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金澜:“九零后”不再做“共产主义接班人”

人气: 2772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7年11月11日讯】以前听到过一些人对中国大陆“九零后”年轻人的抱怨,痛心孩子们一代不如一代,九零后自私任性、胸无大志、没有责任心、还有懒惰放纵、自以为是……但是,现在反过来想想,在整个人类社会都在道德下滑的时候,有时人们也很难不随波逐流。我再体会九零后存在的状态,逐渐发现了这一代人的一些可贵之处。

举影视作品为例,现在受到九零后喜爱的国产影视剧作品,有很多是关于修道求真的话题,蕴含着道家天理、宿命和功能、玄机奥妙的故事,比如热播的电视剧《择天记》,故事讲述修道除恶的故事,一个先天体弱、身负绝症、却宽容仁爱、心地善良又绝顶聪明的少年,在苦难中不抱怨,不放弃,在不公平的对待面前不气恨、不争斗。观察这个受年轻人欢迎的角色,有纯净的特质,羸弱却不失勇气。这与中共以往给中国人塑造的英雄形象和“光辉”形象大相径庭。可想而知,现在中共的宣传说教越来越没有市场了,教育系统再严酷,也很难让下一代再去为中共奋斗终生。

再如电视剧《人间至味是清欢》,虽然水平一般,但是里面的两个九零后的角色令人回味,翟至味、董嘉欣在剧里作为两个配角出现,他们的角色是很典型的富家子弟,欺负老实人,任性胡为,当然故事的最后是生活教育了他们,改变了他们。但在这两个角色身上表现了九零后的率真,他们喜欢不喜欢、高兴不高兴,都会简洁单纯、直言不讳的表达。而且他们解决问题的思路也很简单,错了就是错了,认赌服输,不纠缠。他们是在用另外一套生存思维生活,跟他们的父母长辈已经完全不一样了。虽然角色中他们都有富家子弟的骄纵自私,但是也有他们内心非常单纯、善良可爱的一面。

还有特别受到各个年龄段好评的电视剧《琅琊榜》,从青春偶像成长起来的胡歌,演技成熟以后,自然带着一股清澈的气质,在此剧中表现了古人的儒雅大方、气质脱俗、精诚之至,而那些中共拍摄的历史剧的名角中很少有这样的气质,到底是为什么呢?

是不是可以这样看,与上几代人比较,九零后身上没有沾染太深太重的党文化气息,崇拜党魁的数量减少了很多。那些经历过文革,在文革残酷的环境中长大的人,骨子里有善于斗争的咄咄逼人的恶气,有对所谓“敌对势力”的强大立场观。在《康熙王朝》里陈道明出演康熙大帝在朝堂慷慨斥责群臣的一场戏,这一段戏被大陆百姓作为畅快淋漓的官场责问而广传,但是,这一段表演还是透著党文化的特征,与中共干部的大会发言有类似之处。历史上的康熙大帝是那样表现的吗?回想五十年代以后出生的男演员,没有几个面目温和、儒雅大度、气质脱俗,这都是在阶级斗争的熏陶下,造就了那一代人的气质和面相。

虽然目前中国社会对孩子们没有道德的引领,但是环境中也慢慢撕开了一线自由的缝隙。九零后的孩子除了接受学校的教育,还有动画、韩剧、英美剧、仙侠小说、艺术类、旅游等活动……即使在家里、在学校里受到洗脑,学到很多虚假历史和共产主义理论的灌输,但大多数的学生本身也并不喜欢这些僵化生硬的东西,党文化是没有生命的泥潭,谁愿意真心投入其中呢?

所以,九零后的人对唯物论、辩证法、斗争哲学并不真的深入了解,少了一些“与人斗其乐无穷”的欲望,内心相对平和;对信神、轮回、缘分都有一定的了解;对人性和生命的奥秘还抱有求知的渴望,有了一些独立思考的空间;对强烈的斗争精神和党性原则会嗤之以鼻,他们不想活的太累,也更容易相信真相和识别善恶。没有经过深重的恐怖高压训练,他们不像上一代人那么固执,所以,学习和改变自己的潜力还是有的。

可能社会里这一点点的自由空间,也使九零后形成了现在的状态,其实,他们内心深处都有向往善良、美好的愿望。中共想要利用国家机器控制人的精神和思想,但是,人性善的一面也会使人本能的远离中共,会慢慢的接近这个世界里的美好事物,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共的洗脑越来越没有影响力。

党文化像雾霾一样强加在中国人的天空中,人们不得已呼吸著,可是心里是厌烦的。虽然九零后绝大多数已经不再那么相信中共的谎言和斗争哲学,也不可能再有兴趣做共产主义接班人,但是中共给中国社会造成的信仰危机、道德败坏、拜金思想严重、社会乱象层出,不能给下一代人树立正常的人生观和榜样,所以现在败坏了的环境给九零后带来的伤害也很深重,他们心智脆弱,没有社会责任感和危机意识,灵魂不安,思想变异。

希望中国早日步入没有中共的正常社会状态中,让中国人获得真正的自由。#

责任编辑:朱颖

 

评论
2017-11-11 2:4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