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纵容了虐童?红黄蓝案家长讨说法

人气 2952
标签: ,

【大纪元2017年11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婷综合报导)北京红黄蓝幼儿园猥亵虐童丑闻持续发酵,数十名不安的家长11月24日聚集在幼儿园前,要求院方给出说法。有家长担心,虐童真相会被当局掩盖。

继前不久上海携程亲子园虐童案被曝光后,北京近日又爆发了红黄蓝幼儿园虐童事件。虐童案层出不穷,引发民众的愤怒和深思。据红黄蓝幼儿园孩子家长们披露,他们的孩子被猥亵、被老师扎针、喂不明白色药片,针眼出现在孩子的腿部、屁股、腋下等部位。

根据红黄蓝教育机构的网站,这家公司覆盖全国三百多个城市,有1300家亲子园和近500家幼儿园。该公司9月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主要为中国中产阶级服务。丑闻爆发后,其股票在11月24日下跌了37%。

家长向学校讨说法

据美联社报导,一群父母11月24日聚集在北京朝阳区红黄蓝幼儿园新天地分园的学校门口,要求学校对虐童事件做出解释。

其中一位王姓家长说:“我们需要(校方的)澄清。作为父母,我们有权质问校方,不是吗?”

另一位李姓家长说:“如果没有给出解释,我不会再把孩子送到这里来。我将会每天都来这里,直到他们给予回应。”

北京的一位母亲张阳(Zhang Yang,音译)说,这真的很可怕。这些指控令人感到震惊,因为遭指控的这家私人教育机构很有名。

据NPR的报导,一位姓张的家长说,他的孩子就在这所幼儿园的学前班上学,在这些报导出来后,“我们别无选择,只能相信这是真的。我们决定必须尽快把孩子转移到另一所学校就读”。

张还说,他们之所以选择这所学校,一个是离家近,另一个是这所学校的“声誉好”。

学生家长担心当局压制真相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家长对NPR记者说,令她感到愤怒的不仅仅是这个虐童事件本身,还有当局处理这件事的方式。“如果他们(当局)不能告诉我们真相,他们至少应该给出解释。但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解释。我只是担心,真相将会被压制。”

NPR称,虽然中共一些官媒已经对此事件做出了报导,但父母们称,互联网上对这件事情的批评已经遭到当局严厉的审查。

美联社的报导也说,红黄蓝幼儿园虐童事件引发了全国的关注,微信短信服务用户广泛的传播了一些儿童受伤图片,但之后遭到了网络审查员的删帖。

北京的一位经济学家胡星斗(Hu Xingdou,音译)说:“中国的社会面临着严重的不安全感。” 他说:“我们对未来没有信心,因为我们的社保系统太糟糕,而软弱的法治对公民私有财产几乎没什么保护。”

胡星斗还说,空气污染、食品安全恐慌和官员腐败是中国存在的另一些问题。这使得很多中产阶级的中国人为了子女的将来而选择移民。

虐童事件层出不穷 引发人思考

除了北京外,本月早些时候,上海也爆出了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网上流传的视频显示,一名刚到幼儿园的小女孩被交到老师手上后,老师打小女孩头部,又把小女孩推倒,致使其头部撞到桌角上。此外,老师还强行给幼儿喂芥末,对孩子行为粗暴。

近几年来,被媒体爆出的幼儿园“虐童”事件层出不穷,如广东肇庆,把不会自行大小便的幼童绑固在粪盆上;陕西西安,用锯条锯破调皮男孩儿的手腕;湖南长沙,打午休落跑女童耳光并把她悬空拎起;浙江慈谿,用胶布封住吵闹女孩儿的嘴巴;山东济南,对几个孩子实施蹲厕所、蹲小黑屋、抓头发、打屁股、看恐怖片;重庆,罚咳嗽吐痰的女孩儿舔吃口痰;云南建水,用注射器针扎多名不听话儿童;河南郑州,用塑料凳砸不吃饭的男孩儿;北京,教师用针扎男童的生殖器;上海杨浦,女童的下体被女幼师放入芸豆等等。

这一桩桩行为恶劣、令人发指的虐童事件使人不得不深思,为何这类事件屡爆不止?幼儿教师怎么了?

教师无证上岗现象普遍 无素质可言

据新浪新闻报导,曾有一项针对教师进修学校的幼师做过的调查,揭示了部分幼师的素质情况。据学校披露,由于这些学幼师的学生学习差、升学无望,来上幼师多是迫于社会和家庭压力,而非主观愿望,所以导致一系列心理问题在她们身上出现。有48%的学生是因为没有别的出路,才当幼师的;34%的同学是家里硬逼来的,专业不是自己选择的,存在不情愿和逆反情绪。

报导称,虽然有很多幼师从事这个职业是出于一种热爱,但不能否认,也有很多幼师就像调查中说的,怀着一种极大的不情愿,“走投无路”才来做了幼师。显然,这种状态下培育出来的幼师,素质上不能指望太多,她们往往自己就是“问题少女”,怎能期待她们去教育那些小孩子呢?

另一方面,中国很多地方的大部分幼儿教师都是无证上岗。比如,山东省教育厅曾对当地17个市的194所幼儿园进行抽查,结果有53%的幼儿教师没有取得教育部认可的教师资格证书,有83%的幼儿教师没有取得幼儿教师资格证书。也就是说,多数幼儿教师都是无证上岗。

中国很多幼儿机构,招聘教师时降低标准,一些地方招聘广告甚至变为“招聘幼儿教师,高中以上学历”。以这样的条件招聘到的幼儿教师,必定是缺乏专业素养。

有很多人甚至连最基本的“幼儿教师的自我修养”都不知,例如,浙江温岭的某幼儿教师多次将虐待儿童时的图片上传到网络炫耀。

在西方国家,无论是公立还是私立幼儿园,对教师的文凭要求都很严格。比如,在美国,公立幼儿园教师必须取得幼儿教育学士学位,而私立幼儿园或托儿机构的教师须取得副学士学位。有的公立学校还要求教师入职后继续深造,甚至取得硕士学位。

大多数情况下,要成为一名幼儿教师,必须经过教育专业训练,通过美国教育部认可的必修课程,还要接受社交情绪管理能力培训等。

美联社报导称,美国堪萨斯大学(University of Kansas)中国教育专家赵勇(Yong Zhao,音译)教授说,像红黄蓝这样的早期儿童教育机构,其注重的是进行快速扩张以增加利润,因此很难确保教师的素质。

赵勇解释说,当教育变成了一个利润驱动中心时,学校就不得不在其它方面做出牺牲。于是,学校不愿意花更多的资金去雇人,那就不会吸引高素质教育者。

是谁纵容了“虐童”现象?

“虐童”现象的发生虽然表面上是由于学校雇用了大量低素质、无证幼儿教师,但是缺乏监督及家长对老师的讨好,却给“虐童”现象提供了潜在生存的环境。

美联社称,根据中国在线教育研究所(China Online Education Institute)的数据,在中国,私立的早期教育项目出现稳步增长。但这同时也使得专家和家长们越发担心,中国不仅缺乏有技能、经验丰富的教师,还缺乏对这一迅速发展领域的足够监督。

报导称,多年来中国父母们一直在担心食品和药物安全问题,而现在他们更担心的是私立学前教育行业在监管方面所存在的问题。尚未注册的幼儿园及不符合条件的幼儿园依然大量存在。这些幼儿园泛滥进而又造成对没有幼师资格的“老师”的现实需求。

此外,中国很多受虐儿童其实根本不知道什么是虐待,更不知道自己受到了虐待,而且也不和父母说。

美国在各个学校大力推广“孩子说出来,安安全全的”项目,就是为了帮助孩子明白什么是虐待,在什么地方他们可以获得帮助。

另一方面,中共的未成年人保护法内容空洞,使得“虐童”案缺乏法律约束力。而美国在这方面却有着一整套详尽的法规,遏制此类事件的发生。

有网民说:“(在中国)人们看到的是:对抓嫖热情高涨,对通奸无动于衷,对侵幼容忍。”

美国针对“虐童”问题已经建立了非常完善的应对体系,不仅有专门的儿童虐待方面的研究,在全美还有众多的防止虐童组织。

此外,美国的《儿童虐待防治法》和《儿童保护法案》等法律法规为儿童保护提供了强有力的法律依据。

而中共发布的唯一一部专门保护未成年人法律的规定却很空泛,幼师的哪些行为属于“侵犯未成年人合法权益”,怎样的算作是“情节严重”,“构成犯罪”指的是哪些行为,这些并没有明确的说明。

在美国,虐待儿童罪是重罪。有律师说,美国法律对待虐童行为是零容忍态度,同时有极其严厉的监督和惩戒措施。#

责任编辑:林妍

相关新闻
涉虐童丑闻 红黄蓝股价大跌逾36%
北京红黄蓝幼儿园虐童案背后折射出的邪恶
大陆虐童丑闻密集曝光 官方紧急督查遭质疑
北京再曝两幼儿园虐童 多视频曝光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中国CDC泄密 美台交往松绑
【拍案惊奇】警告对台动武是大错 美军近看共舰
【微视频】比特币大涨有因 中共严控国人购外币
【未解之谜】两位医生经历的临死体验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