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毛泽东诗词的“庐山真面目”之二

毛泽东诗词“蔑视祖宗 自认风流”

作者:陈峰

毛泽东在延安时。(公有领域)

人气: 412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11月18日讯】二、欺天蔑祖 自认风流

自唐宋以后,诗词评家多把诗词划分为“豪放”和“婉约”两大流派。检点毛名气最大的“豪放”诗词,莫过于其作于1936年10月的《沁园春‧雪》了,被认为是以“豪放”见长的毛诗词的巅峰之作。然而,正是在这首词中,毛充分示现了他作为中共党魁“无法无天”(毛自白)的本性,他不但“欲与天公试比高”,还把中华先祖秦皇、汉武、唐宗、宋祖、成吉思汗给数落了个遍,而他自己却以“风流人物”自居。

中国人称自己的家园为神州,是神的国度。中国人叫皇帝为“天子”,即天之子,天子虽然“金口玉言”,但也必须“奉天承运”。天坛是皇帝祭天的地方,面积比紫禁城还要大四倍。“观天之道,执天之行,尽矣。”这是《黄帝阴符经》开篇第一句话,或者说是中华民族有文字记载的第一句话──体察天道,顺天而行,所有道理尽在其中。中国人提到“天”时,前边要加上一个“老”字,还嫌不够,后边还得加上一个“爷”,叫“老天爷”。中国人自古对上天的虔诚敬畏可见一斑。

自《诗》始,至清末,无数文人墨客的诗词作品蔚为大观,没有谁敢随便拿“天”来说事儿的。充其量是把月亮拉进诗词夸耀一番。

我们知道,论诗之豪放,诗仙李白数第一。然而,他每每写到天,也不过就是围着月亮落点笔墨,而且是心怀礼敬。如“小时不识月,呼作白玉盘”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这些句子而已。

若论词之豪放,苏东坡的《念奴娇‧赤壁怀古》当是绝唱。这篇词作的尾声,出现了月亮,词人发出了“人生如梦,一樽还酹江月”的咏叹。东坡居士在观照人生的时候,首先想到的是把美酒洒向江流皓月,以表对上天的景仰之情。

而毛则不然。他在《沁园春‧雪》词的上阕,开篇描摩北国壮美的雪景,以此为衬托,突然来了那么一句“欲与天公试比高!”“无法无天”的内心独白跃然纸上。

毛纵然连天都敢蔑视,其它的也就都是浮云了。接下来,在这首词的下阕,他写道:“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这一串文字,先贬后褒,先抑后扬,毛一气呵成,好像悠悠中华五千年再无他人,只有他毛某了。

毛的《沁园春‧雪》面世后,明眼人不难看出其“帝王野心”。但毛作此词是1936年,那时,毛正猫在延安的窑洞里,这样的野心,是万万不能承认的。为避嫌计,深谙谋术的毛为了掩人耳目,在这篇词的自注中说──“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无产阶级”,意即无产阶级将是主宰中国历史的主人。在此,先放下“无产阶级”是不是毛所谓的“主宰中国历史的主人”不表,我们不禁要问,秦皇、汉武、唐宗、宋祖、成吉思汗,都是一个个的历史伟人,怎么能跟“无产阶级”庶民群体在语义上对接呢?其实,那个前无古人的“风流人物”,不过是毛的自诩而已。

那么,毛的这个自诩,能成立吗?

我们知道,世间万事万物,都会经历走向巅峰再回落这样的过程。所谓人生一世,草木一秋。在本次人类文明历史长河中,中华民族上下五千年哪是顶峰?答曰:唐朝!大唐盛世,那是中华民族的最辉煌时期。

往更深层说,一茬人类文明过程最辉煌时期的出现,也不仅是靠一两个“千古一帝”就能做到的。中国人讲“天人合一”,那是天象变化在人间的显现。换句话说,没有天时、地利、人和,“千古一帝”也难独自成就的。

唐朝(618年—907年),共历二十一帝,享国二百八十九年,是公认的中国最强盛的时代。唐朝是版图最大,亦是唯一未修建长城的大一统中原王朝。唐太宗继位,开贞观之治;唐高宗承贞观遗风,成永徽之治。大唐盛世,经济繁荣、四夷宾服、万邦来朝。真正做到了孔子所言:“故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

唐代科技、文化、经济、艺术多元化,在诗、书、画各方面涌现了大量名家,如诗仙李白、诗圣杜甫;“颜筋柳骨”的颜真卿、柳公权;画圣吴道子、李思训;音乐家李龟年等,史有定论的“诗仙、诗圣、书圣、画圣”皆出于唐朝。唐朝文化兼容并蓄,接纳海内外各国、民族交流学习,形成大开放的国际文化。唐朝与当时阿拉伯帝国并列为世界上最强盛的帝国,声誉远扬海外,与亚欧国家均有往来。唐朝以后海外多称中国人为唐人。

唐太宗李世民,上承天命,下合民心。他削平天下十八路反王,灭尽七十二道烟尘,功高盖世,大唐江山几乎为他一人打下。他胆略过人,胸襟如海,天下归心。太宗遗墨不多,然他每文,自秉苍穹正气,载道弘德。贞观二十二年,玄奘取经归来,太宗亲率文武百官在朱雀桥边迎接,并做《大唐三藏圣教序》以记之。遂开唐朝佛法盛景。

毛深知自己怎么也追不上唐太宗的文治武功,却在其《沁园春‧雪》中说唐太宗“稍逊风骚”。

文章千古事!所有作文赋诗的人动笔前,应该先回答一个简单而首要的问题:文章应该写什么?古人讲:“文以载道”,这乃是为文的正道至理。也就是说,为文者,要传授人合于“道”的好道理,用它来善化人心,匡正世风,资政安民,怡情养性。如孔子的《论语》、唐太宗的《大唐三藏圣教序》。为文者,不能传授人违背“道”的歪道理,用它来宣扬暴力、煽动斗争、砸烂传统、毁坏人类,如马克思的《共产党宣言》、毛诗词等等。

毛用他幼年启蒙时打下的笔墨底子,成全了他包藏“马克思主义”之“暴力革命、砸烂传统、独裁执政、阶级斗争、共产主义(谎言)”的诗文。毛的诗文,曾被海量公费印刷,稿费自得,不仅深害国人,而且远害天下人。这就好比希特勒、列宁的演说,其演讲水平越高,则煽动性越强,则危害性越大。与其说毛是中共的党魁,与其说毛是什么伟人什么家,不如说毛是被撒旦教徒马克思用“共产主义”套牢一生的高级白领。说白了吧,如果说毛的诗文有些文采的话,如果用“文以载道”的古训来衡量他,那也不过是一路歪用害人之才而已。

大唐盛世,是中华五千年的顶峰,它早已经过去一千多年了。自唐以下,开始回落。毛建政的现在这个中国,别说比唐朝,它甚至连清朝都不如。因此,毛的自诩,不过是“喇叭安电扇──自己吹自己”罢了。

关于毛蔑视中华祖先这个话题,在毛的另一首词中表现得更加露骨。它就是毛写于1964年春、首发于1978年9月《人民日报》上的词作《贺新郎‧读史》。

毛的这篇词作,通篇贯穿着歪曲和丑化中华历史的“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和阶级斗争观点,把五千年辉煌的中华民族文明历史,说成充斥血腥与残杀的历史;把盗跖、庄𫏋这些历史上的盗贼,称颂为推动历史进步的真正豪杰(其实是毛在自褒)。

词的下阕,毛写道:“五帝三皇神圣事,骗了无涯过客。有多少风流人物?”那意思是说,历史上记载或民间流传的关于三皇五帝的圣德和伟绩,都是伪造的,几千年来骗了无数人。看遍历史,又有几人可称的上风流人物呢?

如果说,毛在《沁园春‧雪》中,通过贬低自秦以下的明君圣主,已经把中华民族的辉煌历史拦腰问斩,那么,毛在这首《贺新郎‧读史》中,则通过否定三皇五帝,已经挖掉中华民族辉煌历史的根儿了。

中华民族五千年文明历史有多辉煌?

中国又称神州。信神、礼神、修神源远流长。神话人物灿若星河,神话故事无计其数。盘古开天、女娲造人、伏羲画卦,天人合一、道尊德贵,老子出关、太公封神、八仙过海、唐僧西游,善恶有报、天堂地狱、转生轮回,积德损德、人命天定,谶语预言、搜神志异、阴阳风水、手相面相、八字配婚、黄道吉日,这些历史元素和文化元素一脉相承,奠定了中华神传文化的基本架构。中国人自称“龙的传人”,这是在一个最接近人的空间维度,用来体现中华人文与精神气质的意象。其实更本质而深刻的表述,应该说中华民族是“神的传人”。

中国又称文明古国,礼仪之邦。数不清的历史人物和故事,既见诸于史书,又在民间口耳相传。黄帝战蚩尤,尧舜禅让,大禹治水,盘庚迁都,太公钓鱼,孔子周游,孟母三迁,岳母刺字,苏武牧羊,屈原沉江,张良进履,毛遂自荐,诸葛神算,周瑜火攻,关公刮骨,牛角挂书,闻鸡起舞,卧薪尝胆,昭君出塞,文姬归汉,木兰从军,鉴真东渡,囊虫映雪,凿壁偷光,梅妻鹤子,完璧归赵,礼贤下士,舍生取义,负荆请罪,管鲍之交……

据说,毛十分喜爱阅读史书。他曾通读《二十四史》,在去世的前一年,他还曾两次阅读《晋书》。他不仅喜欢读正史,还喜欢读诸如演义、笔记小说等野史。可是,让人大跌眼镜的是,这历史在毛手里读来读去,竟然把好东西都给读没了。

就在《贺新郎‧读史》中,毛给出了谜底,答案就在那最后六个字中:“歌未竟,东方白。” 对此,毛诗词注家的注解是:“东方白”一句,有两层意思,一是指诗人吟咏此诗直到天亮。二是喻指中国革命的胜利,为历史谱写了新篇章,犹如旭日东升,势必光华万丈。

噢,原来如此!

史实证明,毛关于自己“无法无天”的说法,绝非只见于1970年文革中毛与美国记者斯诺的谈话,而是在那二十多年前就出现了。出自何处?出自毛1946年写的那首七律《忆重庆谈判》。

毛的这首七律及其创作背景,李晓琳、唐名利在《毛诗词鉴赏》中有所记述:“在重庆谈判期间,柳亚子向毛要诗词,毛抄写了以前作的《沁园春‧雪》给他,之后又吟成了这首七律,被大家传抄开来。”《忆重庆谈判》照录如下:
有天有地皆吾主,无法无天是为民。
重庆有官皆墨吏,延安无屎不黄金。
炸桥挖路为团结,夺地争城是斗争。
遍地哀鸿遍地血,无非一念救苍生。

毛在写这首《忆重庆谈判》时,抗日战争刚刚结束,国民党损兵折将、元气大伤,共产党则兵锋大盛,毛腰也粗了,胆儿也大了,他开始无法无天,炸桥挖路、夺地争城、挑动内战。这首诗正是毛当时心态的表露,他显得毫无顾忌、相当直白,确实露出他的本质、本相。这就是该诗在1949年毛建政之后直到他死去若干年一直没有在大陆公开的原因吧。

生在号称神州的中国的毛,虽然学历不高,但其博览群书、深研历史却是公认的。然而,不幸的是,青年毛把“马克思主义”植于自己的大脑中,他既是马克思无神论、唯物论的受害者,同时又是把马克思的无神论、唯物论中国化,并把它通过一言堂和造神运动灌输给中国人的害人者。而“无法无天”正是毛所受、所传诸害中的要害。

老子曰:“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天、地、神、人的正常自然关系,在毛的头脑里严重错位,甚至一片混乱。1961年9月,英国陆军元帅蒙哥马利访问中国。毛与元帅共进晚餐,毛点燃一支烟,边吸边说:“中国有句俗话,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请自己去。”他又补充道:“我们说的阎王,就是你们的上帝。” 我们知道,阎王掌管地狱,上帝主掌天堂。但毛却把他们俩给画等号了。#(未完待续)

(大纪元首发)

责任编辑:张宪义

评论
2017-11-18 2:2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