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毛泽东诗词的“庐山真面目”之四

毛泽东诗词“假借祭祖 骗取民心”

作者:陈峰

人气: 3081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11月25日讯】四、假借祭祖 骗取民心

陕西黄陵县黄帝陵,被誉为“天下第一陵”,里面安寝着中华民族的“人文初祖”──黄帝。1937年,“西安事变”第二年,亦即中华民国二十六年清明节,国民党和中共分别派出代表,共赴黄帝陵,举行公祭仪式,籍以凝聚全国抗日士气与民心。两党公祭代表分别宣读《祭黄帝陵文》。中共的《祭黄帝陵文》系毛亲笔撰写。

毛的祭文是一篇四言韵文,共56句。前8句概括黄帝的伟业,其余均写中华民族的现实遭遇、中共对抗日时局的看法,表抗战决心。毛在祭文中,大秀其历史知识和诗文才能,给中共摆足了姿态,也给自己做足了面子。中共党史称赞这篇祭文说,这是表明中共以此明志,誓死保卫祖国江山,与日本侵略者血战到底,直到“还我河山,卫我国权”,取得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此番告祭情怀,不独远超国民党的祭文,亦为历代祭文之拔萃者。中共元老任弼时曾说:“这是我们共产党人奔赴前线誓死抗日的‘出师表’哩。”

然而,墨写的谎言,掩不住血写的历史。毛的祭文,究竟是中共的类孔明“出师表”?还是招摇过市的“出师婊”,我们只能从真实的历史中寻求答案。

大陆出版的《南京志史》,披露了一则被封存了近半个世纪的丑闻:中共当年背着国民政府,背着四万万浴血抗战的同胞,透过秘密渠道与日本最高军政总部议和。这篇史料一见光,史学界为之哗然。

该书揭露:1945年6月,设在南京的日本中国派遣军总司令部来了一位神秘人物,此君自报家门:“我是新四军联络部长扬帆。”抗战史上的一篇黑幕故事从此开始。

故事的缘由是这样的:太平洋战争爆发,日本陷入战线过长的困境。中国战场上,国军仍顽强抵抗。为了挽救被动局面,冈村宁次向新四军军部发出了议和信息。新四军接报,由中共华东局请示中央。延安方面密电答复:可以和日方秘密接触。随后,日方建议中共派人与日军总部首脑直接谈判。经中共中央驰电批复,新四军联络部长扬帆便起程赴南京。

抵南京次日,日本中国派遣军总司令部副参谋长今井武夫和扬帆开始正式谈判,并提出“局部和平文本草案”,除双方停止军事行动外,日方答应让出8个县城,新四军保持中立,也可以将来和日方合作,共同对付蒋介石的国军和美、英方面。

毛与中共跟日寇之间还有多少这样的汉奸故事,目前不得而知。毛说过这么一段话:“我曾经跟日本朋友谈过。他们说,很对不起,日本皇军侵略了中国。我说:不!没有你们皇军侵略大半个中国……中国共产党就夺取不了政权!”(接见日本社会党人士佐佐木更三、黑田寿男、细迫兼光等的谈话。1964.7.10)

越来越多的抗战史料证明,毛和他的中共,在八年抗战中执行了一条卖国主义的假抗日、真扩张路线。毛从来没有走下黄土高坡,更没有命令和指挥过一次抗战,更不用说上过一次前线。相反,他所有的电报指示,不是制止中共军队抗日,就是命令他们“长期隐蔽、积蓄力量”,从而为战后立即发动那场夺取政权的内战,打下了坚实基础。彭德怀的“百团大战”,被延安指称过早暴露了共军实力。八年抗战,国民党正面战场血肉筑长城,伤亡惨重;毛的共军却躲在敌后,开展所谓“独立自主的山地游击战”,大仗不敢打,小仗骗民心,收编地方武装,由战前数万人,扩张成战后一百万正规军和两百万民兵的强大武装力量。

共产国际的特派员曾气愤地指责说:“毛在侵略者面前向后退缩,却趁中央政府和日军冲突之际为自己渔利。在民族遭受灾难、人民备尝艰辛并作出了不可估价牺牲的时刻,在国家受制于法西斯分子的时刻,采取这种策略,岂止是背信弃义而已……”

1949年以后,毛从陕北进了北京,他再也想不起陕西黄陵县的那抔叫“黄帝陵”的土丘和他曾经写过的祭文了。1955年秋,南洋华侨领袖陈嘉庚,给毛写了这样一封信:“陵庙无人看管,庙宇木料多已腐坏,势将倾塌。院中草地,多为农民耕种,陵山附近,私坟如鳞。”“回忆1940年(民国时期)访延安时,亦曾谒陵,当时陵庙山树均有专人看管,庭院整扫清洁,古树逢枯补植,鉴今想往,不胜差异。”显然,陈嘉庚这封信披露了一个事实:黄帝陵的命运,那真是国共两党两重天!陈嘉庚的信,重重打了毛的脸,不难想像读到此信的毛受到的刺激。于是批示周恩来阅后交有关部门处理。

祭祖当年身份为“中华苏维埃政府主席”的毛,在黄帝陵的眼皮底下建立国中国并命名为苏俄国号的毛,1920年就成为“马克思主义者”、甘当马列子孙的毛,多次表示过“死后去见马克思”的毛,写过“五帝三皇神圣事,骗了无涯过客”的毛,写过“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的毛,文革中挖掉包括炎帝在内的中华民族列祖列宗的陵寝的毛,真的会把黄帝放在眼里、认祖归宗吗?

换言之,身为中华子孙,毛不肖;祭黄帝,毛不配!毛的这篇祭文,不唯是对全国军民的无耻欺骗,更是对中华民族“人文初祖”的无情羞辱。

毛很重视这篇祭文。他在3月下旬即已写好,并于29日寄给曾以《大公报》记者身份去过延安采访的范长江,希望他“可能时祈为发布”。但这篇祭文终未能在国统区发表出来。也许是范公早有远见吧!毛一生诗词百余首,这篇《祭黄帝陵文》是唯一跟抗日沾点边儿的。而且,它根本不是什么“出师表”,也许叫其“出师婊”才实至名归。#(未完待续)

(大纪元首发)

责任编辑:张宪义

评论
2017-11-25 9:4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