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锦瑟(41)

作者:宋唯唯
此情可待成追忆 只是当时已惘然(网络图片)

此情可待成追忆 只是当时已惘然(网络图片)

      人气: 173
【字号】    
   标签: tags: , , ,

看起来,那是一份不一样的广告资料袋,用一个防雨的塑料包,包得十分用心,塑料封面上有一朵静静的莲花。袋子里头则是厚厚的一叠──她以前就收到过,知道里面的内容──口袋本的小书、上网卡、刻录光盘等。但她从来都没有耐心仔细看完过。并非是恐惧什么,然而,有一种百无聊赖的空虚感,还有一种不能名状的物质,团团地缠住她,总让她感觉心烦意燥,坐立不安,于是,她从来就未曾完整地看完那些资料。此时,她不假思索地,一跃而起,跨到门边,拧开门锁。门开了,只见一个人站在两米以外,并非常见的街头发广告的那种小青年。那人穿一身居家的烟灰衣裤,身形瘦高,那灰色的棉质布衫,穿在他身上也有一种宽博飘逸。他的手握在一个门把手上,正要进门的样子。朱锦一跺脚,高着嗓门厉喝道:嘿!你!

他转过头,向她看过来的那张脸,面目清朗,额际间似有一团白光,使得他的面庞有一种熠熠生辉。朱锦怔住了,一时瞠目结舌,原本滚到嘴边的恶语相向、破口大骂,也不曾出得了口。那人等了片刻,见她不发作了的样子,便向她礼貌地微微一颔首,进门而去。

朱锦也随之关门。她将一地的广告单全扔进垃圾袋。对那份厚厚的资料袋,犹豫了一下,到底没有和其它的一齐扔进垃圾桶,放在电视柜上,将里头的光盘抽出来,塞进影碟机里。一转念,便走出去打开门,咚咚地敲起两三米外的另一扇门。那人再打开门,依然是衣裳齐整的样子,看起来也是不曾入睡,他身后亮了一片台灯光,照亮了桌头摊开的书,室内窗帘深垂,遮蔽了窗外的满城流光溢彩的灯海。她飞速地瞥了一眼,只见房间地板中央摆着一个金色蒲团,是庙里的僧尼打坐用的那种。朱锦心里有一种格外异样的震荡,只是一墙之隔,竟然有这样静谧、安宁的夜晚,完全迥异于她的坐卧不安、度日如年、望眼欲穿的熬煎。眼前的这个人,人世间难道没有牵扯他、纠缠他的情和念吗?他一个人,居然也能安然渡过孤寂长夜?

她既然是来上门质问的,便很不客气地执著自己的门道:“那些东西,违禁品,都是你放的吧?以前也是你放的吧? 我现在看见了。你就不怕我举报你?”

那人开口了,是声音清润的男中音,讲著一口完全听不出任何口音的北方话,完全不曾接她的话茬,只微笑道:“既然都送上门来了,你应该看一看那些资料,是为了你自己好,为你这个生命本身好。”

朱锦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嗤笑,刁钻回嘴:“那些东西,什么九评,什么告诉你一个真相。和我没关系,我并不需要了解。”

那人一时默然,朱锦心里闪过一丝羞耻感,什么时候她变得如此无聊、如此庸俗?会在半夜里去揪住一个陌生的邻居吵架,并且出言威胁。她似乎完全管不住自己,这漫漫长日长夜,哪怕救命稻草是要揪住邻居骂街,她也得抓住不放。

她听见自己的嘴里在继续发出警告:“我并不需要你为我好,好不好的,和你给我看什么也没关系。你呀,还是省省你的好意,多为你自己好吧。流传这些东西,被抓住了,你就没命了。还有啊,我要是你,现在就打包搬家,省得我打110去举报你。你都被我看见了,这楼里你还敢四处发?到处都是摄像头。”

那男士轻声对她说道: “ 对于一个经常会在房间里痛哭的人来说,你看起来并不爱惜你本身的生命,为什么,你要这么放弃自己,被俗世的恶牵着走呢?”

“你经常这么偷窥你的邻居吗?你的左邻右舍? ”朱锦一下子满面血红,因为恼羞成怒,声音也尖利起来。

“ 没有。我没有偷窥的癖好。”那个人的表情和声音,没有任何尴尬和被她影响的迹象,神态自若地注视着她:“只是,深夜听到隔壁有人在悲伤号哭,生气的时候朝墙上砸东西,发怒的时候,声嘶力竭地尖叫,声音撕心裂肺,穿墙透耳。日复一日,始终没有任何改善。你会让我真心感觉,这个世界特别糟糕,人呢,活得太可怜了。”

“不关你的事。”朱锦硬著头皮道:“既然你的房间隔音效果这么差,左邻右舍一定没少干扰到你。你睡觉应该配一副耳机。”

那人笑一笑,道:“好吧,下次我会。”

面对如此好教养的人,而且,这个人心里信任她──她不会去举报他,他很坦然地,将自己的性命安全交付于她。朱锦也收敛了心头的那些无名怒意,低眉一笑。那人继续道:“不过,你也没必要持续扰民。毕竟,易怒伤身。用心看看那些资料吧。”

那一晚过去,她再出门,就发觉,这个男生原来也是寻常见得到的,只是从前她困于情绪,目中无人,从不曾注意周围。譬如,清晨时分的电梯间。赶着去工作打卡的上班族,挤满了这栋公寓的每一层,仅有的两部电梯繁忙运作,每一层都停一停 ,终于停在这个楼层的,却是满员,里头挤得满满的都是赶着去上班的年轻的公司职员。没办法,不等个两三趟,是出不了门的。隔天,就是在这等待下一趟电梯的时间里,朱锦遇见隔壁的那位邻居。看起来,是个从头到脚清朗明净的年轻男子,容色洁净,寻常穿蓝布衬衣,浅色卡其布裤,挎著公文包,是出门上班的样子。他看起来温和而自矜,一眼看见她,也不曾热络地招呼,只是微微一笑,点点头,并不曾开口说话,然而,是亲切的。出楼门时,各自汇入车流人海,那人再向她颔首告别,微微一笑。朱锦读得懂,每一次他的眼神,都是在关切询问,那一份资料袋,她到底有没有打开,看完过。@#(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此情可待成追忆 只是当时已惘然(网络图片)
    每一次他要走,都是一场劫难。势必得提前一二日酝酿离别之意,而她免不了要大哭大闹,一直纠缠到他上飞机。他的工作、公司、会议、商务,十万火急的藉由,渐渐地,都不成立了。这些都不能再说服她。嫉妒和占有欲,还有无穷无尽的不安全感,在她的心里充满。根本上,不允许他有她不在场的生活。在意念里,她是一个女版的张飞,他从前的生活是一个敌人的山寨,她要明火执仗跳将过去,发愿要统统打个稀烂才解恨。
  • 此情可待成追忆 只是当时已惘然(网络图片)
    在北京生活的雷灏,仿佛风筝,时隐时现地出现在朱锦的视野里。他飞来深圳的时候,朱锦总是在他搭乘的航班起飞的时间,就往机场赶去。当雷灏在出口的人流之中,醒目地走出来,他面容瘦削,长期处于人事纷争之中的精神矍铄、眼眸漆黑,面容里有一种警觉和肃杀,整个人是倦怠的,却又是那种一触即发的警觉。
  • 此情可待成追忆 只是当时已惘然(网络图片)
    母亲死了。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母亲了。
  • 此情可待成追忆 只是当时已惘然(网络图片)
    不知哪一天开始,朱锦开始看老戏。那些慢悠悠的前朝的时光,悠长,婉转,迤逦缠绵的唱腔,多少年一径这样唱着,流传下来,无论盛世还是乱世。那些山长水阔的布景,杨柳枝映着白粉墙,檐头人家,遥遥的一带青山隐隐,流水迢迢,桃花渡口多少聚散。
  • 此情可待成追忆 只是当时已惘然(网络图片)
    没有人不在流言之中,朱锦从上班的第一天起,就从办公室同事们的眼睛里读出喜悦,不能置信、无以复加的惊喜!一个活生生的绯闻女主角着陆在身边,成为同事,还有什么比这更让这些八卦从业者们心情振奋群情激昂的呢?她心知肚明自己正在被人沸沸扬扬地议论,办公室、茶水间,嘈嘈窃窃的流言场所,只要她不在场,她是绯闻女主角中被议论得最欢的一个。
  • 此情可待成追忆 只是当时已惘然(网络图片)
    在清晨和黄昏,地铁口湍急的上下班的人流中,那个穿衬衣、长裤的女孩子,她就是朱锦。一身衣衫折出无数的褶皱、镂空、破洞,裤管剪断,一长一短,搞出了无数的名堂和小花样,看起来有无数的袖子、口袋、裤管,却依然穿得衣不蔽体。
  • 此情可待成追忆 只是当时已惘然(网络图片)
    不知不觉,五月了。处处可见的花坛都开了花,玫瑰、月季、蜀葵。粉红的、嫣黄的、洁白的重瓣花朵,是北京夏天寻常开的花,在路边的花坛里,一开一个夏季。白桦树绿油油的叶片在风中翻飞,翻出哗啦哗啦的响来。她来北方还不到一年,只见过草木的一荣一枯,然而,时间已经沧桑了。
  • 此情可待成追忆 只是当时已惘然(网络图片)
    刺身端上来,雪白的碎冰上卧著金黄的三文鱼,桃花瓣一般的北极贝。还有青梅酒,温好了的,装在小巧的瓷瓶里,细长的瓶身上绘著竹叶。他将酒杯斟满,轻轻地递了一盏在她面前。净长的手指,白皙的秀气的手腕,还有他仪容修整的脸庞,在灯下,很漂亮的男人,尤其这么陪着小心地呵护他。当然了,他做惯了,对谁都一样。她想得出他对待他的妻儿、双方父母的殷勤。他天生就是个多情的人,对谁都有一腔好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