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特殊的博物馆(四)

吐斯廉博物馆告诉世界:柬埔寨发生过什么

编写:高天韵

柬埔寨的吐斯廉屠杀博物馆由前赤棉的集中营监狱改建而成,揭露共产暴政残害人民的罪恶。图为人们从该监狱的铁丝网外面走过。(TANG CHHIN SOTHY/AFP/Getty Images)

柬埔寨的吐斯廉屠杀博物馆由前赤棉的集中营监狱改建而成,揭露共产暴政残害人民的罪恶。图为人们从该监狱的铁丝网外面走过。(TANG CHHIN SOTHY/AFP/Getty Images)

人气: 188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柬埔寨有两个最著名的观光景点:吴哥窟和吐斯廉屠杀博物馆。前者是世界最大的庙宇群,展示中世纪高棉帝国的繁盛;后者是罪恶的集中地,曝光共产极权的惨无人道。文明与残暴的两极记录,引发各国游客的惊叹和思考。

吐斯廉屠杀博物馆”最初是金边郊区的一所高中。1975年红色高棉将它改造为集中营和集体处决中心,关押和处决了上万名犯人。1979年,越南人民军发现了这个地方并对外公布。1980年,这座监狱被改为博物馆、向公众开放,以纪念在红色高棉暴政下受迫害的人。吐斯廉的意思是:“毒树的高地”。

越南人的发现

一扇罪恶的大门,在1979年1月8日被打开了。那一天,两个随着越南军队进入金边的摄影记者,被一股恶臭引到了一个地方,是在Tuol Svay Prey的南部。只见外面围着栅栏,上方是带刺的铁丝网。越过大门,看到柬文标语: “加强革命精神!要提防敌人的策略和计谋,以保卫国家、人民及党。”

两个摄影记者走了进去,在一座建筑物里,发现了14具尸体。有些尸体被锁在铁床上,死者的喉咙被割断了,地上的血还是湿的,可见这批囚犯刚被处决不久。两人拍下了所有房间和尸体的照片,回去报告了他们的发现。

接下来的几天,越南巡逻队和柬埔寨助理在此处附近的屋子里找到了大量文件、人头照和未冲洗的底片、上百本笔记和一叠关于红色高棉的刊物,还有一堆脚镣、手铐、鞭子和锁链。在前门附近的工厂里,有几个柬共领袖波尔布特的超大半身雕塑像。原来,这里是红色高棉时期的重要营地。根据现场文件显示,它的代号是“S-21”。

S-21监狱——吐斯廉博物馆

“S-21”,即第21号安全监狱(Security Prison 21),一共有五栋建筑楼,周围布满通著高压电的带刺铁丝网,学校的教室被改造成狭窄的牢房和拷问所,房间的窗户都被铁条封锁并缠绕电线,以防犯人逃脱。

博物馆依据原来监狱的布局,在四栋楼里展示不同的内容,包括最后发现的死者情况,囚犯照片和遗物,牢房样板、原封不动的刑具、死者的骷髅、回忆录等等。石灰墙壁和地板上,仍可见到无法清洗的血迹,是共产极权的迫害明证。馆方原来摆出用受害者的头骨堆砌成的柬埔寨地图,但是因为过于恐怖,后被收回。

据估计,在1975年至1979年间,S-21集中营至少关押过来自全国的14,000至15,000名囚犯(另有人认为,总数超过2万人)。前期的对象主要是朗诺政权的政府官员、军人、学者、医生、教师、僧侣等,后期的犯人则是柬埔寨共产党的党员、士兵和一些高级官员,如外务部副部长沃维、新闻部长符宁等,罪名通常是叛国或通敌。大部分囚犯是柬埔寨人,也有其它国家的受害者,包括越南人、泰国人、巴基斯坦人、老族、印度人、美国人、英国人、加拿大人,新西兰人和澳大利亚人。

这些犯人被送到集中营后,首先要被照像、登记。之后,他们被强制脱去衣服,除去所有可能的自杀物。那些被带往小牢房的犯人,被手铐铐在墙上,而在稍大的牢房内,所有犯人被铐在一根长铁条上。囚犯都睡在地上,睡觉时也被铐著。没有被褥,大小便在一个弹药箱里解决。

吐斯廉博物馆内展示的由学校教室改成的狭窄牢房。(Adam Carr/Wikimedia Commons)
吐斯廉博物馆内展示的由学校教室改成的狭窄牢房。(Adam Carr/Wikimedia Commons)

审问犯人意味着酷刑折磨。通常的刑罚包括电击、热烙,悬挂等。他们一般都会被逼招供,尽管绝大部分人根本无罪——不仅自己认罪,还必须交出一份名单,也就是指证亲友或同事。那些人又被抓捕、审讯,如此循环。过后,犯人和他们的家属即被分批带往金边以南15公里处的琼邑克(Choeung Ek)灭绝中心。在那里,他们被用铁棒、镐,弯刀或其他工具残酷的杀害。

博物馆再现了多种酷刑,譬如钻脑、割喉等。活人取脑最令人惊骇:即将被处决的犯人被绑在一个椅子上,在其脑后方放置著一台监狱特制的钻脑机,行刑官用手转动钻脑机,从人的后脑钻开0.8×2公分的孔洞,然后再从头顶钻眼,即可取出完整的人脑。取出的脑液供给红色高棉领导人进补。在当地发现了几千个有钻孔的人头骨,可见此为常用极刑。据悉,还有审讯者用刀子把囚犯全身割伤,再泼上硫酸,甚至还把活人全身剥皮,剥到只剩骨骼。在操场上给学生用的单杆,也变成了吊打的工具。另外,集中营的医疗中心也用放血的方式杀死了至少100人。

1979年1月,越南人民军直捣金边。波尔布特在败退前要求集中营的管理人员尽快处决最后七名囚犯,处决日期定在1月7日下午2点。当天早上8点,越军已经攻入金边,这七人因而获救。在幸存者当中,有一位画家万纳。他后来绘制了不少表现赤柬人员折磨囚犯的油画,并将这批作品送给S-21博物馆。

这座营地只是红色高棉在全国设置的150个处决中心的其中之一。在监狱外面,波尔波特实行“归零年”计划。城市被清空,实行强制集体农业化,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知识精英和艺术家被杀死。尸骨遍地,哀号不绝。渔米之乡霎时变为人间地狱。在三年多的时间里,约有两百万柬埔寨人死于屠杀、饥饿和疾病,占全国人口的四分之一。

柬埔寨的吐斯廉屠杀博物馆由前赤棉的集中营监狱改建而成,揭露共产暴政残害人民的罪恶。图为讲解员在向参观的游客介绍情况。
柬埔寨的吐斯廉屠杀博物馆由前赤棉的集中营监狱改建而成,揭露共产暴政残害人民的罪恶。图为导游在向参观者讲解。(TANG CHHIN SOTHY/AFP/Getty Images)
图为参观者在观看博物馆里展示的受难者的照片。(Omar Havana/Getty Images)
图为参观者在观看博物馆里展示的受难者的照片。(Omar Havana/Getty Images)

幸存者的故事

2015年6月的一天,BBC记者来到吐斯廉博物馆,采访了崇梅(Chum Mey)和布孟(Bou Meng)。在过去三年里,他们每天都在这里向参观者讲述自己的经历。

1. 布孟

在博物馆的空场里,74岁的布孟有一个摊位,上面标明:幸存者。布孟是一名艺术家,曾经支持红色高棉政权,创作过一些早期的宣传海报。

1977年8月16日,布孟和妻子马云双双被捕。当时柬共士兵对着马云尖叫:“安卡从来没有抓错人。”夫妇俩一到S-21集中营就被分开了。布孟拍照后被带到一间大牢里。他不停地被拷打,现在背上还留有疤痕。他的一只耳朵也被折磨聋了。布孟在几个月后屈打承招,他假装承认自己是中情局的一员,还供出了其他“通敌者”。

布孟说,监狱长杜赫发现他的绘画技巧后,让他临摹一张波尔布特的黑白照,还警告说如果他画得不传神就杀了他。后来杜赫还命令他画其他共产党领袖的大型画像。布孟因此而活了下来。

布孟的妻子是一名助产士,她和上万名其他囚犯一样,被拉出去处决。没有人知道她死在何处。她为什么不可以活命?布孟喃喃地念着她的名字,泪水盈眶。

布孟认为,记录这里发生过的事非常重要。他说:“我想要来自世界的人们回家后把红色高棉大屠杀告诉他们的亲朋好友。”

2. 崇梅

83岁的崇梅是一名技工,在被抓捕前,一直为红色高棉政府工作。1978年10月28日,他突然被捕并被送到了S-21集中营。他至今不知道原因。经过10天的折磨,他承认自己是美国的秘密特工,尽管他之前从未听说过中央情报局。

崇梅回忆说,两名守卫轮流用棍子打他,棍子上缠着金属丝。最后,他们用力拉和扭,把他的大脚趾趾甲拔了出来。他说,毒打和拔趾甲的剧痛,他都能挺得住,而电击令他恐惧。

他描述电极被放到耳朵里的感觉:“我的眼睛像是被火灼烧,而我的头是一个机器——在那之后,我开始讲述他们想要听到的一切,再也无法分辨是非对错。”他的一只耳朵因此失聪。

集中营的囚犯每天只能喝到两勺像水一样的粥。崇梅饥饿难耐,会吃窜进他牢房里的老鼠。严酷的管理剥夺了尊严:“如果尿液溅到地板上,我们就要舔干净,”

崇梅轻轻地用手掠过一排受难的少男少女的相片,说:“太年轻了”。他表示,每天回到旧址看看,拉近了他和照片中受害者的距离。“我感觉他们还在这里,也感到自己有责任告诉世界,这里发生过什么。”

正义的审判

2003年6月,柬埔寨法院特别法庭(Extraordinary Chambers in the Courts of Cambodia)成立。这是联合国与柬埔寨王国政府的协议决定,主要目的是对被指控在1970年代后期在柬埔寨犯下了种族灭绝罪、战争罪及危害人类罪等罪行的前红色高棉高级领导人进行审判。2009年2月,法庭正式开庭对前红色高棉成员进行审判。审判由柬埔寨本国法官和国际法官共同主持。

1. 审判S-21监狱长

S-21监狱直属柬共中央和国防部,由红色高棉军事最高负责人宋先建立,监狱长是前数学教师康克由,别名杜赫(Duch)。他也是赤柬一号领导人波尔布特的贴身工作人员。

当年,S-21集中营有1720个工作人员,其中300人是官员、内部劳力和审问员。康克由卖力的管理这个杀人机器,把犯人分批、定时地送到杀戮场。对于那些10到15岁的“革命敌人的子女”中,他甄别出“可以教育好的子女”,把他们训练成替柬共服务、折磨犯人的恶魔。

一名前监狱员工有如下记录:1976年2月,康克由在员工会议上说,“你一定要摆脱打囚犯是残酷的想法,在这种情况下,仁慈就被错用了。为了国家、阶级和全世界,你一定要打他们。”

红色高棉倒台以后,康克由逃到柬泰边境,80年代末改名并以教师为职。1999年康克由因为协助柬共屠杀而被捕。2009年,柬埔寨法院特别法庭开庭,康克由被控犯有反人类罪、战争罪、酷刑和谋杀罪。他对自己的行为承认罪责。崇梅、布孟和万纳都出庭作证。

对康克由的起诉书详细记载了他执行过的酷刑和行刑方式。例如,起诉书写:“若干证人表示,囚犯被人用钢棍、车轴与水管重击颈部尾端而死。当时囚犯如果被卸下手铐,就会被踢入地牢。最后,守卫们不是切他们的腹,就是割开他们的喉咙。在完成处决后,守卫们就会掩埋地牢。”

2010年7月26日,特别法庭宣判,判处康克由35年有期徒刑,后改判无期徒刑。

2010年8月12日,崇梅、布孟和万纳三人拿到了康克由的判决书。

2010年8月12日,前红色高棉S21集中营的三位幸存者布孟(左)、崇梅(中)和万纳接到了特别法庭对前监狱长康克由的判决书。(Khmer Rouge Tribunal/Flickr) 
2010年8月12日,前红色高棉S21集中营的三位幸存者布孟(左)、崇梅(中)和万纳接到了特别法庭对前监狱长康克由的判决书。(Khmer Rouge Tribunal/Flickr)

2. 审判红色高棉领导人

2011年11月21日,特别法庭对三名前红色高棉领导人进行审判,分别为前全国人大委员长农谢、前国家主席乔森潘和前外交部长英萨利。检方指控,三人与1975至1979年间约200万柬埔寨人的死亡有关,涉嫌反人类罪和种族屠杀罪等。

许多当地民众前去旁听,其中有不少是受难者的家属。出席首日庭审的柬埔寨裔美国人萨雷姆说:“我觉得我像再次回到红色高棉政权时代──我感觉到了其他人的痛苦,我感到了我妈妈的痛苦。红色高棉用马拖她,她被拖死了,就因为她为了我的女儿偷食物。”她表示,这些赤柬大佬曾经手握生杀予夺之权,“现在轮到他们上法庭了。”

2014年8月7日,柬埔寨特别法庭以谋杀罪、灭绝罪,对农谢和乔森潘判处无期徒刑。

今日的阳光

四十年前,在重重铁丝网的围栏外面,蓝天曾经高远,白云曾经飘渺。但是,铁窗把生命和自由隔绝。成千上万个他和她,被剥夺了希望与未来。令人窒息的恐怖,并不遥远。

今天,在阳光下,来自世界各国的游客,走入这座特殊的博物馆,呼吸沉重。阴森、残酷、悲惨的物证、人证,在时时提醒人们,勿忘共产暴政的灾难。幸存者和受难者的后代,因着心中的使命感,透过痛苦、述说当年。这个民族,未敢遗忘。面对红色高棉的黑暗历史和正义审判,所有的政府和人民,都应当审视过往与当下,严肃自问:我们是否经历过相似的苦难?同样的悲剧,要如何不再发生?

视频:纪录片《S-21 红色高棉杀人机器》

Video:

参考资料:

Kirstie Brewer, How two men survived a prison where 12,000 were killed, BBC, June 11, 2015.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7-11-06 4:1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