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十论江泽民涂鸦中国法治】之七

梁木:论祸国殃民的公安恶警(上)

图为中共公安警察。(NICOLAS ASFOURI/AFP/Getty Images)
图为中共公安警察。(NICOLAS ASFOURI/AFP/Getty Images)
人气: 1507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7年11月06日讯】导读:如果说本系列之一是江泽民涂鸦中国法治总则,那么二~四就是江泽民涂鸦中国立法,五、六是说政法委610即不立法又不执法也不守法却操纵司法,七~十则是江泽民涂鸦的中国执法。

如前所述,江泽民涂鸦法治,就是由他带领党员干部抢了“公有制”经济后,纠集一帮法律痞子出台《物权法》,用《物权法》将抢去私有的“公有制”经济洗白成神圣不可侵犯的公民私有财产;然后,用《物权法》取代《宪法》,以《物权法》作母法,修订刑事、民事、行政三大法系,500部法律,制造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假法治)、一个专供江泽民集团祸害老百姓的黑帮帮规;然后,江泽民安排自己的亲信去执法机关当头,再去老百姓当中招募“执法者”充当打手。

江泽民涂鸦执法,就是把公安局长、检察院检察长、法院院长、司法局长当成亲信;把公安干警当成打手。在江泽民眼里:拿他制定的黑帮帮规当法,用起来是最趁手的。

江泽民涂鸦执法有个特点:除却立法本质上保护他们集团利益,在形式上(文字表述上),任什么人也难看出他出台的法律有什么不好,却都是秀(请参阅《江泽民涂鸦中国法治》之三、四)。

公安为例,原本都有立法规范工作,但是,无一执法。实践中,就是照着江泽民涂鸦的,去打击异己、祸国殃民。

接下来,我们看看公安都为江泽民做了哪些恶。

一 公安局成“有法不依”的机关

1、不履行职责

公安局,按中共自定义解释:是政府下设职能部门。但江泽民当政时期,由于赋予了身兼公安部部长的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江办”610这样一个迫害法轮功的无上权力,因此,全国各地公安局基本上不接受所在地政府的领导、而是被公安部垂直领导。

打开大陆公安机关网页:公安机关主要工作职责的线条非常清晰:一是预防、制止和侦查违法犯罪活动;二是防范、打击恐怖活动;三是维护社会治安秩序,制止危害社会治安秩序的行为;四是其它职责(包括管理交通、消防、户籍;维护国境;管理公共信息网络安全;指导和监督国家机关、社会团体、企业事业组织和重点建设工程的治安保卫工作,指导治安保卫委员会等群众性治安保卫组织的治安防范工作)。

事实上,从江泽民涂鸦执法以来,尤其提拔周永康主管政法,公安机关就不再履行这些工作职责,变成了一个专门践踏公安职责、为江泽民效忠、跟着周永康干违法犯罪勾当、祸害老百姓的黑恶组织。

2、充当“刀把子”

解剖被习打虎的公安官员,发现:江泽民在位期间提拔的,从罗干、周永康向下,包括孟建柱都是江泽民集团成员、各级公安局局长都是江的马仔。

这些人替江泽民涂鸦执法有三个特点:

(1)、迫害法轮功,公安局长向江泽民买投名状

肯不肯替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是江泽民当政时期,提拔公安系统官员的唯一标准。可以说,从1999年7.20至今,中共公安系统一线官员凡被江泽民提拔起来当的,无一不参与迫害法轮功、无一不双手沾满大法弟子的鲜血 。

以追随薄熙来的重庆市公安局长王立军为例。圈内人都知道:薄熙来初到大连并末得到江泽民赏识,甚至受排斥。后来其所以被赏识,是因为薄投其所好,向江当面承诺参与迫害法轮功,且为表示忠心:高调发声,在大连创办了尸体加工厂。被江赏识提拔辽宁省长后,因偿到了迫害法轮功的甜头,就靠着这一手投机钻营,从商务部到重庆,为再造更大的业绩,精选了辽宁公安系统迫害法轮功的最黑手王立军作重庆公安局长。

二零零八年六月,薄熙来、王立军到重庆任职,重庆便成为迫害最严重的地区:王操纵公安对法轮功学员非法抓捕、关押、酷刑,进行严重的肉体和精神迫害,造成众多法轮功学员致伤、致残、致死。同时对众多法轮功修炼者家庭也造成了严重的伤害。

据悉薄熙来曾对江保证,要把中央政委610制定的“2010-2012年转化攻坚”所谓“三年计划”改为两年,策划两年内要对重庆地区的法轮功学员抓光、洗脑转化、断根,以捞取晋升政治资本。

为了达目的,薄对民众推行文革式洗脑,制造红色恐怖:耗资170亿,安装50万个监控摄像头、建世界上最大的监控系统。2010年在重庆建了“高精尖”装备的交巡警平台约150个,高薪招聘昼夜循环的交巡警4000名。他们拿着纳税人的钱,通过警察、便衣、保安、城管、“红袖标”等各类恶人和各种摄像头来对付纳税人,干着迫害法轮功、迫害手无寸铁的老百姓的坏事,还下发了红头文件,给各街道办分摊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名额指标。

组织实施迫害的负责人王立军说:可以用打黑的方式对法轮功修炼者实施打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八日报道:王立军为薄熙来晋升铺路,在重庆市市区和各区县秘密私设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16个:疯狂绑架、操控洗脑、劳教,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惨无人道。

江锡清,原重庆江津区税务退休干部,因修炼法轮功,二零零八年奥运前夕,被王立军手下警察非法劫持到重庆西山坪劳教所七大队。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日,重庆市劳教局搞所谓“摸底考试”,当时江锡清等二十几名法轮功学员全部填写了:“法轮功是正法”。恼羞成怒的警察开始以酷刑折磨这些学员,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七日下午,家人刚去劳教所见过江锡清(身体健康的他还好好的),不到二十四小时,突然接到劳教所电话,称他突发“心肌梗塞”已死亡。子女被告知去殡仪馆向遗体告别。

家人赶到时,人已被警察在殡仪馆的冰柜里放了七个小时,子女们在告别遗体时突然发现:老人的人中、胸部、腹部、腿部还都是热的!于是他们对现场的警察惊呼道:“快救救我爸爸,快救救我爸爸,我爸爸没死!”(其实,人是被推进去活冻的、根本没死)儿女们想救父亲,但被在场的劳教所警察二十多人强行将子女拖出殡仪馆的冻库大门,随后将老人活活推进火化炉烧了。

(2)、参与江习斗,公安局长为江泽民站台

如前所述,迫害法轮功是江泽民对国家民族人民犯下的滔天大罪。

习近平曾在多种埸合和会议呼吁“宗教自由”“信仰自由”和“司法错案终身追责”,却被公检法不予理睬,可见:国家司法权并未被习掌控。

这些公安的官员,是江泽民集团抵制习近平政策的恶势力。这里,仅以2012年王立军事件后出任重庆公安局长的何挺为例。

前《文汇报》记者姜维平发文,引述重庆消息人士透露,曾被媒体视为前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永康的嫡系人马、接班人何挺,已经被中纪委专案组“双规”,指控他的主要罪名是贪污受贿和包庇薄熙来、王立军时期涉嫌犯罪的警察。姜维平指,何挺到重庆任职公安局长,本应对薄熙来的犯罪问题拨乱反正,但由于领受到的是时任重庆市委书记“一把手”张德江“捂盖子”“保江派”的旨意。因此,何挺在领导重庆公安工作期间,除了带领重庆公安干警大肆抓捕、疯狂迫害法轮功外,对薄熙来在重庆犯下的罪行实行全方位保护。

姜维平称,对“薄王时期”被整肃的数千名民警的申诉进行复而不核的冷处置;对遭受“黑打”的640个所谓黑社会,无一平反;另有2000多起重庆民企遭受“黑打”,其申诉不仅被置之不理。相反,何挺调动警力采取威胁,恐吓,欺骗等手段,阻挠冤案平反,并致薄熙来的手下,搞黑打的“091专案组”许多参与徇私枉法,抢钱买官的涉案警察,有时间销毁证据,并逃脱法律的追究。

据香港《苹果日报》报导,何挺主政重庆公安局5年,对被薄王冤打的案件,特别是民企被黑打案平反不力,被投诉到北京,致东窗事发。

何挺如此嚣张的替江泽民集团漂白薄熙来以抗习,可见:在江泽民集团眼里:只要还有与习近平肉搏的空间,薄熙来就可能用得着。

(3)、疯狂敛财,公安局长亿万富贪司空见惯

抛开公安部部长、政法委书记、中央政治局常委家族拥有千亿资产的周永康不论,旦就省市公安局长,从被习近平打虎的身价看,其中很多家族资产过亿。

这里,以2014年7月因涉严重违纪违法被查的天津市公安局前局长武长顺为例。据河南郑州中院发布消息:武被控贪污、受贿、挪用公款、滥用职权及徇私枉法等六项罪名,涉案金额合计高达5.38亿元人民币,创下十八大后下台省部级官员的“最高涉案金额纪录”。被河南郑州中院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武长顺于1954年1月出生,天津市人,在公安系统工作44年,称霸天津政法、执掌公安局超过十年,绰号“武爷”。

武长顺决非今天中国大陆公安官员中的个案。

3、食“江”之禄,忠“江”之事

今天的中国大陆,在习近平权力之下,江泽民提拔的各级公安局局长们,还在替江“押镖”。他们的活命哲学:只要习近平不给指条活路,无论是就地当官、还是交流调转,都只能替江效忠。

他们忘了:他们手中的权力并不是江泽民的,是国家、人民的。他们本应当为国家尽忠、为人民尽孝。可是他们却去投靠了人民的公敌。

试想:国家用这些只效忠江泽民的民族败类来领导公安工作、来操纵警察、来涂鸦执法、来祸害老百姓,会给国家民族人民带来什么?

二 公安恶警是国家不稳定的真正黑手

1、为骗取国家对维稳经费的投入,不惜把老百姓当成不稳定因素

众所周知,江泽民当政时国家维稳经费投入超过军费。那么巨额的维稳经费投入都干什么用呢?据研究此类问题专家分折,时任公安部长、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操纵的维稳经费,主要是用来对付被周永康自己敲定的“国家不稳定因素”。

据王立军报料:中央政法工作会议圈定的大陆五类不稳定因素,包括:“维权的律师、主张民主宪政的大学教授、小城镇建设中拒绝动迁的“钉子”、常年上访老户和弱势群体(包括无业游民、小商小贩)”。周永康将中国大陆包括弱势群体在内的五类好人(主流社会民众)划为:不稳定因素。其决策性质,等于是自己把自己自决于人民。

在这种罪恶决策指导下,再唆使公安大量招募秘密情报员、针对所谓不稳定因素开展工作,并以资助活动经费等借口套取资金,那就是更大的犯罪。据透露:仅周永康用来维稳的特务和秘密情报员有数百万之众,远远超过中国军队人数。

周永康骗取国家对维稳经费投入的办法就是制造不稳定因素。而被制造的不稳定因素,就是公安或利用、或打击的对象。

2、公安利用“不稳定因素”敛财

其一,如北京公安与地方基层政府结成关系,由政府出经费、公安提供上访者,合伙瓜分维稳经费。

要么在年初由政府把大把维稳经费一次性直接打入北京公安有关派出所,往往上百万、甚至数百万,要么北京有关派出所提供一位“上访者”,地方付其两到三万元。导致北京公安内部把上访者当摇钱树,甚至专门培训上访者、养著上访者,需要时,通知熟悉的“上访者”到京上访,给其些微薄好处,以反过来大赚截访不义之财,维稳经费养黑了北京公安。谢晖说:其中有一次,北京公安和武警因为争抢由地方提供的涉及十三人截访成功“假案”的“报酬”,两家一度闹的翻了脸,影响很恶劣。

其二,公安制造国家“不稳定因素”敛财

把套取国家维稳经费当生意。一方面,利用接受他们发展为特务的、愿意替他们作内线的“上访人”,与这些人合作;另一方面,他们自己人为的制造“问题人”、培训“问题人”、并动员“问题人”上访,以套取维稳经费。套取方法是:先将“问题人”培训成访民,再安排“问题人”上访,再以截访名义将“问题人”拿下,然后,用这截访成功的“问题人”作资本,在京大开、乱开各类发票,把平时不好报销的经费报销掉,大量维稳费用就这样进入公安官员和工作人员私人腰包。谢晖说:“有一个十多人的基层政权组织,该地一年耗国家费维稳经费居然达1000万”。

把培训“问题人”进京上访、再进京截访当成套取国家维稳经费的生意做,使相当一部分基层政权组织、与公安、与“访民”沆瀣一气。谢晖说:仅涉北京公安局和北京地方政府官员联手,蓄意安排“问题人”上访,侵占国家维稳经费,有据可查的每年超过100万。粗略计算:全国各地政府、访民与北京市公安局多方联手每年套取维稳经费超千万,令世界震惊。

这就是周永康忽悠维稳的要义所在。也是中国大陆维稳维而不稳的原因所在。试想:在江泽民操纵的政权下,周永康敢公开用这些下三滥手法套取国家维稳经费,各级公安局长还有什么不敢干的呢?

说到底,这也是各级公安局长敢带领公安干警无法无天作恶的原因所在。

3、公安成国家内乱的策划者

与供养“问题人”相反,公安对真正含冤上访者采取的是暴力。这里,以陕西访民康素萍被公安定为恐怖分子的遭遇为例。

据海外网站2015年5月8日发表康素萍“请习主席终止信访机制和维稳机制的公开信”称:康素萍,47岁,是陕西省地质矿产局西安探矿机械厂的单身女工。工作努力、遵纪守法,却不明原因突然一天被厂长崔高汉宣布:停薪停职。作为国有企业员工,厂长不给任何理由、不给任何手续、不给分文补偿,一句话就打发回家,康素萍咽不下这口气,从此,就开始依法依规逐级上访直至中央,但上访至今非但无果,却反过来遭受无尽迫害。

康素萍说:在寻求维权过程中,我被迫跳过楼、开过瓢、切过腕、服过毒。吃橘子被抓、旅游被抓、上厕所被抓、献花被抓、打110被抓……。
进出过很多派出所、马家楼、久敬庄,被暴打、虐待、绑架;先后6次被关黑监狱,次次都经历精神上的摧残、肉体上迫害、生活上虐待;4次行政拘留,1次刑事拘留(期满之日起取保候审一年);足迹几乎踏遍所有的信访窗口,邮寄和递交过无数封信件和材料;信访案被三级信访部门作了终结处理,却不告诉我,诓我不停的上访。
如今,公安把我纳入反恐之恐怖行列 。维稳单位为了套取维稳经费竟然以莫须有加罪,监视我的居住,住店被查房、被跟踪,实施24小时全方位监控到户,无隐私全透明,我过着没人权、没尊严的生活,至今仍在被监视中。

我的经历和遭遇绝非偶然,上访路上,有很多人与我相同、相似,有的人更惨,身体致残、家破人亡。多少访民稀里糊涂锒铛入狱,身负冤案的巩进军命运未卜、张小玉音信全无、范木根被判8年、徐纯合手无寸铁、扶老携幼却在大庭广众之下被铁路警察击毙。
康素萍不禁想问:习主席,依法治国法在哪里?今天的中国之乱,究竟谁源头?

康素萍的遭遇告诉我们:她的不幸完全是厂长一个人搞出来的。可是,却让国家在她身上花了多少维稳经费?康素萍现身说法,揭露了今天中共政权下被江泽民集团搞乱了的国家信访机制和司法体系。康素萍被厂长处理,是江泽民将国企抢归党有后连带出来的问题。按理说,企业不履行法定程序厂长无权随便开除员工,但企业被江泽民抢归党有了,那就是打着共产党旗号的江泽民集团说了算。这也是笔者认为:对江泽民集团哄抢瓜分国家经济、涂鸦法治需要拨乱反正的原因之一。

说到底,今天落到习近平手里的“维稳问题”是个乱摊子,因为,从周永康主持公安、政法工作至今,国家整个维稳系统都不是为老百姓排忧解难,恰恰相反。

(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朱颖

评论
2017-11-07 12:4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