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武警大清洗两部曲之二:江派高层纷被抓

中共十九大后,习当局对武警部队进行了重大改革。近期当局的官方档显示,武警今后将由双重管理改由中央军委单一管理。(MARK RALSTON/AFP/Getty Images)

人气: 29933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11月16日讯】(大纪元记者古清儿综合报导)中共十九大后,习当局对武警部队进行了重大改革。近期当局的官方文件显示,武警今后将由双重管理改由中央军委单一管理。由此,武警由“军警不分”,被调整为“军是军、警是警、民是民”;未来地方也不再拥有对武警兵力的调动权;武警架构调整后各机关将被降级等等。

在中共前党魁江泽民任内,由其亲信前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把持的武警部队,一度成为“江泽民的私家军”。分析认为,此次武警改革的相关“决定(草案)”的通过,将从制度层面革除周永康时代所造成的武警部队的分权局面,政法委的权力会再度缩水。

接上篇:武警大清洗两部曲之一:架构现重大变化

二、武警司令关键时刻多次表态

现年61岁的武警司令王宁来自军方“南京系”,也是中共太子党,与习近平关系密切,被认为是“习家军”中的一员。据报,王宁在第31集团军工作期间,就与当时在福建省任职的习近平相识。

2014年6月,王宁刚从北京军区参谋长一职升任副总参谋长,随后出任武警部队司令,显示他颇受习近平的信任。王宁还是中央委员、中央政法委委员。

中共十九大前,王宁发表5000多字的文章向习表忠。10月11日,王宁在中共党校机关刊物《学习时报》发文称,“要全面彻底肃清郭徐流毒”、“要维护和贯彻军委主席负责制,核心要义是维护习权威、听从习指挥”。

文中批前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严重触犯政治底线”、“虚化弱化军委主席负责制”。同时,称“习果断查处郭伯雄、徐才厚,以军委主席的绝对权威下惩治腐败、肃清流毒……”

中共“十九大”后,王宁又在武警进行改革之际表态。11月3日,王宁在甘肃总队表示,“维护军委主席负责制,确保党对武警部队的绝对领导。”

港媒《信报》指,11月初,中共武警部队政治工作部下发一份文件,披露武警内部存在六大问题,包括“内部交往庸俗功利”、“根本态度不端正”等等。

文件要求各级治理整顿,并明确党委机关、干部、士官、士兵等不同层次的整顿重点和整顿重要时机。

港媒的评论文章表示,目前武警部队正启动大规模改革,有关领导指挥体制、力量结构,都将被打乱重组,未来主要武装力量划归中央军委直接指挥,部队内党的工作、反腐败也交由中央军委政工部、军纪委负责,甚至后勤工作也分开处理,预料地方政府角色将减轻。

三、武警一度沦为江泽民“私家军”

其实,拥有百万人的武警部队是中共军队之外的“第二武装”,不仅远远超过中共的一级大军区,甚至远远超过海军、空军。在上世纪九十年代,这支百万大军出现建设高峰,整建制就划转了14个陆军师。

江泽民刚上台的时期,由于“杨家将”掌控著军权,江不得不转而倚重武警,并为此花费了巨大精力和金钱。武警在此时期得到迅速发展,成为了“江泽民的私家军”,武警也成为迫害中国民众的主要暴力武装。

2006年,中共武装警察连级(中队)以下携械行动批准权力,被下放给了省级政法委。武警司令和政委撰文,要求部队转向应付大规模群体事件,导致各地动用武警镇压民众抗议的次数剧增。

在周永康掌中央政法委时代,武警差点沦为其“阴谋篡党夺权”的工具。

2007年起,即胡锦涛执政期间,武警部队一直控制在时任政法委书记、政治局常委周永康的手中。江派党羽遍布公安、武警政法系统。

周永康从2007年成为政治局常委之后,为了迫害法轮功和打压不断高涨的民间维权运动,动用的“维稳”费用逐年增加。奥运后的2009年、2010年、2011年,中共公共安全支出分别为4,744.09亿元(人民币,下同)、5,517.70亿元及6,293.32亿元,年增幅在700余亿元左右。2012年的“维稳”经费达到7,018亿元人民币,超过一年6,703亿元的军费开支。

中共国防部2013年发表国防白皮书提到,大陆武警2011到2012年期间处置公共突发事件、维护社会稳定等累计用兵160多万人次,大多是官方用来打压维权运动。

大纪元获悉,周永康为强调政法委的作用,常常无事生非,有意将事态扩大化,以骗取调动大规模武警部队的军委批示。周永康在接到一些地方群体事件报告时,故意拖延时间,等待事态激化,才向中央军委要求调动大批武警,以此骗取维稳费,并让政敌背黑锅。

今年3月23日,凤凰新闻网发表题为“2017年武警部队改革调整有何新动向”的文章质疑说,中共公安部一个部级单位,怎么能辖制这个百万大军,又有什么机构指导这支百万大军,又以何种方式来统帅这支大军?什么都没有缜密的安排,就仓促甚至慌忙地成立了一支百万大军,还交给了公安部管辖,这简直就是荒唐。以后在这支百万大军的建设中,怎么能不出现一些震惊中外的事。

文章还质疑,当时成立百万武警大军干什么?说是担负保卫国家的任务,那中共军队是干什么的?说是具有普通警察(公安)性质,那警察是干什么的?说是为应对处置恐怖袭击,那法国只成立一个几百人的特种警察部队就够了,还用百万大军?说是支援国家经济建设和执行抢险救灾任务,那有必要成立百万武警吗?武警遂行的根本任务不明确,至少说出来的理由,让人对它存在的必要性产生质疑。而且,这规模已搞成了和军方比肩的第二武装了,有必要搞成这么大吗?

文章提到,自上世纪末,武警的建设产生加速度:编制越来越大,不断地升格,各省的武警总队由正师,已全部升格到副军,并一部分升格到正军;几十个教导队升格为正师级军事院校;装备越来越精良;将军越来越多,光总部机关、院校就有160余名将军,若将各省武警总队的将军和高配的将军都加进去,至少也要有300多名将军。

前武警高层被一窝端

当周、薄政变计划败露之后,习近平当局就开始对中共武警部队人事进行大调整,武警高层遭到全面清洗,一些现任和退休高级将领纷纷落马,从司令员到参谋长,几乎整个领导班子一窝端。

2016年10月27日,时任中央候补委员、武警部队副司令员牛志忠被开除党籍。

2016年12月29日,前武警部队司令员王建平因涉嫌受贿犯罪被立案侦查。他是中共十八大后落马的第一个现役军方上将,也是军委联合参谋部成立以来首个被查的“军虎”。

港媒曾披露王建平落马内情,他曾获周永康力推。2009至2012年间,身为武警部队司令员的王建平直接向周永康报告工作。同时王也是郭伯雄和徐才厚的属下。

中共十八大以来,包括王建平、牛志忠在内,武警部队落马的高级军官不少于12名。其中几人来自武警交通指挥部,该部前司令员刘占琪、政委王信、副司令员瞿木田、总工程师缪贵荣悉数落马。武警交通指挥部被媒体称为“落马”重灾区。

此外还有江苏、福建、天津、广东等地的武警高级军官落马:武警江苏省总队前司令员于铁民、武警福建总队前司令员杨海、天津消防总队前政委徐豪元、广东省公安厅前党委副书记蔡广辽以及武警工程大学前校长沈涛等。

今年6月港媒《星岛日报》引述消息透露,有19名中共地方武警部队的高层同时被免职,包括4名正军职,15名副军职。他们与此前落马的武警高官关系密切。

被免职的武警高官包括武警政治部副主任程伟、武警水电指挥部政委唐晓、武警后勤部政委詹海观、武警河南总队司令员唐大淮、辽宁总队司令员于文福、安徽总队政委马立克、海南总队政委雷万军、天津总队政委王献华、北京总队政治部主任苏瑞超等。其中,西藏总队司令员宋宝善和政委肖阳忠双双被免,重庆总队司令员何良魁和政委汪海也被免职。

在王建平落马后,就不断传出对前武警部队政委许耀元上将不利的消息。此外武警前副政委于建伟、前副司令员戴肃军也被调查,另一名副司令员潘昌杰和副政委姚立功被免职。

港媒消息称,武警深挖于建伟、王建平等要案,成立专案组,牵连甚广。

来自北京的消息透露,许耀元被军纪委带走调查,他出身总政治部,被视为徐才厚嫡系,是徐才厚卖官的操盘手,本人也培植亲信,家族共有11人进入军队,暗示许以权谋私。

如果许耀元落马消息成真,他将是继中共前军委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武警部队原司令员王建平、国防大学前校长王喜斌、空军前政委田修思之后,第六个落马的上将。

在一系列人事调整和军队改革中,中共武警领导层进一步重新洗牌。港媒报导称,2016至2017两年时间内,中国的过半省份武警总队主官发生了调整。

财新网7月3日报导称,自6月以来,国务院、中央军委调整全国14个省份和地区共15名武警部队主官。这包括10名武警总队司令员和5名武警总队政委调任新职。

此外,据海外“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的调查报告显示,武警部队高层积极追随江泽民集团,执行迫害法轮功政策,换取升迁机会,而武警医院也成为非法器官移植的帮凶。

责任编辑:林锐

评论
2017-11-17 12:5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