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文字梦

作者:Yi-hsin Lu
(Fotolia)

(Fotolia)

      人气: 12
【字号】    
   标签: tags:

或许,我从小就做着一个描绘世界的文字梦。若真是如此,它就快到而立之年了。

虽未达老迈,诸事却难分清头尾,我只能一再笼统地独白。对我而言,话多难将事儿说清楚,嘴巴开阖有可能只为掩盖不足。话语仿佛都只是在陈述希冀,好像是为了朝着非属自己的方向去,进而产生徒留遗憾或再增讪笑的可能。一大堆尚未办妥周全的这些那些。言词掏得多,不代表将梦想捕捉。

文字没有声响,却能带来冲击。我不须为音调高亢惹人厌而烦,也不须为音色达不到万众推崇的圆润明亮而忧。我只消默默关注发生的大小事,坚定频率缓缓描绘。无论是环境保护、家庭教育、健康养生、私人情感,哪怕是泳池中的几粒光亮气泡,抑或轻快扬洒著金粉的光线,都能将人感动。急于虔诚书写,这是一个自信能织补世界分毫、永远都充满光明进行式的文字梦。

或许,这个梦是这样开始的。初始,只是稚童粗浅地描写着周边环境,以及与亲人同学的简单对话。以单薄短句支撑的文章并无华丽词藻,倒是充满戏耍后的欢愉及赶着结束笔墨的匆促。接着,自以为看明白长大后是尽显欢愉的少年期,运用的字词是满载直截宣泄的痛快。缺乏沉着连贯的心绪打出力道,丰富著喑哑的生活。阴郁及希望同在。

过了许久许久,我的自以为是才多一点理性思辨。除了花费大把时间沉浸在作家作品中反复琢磨,还得学习焊接文句,更不免惶遽地观视心灵的乌烟瘴气。一切行径无非是盼望觅得稳伏自身调性的词汇,借此获取灵感新知与衔接清明,以利创作出能掀波澜的惊心文稿。

诡谲的是,明明在书写时骤察“就是这个词儿了”之后,感觉的精准度又褪去。藉笔抒怀之人真得承认极限,直面表露不出一字的难堪。我知道,连高手都不免吐露写作有煎熬。因为一丁点厘整不清的纷浊文思所构织出的赘言,就能置己于万劫不复中。未免苦痛轮回,每一字总得历经有心人的一再雕琢。

倘若你问执笔者因何坚执不辍,为何愿意呕心沥血。请允许我们这般作答:“因为文字能够锤炼美感,传递思想的深刻”。我相信,你随时都能看到文字所揭显的无法衡量的价值。这个世界尚未被关注到的、值得被记忆、需要回馈给大众的所有……

如今,文字梦仍自顾自地长著。它无薄缕犹豫地袭来,惊动我的肺腑,温润我的双眼,虽然令人无法安心阖眼……它绝对够格让人日以继夜拚搏,全心全力奋斗!@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元 夏永 黄鹤楼图(公有领域)
    “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读崔颢的诗时认识黄鹤楼,一直认为诗人是个道家“粉丝”,“乡关”绝不是童年时的故乡,而是生命原本的故乡。
  • “心安处,即是我家”,是人的善良本性。(Fotolia)
    油菜花是东方大地上,最寻常、最芬芳,诗情画意的植物,她是阳春三月时的花开成海,也是万户千家的稼穑生计,柴米油盐酱醋茶中,油的来源。清朝乾隆皇帝对油菜的赞誉最是明亮,“黄萼裳裳绿叶稠,千村欣卜榨新油,爱他生计资民用,不是闲花野草流。”
  • 李建自弹自唱。(视频截图)
    大陆歌手李健在最新一期的《歌手》比赛中,自弹自唱一首《父亲写的散文诗》,追寻父辈的记忆。其娓娓道来的演唱丝丝入扣,诠释了父亲对子女的爱与责任,以及子女在察觉岁月流逝、父亲已老后的无奈,令人动容。
  • 散文诗:颂李洪志大师救度洪恩
  • (fotolia)
    秋风渐凉的时节,在我天天过往的路旁,总能看到一簇簇盛开的的野菊,或黄或蓝或白,竞相开放,好不热闹!令我心添喜悦,在落寞的季节,心间融入暖意与振奋,日子也不失生趣。
  • 时光就如同细砂,一分、一秒的流失,我们总是等著,等着人生的奇迹,等著成长,等著学习生活中的每一分、每一秒。
  • 雁字回时,月满西楼。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网络图片)
    残秋冷雨,我开了台灯,坐在书桌前。见窗外的长风吹落满树潇潇落叶,绿绒绒的草坪上落满了湿湿的黄叶,一片一片,无数的多,那么多感伤的灵魂,自枝头坠到滞湿的尘埃里。若盆景似的梧桐树,绿色的叶子先变成青色,一点一点地黄,一点一点自枝头剥落。阴润的天色里,树枝犹如满树繁花,有一种楮色的温柔、平定。
  • 柿子(王嘉益 / 大纪元)
    柿子红的时候,寒气跟着来了,早晚村子里,会看到几个流浪汉在街脚巷尾出没。阿公望着苍白的天空,干瘪的嘴念著:“红柿若出头,罗汉脚目屎流。”
  • (fotolia)
    我总以为随着年纪增长,会慢慢遗忘那妇人祈求华佗的样子,但后来外公去世前,卧在病榻奄奄一息,母亲不眠不休守着外公的病床,母亲的背影在我眼里,常常重叠那个庙里老妇的无助,眼神也是一般空洞惶恐,人面对苦难大抵都是相同的吧。
  • (fotolia)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