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河南公检法联手 一个县70人被打成黑社会

河南洛宁县陈吴乡韦寨村70村民莫名被打成黑社会,村民家属拉白布条抗议。(访民提供)

人气: 11293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10月07日讯】(大纪元记者李熙采访报导)曾经轰动一时的河南洛宁“韦耀武黑社会”案,陈吴乡韦寨村党支部书记韦耀武和70个村民一夕间被打成黑社会,70个家庭和数百家庭成员,近六年来一直生活在愁云惨雾之中。由于冤屈无处伸张,村民们扬言,他们可能会是下一个“贾敬龙”。

2012年2月27日,在洛宁县公安局和政法委策动下的“拂晓行动、亮剑洛宁”中,韦耀武被指是“村支书拔人十个指甲盖”的黑社会头目。当天一早,公安局出动400多名警察兵分多路进行大抓捕。该案先后有39位无辜农民被涉黑,另有31人成为“在逃人员”。

政法委、公安局被指联手制造冤假错案

QQ20171006-0
因被打成黑社会,韦耀武在2012年被羁押于洛宁县看守所。(访民提供)

韦耀武的小姨何慧玲女士向大纪元记者披露,“韦耀武黑社会”案是由河南省洛阳市政法委副书记尤清立、洛宁县原政法委书记兼洛宁县公安局局长张廷璞二人联手制造的冤假错案。70村民被莫名打成黑社会,70个家庭数百人因此而沉陷其中,因此村民反弹相当大。

据悉,事件肇因于2009年3月20日,韦耀武拒绝了同乡程伟鸽的防盗门市开业大典的邀请,因此程伟鸽对韦耀武怀恨在心,随即带领四五十人沿街要找韦兴师问罪,路遇韦耀武四弟韦四武将其汽车玻璃砸烂;接着又遇到韦耀武的另一个弟弟韦妙武,又将其打成失血性休克致重伤。

举报公安局不作为 得罪张廷璞

事发后,韦家向洛宁县公安局报案,却迟迟不予立案,过了三四个月,韦父韦汉卿向中纪委、公安部控告举报,引起公安部督办,内部处分了张廷璞,由此而得罪了张廷璞,他就寻找机会打击陷害。

张廷璞2011年就开始编造案件栽赃陷害韦耀武,2012年2月28日河南电视台播放消息:河南省洛宁县公安局一举打掉一个以韦耀武为首的“黑社会”团伙,打响了洛阳市打黑除恶第一枪。当时张廷璞在电视上慷慨陈词:韦耀武横行乡里二十余年,祸害百姓,怀疑电瓶被偷,就拔人十个指甲盖。同日河南省54家媒体纷纷发布该消息。

在逃人员联名揭露案件事实真相。(访民提供)
在逃人员联名揭露案件事实真相。(访民提供)

据悉,这个案子,法院栽赃陷害了39人,判决上还有31人是“在逃人员”,而这些所谓的“在逃人员”从来没离开过洛宁县,却莫名其妙地被列入在逃犯行列。

莫名被打成在逃人员,梁宝成出具材料证明案件是栽赃诬陷。(访民提供)
莫名被打成在逃人员,梁宝成出具材料证明案件是栽赃诬陷。(访民提供)

何慧玲表示,该案件事前没有经过正式立案、也没有进行任何侦查,就对当事人实施抓捕,将无辜的村民投入监狱。“二审时,我带了‘在逃人员’9人到法院要出庭作证,做完笔录后,检察官、法院掩盖这个事实,判决书上只字不提。”

有村民说:“法律对我们来说一点保障都没有,我们实在是走投无路了,也许……我们可能成为下一个贾敬龙。”(贾敬龙是惨遭村书记迫害愤而反抗,因而枪杀直接迫害者何建华的农民,之后被抓捕判死刑,此案轰动全国)

记者致电洛阳市公安局,接听的女警要记者拨打洛宁县公安局电话,但该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伪造笔录、假口供无中生有

刑事判决书上党生年既是在逃人员,又和韦耀武羁押于洛宁县看守所,前后不符。(访民提供)
刑事判决书上党生年既是在逃人员,又是证人,又和韦耀武羁押于洛宁县看守所,前后不符。(访民提供)

为了这个案件,何慧玲找到很多造假的证据:第一,同一件事做了5次笔录,每次都是不同警察做的笔录,但5份笔录一字不改,都是同样内容。第二,同一个警察,在同一时间做4个人的笔录,而且是不同的地点。此外,一审时发现他们有编造假口供现象,二审时还发现有人假冒村民的名字做口供。

村民联名向法庭写了请愿信
村民联名向法庭写了请愿信。(网络图片/访民提供)

案件在一审的时候,当地几千名村民联名向法庭写了请愿信,抗议尤清立、张廷璞绑架法律的徇私枉法。但一审韦耀武依然是被判14年,上诉后,二审改判13年。另39位村民分别被判刑期不等的徒刑。

村民黄涛告诉记者,“他们(警方)找人录口供作伪证,说抓人那天他坐我的车去现场,根本没那事,那几天我车子刚好故障,哪儿也没去。这案子太黑了,好多人的口供都是做假的。”

在警方编造的假口供假证据下,黄涛被判了一年三个月。他说,“有提出上诉,但是这社会太黑了,没有用。”

记者致电当时负责该案的专案组组长,洛甯县公安局刑警三中队队长马振武,问他当时是否有编制假证据情事?马振武回答:“我不知道”。

当问到“您不是这案子专案组长吗?”马振武说:“不是我负责的”。“那这案子是谁负责?”马振武说:“我不知道”。随即挂断电话。

韦耀武的辩护律师颜福民曾向媒体表示,“这个案件从刚开始,完全就是一个屁股决定脑袋的案件。政法委书记在没有立案的情况下,什么手续都没有,便满大街贴布告,无中生有的称谁为黑社会组织的首脑。马上就有公安局组织抓人,程式和证据有很大问题,可以说是严重违法。当局动用媒体大肆报导,造成既成事实。”

颜福民认为,该案件涉及“黑社会、伤害、寻衅滋事、聚众斗殴”等罪名。如此复杂繁琐的案件,法院的合议庭居然在两天之内就草率了结,两天平均到39名被告人,每个人仅仅数分钟,这样的审理案件,岂不是草菅人命。颜福民说,“案件仅仅案卷材料就数千份,若让认真当庭宣读,恐怕专业播音员两天也难以完成。”

举报材料出不了洛阳市

何慧玲实名举报材料。(访民提供)
何慧玲实名举报材料。(访民提供)

何慧玲表示,我们告了这么多年,所有的材料给中纪委、中纪委巡视组,包括网络平台上都寄了,都被洛阳市政法委给压制住,一直和上面部门联系不上,所以我们家的案子一直没有进展。

她说,这么多年来一直坚持诉讼、上访就是因为握有太多的证据,证明这是冤假错案。“包括河南省高院法官都亲自说,不认为这案子黑社会罪名能构成,要我们坚持上告。但是尤清立已经向上边部门打了交道,我们现在就是担心,他现在当权,这只手能够伸进公检法。”

高院法官:此案有问题 仍被驳回

2015年5月案件进入省高院再审,6月1日,律师提交了七份证据,一份录音给高凌云法官,高法官也认为此案有问题,让家属耐心等待。8月29日,我们接到的是“驳回再审申请通知书”。

通知书写着,“你的申诉理由已经一、二审法院审理”。没有对申诉理由的评判、没有对新证据的评判、没有约见律师辩护人、没有听证,让人彻底失望。

为儿喊冤 八旬老父政法委前守候20多天

韦耀武的年老父母在家门前为儿喊冤。(访民提供)
韦耀武的年老父母为儿喊冤。(访民提供)

韦耀武年近八旬的老父亲,绝望之中多次直接写信给陷害他儿子的洛阳市政法委书记尤清立和洛阳市公安局副局长张廷璞,并拖着年迈的身体,独自一人在政法委门口守候20多天。

何慧玲说,“今年1月,我们跟最高法院已经在网络视频对接了,接了我们的材料,但到现在不吭不哈,照规定三个月内立案或不立案都要给通知。”

“十九大” 受害人家属成重点“维稳”对象

3
陈吴乡信访“十九大”维稳名单。(访民提供)

“十九大”即将召开,洛宁县陈武乡政府列出了内部控制的所谓的“维稳”人员名单,韦耀武的父亲韦汉卿及许多被陷害的村民均被列入名单之中。

何慧玲说,“这段时间我们一家是洛宁县公安局、检察院、法院三家及政府的重点‘维稳’对象。他们到处打电话打听我在哪儿,现在我们是哪儿也去不了了。”她祈求媒体能够帮助他们揭露真相、曝光编造惊天假案的罪魁祸首。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7-10-08 2:0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