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十论江泽民涂鸦中国法治】之七

梁木:论祸国殃民的公安恶警(下)

人气: 796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7年11月07日讯】三、公安恶警,江泽民集团的“打手”

 (接上篇)

公安恶警,并非指大陆警察全体。但凡被提及到的,至少具有下例特征之一,即有法不依。

我们知道:江泽民当政时期,公安局侦破案件不是按事实、证据、法律,而是根据“需要”。

其实把这种“需要”贯穿来看:公安局办案的过程跟屠宰场一样,屠夫用刀子去伺候的是牛羊,警察就用刑具向需要被有罪的人要口供。说到底,被江泽民涂鸦过的公安干警的执法过程,就是去兑现各种各样“需要”的过程。

1、为上司造业绩“需要”,想杀谁谁就是罪犯

聂树斌案

聂树斌案是指1994年8月在河北省石家庄市西郊发生的一起强奸杀人案。此案定罪于1995年“严打”期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上最著名的十大冤案之一,被认为是中国“严打”这一特殊时期司法不公正的代表性案件。

案情:1994年8月8月早上,石家庄液压件厂女工康菊花被报失踪,次日中午,在工厂后方的玉米地里发现了受害者尸体,死者生前曾遭强奸。

聂树斌被冤:聂树斌生前为石家庄市鹿泉区综合职业技术学校校办工厂工人。1994年9月23日,被石家庄市公安局桥西分局作为本案犯罪嫌疑人刑事拘留。被酷刑招供。次年3、4月,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聂树斌死刑。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道:1994年,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强奸杀人案另有其人,2005年,王书金被河南警方抓获后自供述曾强奸多名妇女并杀死4人,其中包括玉米地奸杀案。2007年,邯郸市法院对王书金做出一审判决,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其死刑。王书金其后以“检方未起诉他在石家庄西郊玉米地的奸杀案”为由提出上诉。

据新华社报道,2016年12月2日,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对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再审案公开宣判,宣告撤销原审判决,改判聂树斌无罪。

聂树斌案的始作俑者是原河北省政法委书记、后来官居国安部部长的许永跃。许永耀是操纵公安干警制造这起杀人案件的凶手。

笔者认为:就聂树斌案来讲:许永耀罪无可赦,许的大罪并不在于错杀了一个冤魂,而在于当真凶出现时,为了乌纱帽,坚决不为聂案平反。即置王书金供述于不顾,将罪行固定在聂树斌身上。之后,河北省政法委又历经了冯文海、刘金国、车俊、王其江、张越5任书记,许永跃竞能个个暗授机宜,让他们替其挡罪。

据报导,2005年,聂树斌案首次见报,不知内情的时任河北政法委书记刘金国召开公检法联席会议,决定成立专案组,承诺一个月拿出结果,未料,一星期后被调任公安部副部长。

2013年,许永跃安排张越让王书金翻供(张越是许永跃亲信、前国安部副部长马建的盟友),张越亲自坐镇监狱说服王,想让王将杀害康菊花的罪推给聂树斌,遭王拒绝配合造假,居然被酷刑。

聂树斌案是过去20多年间,中共江泽民集团涂鸦法治乱像的冰山一角。

其实,公安干警为官员升迁制造的离奇冤案笔笔皆是,如内蒙古呼格吉勒被判强奸杀人,死刑执行9年后真凶现身;河南农民赵作海被判故意杀人,死刑缓刑,11年后所杀的人“复活”归来;湖北佘祥林被判杀妻,牢狱15年后妻子“复活”回家;海南黄亚全、黄圣育被判杀人,10年牢狱后真凶现身;安徽赵建新被判杀人,死刑,4年后真凶现身,这些冤案无一被平反昭雪。

聂树斌案被平反,只是因为多了一层神秘色彩,因多方报导称:聂案涉及中共江泽民集团高级官员按需杀人黑幕。案都是为领导造业绩“需要”由公安干警涂鸦出来的,尽管被冤枉者无罪。

2、警察为个人升迁“需要”,想怎么破案就怎么破案

据新浪网载刘斌主编《20世纪未平反冤假错案纪实(1)》,披露:中共公安机关利用刑侦手段作恶已然达到无法无天的程度。全国各地公安干警利用职权,滥抓无辜造成的各类冤假错案成千上万,受害人都是平民百姓。刘斌撰写纪实记载的是这其中老百姓敢上访告状,却被不予平反昭雪的60余宗。这里,录其一、二,以飨读者。

如陕西省白水县雷村乡女青年孟雅芳被当地派出所以涉嫌卖淫罪抓捕案。1998年11月,为了侦破这期刑事案件向上级邀功,该派出所所长扬西京亲自率部分警力对孟雅芳刑讯逼供,过程中,极尽凌虐羞辱之能,以致孟跪倒求饶:“叔叔,求您们别折磨我了,你们想叫我讲什么,我讲就是”。

一个独裁专利暴政贪腐淫乱流氓犯罪集团培养出来的警察,会表现出怎样的执法水平呢?惨无人道的严刑逼供,使孟姑娘按派出所所长编纂的案情认罪了。所长为孟雅芳编造的卖淫故事是:孟卖淫成性,以卖淫为生,先后向150余人卖淫…,每次卖淫所得50—100元不等。

孟姑娘确实没有卖淫,但嘴硬硬不过警察的拳头、警棍,吃刑不过,只得认罪,在公安派出所里,孟雅芳是戴着手铐、跪在所长扬西京面前,在其杜撰的预审笔录上,签字盖了手印。

结果呢?入监体检发现:“孟雅芳处女膜完整”。

刑事司法就是用证据说话,用证据证明嫌犯有罪无罪,而不是由刑侦的警察“猜梦”,然后,检察院把刑侦的意见拿到法庭上当公诉词,然后,由法院履行一个有罪判决的包装。其实,笔者这禁忌的言论,恰恰是大陆刑事司法的现状。今天大陆,说穿了,根本就不存在中共吹嘘的所谓司法体系。它的公检法对人民犯罪是一个整体,只不过,犯罪过程中三道程序不同罢了。其实,法院的审判,不仅仅对法轮功、大法弟子的迫害是走过场,涉及地区重大、疑难、有影响的刑事案件,都是在进入庭审程序之前,同级政法委已经作出了审核批示,给出刑期后,再通过庭审。如山东济南法院审理的薄熙来案,庭审就是走秀。

有学者说:大陆的刑事司法就是一条从公安到检察再到法院的流水线,公安是做饭的、检察院是端饭的、法院是吃饭的。三家分工不分家,公安做什么饭、检察院就端什么饭、法院就统吃。而操纵公检法的政法委则是大陆司法的菜篮子、米袋子、油罐子。

 3、用“权”向企业家换钱,有利可图就干

刘斌主编《20世纪未平反冤假错案纪实(1)》,披露:1996年7月18日,河南奔月集团总经理薛兴国之母被四名歹徒殴打致死案。为给薛报仇雪恨,济仁公安局副局长原喜军亲自挂帅,率领一群如狼似虎的公安干警开始破案;凭猜想,全市搞大搜捕,前后抓了300多人,被刑拘、被关押、被吊打、被老虎凳、被酷刑,受迫害时间最长者(也是被原喜军认定的凶手),竟被关押473天。

然而,待杀害薛母的四个真凶落网时发现,被原喜军局长率领公安干警抓捕的300多人中,竞无一犯罪嫌疑人。

为了给死了亲娘的企业家尽孝,公安局如同自己丧考妣,带领全市刑警倾巢出动,向老百姓大打出手。杀害薛母的真凶因再次作案落网,被冤枉的300多人却伸冤告状无门。原局长说:“放了你们就是给你们平反了。还闹什么”?!竟没事一样。

这就是今天大陆公安执法的真写照。

 4、恶警不会作民事调解工作,跟老百姓话不投机就只会施暴

把向公民施暴当作执法,是今天大陆公安恶警替中共作恶的丑态。

如,《范李之死》——中央电视台2001年《新闻调查》节目播出。范李是被派出所警察活活打死的。1983年10月23日下午4时许,重庆市铁路公司房管处职工吴桂斌在李浴芬家查水表,过程中与李浴芬的儿子(重庆刊授大学在校学生)范李发生争执;离开李浴芬家后,吴桂斌向新山村派出所报案称:范李打伤了自己。半个小时后民警赶到,要带范李走,范李母亲央求警察“我儿没打人,别带我儿走”,遭警察强制,范李对母亲说:“妈别怕,我到派出所说清楚就回来,我没打人”。范李被带走一小时后,李浴芬赶到派出所,见儿子被侧身铐在一条凳子上,鼻青脸肿,李浴芬唤儿,范李有气无力对母亲说:“妈,我一身疼,他们打我”。正在这时,李浴芬看见派出所指导员温世发、民警郑明孝、席惠泉过来将范李带到审讯室。当晚十点,范李被警察送进重钢医院,凌晨一点抢救无效死亡。

从1983年至今,范李的母亲为儿子的死奔走了20多年,结果,涛声依旧。据说,时至今日,派出所仍然向天下人大声宣言:“范李在被依法审讯过程中是自己偷喝了派出所里存放在墙角的剧毒农药”。

再如,吴英焕被枪杀。2015年7月14日,海南枫木林村女村民吴英焕在自家大门口站着被上门找事的警察开枪击毙,据现场目睹惨案的被害人嫂子住隔壁的符海燕证实:从一辆警车上下来四个警察,把吴从家里叫出来,在门口,双方发生争吵,争吵中,就因为吴英焕骂了一个警察,被骂的警察就掏出枪来向吴射击。

在江泽民涂鸦的法治词典里:既便是警察开枪射杀了手无寸铁的农村妇女,也是“正当防卫”。这种“精神袭警”行为,就应该被执行枪决。试问:今天中国大陆公安,有执法的人吗?

四、公安恶警,中共倾力打造的“英雄”“勇士”

我们知道:当江泽民带领党员干部哄抢瓜分了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用出台保护党员干部犯罪所得的物权法取代宪法、并在物权恶法基准上重新调整了国家法律体系后,公安条例约束的警察执法方向,事实上也就偏离了司法公正。但是,这种偏离却是江泽民集团要的。因为江泽民集团知道:从他们哄抢瓜分私有了13亿中国人民自1949年以来辛辛苦苦创造的全部国家经济那一天开始,中国就乱了;尤其迫害一亿高尚道德信仰的大法弟子之后,中共加速走向灭亡,在这种情势下,想维持独裁政权不倒,需要的就是赤裸裸的暴力。

公安恶警杀人恰恰就是在替江泽民集团解读这种需要。

接下来,我们通过案例看看中共是怎样将向老百姓开枪施暴、杀害老百姓的流氓恶警(当作正常履行职务)捧为英雄的。

 1、中央电视台为铁路警察李乐斌枪杀乘客叫好

据中央电视台报道:2015年4月,哈尔滨铁路公安局安庆火车站警察李乐斌,在执行公务过程中,与己购得火车票,且领着80岁老母、携三子侯车的旅客徐纯合发生争端,李以徐扰乱火车站检票口秩序为由,先用警棍殴打,然后开枪击毙。据中央电视台提供的火车站监控录像:警乘之间,矛盾升级源于李用警棍殴打徐。笔者认为:李是人为的激化了这起本不是矛盾的矛盾。警察李乐斌犯杀人罪无疑。可是,中央电视台居然以火车站警察打死旅客的开枪行为系正常执行公务为题发声,企图用与论掩埋罪恶。

笔者不探讨徐被警察枪杀后哈尔滨铁路公安局为什么要给死者母亲20万养老金堵嘴?!也不深究李到底为谁买投名状?!仅就中央电视台制造“吏替官杀民无罪”的动静,发表一孔之见。

笔者认为,本案决不简单。中央电视台是文化部门;警察枪杀乘客,则是刑事案件。即便是按中共的假法治走程序,李开枪杀人案的调查,都不能由电视台取代司法介入,而是由检察机关对案件进行调查取证,给出结论后,电视台被允许,才可以介入。但中央电视台居然抢在法律调查程序之前,于李开枪杀害乘客的第三天,便匆忙以警察开枪杀人系正常执行公务为题,对替政府杀老百姓的李案作出了(吹捧英雄似的)无罪新闻联播。

中央电视台自己说:新闻联播的证据,来自安庆候车站监控录像。那么,这里便引出了一个须要审视的法律问题:按证据要求,李乐斌杀人案,在检察院未启动侦查程序之前,电视台与杀人者有厉害关系的单位(哈尔滨铁路公安局)都没有权力,去启动监控录像。动了,就是罪!动了,就意味着李乐斌开枪杀乘客案件的原始录像证据不存在了。那么,从这个意义上讲:中共若还有一点点执政为民的意思,不要说让杀人者偿命,难道不应当从法治的意义上,对擅自启动安庆候车站监控录像的所有参与人(包括电视台台前幕后的文化五毛),统统统以毁灭杀人证据入罪,被绳之以法吗?!如果中共当真搞法制,笔者相信:不按规矩办事的人决不敢如此肆无忌惮。揭底牌,假法治的假,是主子的仼性,才让奴才无法无天!

那么,究竟是谁、为什么,让御用媒体在警察开枪杀害老百姓问题上大造正常执行公务的声势呢?显而易见:是中宣部。中宣部的推手是刘云山、主子是江曾,为独裁。

中共江泽民集团确实阴毒。李枪杀乘客如果能被正当防卫,对中共维稳、对怂恿警察今后继续开枪杀害老百姓寓意深刻。如果李乐斌开枪杀人系正常履行职务的性质能够被确定,从这一刻开始,今后的大陆警察,便可以随心所欲的开枪杀人。只要警察不用枪爆头中共官员,访民、醉汉、和看着不顺眼的随便杀。这才是中共要杀人系正常执行公务的弦外音,中共要的暴政常态。其实,这也是中共江泽民集团利用警察为独裁当死士的如意算盘。

中共靠暴力维权,拿御用新闻媒体(电视台)当法庭、用文化五毛编造的党文化新闻稿件当法律、让播音员当法官,用新闻联播的欺人之谈冒充法治,是抓唬老百姓不懂法的诡计。

 2、公安机关为打死雷洋的警察埋单

2016年5日7日,家住北京昌平区的大学毕业生雷洋被警察以涉嫌嫖娼殴打致死。据被害人雷洋家属向北京检察院控告称:2016年5月7日,由于雷洋刚得一女,其亲属来京探望;雷洋要接的航班为23点30分到达,当晚21时左右,雷洋走出家门去机场迎接亲属,之后失联;2016年5月8日凌晨一时,家属接到昌平东小口派出所消息:雷洋因涉嫌嫖娼被警察带往派出所途中因心脏病突发死亡。

据医院证实:雷洋被送医院时己经停止呼吸,时间为5月7日晚22点09分,说明:雷洋从家里走出来到被警察打死,整个过程只用了一个小时。

据派出所放料:雷洋案发当晚,接到群众举报:昌平区霍营街道某小区一家足疗店内存在卖淫嫖娼问题;雷洋是在警察蹲坑过程中被抓获的。由于足疗店所在地为雷洋家出入之必经,从整个案情分析,应当是警察乱抓无辜。据2016年6月1日北京检察院消息,北京市昌平区检察院完成对雷洋涉嫌嫖娼被民警采取强制约束措施后死亡线索的初步调查,认为:被害人雷洋亲属对警察的控告符合立案侦察条件。由北京市检察院第四分院立案侦察;四分院己(依法)决定对昌平区公安分局东小口派出所民警邢某某等人进行立案侦察。然而案件进入7月以来,中共由江派负责管理的官网却跳出以周小平为首的大批网络五毛,以为勇士撑腰的姿态,替昌平区公安分局东小口派出所民警邢某某等人打气。笔者认为:五毛此举超乎寻常,表明:雷洋之死另有原因。

本案折腾到最后,被大事化小、化了。据报道:为保杀人的警察,北京公安掏腰包出了一大笔抚恤金买下了雷洋家人之口。

其实,在中共江泽民集团眼里:公安这支队伍中属于他们自己的人就是公安局长;警察,不过是被利用来替他们维稳(以民治民)的一颗棋子。其所以被放纵、被袒护、被英雄、勇士,正是用这恩惠,让警察替他们卖命。

在老百姓眼里:恶警是魔鬼,这不错,因为那是他们的选择,其实,他们是最可怜的人。

看清江泽民的嘴脸,就不要再为江泽民集团作打手。

停止行恶,站到人民一边,就是替天行道。

责任编辑:朱颖 

评论
2017-11-08 12:1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