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和平民主100问》之四:和平民主必胜的原因

人气: 258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11月10日讯】编者按:2015年7月9日,中共开始密集抓捕、传唤全国各地的维权律师及其助理。王宇、王全璋、李和平、谢燕益、周世锋、谢阳、隋牧青、李春富等一批知名律师被捕,有的至今下落不明。谢燕益在被非法监禁553天后,获释回家。他在监狱中遭遇了怎样生与死的考验?谢燕益亲自写下近20万字的《709纪事和平民主100问》,大纪元网站首发此书,将分两大部分连载:其一为《709纪事》,其二为《和平民主100问》。

11. 和平民主运动的核心原则是什么?

答:在追求和平民主的历史进程中构建和平民主社会的核心原则、主张及立场是什么?其核心原则、主张及立场就是人权至上、和平民主、法治中国。其中,坚持个体权利本位、程序正义贯穿始终,以此原则解决政治问题、经济问题、文化问题、民族问题、社会问题等各个方面。不管如何表述,这也是近几十年来民间反对专制独裁追求宪政民主的最大公约数,也正是宪政精神实质的当代表述。造物主的意志或自然法为权力的行使厘定了边界,宪政意味着暴力不再是社会斗争、社会统治、社会治理的常态,和平、理性、法治成为矛盾冲突解决的主要方式。

作为一个弱小的公民何以挑战强大的专制统治者──一个武装到牙齿、掌握生杀予夺大权的国家机器。第一,在一个普遍觉醒的时代,专制统治并不强大,只需一点微不足道的气力就可以把它推倒,而人们往往还没意识到。第二,专制统治者不是神,都是普普通通的人,他们也有人性的弱点,并且他们是极少数,处境日渐孤立。第三,之所以奴役与压迫最终得以改变,因为存在一个超越世俗的造物主,这一事实将成为普遍的信仰,每一个生命主体的命运自有造物主的安排,一切世俗的统治都只是一个假相,专制统治者连自己的命运都无法决定,更无从决定他人的命运。寻求一个良好的归宿、出路及共识是人性的普遍诉求,走向对话与妥协是统治者与被统治者、民间与官方以及各个派别的共同需要。

12. 和平民主必胜的原因?

答:中国完成现代转型,本质上是两种意志的较量,即自由公民意志对特权奴役意志、和平民主意志对暴力专制意志,这一较量在各个层面展开。

专制统治者开始越来越力不从心,随着专制统治道义失据、民心尽失、民怨沸腾,专制统治的成本不断攀升,暴力专制的意志日益消弱,与此同时,公民日益的普遍觉醒,和平民主的力量日趋崛起壮大,在和平民主意志一次一次的胜利中,尽管也要付出代价创痛,但恰好这些代价与创痛累积成为觉醒和新生的民主力量不断发展壮大。在互联网的作用下,网络一代迅速成长起来,和平民主的力量崛起的速度不可阻挡之势远远超乎想像,和平民主的力量与暴力专制的力量强弱之势异位只在旦夕之间,对于和平民主事业的追求者,当你觉得恐惧的时候,你的对手可能比你更恐惧,再坚持一下,在最后关头历史即将改变。

面对专制统治者的各种谎言与欺骗,只需告诉公众一句话,我们不需要懂得民主有多好,我们只要知道专制有多坏就足够了!和平民主是一项不可能失败的事业!全球市场经济贸易自由化、信息化,将大大降低人们的交易成本、沟通成本。社会的启蒙、真相的传播、多元化格局,商业文明促发人们的契约精神与法治意识,作为和平民主的有利历史条件来看,在这片专制的土地上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因素,对这个国家的经济、政治、社会、文化思想产生不可估量的影响。专制权力得以存在的历史条件正在消亡,专制统治的传统方式业已终结,专制必然要面对政治市场。民主成为全球几乎所有国家得以存在的社会治理模式,和平民主成为地球村的共识。因此在政治上来说,这些文明进步的因素、力量对专制独裁产生巨大的作用与影响。

即使在专制政权的内部,人的因素决定了和平民主必胜,尽管专制权力试图从经济上、政治上、社会上利用一切最新的技术在过去六张网的基础上以最近新技术(包括:脸孔识别系统、声音识别系统、卫星定位系统、指纹信息、生物基因技术、大数据、脑控项目等等)加强控制,国际国内四处安插眼线、五毛、特务监控公民,全面管制社会,一方面维系专制统治的违法成本不断增高直至难以承受,同时无论任何技术手段都掌握在人的手中,人心所向,最终决定了这些反人民、反人类的专制行径将遭遇彻底失败的命运,政权重组将不可避免,最终由专制政权转变为和平民主政权。

13. 具体权利与抽象利益、个体权利与集体利益的区别?

答:统治者通常愿意向被统治者许下抽象的利益。抽象的利益比如说,人民利益、国家利益、共同富裕、公共利益、民族复兴等等,还有诸如公有制、集体所有制、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一切权力属于人民、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国家强大、国家安全、国家富强等等。然后在此之上,可以对每一个具体的公民要求其承担无限道德义务,包括革命到底、为正义献身、为国牺牲、保家卫国、无偿奉献、纳税、财产充公、征收财产、无偿劳动、土地国有化、保守秘密、当义务兵、无偿献血、慈善捐助、毫不利己专门利人、学习雷锋等等,理由是统治者一切都是为了人民的利益。因此对于具体与抽象、个体与集体的认识和分辨在现代社会里尤为必要。

因为任何一个社会、国家、民族和所谓正义事业都是以个体为基础的,目的也是为每个具体个体的权利和福祉而存在的。而集体无论国家、人民、民族都是一个集合概念、一个抽象的概念。如果号召人们为了集体利益牺牲个体权利,那么这个集体利益到底为谁而存在?为何存在?只有当集体的存在是为了能够首先保障个体的权利,使得个体权利更好地实现,这个集体无论是国家、民族还是什么组织才有意义,这个集体的利益也才能真正得以实现。

集体的利益一定是要建立在每个个体利益实现这一点上的,否则每个个体如果没有权利可言甚至被牺牲、被剥夺、被侵害,所谓集体的利益、抽象的利益就成了少数既得利益的旗号。因此人们要学会坚持具体的个体权利而不是那些抽象的利益,因为那些抽象的利益看不见,摸不着。要实现它们,就必须从具体的利益入手,比如说具体的利益有,在经济方面:公民的私有财产权利保障、土地权利、免费教育、免费养老、免费医疗、免费住房、国有企业的股份分红、国家财政补贴、减税、派发现金等福利;在政治方面:公民的选举权、知情权、监督权、结社权、出版权、集会游行示威权等等,这些方面不仅是一个口号、理念,而且还要有具体的法律制度实实在在加以保障。因此抽象的利益其主体总是诸如人民、国家、社会、无产阶级、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吃瓜群众这样的集合概念或者说是抽象的政治概念,而具体的权利一般其主体是诸如公民、当事人、选举人、债权人等一个个体明确而具体的法律概念。权利内容也是十分明确具体,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十分具有现实性、可操作性。

因此我们在一些特色的国家里,时常会十分无力地感受到,人民只有抽象的利益没有一点具体的权利,一切皆以人民利益之名、一切皆以国家利益之名,而国家利益、人民利益的背后却操控在少数当权者手中,他们往往有能力把无比高尚的所谓人民利益、国家利益变成自己的利益,还要由人民来背书买单。一个为个体权利更好的保障与实现的集体必然会受到热爱与拥护,一个处处与个体权利相背离的集体必然会遭到个体的反对与唾弃!

14. “阶级”在现实社会中扮演的角色?

答:教科书上说,阶级是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在经济上处于不同地位的社会集团或人群共同体。像阶级、社会主义、资本主义这一类概念,它可以用来总结历史,可是无法用来对社会现实进行设定。阶级在不断流变当中。阶级身份与阶级意识并非具有同一性。所谓地主就有地主阶级的意识,农民就有农民阶级的意识,从主体上来说,这是偷换了个体概念与集合概念。与此同时,这完全是把人进行物化的一种思维、物质决定论的套路。它的荒唐之处在于阶级是一个抽象的概念又是一个集合概念,而每个人都是具体的,他的意识显然不仅是个性的,也是在不断流变当中的。这一鼓动在没有逻辑思维能力的时代会对无数进步青年产生莫大的危害。

在近代历史中,共产党如毛、周、刘、邓等,国民党如孙、黄、宋、蔡等如果非要用阶级说事,他们无不是所谓地主阶级、资本家阶级或官宦子弟出身,而他们的观念意识到底属于资本家阶级、地主阶级还是革命家、知识分子、流氓无产者、投机分子很难说清。至于说他们自认为代表哪个阶级具有哪个阶级的意识恐怕也只是一厢情愿。第一,阶级身份与阶级意识并非具有同一性。第二,阶级地位是随时流变的。

以阶级身份或者打着哪个阶级的名义从事社会运动或达到某种政治目的并没有道德正当性。更为荒唐的是,资产阶级、地主阶级就一定反动落后,贫农阶级、工人阶级就一定革命进步,这也是没有事实根据和逻辑依据的。进一步来说,在一个特定的历史情景当中,这势必造成仇富心理、见不得人好、恨人不死的情绪。野心家、独裁者们充分利用了“阶级”这个词汇的模糊功能,为攫取权力找到了一个正当的理由、美好的名义,给人一种替天行道为劳苦大众、为弱势群体代言的道义形象。

有工人阶级、农民阶级、无产阶级,就一定有他们的反面──资产阶级、地主阶级、官僚阶级等,这种二元思维的对立性被无限放大而故意忽略了普遍的人性,通常作为一种统治手段,为攫取权力、巩固权力服务。中国历史上的造反者、革命者鲜有真正的农民阶级或无产阶级,往往都是一些家道殷实的子弟,他们通常生活优裕,读过书上过学,现实当中郁郁不得志,找不到自己的位置,不管他们打着什么所谓革命者的旗号、工农的旗号、无产阶级的旗号、劳苦大众的旗号。

如果非要区分一个阶级的意义,在一个专制社会里,只有统治阶级和被统治阶级,而从来没有什么工人阶级、农民阶级、资产阶级等,当毛、邓他们革命成功后建立了政权,他们早已不是什么农民阶级、无产阶级,而是彻头彻尾的统治阶级、当权者阶级。从一般人性诉求来看,他们的一切意图都不过以加强和巩固自己的权力既得利益为核心,不承认这一点,那必然是虚伪和反人性的。当一个专制社会的被统治阶级推翻专制统治阶级建立新的政权之后,除非建立起一个全新的宪政民主的社会,否则在新建立起来的专制社会里其主要矛盾仍然还是统治阶级与被统治阶级,其它的所谓阶级诸如工人阶级、农民阶级、中产阶级等只有在民主社会里才有辨识和区分的必要。

专制政客就是善于利用抽象的人性达到自己的目的。因此历史的经验教训告诉我们,与其使用阶级这一抽象模糊的历史集合概念,不如强调个体权利这样十分明确具体的法律概念和普遍人性的诉求。利用阶级的概念夸大人的差异掩盖人性的普遍诉求,生命、自由、财产、尊严等这些基本人权的普世价值,故意将人与人、群体与群体分裂对立起来,而忽略了人类的悲天悯人的情感对真善美的永恒关切以及人类作为命运共同体拥有的共同的尊严与权利,彼此互负的人道责任、人道使命,注定将造成一场场人道灾难!

俗话说,有恒产者有恒心,那种主张越穷越光荣、越穷越革命的反人性的学说作为一种煽动仇恨的手段鼓动暴民四起,对一个社会来说具有极大的破坏性,最终走向反人类的结局。奴隶造反可玉石俱焚、同归于尽,阶级的抽象性与个体权利的具体性决定着不同的社会前景。一个社会的变革,从野蛮的暴力专制走向文明的和平民主需要尽力避免情绪的宣泄暴戾之气,坚守和平理性的立场。

15. 唯物主义、斗争哲学、和平与爱的世界?

答:唯物主义显然不符合客观世界的基本事实,它已为相对论、量子理论以及最新的宇宙学、生物学所摒弃。在当今任何一个前沿科学领域,人类对终极问题的探索无论微观还是宏观上均取得了最新的进展。西方哲学界一百多年前就戏谑称唯物主义的终点不过是唯心主义的起点。它的武断、粗糙和傲慢让人类付出了高昂的代价。在其基础上的矛盾论、斗争哲学(二元论的局限已为众所周知)汲取中国阴阳学以及近代实证科学中最表层的似是而非的认识,把事物对立的一方面绝对化,而忽视了其内在的统一性。一种极端的功利主义在攫取世俗权力中造成一场场人道灾难,不仅无视万事万物息息相关、人与天地万物相互依存、相互滋养、包容并蓄、道并行而不悖、万物并育而不相害的事实,也有违真善美的人性诉求和人道主义立场。乐者,天地之和也,和也天地间之大美,仁者大爱之精神!

斗争哲学背离了中国古代先哲与天地同运、与万物俱化的天人合一精神以及天之道利而不害、人之道为而不争的古训。把原本人的有限性、人归根到底被决定、被动的角色置于“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的狂妄、分裂、虚妄立场。人性的贪婪、自私、无知、盲目、自负被无限放大,残忍、邪恶、愚蠢、狂热接踵而至。在唯物主义与斗争哲学的支配下,人丧失了应有的理智、良知、对生命、自然的敬畏、道德自觉、基本人性和一切人之所以为人的底线,打破一切伦理束缚以拜物教的名义迈向了无恶不作的堕落的道路。只有人性的觉醒与神性的复归,人类才能迷途知返得到救赎,建立良性的普适价值的信仰,摆脱奴役实现和平与爱的世界。毛泽东在上个世纪30年代发表的《矛盾论》是典型的把人物化的一种思维方式,通篇毫无人性可言,人作为自然的一部分纯粹作为社会发展的手段工具,毫无尊严,那里根本没有人的位置,遽论人道主义。这一思维一直延续到毛把文艺以及一切都当作所谓革命的工具来对待,毛攫取权力后把经济、政治、社会、科技、宪法法律乃至人的思想、生命一切都拿来满足其政治野心作为政治工具也就不足为奇了!

在斗争哲学、矛盾论的话语体系下,产生了诸如“人民内部矛盾”、“敌我矛盾”这样的词语。其实人民从来没有矛盾。所谓的敌我矛盾,无论是阶级矛盾还是“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的矛盾,也只不过是专制统治者为了恫吓人民人为制造出来的,为了转移掩盖专制的压迫与奴役的本质、专制既得利益的真相。如果非要说有矛盾,那只有一种矛盾,就是专制统治者既得利益集团与被统治者之间的矛盾,这种矛盾的揭示尽管让专制统治者惶惧不安,但是在被统治者看来也并非是无法化解的,只要专制统治者愿意放下残暴专制下的压迫与奴役,弃恶从善行和平民主之路,被统治者便可以网开一面,与之共同摆脱奴役,携手奔向自由,接纳那些应时而动者。

在民主社会、现代文明世界里只有文明的竞争,没有你死我活的矛盾与斗争。文明的竞争是有底线、有共同尊严并体现文明价值取向的一种关系,不是成王败寇、你死我活、零和游戏。彼此双方并没有不可接受的结果,是一种促进大家共同成长趋于良善、智慧、完美的机制,本质上来说,文明的竞争关乎人类社会共同的人道使命,不但不是互害的,而且是彼此照应的,最终建立起向善的普世价值体系以实现和平与爱的世界!(未完待续)

(大纪元首发)

责任编辑:李婧铖

评论
2017-11-10 2:4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