同时,这个体制只要存在一天,就会自动产生出新的腐败,就像癌细胞的自动复制和扩散一样无法救治。

因此,在中共的体制下,如果没有了腐败、暴力和谎言,还能是共产党吗?因此,如果动真格地反腐,等于是在向中共的体制挑战,自然就会被这个体制自动视为最大的威胁,就会成为这个体制的消灭对象。这个体制将会纠集全部的力量,来消灭对其的威胁。习近平和王岐山,如今面对的就是这样的局面。

中共体制下所有人没有真正的安全

夏小强认为,在中共上,习近平将进一步巩固其权力。王岐山作为习近平的反腐操刀手,无论在“十九大”上留任或是退休,其实,都无法完全保证自己的安全。因为,在中共的体制下,包括习近平在内的所有人,都没有真正的安全。

在中共内部,政敌环伺,随时准备发难,因此,习近平当局不断说“反腐永远在路上”;在外部,中共体制本身和中共所奉行的共产主义制度,已成为中国经济发展与国际接轨的拦路虎。在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笼罩下的中国,路将越走越窄,最终走向死路。

时事评论员李鉴善表示,王岐山无论去还是留,实际上充其量就是共产党在中国的统治崩溃的方式和时间的不同而已。王岐山无论做什么也不可能改变中共要被解体的命运。

夏小强表示,习近平当局唯有逐步抛弃中共体制,回归中华传统,中国社会平稳过渡到没有共产党的社会。此举,不仅将会使包括习近平、王岐山等人和其家族的安全得到保障,也在历史上立下功劳,成为受人敬佩的真正的人物。

中共七常委中目前已确定四人:习近平、李克强、汪洋、栗战书。习近平力保王岐山,胡锦涛团派力保胡春华,江派则力保韩正,是否入常,各方仍在激烈博弈当中。

王岐山旧部多任要职

不过,无论是急流勇退,还是继续留任,王岐山对中纪委早有布局,纪检系统已密集换将,人马到位,准备反腐“永远在路上”了。

中共十八大后,习近平和王岐山在人事任命上大多启用“老部下”。如王岐山任职北京期间的一批老部下,纷纷进入中纪委,有的甚至进入中南海,协助王岐山开展工作,他们中包括崔鹏、黎晓宏、林铎、张茅、杨晓超等。

今年1月,53岁的天津人、中纪委副秘书长崔鹏升任中共监察部副部长,跻身副部级。据悉,崔鹏曾是王岐山任北京市长期间的下属,两人同时经历SARS事件、奥运会及防备突发事件等。

崔鹏履新之后,目前监察部领导是一正三副的格局:部长杨晓渡,副部长王令浚、肖培、崔鹏。2016年12月25日,习近平的旧部、中纪委副书记杨晓渡为监察部部长。2017年1月11日,杨晓渡再兼任国家预防腐败局局长。

林铎在北京为官期间获得时任北京市长的王岐山的信任。王任北京市委副书记、市长期间,林铎曾任北京市西城区委书记等职。

近年来,林铎多次调整职务。2016年3月底,辽宁省纪委书记林铎被跨省调任甘肃省委副书记。同时4月,林铎出任甘肃省副省长、代省长。

当时就有分析说,熟悉纪委工作的林铎上任,甘肃官场将出现震荡,今年4月,林助王岐山拿下王三运,接替江派地方大员王三运的职务,任甘肃省委书记。

黎晓宏曾任华夏证券董事长、中信建投证券董事长、中国证监会纪委书记等职,王岐山担任北京市市长期间,黎晓宏先后出任北京市政府副秘书长、北京市政府秘书长,后来仕途紧随王。黎晓宏现任中央巡视工作领导小组成员、办公室主任。

2015年8月,杨晓超任中共中纪委秘书长,从副部级升为正部级。他曾长期在北京财经部门任职,曾任北京市地方税务局副局长、市审计局局长、市财政局局长。

在王岐山的金融反腐团队中有三名核心成员,包括黎晓宏、监察部副部长陈雍和杨晓超。海外中文媒体曾报导,王已组建一支金融领域的反腐队,由其亲信黎晓宏亲自执掌。中国金融领域将迎来一段腥风血雨时期,一堆“老虎”将现出原形。

张茅与王岐山关系密切。中共中央委员,现任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党组书记、局长的张茅,曾任北京市副市长。张茅的父亲张铁夫曾在农村发展研究中心任职,曾是王岐山当年的领导;张茅的岳父则是中共前副总理谷牧。

今年9月10日晚,习近平旧部、中纪委驻中办前纪检组长徐令义正式以中央巡视组巡视专员(正部长级)的身份在中纪委推出的反腐专题片中出现。

中共前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的落马,就是在徐令义率巡视组对重庆进行“回头看”巡视后发生的。除了重庆,徐令义还曾负责“回头看”的省(市)包括北京、江西、河南、云南和陕西,这些大多也曾是江泽民派系势力盘踞的地方。

纪检系统密集换将

今年以来,王岐山至少撤换了32名纪检系统高官,仅在9月,已有7名纪检高官被密集撤换。

据大陆媒体9月27日报导,中共国家品质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副局长吴清海日前转任中纪委驻农业部纪检组长、中共国家海洋局副局长房建孟日前出任中纪委驻中共总工会机关纪检组长。

除农业部、总工会外,仅在9月份,还有5名纪检高官履新,他们是:中纪委第十一纪检监察室主任王兴甯空降为中纪委驻最高检纪检组组长,财政部条法司司长艾俊涛调任中纪委驻安监总局纪检组组长,中纪委驻安监总局纪检组前组长赵惠令调任驻财政部纪检组组长,中共中央外办海洋权益局前局长邓中华调任中纪委驻中共社科院纪检组组长,西藏自治区党委常委、党委秘书长房灵敏调任广西自治区常委、自治区纪委书记。另外,央视主持人康辉任央视纪委委员。

至此,2017年以来,中纪委纪检高官至少已有32名被撤换,除上述7人外,还有北京、重庆、广东、河北、江苏、云南、湖北、新疆、青海、陕西、吉林、辽宁、贵州13省(市/区)纪委书记遭到撤换;另有至少12名中共中央派驻机构纪检组长履新,包括中办的舒国增、中宣部的贾育林、教育部的吴道槐、民政部的龚堂华、国土资源部的冯志礼、环保部的吴海英、商务部的李仰哲、卫计委的马奔、海关总署的许罗德、国家体育总局的李建明、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的潘盛洲、中科院的孙也刚。

同时,王岐山也紧锣密鼓地筹备国家监察委。

去年11月7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公布了《关于在北京市、山西省、浙江省开展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方案》。接着,12月25日此方案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今年6月,中共国家监察法草案首次提请中共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

1月,山西、北京、浙江三地的省级监察委员会领导班子已全部揭晓。三地的省级监察委主任都是由当地的纪委书记来担任。如山西省监察委,山西省纪委书记任建华为主任,北京市监察委主任由北京市纪委书记张硕辅担任。

外界注意到,在三地的省级监察委中,副手都由省纪委副书记担任。反过来说,没有到龄的省纪委副书记,都会进入监察委出任副手。此外,检察院反贪局局长也是班子成员之一,此前监察部门的副手也会有一到两人进入监察委委员序列。

同时,根据王岐山1月在中纪委七次全会上的报告,2018年的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将审议三件与国家监察委有关的大事:国家监察法草案;关于设立国家监察委员会的法律档;国家监察委主任等国家监察委组成人员。

同时,王岐山在报告中还明确了国家监察委与国家监察法的定位:国家监察委员会就是国家反腐败机构。“监察委员会作为监督执法机关,履行监督、调查、处置职责,赋予谈话、询问、留置等调查权限。”

据报导,今年“中纪委向‘十九大’的工作报告”当中,涉及不少国家监察委的内容,七中全会将仔细审议”。

香港《明报》日前的社评表示,无论王岐山退或不退,中纪委领导层都面临大换血,130名中纪委委员也大半将会更换。过去5年,中纪委急速扩权扩编,辖下的监察室由原来的8个增加到12个,其中监督地方的监察室由4个增加到7个。

文章说,“十九大”后,预期大陆监察体制改革将会加速,在明年的十三届人大上将完成修宪,纳入了原属各级检察院的反贪局之后,中纪委将增加国家监察委员会的招牌,成为与国务院平级的超级监察机构,现有的中共党内调查权与拘押权,将获法律明确授权,扩大至所有公务员。

此外,可以佐证中纪委向监察委转变的文章提到,10月8日的《坚持中深化 深化中坚持》文章称,“坚持与深化,离不开体制和制度创新”,“一个集中统一、权威高效的国家监察体系正在逐渐成形,将实现党内监督与国家监督、党的纪律检查与国家监察的有机统一,逐步构筑起‘不能腐’的制度体系”。

为期四天的中共七中全会于10月14日结束。该会的公报称,在习近平当局的领导下,各级纪委深入开展反腐败斗争,遏制了腐败蔓延势头,使反腐败斗争取得“压倒性态势”。

中央社10月14日援引美国东亚学者、纽约外交关系协会亚洲部主任易明(Elizabeth Economy)的话说,中共十九大后习近平将继续推动反腐“打虎”,且会加大力度,反腐仍是中共十九大最主要的议题。

北京历史学者章立凡认为,王岐山无论是着陆、退休还是继续延伸他的权力,习近平都必须从政治需要的角度力保王岐山,否则他等于被卸掉了一个臂膀。

王岐山究竟是急流勇退,还是继续留任,唯有“十九大”后才能有确凿的答案。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7-10-19 12:4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