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颜丹:器官移植成功该为航空公司点赞?

中共被指大规模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图为大卫.乔高介绍他和另一作者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合著出版的《血腥的活摘器官》。(摄影:余钢/大纪元)

中共被指大规模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图为大卫.乔高介绍他和另一作者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合著出版的《血腥的活摘器官》。(摄影:余钢/大纪元)

人气: 39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11月11日讯】如今在中国,“航空公司助力运送器官”已成为各大媒体着力报导的暖新闻。这两天,不少媒体以“江西医生运送移植器官航班开绿色通道,旅客支持延迟起飞”为题,纷纷转载着同一篇对此事极尽赞美之辞的报导。尽管等待器官上飞机已造成航班延误一个多小时,但文章仍在深情的助威、呐喊——“本次赣沪间通力合作‘生命接力’多亏了两地航空工作人员的积极配合和旅客们的鼎力支持,对此,让我们为他们点个赞!”

说来可笑,这场“生命接力”的成功仅仅只是机组人员和乘客的功劳吗?若没有人心甘情愿地捐出自己的器官,航空公司的“绿色通道”再便捷,也只能是空忙一场。上述以及类似的报导令人倍觉怪异的地方也恰恰在此。对于那位救活了人命的器官捐赠者,通篇报导不但连“谢”字都没有,甚至是只字未提。事实上,对获取、运送器官的医务人员的描述,也表现得极为低调。

如果说,现下在中国,捐献器官的是大有人在,拿出自己的心、肝、肺只是不值一提的事,那么,不费笔墨来大肆报导器官捐赠者,也就显得合情合理。但反过来,既然捐赠者都不值一提,对器官的运送也就更是举手之劳、不足挂齿了。然而,媒体的报导却如此违背常理,不免让人心生疑窦。我们不禁要问,出自官媒手笔的这种千篇一律的文章,到底想要避重就轻些什么呢?

要知道,中国器官捐献所面临的现实与上面的假设似乎是截然相反。对于器官捐献,普通民众所持的态度并非是积极、踊跃的。就在不久前,黄洁夫公开表示“从2015年1月1日起,公民器官捐献成为唯一合法来源,我国的器官捐献数量不断创造历史新高”的同时,国内某人民医院院长则公开承认“目前,我国器官捐献率不到百万分之三,而一些国家已经达到百万分之四十”;“问题在于器官供体稀缺”。

在提到“自愿捐赠的供体为何稀缺”时,该院长又将答案指向“为脑死亡立法”举步维艰的现状。也就是说,在没有法律依据的情况下,摘取器官的医生要尽可能说服濒死者的家属,一旦病人被确认为“脑死亡”,而非“心死亡”之时,就需要动手取出器官。由此足见,即便在中国,器官的捐献者越来越多,但想要迈过捐献者家属心里的那道坎,顺利摘取器官、成功进行移植手术,仍有着“一步之遥”。

有专家表示,“采用脑死亡作为死亡标准,有利于提高器官移植的数量和质量。因为脑死亡者仍有残余心跳,各脏器血液供应得以维持,所以在及时施行人工呼吸和给氧条件下,各脏器组织不会像心死者那样发生缺血、缺氧”。可见,从专业角度来说,“心死亡”对器官移植并不是十分有利。因此,那些做器官移植手术的医生,应该更倾向于选择病人“脑死亡”、而非“心死亡”时,摘取器官。

尤其是,这样的器官还需要上飞机。也就更加意味着,医生在来不及说服家属的情况下,完全有机会在大门紧闭的手术室中,未等到病人“心死亡”,甚至未等其“脑死亡”,就先行一步、摘了人家的器官。这也正是媒体在报导时,通篇对器官的提供者、移植手术的前半部分——摘取器官的过程三缄其口的惟一合理解释。

见不得人,所以不说,这才是非法获取器官者的正常逻辑。若非如此,在“脑死亡”饱受争议的中国社会,本该“救死扶伤”的医院就更应该借助媒体、自证清白,比如主动提供家属对“脑死亡”认可的凭据,与“非法强摘”、甚至是“活摘”撇清关系。对民众来说,关乎生命的任何细节都是值得一提的。

然而,从如今媒体报导的情况来看,航空公司一跃成为了器官移植领域的功臣。相反,器官的捐献者却连被提及的机会都没有。如此,中共治下的卫生部伙同宣传部想要刻意转移视线、规避器官来源问题的意图,也就十分明显了。至于说,器官来源有多么见不得人,只能任凭大家去充分的发挥想像了。要知道,在一切都无法做到透明、公开,更谈不上公平、公正的极权社会,所有的暴行都可能在阴暗处发生。

从中共至今对自己的屠杀历史打死不认的态度也就不难猜出,类似的屠杀,或许还在当今中国持续发生;从中共豢养的无数贪官利用手中权力、拚命敛财的作派也足以让人联想到,在中国,为牟利而强摘、贩卖他人器官,决不可能只是个别地痞、无赖的所为,而显然是中共庇护下的多个部门及其权贵们的联手共谋。#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7-11-11 11:5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