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母患病使他与沙画结缘 20年坚持创全球最大艺术作品

【大纪元2017年11月16日讯】(大纪元记者杨华综合报导)20年前一次偶然的机会,让吉姆发现了自己潜藏的沙画创作才能,从此激发了他的创作欲。现在,他已踏遍全球多个国家,作品规模超大,其中包括全球最大的艺术作品。而从沙画创作中收获的快乐,也带给他全新的成功人生。

迄今为止,吉姆创作过的最大作品,是2010年在结冰的俄罗斯贝尔加湖面上用双脚走出来的。这幅画周长达16千米,打破了“世界最大艺术作品”的纪录,需要坐直升机来才能观赏到全景。为了完成这幅鸿篇钜作,他当天在冰天雪地的湖面上走了30英里。

20年前,当吉姆(Jim Denevan)得知自己的母亲患上阿兹海默症时,备受打击的他几近绝望。

 

夜晚,吉姆独自跑到无人的海边沙滩上,用手指创作了一幅长达6米的大鱼沙画。他以此来宣泄自己压抑的情绪,不想从此醉心于沙画创作、欲罢不能了。

吉姆出生于1961年,少年时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圣克鲁斯长大。他自小生活在一个大家庭里,家中共有9个孩子。那时,家里嘈杂而充满烟火味,但也伴有幸福快乐。

 

在5岁那年,幼小的吉姆遇到了他人生中第一个巨大的打击:父亲的离世。疼爱他的父亲因为患上脑瘤恶疾,突然撒手人寰了,这在幼小吉姆的心灵留下了阴影。

从此以后,母亲肩上的担子备加沉重——照顾9个孩子长大成人的重任全由她一个人背负。体贴懂事的吉姆,为了帮助自己最亲爱的妈妈,经常会主动地帮她干农活、做家务、煮饭菜。

为了帮妈妈赚钱养大兄弟姐妹,吉姆甚至一度跑到欧洲去当模特。在模特梦想幻灭后,他又成了一名餐馆的大厨。原本,他以为自己这一辈子都只能和厨房、灶台及无尽的油烟味打交道了。

 

但在90年代,这一切却意外地发生了巨变。先是吉姆的1个兄弟,因为患精神分裂症的并发症而不治身亡。而后,另外2个兄弟也被查出来患有同样的精神疾患,这个噩耗使全家惶恐不安。

到1995年,最牵挂吉姆的母亲也患上了阿兹海默症。她不仅生活上不能自理,还渐渐地变得不认识人了,包括她最亲密的儿子吉姆也不认识了。这对吉姆来说,无异于是当头一棒。

母亲患病的沉重打击、生活上的巨大压力及兄弟们难以治愈的精神疾病,这一连串的不幸压得吉姆心情沉重,无比抑郁。于是,他选择在夜晚一个人来到了空旷的海滩。

吉姆回忆道:“那晚,我来到沙滩,想在那里散一会儿步。”大海的潮水离沙滩很远,很平静。

这样柔软的金色沙滩,让吉姆突然想蹲下来,“用手指在沙滩上画了一幅沙画”。

吉姆仍清晰地记得:“我画了一条6米长的大鱼,我退了一步看看,非常满意。”

处女作的成功,激发了蛰伏吉姆心中已久的创作欲,于是“那晚我越画越喜欢”,很快地“在整片沙滩上画满了鱼”。

 

吉姆爬到附近的山顶上,欣赏自己的画作:“伴着夜色的灯光,从上往下看整幅图,群鱼图很美。”

于是,吉姆听到自己心灵的声音:“你应该继续画下去。”

 

此后,他常常往海滩跑,伴着旖旎的海鸟风光和自由的海风,在潮水的伴奏中在沙滩上几个小时、几个小时连续专注地画着。

 

在母亲患病那段痛苦低迷的日子里,是沙画创作陪伴着吉姆舒缓心灵的压力,宣泄无尽的痛楚。海滩像一只温柔的大手,抚慰著吉姆心中的焦虑与创伤。

在创作沙画时,他感觉自己忘记了周遭一切及所有的烦恼,而心中升起无尽的灵感之光。

 

从那时起,吉姆再也没有放弃过这项特殊的艺术爱好。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地,他的沙画创作规模越来越大,有时是从一个小圆点开始,不断地向外扩张,越画越大,大到恢宏而又极尽细腻。

 

如此美丽的画作究竟是怎样创作出来的呢?其实吉姆使用的工具非常普通,就是触手可及的树枝、犁耙或雪铲。

 

有时因为沙画实在太大了,所以从远处看,只见他变成了一个小黑点,几乎看不到人了。

 

这些想像瑰丽的沙画作品,凑近观看,其实都是简简单单地把沙土一点点地翻出来,或者有时直接用脚踩踏出来。

 

有时吉姆想画的图实在太大了,普通的作画工具根本无法完成。所以,他偶尔也会开上汽车奔赴沙滩。此时,汽车也成了他的作画工具。

20年来,吉姆的创作足迹已遍布全球。美国、俄罗斯、智利、澳大利亚、阿根廷等不同国家的海滩上都留下过他信手拈来的灵感钜作。

完成一幅完美的画作,常常需要耗费吉姆大量的时间。但是毁掉它却仅仅需要一瞬间,譬如潮水突然来袭或狂风大作。

 

吉姆说:“海水就像一块大型的橡皮擦,你不知道它什么时候就涌上来了。”此时,只需短短的一瞬,一切美好就会瞬间消逝。

 

吉姆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画沙画对我而言,是一种平衡游戏,我要找到心理和生理上的平衡。”在作画之时,“我必须把注意力放在即刻作画上,这也让我懂得欣赏瞬间即逝的美”。

 

吉姆的作品非常特别,充满了哲思。有时因画面太大,和渺小的人体形成极大的反差。

这种反差又形成一种独特的美——“一个渺小的人类试图在大地上留下印记”,这本身就发人深省。

 

还有一幅极大的图,是吉姆在俄罗斯贝加尔湖冰冻的湖面上画制而成的。

这幅钜作是从一个直径45厘米左右的小圆点开始, 之后一个个圆圈越来越大,延伸到几英里之外。

吉姆在贝加尔湖上的钜作。(视频截图)
吉姆在贝加尔湖上的钜作。(视频截图)

这幅画大到什么程度呢?让我们闭上眼睛想像一下:大到吉姆必需乘坐飞机,才能看到沙画的全景。

吉姆在贝加尔湖上的钜作。(视频截图)
吉姆在贝加尔湖上的钜作。(视频截图)

从事沙画创作已20年之久,这是否会感到乏味呢?这个问题在好奇的人们心中闪过。

对此,吉姆回答:“这是一种上瘾般的爱好。”他不明白,“怎么会有人不喜欢画沙画呢?”

有人为吉姆的精彩创作终将被自然力毁掉而无法保存下来,感到非常地惋惜。

对此,吉姆却认为:“我就喜欢这种感觉,来的时候什么也没有,离开的时候也什么都没有。”取材于自然,归于自然。

在此过程中,吉姆感受到乐在其中:“作画这事本身就足够了。在沙滩上画画,这就是我的最终目的。”

尽管有时刚刚画完,美好的画作还没来得及被人们欣赏,就迅速地被潮水淹没。

但吉姆说:“我知道我画的所有画作都会被毁掉。但毁掉后,我每次都能拥有一张新画布,画上新的东西。”

现在的吉姆能拥有如此乐观豁达的心态,其实是在这些年的沙画创作中积累的收获。

如今他早已不是当年那个压抑苦闷的吉姆了。尽管他马上快60岁了,但在创作上仍然热情不减,画笔不辍。

创作之余的闲暇时光,吉姆喜欢邀请朋友们到自己的画作旁吃饭。有时也会安排陌生人坐在农场或田野旁,一边欣赏作品一边聚餐。

聚餐风格一如既往地体现了吉姆的沙画美学,也是大手笔喔。

 

每张餐桌都布置得无比地长,排列整齐的椅子一直向远处延伸,让人感受到视觉上的冲击。

 

此时,吉姆会亲自上场,一展自己的非凡厨艺。

因为他曾有过深厚的大厨功底,因此挥洒自如,经常能带给朋友们味蕾上的惊喜。

 

在无限旖旎的大自然风光中,欣赏著沙画创作的艺术之美,同时品尝美食,举杯共饮,谈天说地。这何尝不是一件人生乐事呢?

▼ 相关影片(来源:YouTube,如遭移除请见谅)

责任编辑:茉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