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的秘密:写在剧本之前的关键练习(1)

作者: 萧菊贞

写故事之前,要先让自己走进生活现场,在生活中阅读人性,成为一个人性的观察者和捕捉者。(公有领域)

    人气: 306
【字号】    
   标签: tags: , ,

第一章 走进生命剧场

很多关于好莱坞电影经验的书一本本翻译,说的尽是故事发想、编剧技巧、导演功课、电影制作,其中编剧书总是卖得最好。而拯救台湾电影的会议总是开不完,也没有人会否定一部好电影的前提是要有好故事、好剧本,因为这才是最重要的基础。

但是,想创作的学生还是会不断地追问:怎么才能写出好故事?

心中有满满感动的作者,经常理不出头绪,明明好想写呀!

戏剧制作会议上,大家也不断重复著同样的问题:感情不够!人物太扁平!主题模糊!……

上编剧课时,更直接的人则会提问:该看的书、该知道的技巧,关于英雄与猫咪的概念我都会背了,怎么还是写不出好故事?

要成为一个说故事的人,或要说一个动人的故事,有个非常重要的秘诀,很关键,但却经常被忽略,就是写故事之前,要先让自己走进生活现场,在生活中阅读人性,成为一个人性的观察者和捕捉者。

一般的编剧技巧和写作原则,虽然汇整了许多成功的经验,甚至理出了几种潜规则和公式,例如,最广为熟知的好莱坞三幕式剧本概念,但许多人就算是熟背了这些武功招式,到了下笔时还是经常会卡住!常出现的问题有:人物性格无法建立,行动缺乏动机,对白无法深入,冲突太表面等等。更糟的是,原本想发展的故事早已不知不觉偏离了主题。

探究这些故事触礁的关键因素,缺少的未必是创意,问题多半在于写故事的人抓到了一个点子或概念后,只想心急着赶快完成故事,反而较少花功夫去观察和探究故事的角色与背景,因此许多作品虽然有一个好的概念,人物的刻画却总是隔靴搔痒,不但引不起共鸣,故事甚至常常不了了之,亦或出现主题、点子不错,但过程却像是空抛抛的棉花糖,最后嘎然而止,唐突地结束,留下一脸错愕的观众。

无论是剧情电影、纪录片、电视剧,或是近年来流行的微电影,大制作、大卡司、大主题,未必是成功的保证,至为关键的重点之一,在于故事与角色能不能引发观众的情感共鸣。而这个共鸣点,依赖的不是剧本公式,不是特效动画,而是人性,人性之所仰望,人性之所匮乏。人性的同理与共鸣,超越时空、国界,也超越种族、宗教、年龄,一如爱情经典剧中莎翁的《罗密欧与茱丽叶》(Romeo and Juliet)、黄梅调电影《梁山伯与祝英台》,或是李奥纳多主演的《铁达尼号》(Titanic)。

多少观众都为这些爱情故事心碎落泪,虽非剧中人,却能同理那分悲伤与怅然。全因相爱不能长相厮守的痛彻心扉,不只在戏剧里让人痛苦,在现实世界里也折磨著成千上万的恋人。

说故事的人能够体察到这幽微的哀伤、细如发丝的情愫是如何在人身上泄露了痕迹吗?两性关系中的拉扯,哪一味儿最让人心疼、心痛呢?@(未完,待续)

──节录自《故事的秘密:写在剧本之前的关键练习》/(大块文化 提供)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后来我发现,处理掉那些东西以前,再花点时间感受一下它们,心情能得到抚慰。每件物品都有它的历史,回味那些消逝的时光,总是乐趣无穷。年轻的时候我总是太忙,没能坐下来好好思索某件物品在我人生中的意义,没能想想它来自何方,或何时又如何来到我手上。
  • 但是打从我们相识开始,我就本能地知道他的厨艺绝不限于料理的前置作业上。他教我的是耐性的好处,放慢脚步好好想想我做的每一件事。
  • 时值一月下旬,我顺着轮船踏板慢慢走上岸,那时新英格兰才刚披上一层薄薄的新雪。新菲多汉姆市在渐沉的暮色下闪闪发光,街灯照亮沿岸一整排结冰的建筑,砖墙仿佛钻石般在黑暗中熠熠生辉,煤气路灯的光点在大西洋的墨黑海面上摇曳弹跳。
  • 参加相亲派对简直就像在宣告自己嫁不出去。之前我一直有这样的想法,所以向来避不参加,但占卜上写着“努力脱胎换骨”,而且我也对玻璃工艺颇有兴趣,最重要的是,“不能继续过目前这种生活”的不安推了我一把。
  • 四十年过后,在驶往圣布里厄的列车走道上,有一名男子正以一种无动于衷的眼神凝视着春日午后淡淡阳光下掠过的景色。这段从巴黎到英伦海峡窄小且平坦的土地上布满了丑陋的村落和屋舍。这片土地上的牧园及耕地几世纪以来已被开垦殆尽──连最后的咫尺畦地都未漏过,现在正从他的眼前一一涌现
  • 白昼,那遭人遗弃的美丽国度闪耀着,到了黑夜,换成航向故国的恐怖回归在发光。白昼在她面前呈现的,是她失去的天堂,夜晚所展示的,则是她逃离的地狱。
  • 荷妮猛然觉得全身发寒,她紧紧抓住眼前的座位,牙齿开始格格作响。 乔装成美军的士兵还在前座交谈,吉普车驶进一条林间小路。荷妮感到焦躁不安,幸好他们还无法察觉到──还没有。事情一定要有个了结。必须如此。就是现在。
  • “长长短短的文字犹如战火下的那一则则电报,一张张纸条,乃至大火余烬下的一丝丝讯息,都是这两个心地良善的孩子,在邪恶残酷的战争之下,始终把持住那一念善所成就出来的奇迹之光。”── 牧风(部落客)
  • 约斯维希亲自把我带进囚室。他敲了敲窗前的栅栏,按了按草垫。然后,这位我们喜爱的管理员,又仔细检查了铁柜和镜子后面我经常藏东西的地方。接着,他默默但很生气地看了看桌子和那满是刀痕的凳子,还把水池仔细瞧了一遍,甚至用手使劲敲了几下窗台,看它有无问题。
  • 调整好自己的身心状态之后,她开始在心底浮现苏青说过的那个完整圆满的“全人图”──一个大圆里写了一个正正的“人”字,把整个大圆分成了均等的三个区块,每个区块上各自代表了“自己、他人、情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