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热点透视】武警改制 断绝江集团政变后援

夏小强

中共公安人员。(Getty Images)

人气: 6360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11月02日讯】中共高层的激斗,在十九大之后并没有结束的迹象。习近平当局针对江泽民集团的动作连续不断,其中10月31日通过的武警改制,就是一个防止江泽民集团政变夺权的重要行动。

10月31日,中共全国人大通过了武警改制的决议草案。此次武警部队改革的重点是,强化中共和中共军委对武警部队集中统一领导,贯彻中央军委主席负责制,按照“军是军、警是警、民是民”的原则,调整武警部队指挥管理体制,优化力量结构和部队编成。

武警“一统二分”旧制

中共武警部队其编制和兵役制度与军队大致相同,但与常规军队不同,武警主要是对内“维稳”的武装力量,是以暴力维护中共统治的主要工具之一。一直以来,武警在指挥领导体制是“一统二分”,即由国务院、中央军委统一领导,各地公安机关分级管理、指挥,但以“两分”为主。

由于武警部队受中共中央军委与中共政府的双重领导。这种双重体制下,地方上的武警力量,通常受政法委系统及下属的公安系统来直接指挥领导,参与到各地的“维稳”工作中,中央军委只负责武警的征招和建制管理等,并不直接指挥地方上的武警部队。这就造成政府公安系统对武警事务有较大的话事权。

因此,公安部部长兼任武警部队第一政委、党委第一书记,各省武警总队也由省公安厅长兼任第一政委、第一书记。在实际上造成了武警部队的分权。在周永康当权时期,其曾任政法委书记、公安部部长,强力介入武警,并将武警司令员首次纳入中央政法委委员行列。这种体制,容易形成另一个强力重心。

武警曾是江的私家军

江泽民刚上台的时期,由于“杨家将”掌控军权,江不得不转而倚重武警,并为此花费巨资。武警在此时期得到迅速发展,一度被海内外呼为“江家军”。

1996年12月,中共中央军委决定将武警部队总部由副大军区级升格为正大军区级,主官授上将衔,使武警司令员的级别与七大军区的司令员同级别。1999年新年,时任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视察武警北京市总队十一支队,从此中共加大了对武警部队的扶持。

此前,武警在中共武装部队的体系中本属于“偏师”,但此后逐渐发展到同中共陆、海、空三军以及第二炮兵地位相当,且规模越来越大,装备越来越精良,官兵待遇亦越来越高。中共武警人数发展迅速,外部估计,中共武警部队的总兵力估计达150万,包括超过半数的80万内卫部队。

大陆官方侵权事件越来越多,民众抗暴维权的群体事件也随着暴增。在2000年后,尤其是周永康接替政法委之后,各地群体性事件不断。

武警成为了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民众的主要暴力武装。2006年,中国武警司令和政委撰文,要求部队向应付大规模群体事件方向转变,其实就是要准备应付大规模的民众请愿骚乱。

2006年,中国武装警察连级(中队)以下携械行动批准权力,下放给省级政法委。(团级(支队)行动则由中央政法委批准,团级以上行动仍需中央军委批准 ),导致各地动用武警镇压民众抗议的次数剧增。

武警是江派政变的后盾

武警军队化、地方化是此前江泽民及周永康的政法委对抗胡温中央的战略之一。过去十多年来,江泽民耗费巨资建武警部队,将武警部队发展称“第二权力中央”的武装力量,藉“维稳”的名义,政法委和下属的公安系统可以调动地方上的武警力量参与对民众的镇压,并不受法律限制,中共军委难以插手。

被江派所把持的中共武警部队,涉嫌多次参与政变。江泽民、曾庆红、薄熙来、周永康图谋十八大后的政变从习近平手中夺权所倚仗的重要武装力量即是武警,包括王立军逃馆事件中,薄熙来曾动用武警包围美领馆,随后的3.19政变中,周永康动用的也是武警。

2012年的“3.19”政变中,驻守在中央政法委的武警特种部队对天鸣枪,与38军进行对抗。但38军的部队迅速将众武警缴械,当晚不少北京市民都听到枪声。事后有说法称,“3•19”当晚发生的是一场未遂政变,政变主角正是当时的中共政法委书记周永康,目的是抢夺薄熙来案的关键证人、大连实德富商徐明。胡锦涛急调38军入京,同政法委大楼外的武警发生对峙。

武警部队在名义上是接受国务院和中央军委双重领导,但其实际掌控权在国务院的公安部之下,其实也就是主要掌控在政法委手中。此前周永康任政法委书记期间,其年维稳经费曾经超过军费开支,到最后政法委权力做大,成为“第二权力中央”,胡温“政令难出中南海”,很大原因就是周永康依仗其掌控的武警力量。用中共的话讲就是,周永康不仅手握“刀把子”,还握着武警部队这个“枪杆子”。

习近平清洗武警江派势力

习近平掌权后,武警中江派势力成为其一个严重威胁。有消息来源说,刘源此前曾对习近平直言:“两会前不管(武警问题),政变或难避免!”

习近平在军队展开反腐风暴,武警部队是重灾区,上届武警高层几乎被一锅端。

2016年12月29日,中共官方宣布,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副参谋长、武警部队原司令员王建平因涉嫌受贿犯罪,军事检察机关已对其立案侦查。王建平也成为中共十八大以来中共首位落马的现役上将。王建平担任武警部队司令员时,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是他的直接上级领导,同时他也是郭伯雄和徐才厚的属下。习近平当局2014年将王建平调职,主要是为了将他调离武警权力基地。

中共2016年的六中全会公报中,证实了中共中央候补委员、原武警部队副司令员牛志忠中将严重违纪,已被开除党籍。武警副司令员戴肃军中将2016年10月20日被带走调查,副司令员潘昌杰、副政委姚立功被免职。

十八大以来,武警部队被密集清洗,已有多名高级军官落马,如广东省公安厅党委原副书记武警少将蔡广辽、武警交通指挥部原司令记武警少将刘占琪、武警交通指挥部原政委记武警少将王信、天津消防总队原政委武警大校徐豪元、武警交通指挥部原工程师武警大校缪贵荣、新疆公安边防总队原总队长武警大校张根恒、武警交通指挥部原副司令员武警少将翟木田、武警福建总队原司令员武警少将杨海、武警工程大学原校长武警少将沈涛、武警江苏总队原司令员武警少将于铁民等。

江派政变后援断绝

中共上一届武警高层被一锅端,说明了中共这部权力机器的重要部分,从军队、武警、政法到宣传系统、地方势力等等,之前几乎全部被江泽民集团所掌控。

十九大前,江派在军中实权将领房峰辉、张阳无预警落马,使得十九大之后习近平军权走向稳固,江派在军中已经势微。十九大之后武警的改制,意味着武警部队在今后将由国务院、中央军委双重管理调整为军委管理,未来地方政府不再拥有对武警部队兵力指挥、调动权力。

江泽民集团发动政变的军中后援已经被断绝。#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7-11-02 9:3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