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代乐舞诗、词、曲、赋精华赏析

乐舞文学赏析:汉赋.舞赋

作者:仰岳

汉‧乐舞画像石。(公有领域)

      人气: 26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东汉‧傅毅《舞赋》 

楚襄王既游云梦[1],使宋玉赋高唐之事,将置酒宴饮[2],谓宋玉曰:“寡人欲觞群臣,何以娱之?”[3]玉曰:“臣闻歌以咏言,舞以尽意,是以论其诗不如听其声,听其声不如察其形[4]。《激楚》、《结风》、《阳阿》之舞,材人之穷观,天下之至妙[5]。噫,可以进乎?王曰:如其郑何?[6]玉曰:小大殊用,郑雅异宜。弛张之度,圣哲所施[7]。是以《乐》记干戚之容[8],《雅》美蹲蹲之舞[9],《礼》设三爵之制[10],《颂》有醉归之歌[11]。夫《咸池》、《六英》,所以陈清庙、协神人也[12];郑卫之乐,所以娱密坐,接欢欣也[13]。余日怡荡,非以风民也,其何害哉?”王曰:“试为寡人赋之。”玉曰:“唯唯。” [14]

夫何皎皎之闲夜兮,明月烂以施光[15]。朱火晔其延起兮,耀华屋而熺洞房[16]。黼帐祛而结组兮,铺首炳以焜煌[17]。陈茵席而设坐兮,溢金罍而列玉觞[18]。腾觚爵之斟酌兮,漫既醉其乐康[19]。严颜和而怡怿兮,幽情形而外扬[20]。文人不能怀其藻兮,武毅不能隐其刚[21]。简隋跳踃,般纷挐兮[22]。渊塞沉荡,改恒常兮[23]

于是郑女出进,二八徐侍[24]。姣服极丽,姁媮致态。貌嫽妙以妖蛊兮,红颜晔其扬华。[25]眉连娟以增绕兮,目流睇而横波[26]。珠翠的皪而炤燿兮,华袿飞髾而杂纤罗[27]。顾形影,自整装。顺微风,挥若芳。动朱唇,纡清阳[28]。亢音高歌为乐方。[29]歌曰:“摅予意以弘观兮,绎精灵之所束[30]。弛紧急之弦张兮,慢末事之骩曲[31]。舒恢炱之广度兮,阔细体之苛缛[32]。嘉《关雎》之不淫兮,哀《蟋蟀》之局促[33]。启泰真之否隔兮,超遗物而度俗[34]。”扬《激征》,骋《清角》,赞《舞操》,奏《均曲》[35]。形态和,神意协,从容得,志不劫[36]。于是蹑节鼓陈,舒意自广[37]。游心无垠,远思长想[38]

其始兴也,若俯若仰,若来若往[39]。雍容惆怅,不可为像[40]。其少进也,若翱若行,若竦若倾,[41]兀动赴度,指顾应声[42],罗衣从风,长袖交横[43]。骆驿飞散,飒擖合并[44]燕居,拉㧺鹄惊[45]。绰约闲靡,机迅体轻[46]。姿绝伦之妙态,怀悫素之絜清[47]。修仪操以显志兮,独驰思乎杳冥[48]。在山峨峨,在水汤汤[49],与志迁化,容不虚生[50]。明诗表指,嘳息激昂[51]。气若浮云,志若秋霜[52]。观者增叹,诸工莫当[53]

于是合场递进,按次而俟[54]。埒材角妙,夸容乃理[55]。轶态横出,瑰姿谲起[56]。眄般鼓则腾清眸,吐哇咬则发皓齿[57]。摘齐行列,经营切儗[58]。彷佛神动,回翔竦峙[59]。击不致爽,蹈不顿趾[60]。翼尔悠往,暗复辍已[61]。及至回身还入,迫于急节,浮腾累跪,跗蹋摩跌[62]。纡形赴远,漼似摧折。纤縠蛾飞,纷猋若绝[63]。超逾鸟集,纵弛殟殁[64]。委蛇姌袅,云转飘曶[65]。体如游龙,袖如素蜺[66]。黎收而拜,曲度究毕[67]。迁延微笑,退复次列。观者称丽,莫不怡悦。[68]

于是欢洽宴夜,命遣诸客[69]。扰攘就驾,仆夫正策[70]。车骑并狎,巃嵸逼迫。良骏逸足,跄捍凌越[71]。龙骧横举,扬镳飞沫[72]。马材不同,各相倾夺[73]。或有逾埃赴辙,霆骇电灭,跖地远群,暗跳独绝[74]。或有宛足郁怒,般桓不发,后往先至,遂为逐末[75]。或有矜容爱仪,洋洋习习,迟速承意,控御缓急[76]。车音若雷,骛骤相及。骆漠而归,云散城邑[77]。天王燕胥,乐而不泆。娱神遗老,永年之术。优哉游哉,聊以永日。[78]

参考语译

汉‧乐舞画像砖。(公有领域)
汉‧乐舞画像砖。(公有领域)

楚襄王游览了云梦大泽后,命宋玉以楚怀王当年梦遇巫山神女的事情来做一篇赋。

楚襄王对宋玉说:“我准备要宴请群臣,要准备什么节目来娱乐大家呢?”宋玉说:“臣听说歌曲是咏唱语言中的情感,舞蹈是用来表达心中的真意,因此论诗不如听其歌,听歌不如观其舞蹈。古时《激楚》、《结风》、《阳阿》这些乐曲舞蹈,是杰出的艺术家所称颂,天下间最绝妙至极的艺术。”

“嗯!这可以进献于殿前表演吗?”楚襄王反问:“要是它像郑卫这一类世俗之音怎么办呢?”

宋玉说:“器物有大有小,小有小的用处,大有大的用处;郑音、雅乐各有适合演出的地方。如同圣人孔子所说:一弛一张,有劳有逸,这是古代圣贤周文王、武王的施政法则。因此《礼记》上有记载手执盾斧的武舞,《诗经.小雅》中有赞美蹲蹲舞姿的诗句;而《礼记》上有关于君子饮酒不超过三杯的法则,《诗经.鲁颂》中也有描写到喝醉后回家休息的情状。所以《咸池》、《六英》这类圣王的雅乐,是用来在天子的宗庙演奏,协和人与神沟通对应的关系;郑卫这一类俗乐是用来在非正式的场合,让宾客们促膝而坐,欢乐愉快地度过悠闲时光,并非用它来教化百姓,这有什么害处呢?”

襄王说:“试试看,就且为我以此为题来做一篇赋吧!”宋玉连声答道:“是的,是的。”

汉‧乐舞画像砖。(公有领域)
汉‧乐舞画像砖。(公有领域)

皎洁的静夜,月亮洒下明亮的光芒。辉煌的灯火飘然而起,照耀着华美的屋室和深邃的内室,绣帐垂挂着丝质的彩带,门环在照耀下辉映着烛光与月光。铺开褥席安置好座位,美酒斟满了金樽,玉杯整齐地排列著。送上孤爵开怀畅饮,满座宾客皆醉,痛快不已。平日严肃的君王此时面带喜悦,隐藏在内心的感情渐渐显露出来。文臣们不能隐藏满腹的文采,即席吟诗作对,武将再也无法隐蔽平日的豪放刚勇,懒洋洋地开始手舞足蹈,乐呵呵地彼此手拉着手。众人们充满欢乐,一改平时的拘谨。

这时表演歌舞的女子登场,她们八人一行、两行列队,缓缓移步前来。衣着华丽,意态和悦。外貌美艳,令人心醉神迷,青春年少光彩焕发。她们眉毛细长弯曲,目光流转如水波般荡漾含情。身上装饰的珍珠翡翠闪闪发光,华美的衣裳装饰著如燕尾的花纹并杂用着细罗。她们回眸形影,轻理著服装,杜若的芳香随着微风飘飏。

女子红唇微启,眉宇舒展,开始引吭高歌:“抒发着自己的情怀,扩大眼界,解脱受束缚的精神。把绷紧的琴弦放松,但是又要避免沉湎于柔靡的俗世歌舞。开阔广大的胸怀,摆脱繁杂琐碎的小事。赞美《关雎》诗篇圣王后妃的德行,哀叹《蟋蟀》诗篇中见识短浅的君主。舞蹈可使宇宙的元气通畅,让人能超脱世俗之境。”她演奏著雅乐《激征》、《清角》、《均曲》、《舞操》,神态是如此安和,从容自得,坦然自若。

这时舞师开始踏着鼓声的节拍起舞,心旷神怡游思畅想,无边无际,驰骋到那无比遥远的地方。起舞之时,忽然像是俯身,又好似后仰;像要走过来,又像走过去;有时姿态雍容大方,一会儿又满是惆怅,舞师千姿百态,实在难以描述她的形象。她看来好似在空中飞翔,又好似行走,忽然高耸而立,忽然又倾身而动,一动一静都随着节拍,转手、回眸、举手投足之间都合于音乐的旋律。

她身穿的罗衣随风飘荡,长袖轻盈地挥舞相交,接着一一快速散去,盘旋的动态与乐曲节拍相合,舞姿落下如停飞之燕那样轻盈,向上飞升又像受惊的天鹅般灵敏振翅而飞。她的动作柔美闲雅,敏捷时就像武器弩机射箭那样迅速。她姿态之美妙无与伦比,可看出忠贞朴实的心性是如此地纯洁清白。

她美好的仪容展现纯净的心志,驰骋想像到极尽深远之处。想像高山,则舞姿飞腾有如巍巍高山耸立,想像流水,则如有滔滔流水之势。舞姿随着心中所想而变化,举手投足并非任意而动,一动一静皆有其意涵。舞师用舞蹈表明了诗歌的内容和意旨,其精妙甚至表现了诗中的叹息和激昂之处。她的志气崇高好比天上的浮云,而纯洁的心就像秋天的严霜。观众连声赞叹,乐师们无人能及。

这时群舞开始,全场的舞师有顺序地一一进入,在旁等待着出场表演。仿佛在互相比试着容貌、才艺的巧妙。超逸的姿态横生,美丽的舞姿层出不尽。清澈的双眼凝视着盘鼓,洁白的齿间唱出了动听的民间歌曲。她们排列整齐,往来起舞,舞姿整齐划一,相互并肩往来周旋,舞姿举手投足皆有一定比拟的意象。

这景象仿佛一群仙女在起舞,时而盘旋跃起,时而静身站立。击鼓者动作迅速准确,速度之快好像鼓槌没有击到鼓上,舞师脚踏地却轻盈得听不到顿足的声音,如鸟儿般轻盈远去,时而出乎意料地骤然停止,之后再度回身旋入舞场,紧随着节奏急促的乐曲。

舞师忽而腾空跳起,以双膝跪地前进;忽而脚背着地,两腿后举踢踏着,又扭身跳远,曲体而舞。舞衣随风飘起,好似飞蛾飘然在空中渐行渐远。舞师一齐向前跳跃,如同群鸟飞集般迅速,时而悠闲舒缓,轻柔优雅,就像天空飘着的白云。体态如龙般灵活游动,长袖如同白色的霓虹飘散。此时乐曲渐终,舞师徐徐敛容谢幕,微笑着退场,回到伫列里。观众叫好称道著舞师的美丽,没有人不心怀喜悦。

之后宾客们继续饮酒作乐,不觉已到深夜,君王传令,欢送宾客。宾客争先登车上马,车夫赶紧整理鞭具。车马奔腾而走,并驾齐驱。马头高举,飞沫四射。马的资质不同,相互竞速有的跑得极快,超过飞尘及车轮之前,如惊雷和闪电一样迅疾,蹄刚踏地面便一马当先,神速无比;也有的马缓步而行,蓄气于胸,迟留不发,一旦跑起来反而后发先至,所以暂时殿后;有的马举止沉稳、从容,重视外在,随意快慢,顺着主人之意。众车的声音犹如响雷,骏马奔驰彼此相连。众宾客在深夜络绎而归,云散于城市中,满城寂然无声。君王的饮宴,欢乐而不逾越礼,使众人心神愉悦,忘记老之将至,这是长生之道,闲适自得,聊以消磨时光,度过漫漫长日。

汉代《建鼓舞》。(公有领域)
汉代《建鼓舞》。(公有领域)

作者简介:

傅毅(约公元45年—??)东汉文学家。字武仲,扶风茂陵(今陕西兴平市)人,汉章帝时期封为兰台令史,与《汉书》作者班固同朝为官。傅毅学问渊博为当世所称道,尤其辞赋以笔触细腻、形象生动著称,魏文帝曹丕的《典论论文》,刘勰的《文心雕龙》都对其文采大嘉赞誉,傅毅留存下来的作品约有28篇,大多收录在《先秦汉魏晋南北朝诗》、 《全上古三代秦汉三国六朝文》。

题解及赏析:

舞赋》后世学者多认为是傅毅托古之作,以楚王与宋玉的对话作为序言,分为六个部分(序言、开场、声乐、第一段舞蹈、第二段舞蹈、曲终人散)详述如后:

明 黄宗羲:尝诵傅毅《舞赋》,遣辞洵美,写态毕妍。其后平子梁王之俦,抽毫并作,咸不逮兹。

明 王世贞:傅武仲有《舞赋》,皆托宋玉为襄王问对,及阅《古文苑》宋玉《舞赋》,所少十分之七,而中间精语,如“华袿飞髾而杂纤罗”,大是丽语。至于形容舞态,如“罗衣从风,长袖交横。骆驿飞散,飒遝合并。绰约闲靡,机迅体轻”;又“回身还入,迫于急节。纡形赴远,漼以摧折。纤縠蛾飞,缤焱若绝”,此外亦不多得也。

东汉‧盘鼓舞画像砖。(公有领域)
东汉‧盘鼓舞画像砖。(公有领域)

◎序言

先是以楚襄王与宋玉的对话𫗦陈:襄王想请宋玉以先王的奇遇作赋,同时设宴款待群臣,再问宋玉的意见,宋玉回答:以观舞最佳。

原文这样写道:

玉曰:“臣闻歌以咏言,舞以尽意,是以论其诗不如听其声,听其声不如察其形。”

在儒家传统的观点上诗、歌、舞三者都是表达内心的情感,程度上不同,却又彼此互相依存互补。先秦的《诗经》、《楚辞》等文学作品几乎都可传唱。在春秋时期著名的故事“季札观周乐”(出自《左传》)就同时描绘了诗、歌、舞三者皆备的演出,故事中季札展现高度的鉴赏力,也从乐舞中了解一个国家的政治得失、民心向背。然而春秋战国之际礼崩乐坏日深,上古先王圣乐逐渐失传,乐舞被当作享乐的工具,齐国人赠女乐给鲁国,让鲁公三日不朝,孔子因而离去,也说明了儒家反对淫乱的郑卫之音。

所以当宋玉要以乐舞作为节目时,楚王迟疑了,因为当时世俗流行的歌舞不能登上大雅之堂,更何况是王者的宴席,然而宋玉却提出了不同看法:

小大殊用,郑雅异宜。弛张之度,圣哲所施。

宋玉认为雅乐俗乐各有其特点,应适其所用,不可一概否定俗乐娱乐、休闲的功能。楚王赞同了他的意见,就让宋玉改以此题材作赋,故事就此展开,故事进入了第一段。

◎第一段:开场

在皎洁的静夜里,月亮洒下明亮的光芒。辉煌的灯火飘然而起,众人开怀奔放,一改平时的拘谨,为接下来的乐舞作了一个完美的铺陈。

这时歌舞女子登场了,她们列著队,缓缓移步前来,她们衣着华丽,意态和悦,眉目传情,身穿细罗衣裳。

《史记‧司马相如列传》有这段记载: 于是郑女曼姬,被阿锡,揄纻缟,杂纤罗,……缪绕玉绥;缥乎忽忽,若神仙之仿佛。

纤罗是一种细薄透气的丝织品,为当时战国至汉初的女子喜爱的穿着,丝柔软、轻盈,遇风则飘舞舒展,无风时则如流水般自然、清新。在动作的变换中就足以构成无声的乐曲,动人的美丽诗篇,凸显舞师的形体及乐舞主题的意象之美。

◎第:声乐

舞师首先展现的是声乐的功夫:

歌曰:“摅予意以弘观兮,绎精灵之所束。弛紧急之弦张兮,慢末事之骩曲。舒恢炱之广度兮,阔细体之苛缛。嘉《关雎》之不淫兮,哀《蟋蟀》之局促。启泰真之否隔兮,超遗物而度俗……”

在歌词中她要大家尽量放开束缚、观念,同时又要避免沉靡于世俗之淫声,先用心体会舞师的表演。

“骩曲”同委屈,有曲意逢迎之意。隐喻著请观众们姑且顺从楚王之意,观赏舞蹈。这宴席是楚王所设,在场的宾客们几乎都是当时的文武重臣。在贵族中鄙弃俗乐之风盛行,若观众认为表演的只是一般俗世歌舞女子,有所成见,就无法用心体会其乐舞意涵。之后舞师在歌词中赞美述说着诗经《关雎》、《蟋蟀》篇章。

孔子曰:“不学诗,无以言。”又极力的推崇《诗经‧关雎》,说其:“乐而不淫,哀而不伤。

可见《诗经‧关雎》篇章符合了儒家的中庸之道,这隐喻了舞师的表演绝非世俗之乐可及。

◎第:独舞

舞师的神态安详,配合着乐工演奏的《激征》、《清角》雅乐。“扬、骋、赞、奏”四字代表着舞师跳的舞对乐工演奏的雅乐起了激发的作用。接着舞师随着鼓声起舞,她的意念游思长想,动作细腻,姿态变化万千,一会儿雍容,一会儿惆怅,言语难以形容其像。

到这里舞蹈进入新的阶段:

其少进也,若翔若行,若竦若倾,兀动赴度,指顾应声,罗衣从风,长袖交横……

舞师看起来好似飞翔,又好似行走,又是直立不动,又是倾身侧动,这一切看似漫不经心的动作却是如此合于乐律的节奏法度。轻柔的舞衣随着风翩翩而飞,美妙精彩万分难以言喻,观众在感叹时,也道出了舞师精湛的舞技是来自于内心纯净的修为。

在山峨峨,在水汤汤,与志迁化,容不虚生。明诗表指,喟息激昂。

舞师进一步将观众带到自己的意念之中,运用俞伯牙与钟子期的知音典故,表现了舞师与观众之间进入了心意互通的知音关系。高超的演出,必定要有懂得欣赏的一流观众,才堪称完美。

舞师舞姿的一动一静都有其深刻意涵,舞蹈中也表现了诗的意涵,呼应了之前的声乐《关雎》、《蟋蟀》篇章。

气若浮云,志若秋霜。观者增叹,诸工莫当。

这时舞师体现的美已不限于舞蹈技巧的纯熟,也展现了其浓厚的文化底蕴。作者再次提及舞师的志气、纯净之心。在这时舞师的身份似乎已超越了一般歌舞艺人的层次,而是一位艺术家,一位仁人君子,诸乐工们皆感叹自身之不及,相见恨晚。

◎第:群舞

接着是为群舞的描写,作者对舞师灵活的舞步,美不胜收的姿态作了细致的描述:

于是合场递进,按次而俟。埒材角妙,夸容乃理。 

先将舞队的入场,舞师的容貌做了描写,这时她们似乎是有着彼此竞争的状态,为群舞的高潮做了铺陈。 

轶态横出,瑰姿谲起。眄般鼓则腾清眸,吐哇咬则发皓齿。摘齐行列,经营切儗。彷佛神动,回翔竦峙。击不致爽,蹈不顿趾……

转换群舞时,舞师的明眸皓齿与美妙的舞姿相应,展现了一种优异高洁的美感,舞师口唱着歌曲,随着急速的音乐整齐划一地列队跳舞,不单是个人独自的动作,还要顾及整体的一致性,还要配合着声乐,舞姿忽而回翔,忽而高耸,却听不到顿足的声音,如仙女在跳舞,已入化境。

其中《般鼓》唐代文人李善注曰:般鼓之舞,载籍无文,以诸赋言之,似舞人更递蹈之而为舞节。

《盘鼓舞》是汉代舞蹈中较为重要的形式――“鼓舞”类舞蹈。舞师在七个盘鼓上,以不同的节奏,时而仰面折腰双脚踏鼓,时而腾空跃起,然后又跪倒在地,以足趾巧妙踏止盘鼓,身体作跌倒姿态摩击鼓面。敏捷的踏鼓动作,如飞行似的轻盈舞步,若俯若仰、时来时往的姿态和地位调度,与音乐紧密结合在一起,表现了深邃的意境。

及至回身还入,迫于急节,……袖如素蜺。

舞曲已接近尾声,整个节目即将进入收尾阶段,但是舞师却丝毫不疲倦、不懈怠,随着音乐更加急促,舞师作出更多高难度动作。作者对于舞姿的描写用娥飞、鸟群、云彩、游龙……以人世间所能见识的最接近事物作描述,在文字中能看出傅毅对舞师超群表现的赞叹。

春秋战国时期的雄主燕昭王醉心于道家修炼,玄天之女见其精进之志,遂托形作旋娟、提嫫二人,出神入化的舞姿给了燕昭王莫大的激励,昭王最后得道而去。燕昭王与楚襄王处于同一历史时期,在楚襄王宴席上演出的舞师是否也是玄天之女的化身?

乐曲终了时,舞师徐徐敛容谢幕,微笑着退场,回到伫列里,为这精彩的演出作了完美的结尾。在这一段中,作者从进场开始,到舞姿的高潮,到收尾,除了继续的表现出舞师精湛的舞姿外,也描绘了舞蹈中难能可贵的划一性,最后一句“观者称丽,莫不怡悦”与上一段“观者增叹,诸工莫当”更是前后呼应,烘托了舞蹈精美绝伦,叫好叫座。

◎第五段:曲终人散

曲终人散,宾客各自离去的场面也相当生动。文武百官毫不眷恋地奔驰离去。文中重点描绘了车马竞技奔驰而去的精彩画面,让整篇文章自始至终都保持情节的完整与生动。观众在观赏乐舞后迅速离去,没有丝毫的眷恋。他们是否从舞中体会了人生追求之道?或仅是当作是人生中一点小插曲?

文中最后描写了都城内人去楼空的场景:一切归于平静,这一切似乎回应了最早宋玉对楚王的问答:《礼》设三爵之制,《颂》有醉归之歌。

“礼、乐”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常被并称。“礼”是对人情感的一种约束;乐以及相应的诗、歌、舞都对情感的抒发。如果人无法抒发情感则必定生病,但放纵情感人就会走向堕落。“乐而不淫,哀而不伤”就接近了儒家的“中庸之道”,既抒发了感情,又不会令人狂乱。作者儒家礼乐的思想在这篇作品中表露无遗。#

参考注释

汉‧乐舞画像石。(公有领域)
汉‧乐舞画像石。(公有领域)

[1]楚襄王:楚怀王之子,亦称楚项襄王。云梦:云梦大泽,在今湖北省。

[2]宋玉:战国时期文学家,曾任官,辞赋成就极高,有十余篇作品留存于世。唐代诗人杜甫曾说:“摇落深知宋玉悲,风流儒雅亦吾师。”赋高唐之事:楚襄王曾与宋玉游于云梦之台,望高唐之观,见云气奇异遂问宋玉,宋玉告知以前曾与楚怀王游高唐梦见巫山神女故事,此事详见宋玉作品:《高唐赋》。

[3]觞:酒器。此处指与群臣喝酒。娱:娱乐。

[4]歌以咏言:歌唱是要唱出心中的情感,应出自《书‧尧典》:“诗言志,歌咏言。”舞以尽意:用舞蹈来充分表达心中情意。《毛诗序》:“在心为志,发言为诗。情动于中而形于言,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咏歌之,咏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形:这里指舞蹈。

[5]《激楚》、《结风》、《阳阿》之舞: 激楚、结风:都是上古楚地乐舞。阳阿: 乐舞、乐曲或某位舞师名。《淮南子‧俶真训》:“足蹀阳阿之舞,而手会《绿水》之趋。” 高诱注:阳阿,古之名倡也。材人:有才华的人,这里指舞师或艺术家。穷观:最美至极的景象。

[6]进乎?: 指如此舞蹈可以进献于王者的宴会上吗? 。如其郑何?:意思应为:如果这舞蹈像庸俗的郑舞一样,那怎么可以在诸侯面前上演呢?《礼记‧乐记》:“郑卫之音,乱世之音也。”(意思是庸俗之乐舞不可在王者的宴席上演出)

[7]小大殊用:器物大小各有不同的用途。郑雅异宜,各有所宜。郑: 郑声,泛指俗乐,雅:朝廷之雅乐。各有所宜:各有其不同的作用。弛张之道,圣哲所施:弛:放松,张:绷紧。比喻有劳有逸,有宽有严,才是圣王治理天下之道。圣哲:应指周文王、周武王。《礼记‧杂记下》:“一张一弛,文武之道也。

[8]乐:应指《礼记‧乐记》。干戚:上古武舞名,手执盾、斧起舞。《礼记‧乐记》:“比音而乐之,及干戚羽旄,谓之乐。” 孔颖达疏:“干,盾也;戚,斧也。武舞所执之具。

[9]蹲蹲:跳舞的样子,出处应为《诗经‧小雅‧伐木》:“坎坎鼓我,蹲蹲舞我。

[10]礼: 《礼记》。三爵之制:爵,酒器。三爵之制指古代君臣宴饮礼节,不可超过三爵,避免放纵失礼。《左传‧宣公二年》:“臣侍君宴,过三爵,非礼也。

[11]醉归之歌:指《诗经‧鲁颂‧有駜》中有:“鼓咽咽,醉言归。” 一句。

[12]《咸池》、《六英》: 咸池为周代祭祀的六大乐舞之一。相传为尧时代的乐舞。六英:古乐名,传说是帝喾之乐。清庙:天子祭祀祖先之庙。协:和合也。

[13]郑卫之乐:泛指俗乐。密坐:互相靠近的坐在一起,指非礼仪场合无尊卑座次。

[14]余日:余暇。指听览政事之余。怡,乐也。怡荡:纵情欢乐放荡也。风:教化。毛诗序曰:风,教也。唯唯:应答词语,意思为好的、好的。

[15]皎皎:光明的样子。闲夜:安静之夜。施:散布。

[16]朱火:红色的烛光。晔(ye):明亮。熺:照耀的意思。广雅:熺,炽也。洞房:深邃的内室。

[17]黼(fu)帐:黼:斧形的花纹,黑白间次的绣帐的意思。祛:举、撩起。结组:用丝带结上。铺首:门环的底座,多用铜制。炳以焜煌:形容月色及烛光照耀着门首的样子。

[18]茵席:铺有垫褥的座席。罍(lei):古代器皿,形似壶,装水或酒。玉觞:酒器,玉爵也。

[19]觚(gu)爵:皆为古代酒器。漫:尽皆、都是的意思。乐康:欢乐的样子。

[20]严颜:指君王严肃庄重的表情。怡怿:喜悦。幽情:藏于心中隐秘的感情。形:表露展现。外扬:外露。

[21]怀其藻:怀,藏也,不显露其文采的意思。武毅:勇猛果敢的人。隐其刚:不显露其刚勇。二句都显示要展现其文采、刚勇之意。

[22]简惰:疏简怠惰也,形容懒散的样子。跳踃(xiao):跳跃状。般:快乐之意。纷挐(ru):相著牵引也,形容互相拉扯样子。

[23]渊塞:形容君王与诸侯平日思虑深远而笃实。沉荡:沉醉放荡。恒常:平实的风度仪态。

[24]郑女:歌舞伎,因古时郑国多能歌善舞的美貌女子,故泛称歌舞伎为“郑女”。也有一说主角为楚王的爱姬郑褒。高诱注曰:郑褒也,楚王之幸姬,善歌舞,名曰郑舞。二八:此指出场的十六位舞姬。徐侍:形容舞姬出场时以舒缓的舞步相伴。

[25]姁媮(xu yu):和悦的神态。致态:意态。致:情志。嫽妙:俊秀美丽。妖蛊:姿态妖艳迷人。扬华:焕发光彩。

[26]连娟:细长的样子。绕:弯曲。睇:斜视。横波:目光如水波横流。此二句形容女子眉毛细长而弯曲,眼睛顾盼如水波横流。

[27]的皪(li):皪:亮的样子,此指珠光闪烁。炤燿:同照耀。袿(gui):女子上衣。飞髾(shao):飞:飘动。髾:女子上衣的饰物,形似燕尾。纤罗:纤细的丝罗,此指舞师华美的衣服。

[28]挥若芳:挥:散发。若芳:指舞姬佩带的香草。纡:弯曲,此指歌声曲折婉转。清阳: 阳同“ 扬 ”指眉,意思为眉目清秀。李善注 毛苌曰:“清阳,眉目之间也。” 也有学者认为可解释为歌声清越悠扬。

[29]亢音:高声。为乐方:为音乐的法度。

[30]摅(shu):同“抒”,抒发。予:我。意:心思、心愿。弘观:开放眼界。绎:放开,舒展。精灵:指人的精神。整句解释为:就让歌声抒发我的远大宏愿,让约束的情感、精神得到释放。

[31]弛紧急之弦张兮: 驰:放松。整句为把绷紧的弦放松。慢末事之骩曲: 末事:细微琐事,此指庸俗之乐舞。骩曲:同委屈,曲意逢迎。李善注:“言郑卫之末事,而委曲顺君之好,无益,故废而慢之。”

整句意思应为:在舞蹈节目之前,先以缓歌诉说舞蹈的底细和原委。也有一说为:郑卫之乐属于下流的技艺,所以也不必过于沉迷其中。

[32]恢炱: 炱,同“台”,广大的样子。细体:小事。苛缛:繁琐,繁文缛节。整句意思应为: 舒展广阔的胸怀,摆脱繁文缛节的束缚。

[33]《关雎》:诗经.国风.周南的第一篇,诗意为展现后妃的德行。《蟋蟀》是诗经.唐风的篇章。局促:心胸狭窄,见识短浅。

[34]启:开的意思。泰真:古称构成宇宙的元气。否隔:不通。李善注,吕氏春秋曰:陶唐氏之时,阴多滞伏,阳道壅塞,乃作舞宣导之。遗物:指人的肉身。度俗:超越凡俗。

[35]《激征》,《清角》都是雅曲名。李善注:激征、清角,皆雅曲名。琴操曰:伯牙鼓琴,作激征之音。《韩非子‧十过》:师旷曰:清征之声,不如清角。《均曲》也为曲名。《舞操》:舞师之节操。刘良 注:舞之节操。

[36]神意:精神意态。协:协调一致。不劫:不急迫。此段应指:歌者的形态神意无不与歌词内容相和,外貌从容自得,志气不为外物所威胁。

[37]蹑节:踏着鼓声节拍。舒意自广:舞蹈的情境舒适,意念无限广阔。

[38]无垠:无边无际。远思:深远的思虑。

[39]始兴:开始起舞。若俯若仰,若来若往:像是俯身,又是后仰,一会儿而过来一会儿又过去,形容舞姿变化多端样貌。

[40]雍容:温雅大方,形容舞姿舒展大方。不可为像:不可模拟其形象,即难以名状。

[41]少进:随后表演的舞曲。若翱: 上下振翅为翱,像在空中飞翔的样子。竦:提起脚跟站着。

[42]兀:静止的样子,兀动:一静一动。赴度:随着音乐的节拍。指顾应声:指顾:手指目视,此指舞蹈动作手指和目视方向一致。应声:与曲声相和。

[43]从风:顺着风而行。交横:长袖挥舞相交状态。

[44]骆驿飞散:骆驿,通“络绎”,连续不绝样子。飒擖(ta)合并:飒擖:曲折的样子。合并:指舞步与乐曲相配合。

[45] :音pian piao,轻盈的样子。燕居:像燕子那样居停。拉㧺:振翅而飞的样子。鹄:天鹅。

[46]绰约:姿态优美。闲靡:文雅柔美。机迅体轻: 比喻舞姿的回旋就如同武器弩机发射飞箭那样迅速。

[47]绝伦:无以伦比。悫, que,悫素:忠贞质朴。絜清:纯洁清白。

[48]仪操:仪容节操。显志:表明志向。驰思:驰骋想像。杳冥:高远深邃之境,指极深远处。

[49]在山峨峨,在水汤汤: 想到高山就如有巍巍有高山之势,想到流水则有流水之姿。

应出自于《列子‧汤问篇》: 伯牙善鼓琴,钟子期善听。伯牙鼓琴,志在高山,钟子期曰:“善哉,峨峨兮若泰山!”志在流水,钟子期曰:“善哉,洋洋兮若江河!”伯牙所念,钟子期必得之。

[50]迁化:变化。容不虚生:指舞姿必显其志,舞以尽意。

[51]明诗表指:歌中有诗,而舞师以舞姿表达诗情和意旨,指同“旨”字。喟息激昂:嘳息:叹息。这两句是说,舞师用舞蹈表明了歌诗的内容和它的意旨,其精妙甚至表现了诗中的叹息和激昂之处。

[52]气若浮云,志若秋霜:气若浮云:志气高洁如天空浮云,志若秋霜:志气清洁如秋天之霜。此二句以浮云和秋霜比喻舞师的心志节操。

[53]增叹:更加的赞叹。工:乐工、乐师。莫当:意思应为无可比拟,也可解释为乐师感叹舞师之绝妙自己没能及早相逢相识。《东周列国志》第七三回:“吾闻公子庆忌,筋骨如铁,万夫莫当。”曹植《洛神赋》:“恨人神之道殊兮,怨盛年之莫当。

[54]合场:全场。递进:更迭而进。俟:等待。整句意思应为:众多舞师准备依次序上场。

[55]埒(lie)材:埒:等也,意为比技艺。角妙:比巧妙。夸容:比较容貌装饰。夸,同“姱”,美也。理:修饰、装饰。李善引晋灼汉书注曰:埒,等。言斗巧妙也。夸,犹美也。理,谓装饰也。整句意思应为:舞师们相互较量容仪、才艺的巧妙。

[56]轶态:飘逸的舞态,或超逸豪放的神情。横出:突然而出。瑰姿:美丽的容貌,一说指美妙的舞姿。谲起:谲:异也,舞姿奇异。

[57]眄(mian):斜视。盘鼓:汉代舞名。又称《盘舞》、《七盘舞》。盘、鼓数目不等,舞师在盘与鼓上纵横腾踏、屈身折体、翻扑倒立,表演各种舞姿,同时在盘和鼓上踏出富有节奏的声响。也有女性表演者。表演有独舞、双人舞和群舞。李善注曰:般鼓之舞,载籍无文,以诸赋言之,似舞人更递蹈之而为舞节。清眸:清澈的眼睛。哇咬:民间歌曲,指郑卫之声。皓齿:美人洁白的牙齿。

[58]摘齐行列:让舞队的行列整齐一致。经营:往来的样子。切儗:指舞蹈动作有所比拟。李善注曰:言舞人举引,皆有所比拟也。整句应为:舞师们舞姿整齐划一,相互并肩往来周旋,舞姿举手投足皆有一定比拟的意象。

[59]仿佛:依稀不清楚的样子。李善注引子虚赋曰:若神仙之仿佛。神动:如仙女一般舞动。回翔:此指舞师飞快回旋的舞蹈动作。竦峙:或纵身跳跃,或静身而立。

[60]爽:差。李善注:蹈鼓而足趾不顿,言轻且疾也。此二句形容舞师在跳盘鼓舞过程中,击鼓者动作极为迅速,好像鼓槌没有击到鼓上,而舞师用脚踏地而听不到顿足的声音,形容体态轻盈矫捷。

[61]翼尔:轻盈的样子。悠往:远去。暗,同“奄”,骤然意思。辍已:停止下来。李善注:言翼然而往,暗而复止。整句应为形容舞师时如鸟儿般轻盈远去,时而出乎意料地骤然停止。

[62]回身还入,迫于急节: 还通“旋”。急节:乐曲急迫的演奏。浮腾:跳跃。累跪:多次跪地前行。跗(fu伏)蹋:脚背着地。摩跌:将双足后举踢踏,为舞蹈的一种动作。

[63]纡形赴远:纡形,曲著身体。赴远:纵身远跃。漼(cui):曲折意思。摧折:曲折,此指弯曲身体而舞。纤縠(hu):有皱纹的薄纱,指舞衣。蛾飞:如蛾轻飞。纷猋(biao):飞扬的样子。

[64]超逾鸟集,纵弛殟殁:超逾:向前跳跃。鸟集:如群鸟飞集。纵驰:松弛,和缓下来。殟殁(wen mo):舒缓的样子。此二句比喻舞师的跳跃姿势时而如群鸟飞集般迅速,时而悠闲舒缓,轻柔优雅。

[65]委蛇:斜行回旋的样子。姌袅:如剑切,如云的变换迅速的样子,也可解释为纤细柔弱。飘曶(hu):同“飘忽”,迅疾,如风一般轻快的样子。李善注:姌,如剑切。袅,音弱;如云转之疾也。飘忽,如风之疾也。

[66]游龙:比喻姿态婀娜多姿如龙游。素蜺:白虹,比喻美丽的面貌。李善注:素蜺,喻美丽也。

[67]黎收:黎:徐徐的。收:敛容。曲度:乐曲的节奏。究毕:结束。此二句是说,舞曲即将结束时,舞师收敛表情徐徐作拜表示谢幕。李善注:言舞将罢,徐收敛容态而拜,曲度于是究毕。

[68]迁延:倒退、退场。次列:依次列队。

[69]欢洽:欢乐融洽。宴夜:饮酒作乐到深夜。遣:送走。

[70]扰攘:纷争,争先恐后的样子。就驾:登上马车。正策:整理马鞭。

[71]并狎:马车彼此接近拥挤的状态,并驾齐驱之意。巃嵸(long cong):聚集的样子。逼迫:靠得很进。良骏:好马。逸足:犹疾足,迅速状态。跄捍:指马快速奔跑的样子。凌越:形容马车彼此互相超越状态。李善注:跄捍,马走疾之貌。言马骏逸奔突而走相凌越也。

[72]龙骧:马像龙那样抬起头奔跑。横举:横走。扬镳:马口勒铁。飞沫: 马口之沫。

[73]倾夺:互相奔驰争速。

[74]逾埃:超过尘埃。赴辙:追前面的车轮。霆骇电灭:形容马车奔驰如惊雷闪电,忽惊忽灭。李善注:言马逾越于尘埃之前以赴,车辙如雷霆之声,忽惊忽灭也。跖地:踏地。远群:远超于众马之前,一马当先之意。暗跳:行疾的意思。独绝:无可比拟。

[75]宛足:马缓步的样子,此指落后的马匹缓步不前。郁怒:怒气蕴藏于胸中。般桓:逗留。逐末:在最后追赶。

[76]矜容爱仪:此指主人爱护自己的马,舍不得让自己的马过度疲劳。洋洋:舒缓摇尾的样子。习习:平和之貌。承意:顺承主人的意愿。控御缓急:控制马车速度别太快。

[77]骛骤:疾驰。相及:相接。骆漠:连络不断的样子。云散城邑:车马宾客皆归去,城中寂然而空,有如云散。

[78]天王:此指国君。燕胥:宴乐。泆(yi):放纵。此意为快乐而不放纵淫乱。娱神:使精神愉悦。遗老:忘老,忘记自己了自己已经年老。永年:长寿。优哉游哉:闲适自得的样子。聊以:姑且。永日:度过长日。

点阅【中国乐舞文学赏析】连载文章。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至于那《九德》、《九韶》之类的宫中雅乐,他有如和煦的南风感化万物,就像及时雨润泽草木。他改变了民间风气与习俗,融合南北天下的教化。用他来祭祀则神灵会感其诚而下凡,用他在王者的宴席上演奏则宾主皆乐。宫中雅乐与世俗之乐相比,哪一种乐舞好呢?
  • 《东君》一诗是应是祭祀太阳神的祭祀辞,内容生动地描述了祭典的盛况,然而内容隐约的也可体会到了作为主角的太阳神受到了人们虔诚祭祀的诚心所感动,因而击败天狼星,也是光明战胜黑暗的一段故事。
  • 《楚辞.九歌.东皇太一》生动地描述了一场祭祀乐舞的盛况,极为生动细致。诗在开头就描述了这场祭祀典礼选在良辰吉日举行,接着主祭者登场了,他主持祭礼时的状态非常兢兢业业:“抚长剑兮玉珥,璆锵鸣兮琳琅”。随着他的动作,配在身上的玉石也发出了声响,体现了典礼现场是如此的庄严肃穆,任何一点微声都听得相当清楚。
  • 此诗描述著大姬优美的舞姿,开头写道:“子之汤兮,宛丘之上兮”两个“兮”字代表着对她优美的舞姿沉醉其中,而舞师专注的神情令人生出敬意,一面似乎暗讽了幽公之玩乐无度,将乐舞作为享乐的工具,不知灾祸时将至。也体现了观众对舞师心中的崇敬,虽心生仰慕,但不敢造次而行。
  • 从字面上来看可以了解文章是以叙事的手法描写了一位舞师跳着祭祀乐舞,那欢乐怡然自得的过程,跃然纸上。 而作为主角的舞师是谁呢?
  • 乐舞是周代士人必修之课,专业跳舞之人在社会上有着崇高的地位,演舞被认为是一个人是否成熟,是否达到任官标准的依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