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宝宝新报到 连遭收养父母“退货” 护士却看他好面熟

【大纪元2017年11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苏琳编译报导)美国女作家戴安娜·阿玛迪奥(Diana Amadeo)写过很多动人的亲子故事。其中,有一位医院婴儿特护理室的夜班护士,曾经向她回溯自己记忆最深刻的一件事,那是20年前她遇到的一个“最漂亮宝宝”。

由阿玛迪奥以第一人称讲述的这个故事,后来刊登在“心灵鸡汤”(Chicken Soup for the Soul)系列图书的网站上。

“他一头浓密的金色卷发,一双蓝色的大眼注视着我的眼睛。”她回忆道, “他好像比很多新生儿都机灵,睫毛很长,眼睛像会说话一样。”

阿玛迪奥把小家伙身上的毯子向下拉了一点,之后长叹了一口气。

宝宝有唇颚裂,需要做手术整形。

她对着宝宝露出微笑,又轻轻抚摸了他的小脸蛋、和他道别后,就准备下班了。

“他好像比很多新生儿都机灵,睫毛很长,眼睛像会说话一样。”(pixabay)

她在报告室见到来接白天班的护士们,其中一位护士向大家介绍了每位新生婴儿的情况。原来,这个长相俊美的金发男孩,妈妈是一位16岁的代孕母亲,一对30多岁的职场夫妇预定收养他。

这对夫妇支付了所有的医疗费用,孩子降生前也多次和医生碰面;这个过程中,少女已经割舍了对宝宝的亲情。

而今,这对夫妇却不想要这个孩子了。他们还想要回钱。

在整个产检过程中,宝宝看上去都很正常、很健康,当这对夫妇看到孩子的时候,却难掩失望。

“难道他们意识不到这只是表面吗?”阿玛迪奥忍不住开口评论道,“是啊,宝宝的大脑、器官、身体和动作都正常。他超有活力,从他会说话的眼睛就看得出来。”

他们只想要个完美宝贝

然而这对夫妇却明确表示他们只想要个完美宝贝。“对他们来说,那个宝贝是‘残次品’。”白班护士接话说。

“对他们来说,那个宝贝是‘残次品’。”白班护士说。(pixabay)

阿玛迪奥轻叹了一声,随即询问宝宝的姓名。

白班护士用哀伤的眼神看了她一眼:“他还没有名字。”

她接着说,“少女妈妈不想要他,怀孕期间对他一直没有什么感情。可怜的女孩知道孩子将被人收养,所以很主动地从内心撇清关系。”现在,女孩的父母正绞尽脑汁想办法把钱还给养父母。

“没有人关心小宝宝。我觉得,他就像只小㹴犬(Scotty,下称小斯科蒂)。”护士还说,先前有三对夫妇申请收养这个宝宝,其中两对夫妇曾在第二天来看宝宝,不过他们都告诉医生,他们不想要“有特殊需要的孩子”。

宝宝降生第二天,第二对夫妇拒绝要他;过了一天,第三对、也是最后一对夫妇也表示他们放弃。

不是每个人都嫌弃他

阿玛迪奥和护士们在这72小时中轮流照顾著这个小家伙。她们用一根G形管(一种细口的插胃管)给他喂食——由于唇腭裂,宝宝连特别设计的乳头也吸吮不了。好在小斯科蒂胃口很棒,喂他吃东西并不困难。

护士门希望向这个小生灵传达一个信息:不是每个人都嫌弃他。(Max Pixel)

那一天,护士们还买了一个前挂式婴儿背囊,这样她们工作时可以把小斯科蒂抱在怀里。

阿玛迪奥写道:“虽然他和我们在一起的时间会很短,我们却希望向这个小生灵传达一种信息:不是每个人都嫌弃他。”

宝宝的生母在分娩两天后就出院回家了,护士们得知,小斯科蒂很快会被送到一个临时寄养家庭,等待愿意正式收养他的人出现。

听一位医生说,等斯科蒂长到1个月大,就可以开始动第一次唇部手术;等他到1岁半到3岁时,就可以着手做腭裂整形,但是谁来付这笔费用呢?阿玛迪奥感到茫然。

对阿玛迪奥来说,孩子的未来还是悬念。示意图。 (pixabay)

“我等你好久。”

三天即将过去,斯科特马上就要成为受政府监护的孩子了。就在临近这一刻的几小时前,一位女护士走进了特护室——阿玛迪奥并不认识她。

“未经许可、未接到通知,外部人员一律不能进入特护室,每位护士都清楚这一点。我高度警惕起来。”她回忆道。

“我能帮你什么吗?”阿玛迪奥大声问道。

女护士答说:“我在找……噢,他在那里!”

说罢,她径直走到斯科蒂的小床前,将他抱起来,亲吻了他的额头。“我的男孩在这里。我等你好久了。”

阿玛迪奥当时吓了一大跳,没有人知会她这位护士的到来,她要给保安打电话了。

“请别(打电话)”,那位女护士苦笑着说。这时阿妈迪奥看到,这位女子自己也做过唇裂手术。“你知道吗,我梦见一个长著漂亮蓝眼睛和金发的唇腭裂男宝宝。”

女护士说,她自己也生有一对子女,都没有唇裂,而她却梦到小斯科蒂。

“你怎么知道有斯科蒂?”阿玛迪奥问。

“全医院都知道有斯科蒂。”她答道。

多年前,她梦到过这个孩子;而在前一天晚上,她再次梦见斯科蒂。她和丈夫谈过之后,夫妇俩希望能看看这个孩子。而一抱起孩子,这位女护士就知道,那正是她梦见的宝宝。

一抱起孩子,这位女护士就知道,那正是她梦见的宝宝。示意图。(Joseph A. Boomhower/U.S. Navy)

“我们要收养斯科蒂。”她说,“我想我们就会用这个名字了。”

阿玛迪奥一时怔住了。女护士又问斯科蒂是否能用奶瓶吃奶,她摇摇头。

“没关系。我们全家都会‘管饲’。”她对着宝宝说,“我妈妈,就是你外婆,给我喂过好几个月呢。你就快见到她了,别急啊。”

她深情亲吻了孩子一下,把他放回小床,就回急救病房(ICU)了,但离开前也留话说,她下了班就会和丈夫、律师一起过来。

“有个小弟弟,茉莉和保罗会非常惊喜的。”她对阿玛迪奥说。

每个来在世间的孩子都是上苍的完美创造。在一次又一次地被拒绝后,上苍终于为小斯科蒂派来了一个完美的妈妈。

20年过去,对这个特别的“最漂亮宝宝”的回忆,让当年的夜班护士再次微笑了。

责任编辑:茉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