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被拍摄下的“情感” 科学家揭人体能量场奥秘

——专访俄国物理学家康斯坦丁‧科罗特科夫

文/柯弦

俄国物理学家康斯坦丁‧科罗特科夫(Konstantin Korotkov)发现,人们的精神和情感状态,能够对人体的能量场产生影响。(科罗特科夫提供)

人气: 4395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人的身体能发出一种肉眼看不见的辉光。

当你和你的恋人食指相触时,指尖发出的辉光会产生闪电般绚烂的连结;当你对着亲密的另一半说“我爱你”时,一团物质能量随即从你的胸口释出,飞向另一个人——这听起来像魔幻电影般的场景,却是实实在在的物理现象。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人体能量的研究已经发展到令人惊叹的程度。

“健康1+1”采访了俄国量子物理学家、克里安数位照相术的发明者康斯坦丁‧科罗特科夫教授,从科学角度探究人体的能量场,以及影响人体能量的因素。

康斯坦丁‧科罗特科夫(Konstantin Korotkov)是俄国量子物理学家,在前苏联时期,他曾致力于等离子物理、空间物理和激光物理学等研究。当时,生物能量学的社交圈很活跃,科罗特科夫在那里遇到了一些“很有趣的人”,这些人能够改变人体的能量场。他亲眼看到这些人通过发送“思维讯息”,改善了他妻子和朋友的健康状况。这让钻研物理学的科罗特科夫产生了兴趣。秉著科学家的探究心和严谨态度,他开始查阅各种关于人体能量场的书籍和文献。

在深入了解后,科罗特科夫得出一个结论:“人体能量”这个论题,虽然在短时间内无法被多数人接受,但终有一天会得到科学界的承认。

于是,他开始将研究逐渐转移到人体能量的领域。那时正当苏联解体,整个俄国的科学界处于动荡期,科罗特科夫也离开了研究室,自己创业。但没过多久,他又决定回来继续做能量研究。

克里安照相术”与人体能量

上个世纪,塞米杨·克里安(Semyon Kirlian)和他的妻子发现了一种技术,叫“克里安照相术(Kirlian Photography)”。这种照相术能够将人体发出的能量拍摄下来。

现代生物光子学的研究表明,人体能够自发地发出电子和光子,产生肉眼看不见的辉光。科学家把人体发出的电子和光子,视为人体能量的表现。这种自发的辉光很难测量,然而,当人体处于电磁场中,这种电光子的发射会被激发,并且能够被拍摄下来。这就是克里安照相术的原理。

最初发明的克里安照相术因效果“时灵时不灵”,不被讲求“效果恒定”的科学界所接受。因此,科罗特科夫决定发明一种稳定的、不受环境影响的数位克里安照相术。1995年,科罗特科夫和他的团队利用当时最先进的技术,发明出第一个数位克里安照相术——气体放电显像术(GDV, Gas Discharge Visualization)。

kelsy_ris4
早期的GDV照相机(数位克里安照相机)。(gdvcamera.com)

GDV照相术能观察到人体散发的光子能量,以及人的能量场在不同状态之下的变化。随着研究越来越深入,科罗特科夫深刻地感受到,能量研究将对人类社会带来巨大的益处和启迪。

正负情绪,不只影响自身的能量

如今在西方科学研究中,意识科学是其中重要的一部分。所谓“意识”,就是人对于外界事物和自身思维、情绪等的感知。

科罗特科夫发现,人们的精神和情感状态,能够对人体的能量场产生影响。

通过GDV照相术,可以观察到人在不同情绪下身体能量场的变化。譬如,当一个人发出积极情绪的时候,比如高兴、开玩笑,他的能量场会增强。最近,科罗特科夫在墨西哥参与了一项实验,测量看喜剧对人的能量场的影响。结果显示,当参与者在看完一出喜剧电影后,所有人的能量场都增强了。

而生气、妒忌、憎恨这些负面情绪,会使能量场缩小、缺损、甚至消失。更严重的是,持有负面情绪的人不仅会削减自身的能量场,还会影响其他人的能量场。研究发现,当一个人出现憎恨情绪的时候,他周边的人能量场会受到很负面的波及。

出现负面情绪后人体的能量场出现缺损。(科罗特科夫提供)

“爱”能激发能量团,产生能量传递

“爱是人类最强烈的情感。”科罗特科夫说。这种感情可以对爱与被爱的两个人身体产生很大的影响。

科罗特科夫通过两种不同的实验方法,观察两个相爱的人能量场的相互作用。

他让参与者两两一组,分别把各自的手指放在一起。他发现,当两个人是互相爱慕的关系时,在克里安照相术下,他们指尖发出的能量场是相互交融的,两人的能量场延伸出闪电一样的辉光,连在一起。而若两个人对对方没有任何情感,他们的能量场就是隔开的。

People in love copy
两个相爱的人,指尖能量场发出闪电一样的辉光,连结在一起。(科罗特科夫提供)

在另一种方法中,他使用GDV系统,观察参与者全身能量场的电子图像。实验中,当一个人向另一个人表达爱意的时候,在图像里可以看到一团清晰的能量物质,从示爱者的心脏部位,飞向被示爱者的心脏部位。

科罗特科夫表明,这种“能量传递”不只是想像中的,而是真实存在的“物质能量团”的传递。这个能量团中包含了电子、光子、次声波等多种能量物质形式。这就是为什么当一个人生病时,如果有恋人在身边支持和陪伴,病会痊愈得更快。

love
在GDV电子图像下,示爱时能量的传递。(科罗特科夫提供)

“直觉”真的存在吗?

科罗特科夫发现,人们能够感应到“背后的人”。

在一次实验中,研究人员让参与者坐在座位上,让另一个人从他的背后靠近,在这个过程中观测座位上那个人的反应。结果显示,当从背后接近的是一名陌生人,多数情况下,座位上的人能量场没有变化。而当他们的家人、恋人从背后靠近时,他们的能量场会立即增强。

Influence
当陌生人从背后接近,受测者能量场没有变化;当家人、恋人从背后靠近,受测者的能量场立即增强。(科罗特科夫提供)

科罗特科夫说,这是人和人之间能量场的相互作用,“我们散发能量场,不只是发出去就完事了,而是通过能量场来触碰并感知周围的环境。”他认为,这是人的“直觉”的一部分。

古时候的人就有感知紧张氛围的能力,能够感受到气候、环境的变化,感知到周围的人。“但现在人的这种能力已经退化了,对于环境已经不像过去人类那么敏感。”科罗特科夫说,“但我们大脑的潜意识,还是会对周围的环境作出反应。GDV照相术通过真实的实验证实了这一点。”

摇滚乐和古典乐,能量的巨大反差

科罗特科夫还研究了外界环境和事物对于人体能量的影响,包括水、食物、不同材料,还有音乐。

“音乐对人体的影响是巨大的。”科罗特科夫说。

2014年,彼得罗夫肿瘤研究所和俄罗斯放射与外科技术研究中心做了一项大型调查研究,对比不同创意型职业人士的平均寿命。该研究调查了来自视觉艺术、音乐、文学和学术领域的4万9千名代表人物。结果显示,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平均寿命最低的职业是摇滚音乐家,分别为男性43.6岁,女性37.6岁。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科罗特科夫通过实验研究不同音乐对于人体的影响。他发现,当人听摇滚音乐的时候,会使人的能量场短暂提升到一个高峰,然后开始不断下降,跌至低于起始的数值。科罗特科夫说,根据年龄和对音乐的喜爱程度不同,能量在最初提升的时间也有所不同,但无论如何,最终都会不可避免地下降。

Music Rock
在听摇滚乐的过程中,人体能量场的变化。(科罗特科夫提供)

相反,古典音乐会对人的能量场产生正面的影响,并能够提升人的健康。科罗特科夫猜测,这可能是因为古典音乐的频率在某种程度上与人的脑波的频率相合,因此能够对人体起到正向作用。

能量学研究,如何带动当今的医学?

科罗特科夫把中医的理念运用到能量研究中。

他认为,中国古人发明并流传千年的中医智慧,是非常有道理的,很多研究都证实了这一点。现如今,越来越多的人身体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和病症。他们从一科医生看到另一科医生,越看“病”越多,药开了一种又一种,这些不同的药之间在体内发生冲突,令体内环境不断恶化。

科罗特科夫决定以中医的理念为基础,通过观察和分析人体能量的变化,找到人体内部真正的问题所在。

他将中医的“人体经脉”理论运用到GDV照相术中,研制出人体能量的测量、分析系统。针对人体最敏感、且最容易测量的部位——手指,测十个手指发出的光。根据中医的经脉理念,不同的手指连结身体不同的脏器系统。GDV照相机将手指发出的辉光图像拍摄下来,转化为和人体物理特性有关的数据,并通过这些能量数据,来评估人体不同脏器系统的内在能量,以及整体的能量状态。

在GDV的电子图像中,健康或平静的人,能量场很强,且场的周边很圆润;情绪激动的人,能量场的周围会出现火花一样的尖峰;而当一个人身体出现问题、甚至病症时,他的能量场就会出现破洞、缺口等异常。不同的能量异常对应着不同的脏器系统,所以能够反映出问题的源头所在。

科罗特科夫认为,通过这种观察方式,可以使人们保持在健康状态中,及早发现身体的问题,甚至潜在的问题,并针对问题的本质去改善。这就如同中医的理念,目的在于将身体始终保持在健康的状态,而不是像西医那样出现疾病后再治疗。科罗特科夫强调,自己并不反对西医,他的妻子和很多朋友都是医生,他认为应该“将中医和西医的理念结合在一起”,达到更完善的效果。

意念能进行“远程传输”

科罗特科夫还做了很多其它的重要实验,如远程意念传输实验。他发现,人的意念可以对远处的人,甚至远处的感应器产生影响。当一个人在一个城市,向另一个城市、甚至世界另一端的感应器发出意念,感应器都能够接收到,并做出反应。

科罗特科夫说,“这种现象或许只能从量子层面来解释,并且在现阶段只能提出假说。我们已经有了一些想法,但是我们需要更多的实验来证明产生这种现象的原因。”

不被科学界接受的能量研究

关于人类意识与能量的研究,早在上个世纪就已经盛行,并不断有新的发现。然而,这些研究却一直未被科学界普遍认识和接受。问及原因,科罗特科夫说:“这说来话长。当科学家们已经习惯于某一种观点和理念的时候,他们就会在这种‘已知理念’上进行研究。每当有新的认识时,人们都需要一段时间去接受。然而,科学是不断在发展的,我们应该以发展的思维方式去认识自然。”

比如,很多医生不接受中医的理念,然而,只有当他们深入去研究的时候,他们才可能真正明白和理解。但很多西医和科学家忙于工作,没有时间也没有兴趣去深入研究他们眼中的“迷信”。他们深信人只有物质身体,不愿相信意识和灵魂的存在,这种观念更阻止了他们去进一步了解。

“虽然这种现象现在依然没被医学界普遍接受,但我并不担心。”科罗特科夫说,“因为这一天正在到来,虽然是一步一步地进展着,但是它正在到来。”

责任编辑:茉莉

音乐最早用于治病?古典音乐的药用功效

为什么绝症有时可以不医而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