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贞岩:从贪官落马时第一反应看中共官场

那些被拿下的贪官、老虎们多是所犯罪行极大,他们交代出了导致腐败的惊人内幕,使腐败源头浮出水面。(大纪元合成图)

那些被拿下的贪官、老虎们多是所犯罪行极大,他们交代出了导致腐败的惊人内幕,使腐败源头浮出水面。(大纪元合成图)

人气: 291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11月07日讯】落马高官大多曾权倾一时、八面威风、不可一世。他们贪腐的巨额赃款、赃物是几辈子都享受不尽的,贪得无厌的心使他们滑向了可怕的漩涡。当他们被抓捕前的那一刹那,他们内心的堤坝是何等的溃决;当他们预感到危机四伏的时候,内心的挣扎使其理性大失而不惜铤而走险;当他们被囚禁在铁窗高墙时,浮躁狂妄的心才渐渐冷静了一些。

贪官已成惊弓之鸟

惊弓之鸟用来形容当今贪官、老虎的处境则非常恰当。因为他们多是位高权重、侵吞了大量的国家资财或收受巨额贿赂、多行不义之辈。一旦他们东窗事发,便由人上人沦落到阶下囚,甚至是因此命丧黄泉。他们深知这一点,所以,他们整天提心吊胆的活着。有个笑话说,一个高官的秘书接到一个电话,其实本来是个平常的电话,但秘书误听说是纪检部门打来的,当转告给高官后,该高官彻夜未眠,与其相关的几个主要其他高官得知消息后,亦是心惊肉跳,都认为是大祸临头了。第二天这几个人自首的自首,逃跑的逃跑,还有畏罪自杀的。也就是说,箭还没向他们射出,只是听到了弓声,贪官们就纷纷栽落了。坏事干得太多了,或有瓜葛的人物先行被抓等,不知哪块被捅出了漏子,所以他们内心非常恐慌。

贪官落马时第一反应是立即拔枪

当有佩枪条件的贪官们预感到形势不妙时,便悄悄的将枪随身携带,随时准备鱼死网破或自尽。2005年12月,时任海军副司令员王守业准备在当月23日下午启程到珠海去休假。23日上午,王守业到海军司令部参加每日例会,当被宣布逮捕时,王守业当时还显得若无其事,问主持会议的海军司令员张定发:“发生什么问题了?不要搞错!”张定发说:“不会搞错。你的政治生命已经结束了。”会上,当中央军纪委张树田宣布“经中央军委检察院批准逮捕”时,王守业当即拉开公事包取出手枪,但当即被总参保卫部特警早一步夺下他的枪,并给他戴上了手铐。经检查,王守业随身公事包中有两枝德国制消声手枪,都已上了子弹,这说明王守业已预感其末日的来临。

据海外媒体披露消息人士称,时任河北省常委、政法委书记张越是在参加省委召开常委(扩大)会议后的第二天下午6点下班前,在办公室被中纪委来人带走的。当时,张越为防不测,每天随身带有2把手枪,所以当局的抓捕他行动格外谨慎。当时大约有40名特警参与抓捕张越的行动。人们看到张越被带走的时候,两眼紧闭,脸色苍白,被抬进警车。可以说,多年来张越作恶多端、为人极其嚣张,从不避讳利用手中的权力谋取利益,被外界称为河北“小政法王”。张越和曾任中央政法委秘书长的原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一样,都是前中共政法委书记周永康的马仔。

预谋政变

自胡温当政后,江泽民把军队、武警等要害部门都安插了亲信,架空胡锦涛。一直到习近平上台后,他们曾多次预谋发动政变。据路透社消息,北京当局在2013年年底至2014年3月底,把周永康的家属和亲信扣查或讯问,人数超过300人,冻结或没收的资产至少人民币900亿元。报导引述消息说,检察院和反贪部门在北京、辽宁、江苏、山东、上海、广东等七个省级行政区搜查多个地点,查封约326所豪宅,搜到大量人民币和外币现金、黄金、古董、名画、名酒等,其中黄金、金币、白银逾42公斤,甚至还有“军火库”,藏有各款枪支27支、子弹10,000余发。周永康被指与薄熙来等密谋政变。江泽民曾恐吓警告胡锦涛,保护周永康、薄熙来政变。他们逼宫18大,2012年3月19日晚的发动政变失败。2014年7月29日,中共官方公布周永康被立案审查。

2003年,周本顺赴京任中央政法委员会副秘书长后与周永康共事10年。周永康从2002年11月担任中央政法委副书记,至2012年11月卸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本顺先任中央政法委副秘书长,后升任秘书长,2013年3月,他离开政法系统,调任河北省委书记直至落马。消息人士曾告诉财新记者,周本顺做事细致到位,善于帮助上司处理麻烦问题,得到周永康的赏识。周本顺还让800多万的军区招待所停了,腾出800平米,专门“招待”自己。并配有两名来自湖南的厨师,为其做爱吃的湘菜。此外,还有两名保姆,一位负责端饭倒水,另一位专门负责给周养宠物!伺候周的这4人,“两年多工资达上百万”。周本顺一度传卷入周永康、薄熙来政变事件。据报导,传闻中南海掌握的一份周、薄政变最高规格组阁意向名单中,周本顺将出任最高法院院长。根据港媒披露,周本顺在担任中央政法委秘书长时,受周永康之令杀害李旺阳。

李旺阳昔日朋友张善光曾直言,“李旺阳的不正常死亡与周永康、周本顺他们有关系。”当时周永康下达这样的命令,目的就是为了在十八大前,给习近平接掌政权,刻意制造不好影响。此外,周本顺还对习、王的反腐阳奉阴违,秘密与曾庆红、江泽民勾结。据海外媒体报导,周本顺在送给曾庆红的一份《河北政情通报》(并转送江泽民)中,诋毁习、王反腐、打虎行动,把河北经济下滑归咎习、王,并预谋新的政变,被习近平阵营提早截获此“通报”,同时快速拿下周本顺。

街路戒严、军车包围、数十军人抄家

海外媒体披露,2015年4月10日,万寿庄一带戒备森严,中共军委纪委、军事检察院、总政保卫部等部门,共派出10多辆军车包围了军中老虎郭伯雄的住宅。当特警冲进室内后,郭伯雄妻子吓得立刻倒地。郭夫妇迅速被带上车押走,随后,留下数十军人查抄郭宅物品,有大量现金、细软等被多辆卡车运走。

目击者都被吓懵了

时任河南省委常委,洛阳市委书记陈雪枫心狠手辣,人称“陈疯子”。还是在他当厂长时就放狠话对保安说,对进入厂区的村里青年“朝死里打,打死了最多赔点钱”,有邻村多名青年被打得半死不活。就这样的恶棍居然一路高升,当上市委书记后,陈雪枫贪腐、整人、迫害民众,更是“全面出击”。其中,他帮助手下人不择手段的构陷、搞掉异己,鲸吞蚕食民脂民膏。另据全球营救受迫害法轮功学员委员会不完全统计,河南迫害法轮功的案例多达5,744起,计30人被迫害致死,10人被迫害致残。2016年1月15日下午,陈雪枫刚参加完一个会议后,正在电梯口跟市委常委一官员说话时,突然有几人快速来到陈雪枫面前,在确认是陈本人的同时,迅速将其包围,陈雪枫立刻目瞪口呆。据现场的另一官员称:陈雪枫被带走的“整个过程非常迅速,就一小部分人看到了,当时现场目击者都被吓懵了”。

畏罪自杀

人们都不想死,还想活得好好的,当他们面临着将遭遇生不如死的境地时,才会做出极端选择。时任中共南京市委书记杨卫泽在中共江苏省委会议室发现中纪委的工作人员后,立刻做出向窗户跑欲跳楼的举动,被中纪委的“临时工”(特警)及时摁住。显然,杨卫泽坏事干得太多,涉及的人及后台老板又非常棘手,当他知道反正也没有好的时候,他便想一死了之。

此外,到目前为止,近年来已有数百名大小贪官包括公检法系统的各级头目畏罪自杀,或疑为被灭口。他们除了贪腐罪证外,还多对法轮功群体、上访民众等弱势群体犯有血债。当他们预感纸里包不住火时,有的又不敢说出其他位高权重的相关人物时,特别是当面对可能被灭口的危险时,处于左右为难、极度恐惧中可能会选择自杀。其中还有些贪官、老虎,他们知道以前整别人时所采取的各种手段之残忍和恐怖,所以他们惧怕恐慌自己也将面对恶报临头这一切。可见,在中共政权里混,就如同上了贼船,是极其危险的事。

杀人灭口

被调查的贪官中,当然不是乖乖的等著调查,其中有些人还在利用各种形式负隅顽抗,他们有的顾凶拦截、暴力殴打上访、举报者,甚至制造各种暗杀将同案犯官员、知情人灭口,有的甚至是对参与调查的纪检人员进行暗杀。据2014年香港《动向》杂志曾报导,中共内控资料显示,2013年9月至2014年3月底已有近60名中纪委、省纪委有关一线人员被暗杀或失踪,30多名检察官员被暗杀或失踪。就连王岐山本人在这些年来也多次遭到暗杀,险些丧命。显然,这些将被抓捕的贪官们为了保全自己到了不择手段、狗急跳墙的疯狂程度了。

早知现在,何必当初?

被拿下的贪官、老虎们,当得知他们昔日的威风不再时,一些仍抱有幻想、顽固不化,另一些已经开始不得不或多或少地反思他们所犯罪行。他们中不乏出身清贫者,开始时甚至也痛恨腐败、想为国、为民效力,踌躇滿志。随着一番艰苦的“拼搏”历程后,在中共扭曲的意识形态洪流中,在贪腐犯罪的漩涡里越陷越深,不能自拔。时任政协副主席苏荣忏悔道:“我算了一下,副厅级以上干部给我送钱款和贵重物品的人数达40多人。”“正常的同志关系,完全变成了商品交换关系。我家成了‘权钱交易所’,我就是‘所长’,老婆是‘收款员’” 。他还忏悔道:“不仅毁掉了我自己,也坑了老婆,害了儿子,将全家带上经济犯罪的深渊。”其实,长期任职省级高官的苏荣,送他钱款、贵重物品的何止40多人,400多人都不止的。在被举报、查出的犯罪事实面前,他毕竟也说出了一点实话。

2009年到2015年,王瑉曾担任辽宁省委书记,因辽宁拉票贿选案落马。他在忏悔录中写道,“正是由于我的不负责任,造成极其恶劣的政治影响。”原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忏悔道:“莫大的悲哀”,“我是咎由自取”。甘肃省委原书记王三运在忏悔书中称,“自己落得如此下场绝非突然、而是必然,我心服口服、认错认罪。虽然我现在悔恨交加、痛不欲生,但也深知错已铸成、为时已晚”。是这样的,贪官们“奋斗”了大半辈子,最后不干人事,沦为阶下囚!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时任天津市政协副主席、天津市公安局原局长、“五假干部”卢恩光本来是一名颇为成功的私营企业主,硬是靠着金钱开道,一路造假,竟然官至副部级。据查,卢恩光年龄、入党材料、工作经历、学历、家庭情况等造假。被查后,卢恩光在忏悔书里慨叹道,“我就是个官迷。想想自己走过的这20多年的路,就像梦一样,就像一场噩梦,自己疯了。”对于在民间被称为武爷的称呼,武长顺忏悔了其滥用职权、欺压民众,成了官老爷。有趣儿的是,卢恩光还自我曝光说:“在家都不敢让超生的孩子叫自己爸爸,要叫姨夫什么的。”是呀,一路造假,攀上官位,为了继续往上爬,连父子的称谓都变了,这个贪官活得真够累的。

时任福建省省委副书记、省长苏树林回忆起母亲的叮嘱:“只吃槽子里的,不吃槽子外的”, “其实我妈对我要求挺严的。1994年,我刚当厂长的时候,她就跟我说,你当官了,要干干净净、清清白白,挣多少就吃多少,只吃槽子里的,不吃槽子外的。2014年的时候,她又跟我说起了1994年她跟我说的那段话。那时候因为这个中央在抓反腐败,已经查出了很多人了嘛,她是要我要注意。正好20年,无言以对。”其实,很多贪官的内心世界也多是如此。贪心不足,蛇吞象,祸到临头才知道老人的告诫、优良的传统文化是多么珍贵的。

时任安徽省副省长杨振超和云南省曲靖市委副书记李云忠都反思了自己的侥幸心理。杨振超忏悔道:“侥幸心理,有的时候还有一点自以为是,违规违法这些事情,心想也能蒙混过关。”李云忠谈到:“不要心存侥幸,绝对不要这么想,有些事情一旦发生,就是不以你的意志为转移了。”时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刘铁男写道:“每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想,这是哪里呀?我怎么会堕落成这样呢?每天我都生活在忏悔之中,每天晚上我都要吃安定才能睡着,睡觉之前想着这些事,醒来就是这些事,太痛苦了!”显然,贪官们多存侥幸心理,当由青云直上到坠入深谷时,后悔莫及。

时任河南省委常委、洛阳市委书记陈雪枫原本贫苦出身,吃百家饭长大,最后成了危害一方的恶霸,他这样反思自己,“因为从小学习成绩很好,父亲又受人关注,自己也经常成为别人议论的焦点,所以我特别在意别人的评价。没人专门教我怎样做人。”很多贪官就这样,在传统道德、善恶有报理念被丢弃的大气候下,内心深处没了对与错、好与坏的标准尺子,稀里糊涂的成了江泽民腐败治国的牺牲品。

贪腐源头浮出水面

在众多被拿下的贪官、老虎的忏悔中,他们也交代出了导致腐败的惊人内幕,使腐败源头浮出水面。被判无期徒刑军中老虎前中央军委副主席郭伯雄认罪时说,“我一定要老实认罪、承担罪责。”另一老虎徐才厚忏悔称,“没有抵挡住诱惑”,成了“俘虏”。据海外中文网爆料,习近平最亲近的幕僚披露,“郭伯雄被轻判无期,因为他交代了比现在我们知道的罪恶更罪恶的事。”《争鸣》杂志2017年1月号介绍说,在监狱服刑的郭伯雄在每周上交的“学习心得”中不但自曝接受徐才厚转交贿款的详情,而且还交代了江泽民。报导说,郭伯雄把军队变质问题归咎于江泽民对军队的领导,并承认自己是“国家的罪人”,是“军队败类”。有军方背景的《环球新闻时讯》杂志网站2015年9月1日发表题为“党政军老虎扎堆源头难辞其咎”的檄文。直言:周永康、令计划、徐才厚、薄熙来、郭伯雄、苏荣等大老虎,除了要夺权外,还疯狂敛财到骇人听闻的程度。而他们都是曾庆红、江泽民大力提拔的,“退而不休”的江某就是他们的“老板”。显然,目前曾庆红、江泽民的处境如热锅上的蚂蚁、岌岌可危。

在反腐、打虎的过程中看,那些被拿下的贪官、老虎们多是所犯罪行极大,但就所犯贪腐罪证而言,他们的所谓忏悔也只是忏悔了他们罪行中的一小部分而已。此外,他们中很多还对民众、对法轮功群体犯下了累累血债,有的甚至是已经无法偿还其罪恶了。但他们中一些人忏悔出的这部分,毕竟也起到了对那些还在对国家、对民众犯罪的江系残余势力及其大小贪官们的一些警示作用。相当于前苏联的克格勃头目、斯大林时代的内政部长贝利亚的周永康的落马打破了坊间传闻的中共“刑不上常委”的政治潜规则,两位原军委副主席也被双双拿下。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奉劝那些还在对国家、对民众犯罪的行恶者们,在光明和黑暗之间,何去何从,好自为之。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7-11-07 12:5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