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痕褪去 了无踪影

作者:Jasmine

蒲公英。(fotolia)

      人气: 65
【字号】    
   标签: tags: , ,

前段时间,我膝盖被硬物碰了一下,黑了一大块。那黑黑的颜色,看上去非常扎眼。正常说来,淤血会慢慢散开,黑色应该越来越淡。但这次的伤很奇怪,就是不见好,不过也并不疼,只是影响外观罢了,我尽量穿长裙盖住。

时间久了,穿长款衣服似乎成了我的习惯,膝盖上有伤的事好像也淡忘了,生活一切照旧。偶尔看一眼膝盖,只是奇怪:不痛不痒的,怎么就不好了?除此之外,我没有给伤口更多的关注或思考。慢慢地,连看也不看了,更别说想了。

前日,去参加好朋友的婚宴。我挑选该穿哪套裙子,这么喜庆的事,按说得穿件稍微艳丽些的衣服。我拿出一套平时不怎么穿的橘红裙子,往身上比划,裙子长度只到膝盖。我马上反应过来:不行,裙子不够长,很容易露出膝盖。

这样一想,我对着镜子扫了一眼膝盖,突然发现皮肤已经恢复,淤血散开,已经看不到黑色。我以为是看得不仔细,当初那么顽固的伤,怎么会恢复得这么彻底呢?于是,我到客厅光线更好的地方再端详。没有错,伤的确好了,一丁点黑色也没有了。

伤痕褪去,了无踪影。原本很平常的碰伤,我没有想到那黑黑的淤血会迟迟不肯褪去。如今褪去,又是我不曾预料的彻底。任我怎样去努力寻找,当时的伤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好像从来不曾存在过。

也许生活中的许多伤痕就如同我膝盖上的伤一样,存在的时候难以摆脱,其实一旦褪去,一切都将如旧。所以,不管在经历著怎样的磨难,都不必要为一时的创伤而暗自伤神,只安心过好自己的生活便够了。至于伤痕,也许在我们不经意间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转载自新三才

责任编辑:方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立冬”是二十四节气中“四立”的一个,表示冬天的开始。立冬到小雪节气之间所下的雨称“药雨”,李时珍说:药雨杀百虫。冬天一来,民间冬令进补的炉子也烧红了。宋代的京城到了立冬有一幕特别的风物诗,留下鲜明的历史民俗剪影。诗人们怎样面对万木叶落萧萧下的冬临景象?俗谚怎样表现“立冬”的物候风情?
  • 今天天气有些许阴郁,虽说已是深秋了,但是一回到南部的家乡,那串串的汗珠,还是让心爱的洋装湿透了!在搭火车回家的旅途中,随手滑了一下手机,映入眼帘中的第一条医疗新闻是 “老人失智症是无药可救的吗?老人失智症是可以医疗的,请及早就医!” 我不禁想起邻居的吴伯伯了。
  • 一次村子里来了一位僧人,一个年轻人对僧人说了一句不尊敬的话,别人批评这个年轻人,年轻人振振有词地说道:“不就是几句话么,我向他道歉就是了。”僧人听了微笑着对年轻人说:“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 美国家庭感恩节的餐桌上,除了火鸡外,蔓越莓是最常见的配角。这个佐料,现在却成了美中贸易的主角,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成了它的忠实粉丝。
  • 公鸡一啼,天刚濛濛亮时,我揉着惺忪的双眼,不禁打了一个呵欠:“好困喔!”真想再躺下睡一会儿啊!但是一想起叔叔那凶悍锐利的眼神,我冷不防的打了一个寒颤,再不起来,等会儿就得吃“竹笋炒肉丝”,身上旧的伤痕还没好呢!还是赶快起来吧!
  • 我惊奇地发现,当我的心里充满了善意、包容与悲悯的时候,我似乎又找到了童年的感觉,好像此刻的我正奔跑在童年的那条小路上,路边开满了紫色的花朵,它们都在向我招手,虽然我的身影离故乡越来越远,但是我的心却离故乡越来越近了。
  • 一张泛黄的欠条记录了这段分手:协定上说明妈妈补偿给爸爸一万五千元,现给了五千,尚欠一万。
  • 前世有积福德的人会生成一个好的八字;前世做了亏心事,和损德害人杀生等坏事的人,就会生成一个不好的八字。命运虽前定,但其人后天的行善积德,亦能在某种程度上使其改变。但这种行善积德的行为,是出自于真心的无求而为,抑或是出于有意的有求而为,其效果就太不相同了。二个实证,梁武帝的故事和无求而为行善积德而改变命运的例子。
  • 剑桥很美。拥有800年历史的剑桥大学是这座小城的灵魂。柔缓的剑河是它亮晶晶的铂金项链,白天鹅公主般游在河心,绿头鸭在岸边嬉戏。河底,碧油油的水草柔柔地招摇。河边垂柳披着晚霞的金光,仍是徐志摩诗里“夕阳中的新娘”……何其幸也,我在这样美丽的小城里住了几年,还学会了开车,考到了驾照。
  • 神韵十一度访台巡演,仆仆风尘传扬中华正统艺术文化。台湾合唱团创办人吴宏璋十一度聆赏神韵美善福音,年年“叹为观止、赞不绝口”。今年,他依然震撼澎湃,由衷感恩致谢,“神韵帮我们找回最高的灵魂,让我们重拾华人的骄傲!”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