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毛泽东诗词的“庐山真面目”之三

毛泽东诗词中的“真情”与马列婚外情

作者:陈峰

人气: 342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11月20日讯】三、虚情诳世 自掩其丑

见识过毛诗词的“豪放”,我们扭头再看看毛诗词的“婉约”代表作《蝶恋花‧答李淑一》。这篇词作于1957年5月,是一篇悼亡咏叹之作。在这篇词里,毛称亡妻杨开慧为“骄杨”,又是请仙人吴刚献酒,又是邀仙女嫦娥献舞,又是“泪飞顿作倾盆雨”的,把杨开慧怀念颂扬了一番。这篇词作,连同毛那句“开慧之死,百身莫赎!”被中共当成“毛杨情深”的佐证,被毛诗词注家赞誉为“绝唱”。那么,毛对杨的真实感情究竟轻重几何呢?

毛曾有过四位妻子:罗氏、杨开慧、贺子珍、李云鹤(江青)。1920年底,杨开慧19岁嫁给毛,和毛相处七年,与毛生下毛岸英、毛岸青、毛岸龙。

1927年国共分裂,毛离别了刚刚为他生了第三个儿子毛岸龙的杨开慧,前往湘东组识“秋收起义”。秋收起义失败后,毛带残部上了井冈山,与王佐、袁文才的地方武装建立了根据地。离开妻子后,毛只给杨开慧写过一封信,说他患了脚疾。此后,他再也没有给杨开慧写过信。毛上井冈山后再也没有见过杨开慧。1928年,毛另结新欢,与小他17岁的贺子珍在井冈山同居后结婚。从1927年9月毛跨出杨开慧的家门到毛贺二人结为夫妻,其间不足八个月!

当时,杨开慧带着三个孩子住在离长沙东乡60里的板仓。毛是国民政府缉拿的“共匪要犯”,因为杨开慧是毛妻的特殊身份,生命危在旦夕。毛打长沙路过板仓,也没去看看他们娘四个。本可轻易接走杨的毛,为了不坏他与贺子珍的好事,对杨不予施救。

毛决定攻打长沙那年,杨开慧带着毛的三个儿子就住在长沙市郊杨家的老屋里,当时,毛离开他们已经整整三年了。按说,毛不会不清楚攻打长沙可能会给杨开慧和自己的三个儿子带来的巨大危险。如果是一个负点儿责任的丈夫和父亲,对此理应有所安排。而且,杨开慧的家就在毛去长沙的路上。毛率部驻长沙城外,待了三个星期,如果有心把杨开慧和三个孩子接走,是很容易办到的,令人不解的是,毛没有做。很难想像,如果在毛心目中杨开慧真是“百身莫赎”的话,他怎么会置她与自己的三个孩子于不顾呢?

当时守卫长沙的国民党长官是何键。三年来,他没有骚扰过杨开慧,甚至在毛之前,彭德怀第一次打长沙,差点把何打死的时候,何也没有在杨开慧身上泄愤。但这次毛又来攻打长沙,何极为恼怒,决心报复,逮捕了杨开慧和毛岸英。何键要杨开慧公开宣布跟毛脱离关系,遭到杨拒绝,于是何将杨枪杀。

杨开慧离世的那年年仅29岁。她至死都不知道早在两年前,毛事实上已经把她“休掉”了,一个叫贺子珍的年轻女人已经成了毛家里的女主人。

正当毛与贺子珍在井冈山喜度蜜月之际,住在长沙县板仓娘家的杨开慧还在痴情地挂念着她心中的“丈夫”。她在诗中写道:“天阴起朔风,浓寒入饥骨。念慈远行人,平波突起伏。足疾可否痊,寒衣是否备。孤眠谁爱护,是否亦清苦。书信不可通,欲问无人语。恨无双飞翮,飞去见兹人。兹人不得见,惘怅无己时。”

“即使他死了,我的眼泪也要缠住他的尸体。他丢弃我了,一幕一幕地,他一定是丢弃我了。”这是1930年1月杨开慧写的最后一篇手迹,充满对毛的哀怨。

纵观毛的婚内婚外女人圈儿,我们不难得出一个结论:对所有女人来说,毛都是那种“靠不住”的男人。毛生活腐败,荒淫糜烂,对女人无情无义,从原配罗氏到杨开慧到贺子珍再到江青,履犯重婚罪。而且没有一个好合好散的,要么遗弃,要么逼疯,要么打入冷宫。跟过毛的女人,这些年见诸媒体的、有名有姓的有十五个之多,差不多都命运多舛,少有善终:原配罗氏年仅21岁就病亡,杨开慧29岁被枪杀,贺子珍被毛逼疯,江青狱中上吊自杀……除此之外,毛淫人妻女,糟蹋秘书,染指护士,玩弄演员,难以数计。如张玉凤、孟锦云、谢静宜等人,皆难脱嫌疑。无名无姓者,更是不计其数。当今中共官员,热衷流行“包二奶”,跟毛的领袖示范恐怕不无干系。

多年来,在公开场合,毛本人一再有意无意地表示他对杨开慧如何如何,称杨为自己的真爱。与此相呼应,中共的宣传机器也一直把毛对杨开慧的感情渲染为伟大的爱情典范。无独有偶,中共也曾把马克思与燕妮、列宁与克鲁普斯卡娅描绘成伟大的爱情典范,后来我们绕开中共,才知道马克思与女佣有私生子,才知道列宁嫖妓染梅毒而死。这跟“评价文革宜粗不宜细”、“对毛要三七开”是一个腔调,中共需要毛这杆大旗不倒,所以党才替毛掩罪遮丑。当真实的毛杨夫妻关系史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时候,我们吃惊地发现,尽管杨开慧对毛始终一往情深、忠贞不渝,但毛对杨开慧却是典型的用情不专,始乱终弃,甚至有借何键之刀杀杨开慧以保全毛贺联姻之嫌。毛对杨,根本不像“蝶恋花”那般诗情画意。毛更像是一只胃口很大的大公蜂,天南地北乱采蜜,一直采到中南海后宫,至死方休。

关于“蝶恋花”,还有这样一个小插曲──

1959年3月11日,著名学者胡适读到大陆出版的毛诗词,他在当天的日记中写道:“看见大陆上所谓‘文物出版社’刻印的毛《诗词十九首》,共九页。真有点肉麻!其中最末一首即是‘全国文人’大捧的‘蝶恋花’词,没有一句通的!”“我请赵元任看此词押的舞、虎、雨,如何能与‘有’韵字相押。他也说,湖南韵也无如此通韵法。”

按照游仙词牌的词韵要求,词上阕的“柳、九、有、酒”属上声二十五有韵,下阕的“袖”属去声二十六宥韵。上声二十五有与去声二十六宥通用,同属词韵第十二部,这是符合词律要求的。然而下阕的“舞、虎、雨”这三个韵脚字均为上声七埏韵,属词韵第四部,明显和上阕四个韵脚字以及下阕“袖”字不同韵。#(未完待续)

(大纪元首发)

责任编辑:张宪义

评论
2017-11-20 10:2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