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颜丹:“无作业日”所折射出的中国教育之殇

图为中国高考结束后,学生离开考场。(陈少举/Wikimedia Commons)

图为中国高考结束后,学生离开考场。(陈少举/Wikimedia Commons)

人气: 173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11月13日讯近日,大陆有网媒高调报道了山东济南某实验学校的首个“无作业日”,即在10月31日这一天,“老师们不布置任何作业,时间由学生自己安排”。或许有人好奇,对于这个每月只有一次的“无作业日”,孩子们究竟会怎样利用呢?在随后校方所做的统计调查中,我们看到,“多数学生(利用这个时间)选择阅读和体育锻炼”。

一个月能有这样一天,让孩子们用写作业的时间来读读书、运动一下,在校方看来,家长们就应该感恩戴德了。然而在由此新闻引发的无数条评论中,我们却看到了截然不同的回应。有人绝望的表示,“总得补回来”,“10月31号没作业,11月1号双倍作业”。也有人不满的表示,“孩子们现在的作业还是挺多”。更有人直言指出,“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形式主义的东西就不要搞了,这算是对孩子的施舍吗?”由此,深受“作业”之苦的家长们,其真实态度可见一斑。

此外,有来自其它地区的旁观者,也不屑地说道,“一月一次还报道啊,我们每周三都是无作业日”。此话不假,不久前,江苏省教育厅就曾出台过政令,要求“推行作业免检、每周无作业日”。若与江苏相比,山东在对学生的“减负”行动上,反而倒显得有些畏手畏脚了。

但无论一个月,还是一个星期,只有一天不做作业,也就意味着,在余下的99%的日子里,中国的孩子及父母仍然无法从一摞摞写不完的作业中解脱出来。这也正是除了设立“无作业日”之外,江苏教育厅在政令中还给出了其它更为重要的“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业负担意见”的原因所在。

比如,“不布置超越课程标准规定和学生学力要求的作业,……不得将家庭作业变成家长作业”这条,就让人不难想像,如今,中国孩子的作业甚至都给家长带来了困扰和负担;又比如,“严格控制每日作业量和时间”的要求足以折射出,中国的老师在给孩子布置作业时,似乎从未想过“量”的问题以及孩子对这种“量无上限”的实际承受力。

显然,每个月只有一天没作业,根本就无法让学生和家长如释重负。设立“无作业日”,不过是那些学校为了响应国家提出的“减负”号召,走走形式而已。

但值得指出的问题是,为何在中国的义务教育阶段,减少作业、甚至取消作业只能流于一种形式?2014年,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调查数据显示,“上海15岁青少年平均每周花费在家庭作业上的时间约为14个小时,列全球首位”。2015年有调查显示,“我国中小学生平均每天写作业3小时,是全球均数的2倍,法国的3倍,日本的4倍,韩国的6倍”。而“写作业的时间都是从学生睡眠时间中‘挤’出来的”,“熬夜到23点入睡的学生,小学占18.2%,初中达46.3%,高中生更是占到了近9成”。

从熬夜时间逐渐递增的特点中,我们不难发现,中国目前建立在“作业量”之上的学校教育似乎就是在为最后的高考服务。而做作业的目地,也好像就是为了在高考中做对题、得高分。作业量的多少与高考成绩紧密挂钩,但却与孩子们的睡眠时间呈反比。甚至可以认为,孩子们睡的越少,多年后的高考成绩才会越好。

中国教育的扭曲、畸形、且毫无人性之处也恰恰体现于此。要知道,剥夺睡眠其实是一种极不人道的酷刑,往往是在黑监狱中,警察用来欺凌犯人的一种手段。但令人难以想像的是,这种不人道的酷刑长久以来,会一直发生在中国的教育界,甚至被施加在处于童年期的孩子身上。这还不算作业没写完时,孩子会遭受来自老师与父母的体罚。调查显示,在中国孩子被打的理由中,“作业问题”继“不听话”、“做错事”之后,被排在第三位。

可以说,整个中国的学校教育几乎就是在想法设法对孩子施暴。其中,仅“作业”这一项就是一种对肉体以及精神的双重折磨。关键是,牺牲了“人道”之后,中国学生的任何能力都并未得到提高。无论是想像、思考、创造的能力,还是将知识进行实际运用的能力,都在完成“题海”一般的作业过程中,被逐渐消磨殆尽。

按照中国大学的文理分科制,中小学的教育从一开始便已“兵分两路”。包括语文、品德、历史、政治之类的文科课程基本都是在致力于完成洗脑、愚民任务,不断强迫孩子泯灭内心的真实情感,只能爱国、爱党。而从西方舶来的“数、理、化”课程也完全被机械化,甚至切断了对科学进行求证与探索的长远诉求。对于理科的教育,初高中阶段所要达到的水平,只是会用西方的定理、定律解题、答题而已。这也正是“题海战术”一词在中国得以衍生的原因所在。

爱党、爱国、会做题、会考试,中国高校在择优录取时所选拔的,就是这样的“人才”。只知道熬夜写作业的“人才”,一旦进入了再也没有作业的大学,就如同被放了鸭子,甚至连属于自己的时间都不知该如何支配。因此,如今在大学里,因倍感空虚、迷茫而“混日子”的大学生才会这般络绎不绝。

此外,被洗脑、愚民成功的“人才”究竟会对整个国家、社会乃至全体国民做出多大的贡献,似乎是不难预见的。然而,这原本就不是中共教育部门真正关心的问题所在。

“一党”治下,教育的真实意义不过就在于让人民听话,甚至在深受压迫的情况下,也心甘情愿当顺民。而让老师给学生布置做不完的作业,正是要在基础教育阶段,就开始践行这种压迫。不难看出,中国民众深受暴政的压迫,是从娃娃时就已经开始了。#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7-11-13 4:4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