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崔士方:武警打手的特殊处境

人气: 1134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7年10月09日讯】近日看高智晟的《2017年,起来中国》,其中高智晟被北京武警总队第三师第十七支队第二大队秘密看管的部分勾起了我的回忆。大约2009年,我结识了一位前深圳的正处级官员,他曾因被手下举报而进入了“双规”流程,当时就是在某不见光的宾馆房间被武警昼夜看守,其中的细节与高智晟描述的高度吻合,只是惨烈程度低两个档次而已。

足可见,中共治下,不但对异见人士、法轮功修炼者、维权律师、上访民众冷酷无情,对官员这个“自群体”,同样是毒辣得令人心寒。

但是,更令笔者关注的是武警这个“打手”阶层的特殊处境。

上述官员告诉我,看守他的每个班有2名武警,采用贴身紧逼看管,也是不允许跟他说话,这些武警用“咬著牙”的方式跟他“腹语”,说入伍分配到这份工作是倒了八辈子的楣,等于与被看管者一起坐牢,无法解脱,非常痛苦。这些武警士兵经常用虐待被“双规”者的方式来发泄心中的闷气,好些人都有些心理变态。

据高智晟书中描述,这个十七支队的二支队人员在调到昌平区看守高智晟之前,被特别带到火车上蒙眼走了一天一夜(直线车程只有2个小时),目的就是不让哨兵知道具体的看押地点。同时在武警部队内部各个层级存在一个奇怪的“维稳办”,用于扑灭武警内部的“不稳定因素”。

但武警哨兵接连挑战不能在岗上说话的死规定,即使挨打仍“屡教不改”。这种发自“刀把子”底层的抗争,令观者慨叹。

在此前江泽民腐败治国的政策之下,得利的是武警中高层,这些人通过强化“党性”,以有限的代价获得了很大的奖赏。而底层士兵因为是义务兵,在有限的服役时间里,如果不能进入“官圈”,即使很努力,往往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这往往造成一个现象,武警官的党性盖过人性,武警士兵则刚好相反。所以,作为中共镇压民众的个体暴力工具,骨子里,武警士兵其实是不获中共信任的,因为大多时候他们更像一个有血有肉的人,而非死忠的党徒。这种不信任的四处流溢,则是这个邪恶政权反人类本性的外化表现。

所谓反人类,反的不仅仅是“敌人”和异见者,也包括人性尚存的“同路人”(如庐山会议上向毛提意见的彭德怀)、甚至包括身居金字塔尖的中共党魁(如赵紫阳、胡耀邦)。

对北京当局而言,军改整肃武警,高层大换血,无疑可以将这个周永康时期不听使唤的“刀把子”重归己手,但“刀把子”的“维稳”功能丝毫未变,“刀柄”(武警官)和“刀刃”(武警兵)之间的深刻矛盾也丝毫未变。

有前苏联军队倒戈的前车之鉴,这个庞大的武警打手群体,未必不会成为埋葬中共自身的一股潜在力量。

如果说,对于武警打手的特殊处境,还有什么解套的良药,那就只有一条,让“刀把子”归于民手,把党手砍断。

责任编辑:朱颖

评论
2017-10-09 10:5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