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香港主权移交20年暨中共践踏《基本法》20年

香港的出路何在?程翔多伦多公开论坛

香港资深媒体人程翔。(伊铃/大纪元)

人气: 23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10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伊铃多伦多报导)香港资深媒体人程翔应邀出席港加联昨日举办的公开论坛。作为主讲嘉宾,他从多个角度,系统地讲解香港主权移交20年以来之现状、挑战及未来走向,并深刻地剖析中共如何有计划、有步骤地渗透香港,践踏《基本法》,更改一国两制的内涵,破坏香港的民主、法制和人权,把香港拖入严重社会撕裂的境地。

当天论坛上,现场民众纷纷发言。(伊铃/大纪元)
当天论坛上,现场民众纷纷发言。(伊铃/大纪元)

当天的论坛气氛热烈,现场民众纷纷发言,表达对香港的关注及对程翔的感激之情。

中共对香港没有根本的信任

程翔表示,香港回归一国两制政策,是中共在一个特殊的政治背景下制定的。中共的意识形态与自由社会格格不入。一方面敌视西方自由世界,对香港有戒心,认为只能是经济城市,不能是政治城市;本质上鄙视香港人,对香港历史基本上持否定态度。

当天论坛上,现场民众纷纷发言。(伊铃/大纪元)
当天论坛上,现场民众纷纷发言。(伊铃/大纪元)

程翔表示,文革后百废待举,中共一方面认识到香港独特的国家经济地位,不得不承诺“香港50年不变,50年后也没有必要变” (邓小平)。  改革开放初期需要西方来摆脱经济频临崩溃的困境,愿意融入国际社会,不仅提出 “韬光养晦”的方针,并愿意将《中英联合声明》在联合国登记,以示向国际社会表示信守承诺。

然而,随着中国经济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一国两制”所需要的宽松政治环境不复存在,中共的腔调变了:强调“自信”,包括理论、道路、制度、文化的自信,从融入国际社会到要争夺国际话语权、改造国际社会的游戏规则,对违背承诺不需要负任何责任。

香港失去高度自治

程翔称,中共为了达到逐步控制香港的目的,以《白皮书》来改写《基本法》;单方面宣布《中英联合声明》失效。主权移交20年来,香港政治越来越接近大陆“一国化”, 权力授受模式(如选举办法)地方管治模式完全向内地看齐。这样一来,香港无法捍卫“两制”的边界,随之越境执法问题,中共可以随意从香港带走它不喜欢的人,并且有权拒绝外国政治人物访港。

从此,香港无法捍卫高度自治。中联办成为“半公开”的特区党委,将成为香港事实上的最高权力机构。2008年提出“建立第二支管治队伍”;到2008~2017年,实际上操控了很多香港重要“非政府”机构的人事任命。2017特首选举直接下命令给选委,要他们投林郑。

程翔从习近平的19大报告分析表示,未来中共对香港的政策是更加强硬、更“左”。

面对中共强权 香港的出路何在?

1997年与2047年 是香港50年一国两制的期限。程翔分析,两次谈判的相同之处是香港回归一个不民主的政权。不同的是,1997年的回归有强大的港英政府谈判,那时有很多谈判筹码。2047年谁将代表香港谈判?特区政府肯定靠不住; 2047年香港有什么谈判筹码?

中共要求人们满口爱国主义,可是人、财都往外跑。从历史趋势来看,中共没有社会制度优势,它不可能是一个正常、健康、可持续的政治制度。

程翔呼吁香港人要看到香港的价值,不要妄自菲薄。他表示,历史上的香港就是不断推动中国走向现代文明的“支点”,发挥了同她体积完全不相称的作用。今天香港继续成为中国发展的参考对照体,这个历史和现实的价值是香港人在强权面前能够挺着腰板的重要因素。

独立思考 拒绝平庸冷漠

程翔鼓励香港人培育独立思考、明辨是非的能力;拒绝遗忘历史;拒绝做冷漠的旁观者;拒绝犯“平庸之恶”;拒绝接受中共的统战(统战是中共“三大法宝”之一) 。他表示,中共有个致命的弱点,就是害怕真相曝光。它有个“七不讲”原则,其中之一是“党的历史错误”不能讲。

程翔谈到,在对犹太人的屠杀事件中,“平庸之恶”给社会带来的伤害。一个极权社会最可怕的一点是社会中每一个人在道德、政治、哲学层面的冷漠和无所谓;一个糟糕的社会并不来自于某些戏剧化的、罪大恶极的人,而是来自于每一个冷漠、懒惰和无所谓的人。

程翔认为,中共统治中国大陆几十年,从三反、五反,一直到文革历次政治运动,中共官方自己记载至少导致4,000多万人非正常死亡。中共的屡次作恶能够得逞,与大多数人有意无意的附和及归顺分不开;也就是说,大多数人都冷漠、平庸和不作为,起到了助恶之作用。

对香港年轻一代因为对抗强权而成为首批政治犯,程翔表示,虽然对他们的有些想法和方法不认同,但赞扬他们的勇气,不畏强权与敢于抗争。

程翔呼吁香港人继续努力,捍卫自己的思想、信仰、言论及各类表达的自由;捍卫普通法制度;继续争取政治民主化;大胆开拓内地市场; 重新走向世界:广泛建立对外联系;与中国内地的民主力量互相支持抗衡强权。同时,也呼吁国际社会,了解、同情、支援香港。

责任编辑:文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