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子吟

作者:曾铮
久违的故友家园,何时能再相见。(曾铮 提供)

久违的故友家园,何时能再相见。(曾铮 提供)

      人气: 53
【字号】    
   标签: tags: ,

今天身在中国的妹妹给我发来一张照片,说是刚见过我一个姓张的同学,他向我问好。不过她忘了他的名字了。她想我看到照片一定会认出他,并记起他的名字来。

我看着照片上那个头发稀疏花白,眼角皱纹老多的中年男子,却怎么也想不起他是谁,更想不出他的名字叫什么了,于是以开玩笑的口吻给妹妹回信说:“不好意思,这个姓张的老大爷,我想不起来是谁了。不过你别说出去,就跟他说问好收到了,替我谢谢他!”

然后我想起不久前另有北大同学告诉我,明年是我们这届校友毕业30周年的“大日子”,已经有人在张罗着要搞个“大团聚”了。

我问他在哪里“团聚”,他说,当然在北大啊。我说:“那很遗憾,我参加不了了。”

他没再问为什么,因为他知道我修炼法轮功。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仍在进行,当然我不能回去。

那天也没觉得什么,不回去就不回去。

但是,今天,当我看到一张看着像个“老大爷”的同学的照片,却怎么也想不起他是谁的时候,才突然惊觉:我已经太长时间没见过老同学们了啊,以致他们的脸都老得让我认不出了……

突如其来地,我就流泪了……

我的故友家园,何时能再相见?@#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曾铮家乡春色,摄于中国四川省绵阳郊区。(曾铮提供)
    说实话,她的“震惊”也“震撼”了我,并让我意识到,西方正常社会,跟共产国家,是多么不一样啊。西方人理所当然就拥有的东西,我们中国人,得拼了多少命,都挣不来啊?还回到这两张照片吧。我父母自结婚起,一起到我七岁,奋斗了七、八年,才好不容易调动到一起。其间因为不能调到一起,还差点闹离婚呢。
  • 曾铮脸书上的照片。(曾铮提供)
    曾铮出生于中国四川一个普通知识分子家庭,本应像许多其他人一样,度过普通而安稳的一生。然而,生活往往会出人意料。在经历了极端的不寻常的遭遇后,曾铮觉得有义务向全世界讲述她的故事。为此,她经历了更多难以想像的困苦、折磨和艰难,但她一次次从苦厄中站起,最终成功在这里分享她的故事。
  • 我们一家是团体,但每一个人也是单独的个体,可以依赖,但也可以独立。(fotolia)
    卸下那个完美老婆和妈妈后,我练习著不再硬逼自己,如果很累,不行了,就对先生和儿子说,我需要休息,不能煮饭,我需要到房间睡觉,或者去跑步什么的。
  • 无法避免的老化过程也是一个提升自己心灵及情感的机会。(Pixabay CC0 1.0)
    我开始认真地分析,自己对老化的种种看法究竟从何而来?为什么我觉得“变老”是一个污点?而我又能否带着这些伴随老年而来的感受──恐惧、失落、不安,将这个无法避免的讨厌过程转成一个提升自己心灵及情感的机会?
  • 美味料理。(Pixabay )
    每个家庭都有自家的家传菜,不见得非有大名堂,但一定比餐馆中的名菜,更能打动家人的心,因为菜里有生命记忆的滋味。
  • 曾铮的女儿参与神韵推广。(曾铮提供)
    写作的同时,我也慢慢开始从另一个角度去看待女儿的生命和生活境遇。她到目前为止尚未满25年的年轻生命中所发生的种种,就是法轮功在世上洪传和遭受迫害的一个写照。
  • 曾铮女儿。(曾铮提供)
    女儿在水果店打工,做收银员,很快就学会了所有水果和蔬菜的英文名字,以致我后来一直依赖于她,每遇到不知其名的水果和蔬菜时,就问她,而她肯定知道。
  • 曾铮的女儿(前排左二)在学校的合唱团表演。(曾铮提供)
    对于我和女儿来说,这是一个美丽的“意外”。澳洲民众的善良,澳洲警察的高效率,让我们深受感动。
  • 作者的女儿身穿“坦”字毛衣。(曾铮提供)
    我把“土”字边的字扒了个遍,最后选了“坦”字作为女儿的名字。希望孩子一 生“平坦”、为人“坦率”、“坦诚”、“坦荡”。
  • 作者的女儿。(曾铮提供)
    女儿第一次说“不”,就将这个字说得那么清晰有力,仿佛只全身心地担心我会不会气坏了身体,那一刻我觉得为了生她养她而受的一切苦楚都很值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