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夏侯:布尔什维克禁用卍字符的恶果

人气: 3273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11月12日讯】在古老的斯拉夫文化体系中,有一个重要的符号“卍”(读万)字符。据俄国学者所说,卍字符是“光明之神”的象征,他能“能改变人的思想,净化心灵,使人从私欲中获得解脱。”(出自 Символы-обереги славян)

卍字符作为俄罗斯民族文化的重要图案,在上千年的历程中,曾被广泛的绘制在基督神像、建筑、文学创作、服饰首饰、日常用品等上面,也曾出现在俄国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的专车上,以及俄国卢布大面额的纸币上。在苏共统治俄国以前,卍字符一直作为传统文化中的主要图案出现在社会各阶层。

但是,后来这一现象发生很大变化。自从列宁将暴力革命引入俄国后,逐渐的卍字符被禁止使用。

布尔什维克声明禁用卍字符

1917年—1923年,列宁主导的布尔什维克对俄国展开大规模的镇压恐怖活动,这段时间是俄学界公认的“红色恐怖”时期。如果有人使用卍字符,或者研究卍字符,会被当成共产党的公敌受到打压,或被流放,或被枪毙。这在俄罗斯历史和民族学研究中是一段很惨烈的经历。

1922年11月,俄罗斯苏维埃喉舌报纸《新闻报》刊登了一份声明《警告》。在这份声明中,布尔什维克第一任教育委员卢那查尔斯基(A.V. Lunacharsky)公开声明禁止使用“拐角的十字符号”,即卍字符。 (Луначарский А., 1922, с. 5)这份声明虽然没有经过立法,却在全俄产生了犹如“立法”一样的效应。于是,俄国社会各阶层和卍字符的久远关系,就被这份说明生生割断了。卍字符也渐渐从俄罗斯的日常生活中消失了。

随着时间的流逝,人们早已忘记了此事,但这份带有“禁令”色彩的声明产生的影响,依然留在人们的心中,没有自动消去,反而成为苏共的无形的监督机制,深深刻在人的脑海里。

俄国学者为了自保,会想尽一切办法避开这个符号。如果真的万不得已,学者就以“弯角的十字”、“钩状图”、“旋转的玫瑰”、“旋转的插座”或“太阳的符号”等来代称。因而1930年以后,在学术作品中已经很少再看到卍字符。(出自:Ярга-свастика – знак русской народной культуры. Часть 1)

布尔什维克禁穿民族服饰

苏共意识形态的根扎在无神论和斗争哲学上,而民间传统的风俗习惯都带有强烈的有神色彩,这一点也表现在他们的服饰上。德罗诺娃(T.I. Dronova Т.И. Дронова)回忆到,1950年左右,苏共当局加大力度清除民族风俗传统,和民俗有关的一切被清理后,民族服饰也被列为禁项。苏共地方党组织全面实施禁止穿戴民族服装,禁止在服装上绣制卍字符。在农村,穿着民族服装的乡民会被赶出家园。

在实地调查布尔什维克摧毁俄国文化的研究中,库金科夫(P.I. Kutenkov П.И. Кутенков )讲到一些实例。彭扎州有位历史见证人戈拉辛娜(A.S. Gerasina А.С. Герасинa),她亲眼目睹了上个世纪30年代,苏共共青团以暴力手段销毁民族服饰的过程。这些共青团员先是围攻一座教堂,当时人们正在教堂内举行新年庆祝活动。传统的民族服装上都绣著很多的卍字符,当穿戴着传统服装的妇人走出教堂后,这些共青团员就在街上调戏非礼她们,强拉硬扯她们的衣服,并当场烧毁。苏共党员到基层,在村民家里吃饭,因为看到一块毛巾上绣著卍字符,立刻勃然大怒,咬定这家人是德国特务。一位邮递员穿的鞋和衣服上都有卍字符,被人强行脱下来。

相同的一幕也曾在中国上演过。十年文革时,共产党借口破四旧,即破除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引爆了一场巨大的浩劫。虽然小到停止出售“资产阶级生活方式”的生活用品,比如香水、口红、香皂等,但是大规模在全国展开,就成为极其恐怖的活动。红卫兵手拿剪刀、铁钳等工具,占据大街小巷,专门去剪人们身上的漂亮衣服,专门去砍人们脚上的高跟鞋。

在上个世纪30年代,俄国加里宁州的共产党政权要求居民拆掉雕刻在房屋、门上、窗户和其它一些器具上的卍字符。对一些穿着民族长袍的妇人,苏共以流放的名义威胁她们脱下长袍,改穿其它服装。

红色恐怖后效应 迫使学者修改卍字符

列宁发动“红色恐怖”时,如果有人使用或采用卍字符,会被流放或枪毙,这些残酷的经历带给俄学界难以泯灭的恐怖印象。

在一些地方艺术博物馆,通常会收藏大量的民间图饰,比如屋檐、建筑上雕刻的图案,或者其它的艺术形式。在讲解具体的制作时,需要讲到这些图案的名称,但是工作人员一次都不敢说那是卍字符。在别剌乌瑟娃(E. Belousova)的文章中提到,对于一些重要的具有历史价值的卍字符,当时确实不敢公开的说出它的名称。

雷巴科夫(Rybakov)有一部出色的学术著作,讲到古代斯拉夫和古罗斯的文化,里面搜集了很多的史料。雷巴科夫讲到古代的世界观,需要深刻剖析世界观对古文字形成体现的本质意义,这时需要配以大量图解加以说明,其中就包括卍字符。

雷巴科夫收集史料过程中,采用了Gorodtsov的拍摄作品,表现的是20年代俄民间传统的刺绣图案。刺绣图上有两个清晰的卍字符。这个图案在1981年出版时,上面的两个卍字符就被改成了十字架。没有接触过原始文献的读者,是很难看出在“科学”的外衣下,原始的摄影作品就被改动了。雷巴科夫的著作出版了上百万册,就要面对上百万的读者,于是上百万人就这样被歪曲的史实蒙蔽了。另一位学者安布洛斯(Ambrose)也同样采用了这幅图,但在1966年出版时,上面的卍字符被改成了波浪形。

1984年,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赞助,在莫斯科出版的外文国际学术研究汇编。其中,收藏了俄国民族学家扎尔尼科娃(S.V. Zharnikovoy Zharnikova С.В. Жарниковa)对俄罗斯民间和印欧模式的研究文章。在她的学术研究中引用了61个图案,其中包括卍字符。

由于文章内容很吸引人,很多读者就到出版社要求刊印俄文版本。令人讶异的是,一部分插图消失的无影无踪,另一部分插图被别的图案所取代。书中本该出现的20个卍字符也全都消失了。经过许多年后,研究员通过原著作者获悉其中的原因。扎尔尼科娃说已经准备好印刷,但是苏共中央看到里面出现的卍字符,就强行让出版社取消了。作者也被迫修改文中的图案,就以倾斜的十字架来代替卍字符,这才得以出版。

俄国著名历史学家古赛娃(N.R. Guseva Н.Р. Гусева)回忆苏联时期,整体的社会学术思想对卍字符的态度,她说到:“在出版物,特别是战后出版物,卍字符被从书中全部删除。对这一做法虽然可以理解,但是很难原谅。一些装饰图样是严格的按照历史原图绘制下来,但在传达这些史料时,要对卍字符做一些改动,这就意味着在歪曲历史原图。而且,经过改动后的图样出版后,会影响学者做出正确的应有的结论。”

她认为,苏共当局禁止卍字符的行为,很像著名讽刺艺术家萨尔蒂科夫.‧谢德林(Saltykova.Shchedrina М.Е. Салтыкова-Щедрина)笔下描写的格鲁波夫镇镇长的行为。她说,格鲁波夫镇镇长焚烧体育馆,禁止科学。作为一个无知的人,或许可以写禁止太阳的法令,但是你无法禁止太阳每天升起照射地球放出的光芒。#

参考资料:

帕维尔‧库亭科夫(Pavel Kutenkov)《Yarga-卍字符——俄罗斯民族文化的图案》第一部;2008年出版(Павел Кутенков《Ярга-свастика – знак русской народной культуры.Часть 1 》,2008г. )

Yarga:俄文中是指对所有旋转图案的总称。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7-11-12 5:4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